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九章 幕后交易?
    “鸿渐?你好你好,我是谭惜诵……”谭惜诵拎着行李站在贾鸿渐的办公室门口,“昨天我刚因为我们部的员工一些错误生气了,结果不小心跟你说话的时候也没注意……”她腆着脸一边笑着一边给彼此都找了个台阶。

    “谭主任?你好你好,请进请进,”贾鸿渐请谭惜诵进门,“昨天?昨天什么事啊?哦哦,你说那个啊,我早忘了!”花花轿子大家抬,嘴上找台阶给双方下台这种事情贾鸿渐又不是不会做。

    在贾鸿渐办公室力里的沙发上坐下后,谭惜诵打开了自己的旅行袋,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包东西。“这时我从北京带来的北京烤鸭,这是今年新出的外卖品牌,真空包装,口味还不错,不比在店里吃的差……”

    虽然没真正的开口道歉,但是看谭惜诵这样子还真是知道自己错了上门来道歉的模样,贾鸿渐也就不愿意计较太多,客套了两句后,他收下了那包烤鸭。令贾鸿渐惊异的是,这谭惜诵显然是在社会上打拼许久的,绝对会做人。在给了贾鸿渐烤鸭作为礼物之后,足足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提什么贾鸿渐的计划或者灵感,完全都是在复述她从孙宇胜那里听来的关于贾鸿渐的好话。这一顶顶高帽子戴的,还真是让谁都没办法继续生她气。

    一番高帽子之后,谭惜诵终于提到了贾鸿渐那计划。“鸿渐。我听老孙说你少年天才给他们出了很多好主意,这让我特别想知道你能给我们广告部出什么好主意……”

    贾鸿渐听了这话,笑而不语的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旁拿了一张什么文件和笔过来。他把文件交给了谭惜诵之后也不说话,静静的等着她看。谭惜诵低头一看这文件。只见标题上写了几个打字:“保密合同”!

    她愣了一下之后再仔细一看这合同的内容,原来说的是如果她要听贾鸿渐为她们广告部弄的计划的话。如果最后央视没有采用的话,她谭惜诵必须保证3年内央视不再用这个创意,否则她本人要赔贾鸿渐一笔天文数字的赔款。

    在谭惜诵惊讶的看着贾鸿渐的时候。贾鸿渐却继续的保持笑而不语。他知道这合同之类的东西。那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如果谭惜诵真的是一个王八蛋的话,她有很多方法绕过这合同,就算要打官司,这种民事官司拖个三五年那都是正常的。那这样一来贾鸿渐为什么要给她合同?这就是一种告诉她贾鸿渐这主意真的很nb的方式!

    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谭惜诵很爽快的直接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刚签完,她就听着贾鸿渐说道:“你们台,不,咱们台的什么节目收视率最高?”“新闻联播。”谭惜诵不明所以的回答道。“那第二高的呢?”“天气预报。”

    “咱们台就没想过在收视率第一个和第二高的节目中间弄一个广告时间段出来?”贾鸿渐问道。

    “第一和第二之间……你是说在新闻联播后面?这可以么?”谭惜诵虽然很震惊。但是她还针对能不能弄成这事儿没把握。要知道那可是《新闻联播》啊,在有了中央电视台后,最顽固最保守的节目啊!在新闻联播后面加上一个广告时间,这基本上就等于在国庆阅兵的时候,国家宣布出来“本次阅兵由xxx公司独家赞助”一样,说难听点这就是大逆不道啊!

    “为什么不行?咱们这又不是在新闻联播里面加广告,又不是打着招牌说新闻联播又什么什么企业独家赞助播出,咱们只是在新闻联播结束以后,在全国人民等着看天气预报的时候,播一下广告啊。”贾鸿渐说道了这里。想起了什么,“甚至新闻联播开始之前不是也有个几秒钟倒计时时间么?那里也可以弄个语音广告,比如——依波表为您报时……”

    听着贾鸿渐的话,谭惜诵虽然心里不确定这些新计划能不能得到台里高层的通过,但是她知道这些计划要是通过了,那绝对会变成央视最好卖的广告时段了!光是听到了这里,谭惜诵就觉得花几十块钱的火车票跑跑到上海来绝对是不虚此行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贾鸿渐继续说道:“甚至,咱们台跟我们华夏高科还可以来一个小营销……”

    “小营销?”

    “对,就是我们可以设计一套绝对吸引全国商家目光的——招标会,就是并不是现场喊价,而是在规定日期前,由有兴趣的企业提交标书,在标书里写上他们各自的心理价位,而央视则选出来一个出家最高的……”贾鸿渐说道。

    他这么一说谭惜诵就明白了意思,虽然贾鸿渐在这时并没有提出什么拍卖会的模式,而是这种招标会的模式。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招标会在出名了之后更容易吸引超额的投标价格——大家都怕别人出高价,所以只能出的更高!而缺点就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大家对此模式没有一个详尽的了解,因此开价会比较低……

    “谭姐姐应该也能发现,这样的模式刚开始的第一年第二年可能价格都会比较低,所以,我们就要千金买马骨的帮助第一个投标成功的企业做成让所有商家都羡慕的榜样!而这个榜样,应该就是我们华夏高科……”贾鸿渐现在开始显露出来自己大恶人的一面了。

    “你是说……幕后交易?”谭惜诵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应该听到的主意,有点惊恐的问道。

    “不不不,像我这样全国知名的打假者,怎么可能做幕后交易呢?我是那种人嘛?”贾鸿渐伟大光荣正确的质问道,“我的意思是,拍下来之后,因为这个方案是我们华夏高科提出来的,所以央视应该给我们点优惠,比如说标书上规定的价格可以晚半年至一年到账什么的……”

    “哦……”谭惜诵点了点头,她一听这办法,就知道这办法不算幕后交易,但是也不是光明正大可以拿出来说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游走在违规和不违规之间的灰色地带。

    “同时,央视也可以尽可能的帮我们宣传。比如如果我们中标了,央视可以把我们公司宣传成所谓的标王……”贾鸿渐野心勃勃的说道,“谭姐姐应该也知道,在我们华夏高科之前的一系列营销成功之后,这就标志着咱们中国的快速消费品市场的井喷时代来临了。本来我们华夏高科就算不跟央视合作,也绝对可以成为让全国人民瞩目的。如果跟央视合作呢?这样一来,我们成功的几率比别的厂家高多了,也就降低了标王大会品牌受挫的可能……”

    说道了这里,贾鸿渐顿了顿,更邪恶的说道,“我这人其实很看重实际,只要我们华夏高科能得到足够的利润,就算是央视把我们华夏高科的成功宣传成全部都是你们的功劳,也这无所谓……”

    谭惜诵此时只觉得心里突然震了一下,她知道如果按照贾鸿渐所说的做的话,那绝对就是对双方都好的!这按照流行的美国话来说就是——双赢?只是要做成这个项目的话,在行政方面担负的风险稍微有点大……

    “当然了,我贾鸿渐也不会这么空口白牙、空手套白狼的让咱们央视这么给我们优惠,我对这计划非常有信心,甚至我都可以跟你们签个合同,如果5年内央视的标王价格不能上亿的话,我们华夏高科可以赔给央视2000万人民币!”贾鸿渐一点都不放松的又往谭惜诵的心头上放砝码!

    这样一个空口白牙的许诺有没有风险?当然有风险!虽然有三株的例子在前,贾鸿渐这样的重生者理应比三株做的好,但是万里还有个一呢,要是到时候万一出了一点蝴蝶效应,央视的标王还真没上一亿,或者华夏高科跟三株一样垮了呢?要是那样贾鸿渐觉得自己还不如直接自杀算了!

    本来就是重生者,比别人多了那么多了解未来的记忆,听说还前世还经历过挺多事情,有很多经验,这样的基础上还混不好,还混扑街了,那样贾鸿渐还真心觉得自己没必要继续混日子了……

    历史上原本出现在94年左右的第一次央视标会的标王是谁,贾鸿渐并不清楚。但是贾鸿渐知道原本无人知晓的孔府宴酒在1995年以3000万元出头的价格斩落了孔府家酒和广州太阳神,获得了第一个被大众关注的标王头衔。而之后在央视的一系列炒作下,孔府宴酒当年营销疯狂,直接成了当年最好卖的白酒品牌!没有之一!这个结果直接让96年的标王大会热气爆棚!96年的标王大会,不甘失败的孔府家酒开出了6298万元的天价!而前一年尝到了甜头的孔府宴酒呢?6398万元!刚刚好超过了100万!

    那当年的标王是孔府宴酒?不是,是更加不知名的秦池酒业!这个本来在山东都不出名的小酒厂,愣是快砸进了将近整整一年的销售额,以6666万元的天价赢得了当年的标王!

    “秦池是干什么的?”在全国民众知道了秦池赢得了96年的标王之后,他们第一个发出的疑问是这样的!但是哪怕就算大家都不知道秦池这厂子到底是干嘛的,是陕西的还是山东的,但是大家都知道的是——秦池在未来的一年内,会站在华山之巅上,俯视整个中国!

    *************

    求保底月票呦~(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