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零章 匍匐前进于准备招聘
    谭惜诵带着那个贾鸿渐整理出来的文案回到了北京,第二天当她走到台长杨光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她心里忐忑无比,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超过120下每分钟了……她是最近几个月才上任央视广告部主任这个职务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她这个以前从北海舰队出来的女军人当然想做出来一番自己的成绩。她自己觉得贾鸿渐的这个计划好自然是好的,不过有个问题就是太大胆了,就好像是在玩所谓的俄罗斯轮盘赌一样,左轮手枪的六个子弹巢里装着一颗子弹,只要不死就能功成名就,但是如果万里有个一……

    但是她只所以能拿着这份计划书走到杨光的门外,也是有她不得已的理由。那就是刚刚上任这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全国好多的厂家、公司那都是找她谭惜诵以及她部门里的人请客吃饭,甚至有的人不知道怎么联系到了广电部的一些老领导,居然还能送条子过来想要买央视明年新闻联播附近的广告时间段!

    相比于请客吃饭递条子,她谭惜诵这个从军队里出来的“全军伏虎能手”还更愿意用贾鸿渐的方案--哪怕贾鸿渐的方案里需要偏袒他们华夏高科,但是起码给别人也留了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且华夏高科也的确是要出真金白银来买的!他不过就是想在起跑线上稍微领先一些而已!

    而那些请客吃饭递条子的呢?那直接是连比赛都不想参加。直接想在上赛场前就搞定裁判,然后再别的竞争对手拼死拼活不明所以的努力的时候,他们再一边吃着饭喝着酒,花前月下的无比轻松的就直接拿下了冠军资格--这公平么?这种屁事要是发生在地方那她谭惜诵也懒得管那么宽,可是这是国家电视台啊。这是国家的副部级部门啊!

    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谭惜诵敲响了台长的办公室大门。“请进。”听到了这个声音。谭惜诵开门进了办公室。

    “台长,这是我们广告部下一个阶段对于明年广告时间经营的方案,请您过目。”说着。谭惜诵把贾鸿渐给她打印出来的这个方案交给了正在抽烟的杨光。

    55岁的台长杨光接过了计划。看了几分钟后,突然皱着眉头盯着谭惜诵问道:“这是你的主意?你想在《新闻联播》结束后加上广告时间?”

    “是……是!是我的主意!”谭惜诵此时跟军人一样的立正回答道。虽然其实这个主意是贾鸿渐出的,但是眼看着眼前的情况,台长像是马上就要发火一样,谭惜诵觉得还是自己帮贾鸿渐承担下来这个责任为好。

    “恩……”谁知道台长此时却没有发火!杨光的脸上跟扑克牌上的老k一样,一点表情都没,他静静的看了半天谭惜诵,语气严厉的问道:“你不知道《新闻联播》是我们国家最重要最严肃的新闻节目么,这种在某些方面代表了国家脸面的新闻节目。你怎么想到要在前后都加上广告的?还居然想把最黄金时段的广告时间都拿出来招标?你是怎么想的?恩?”

    一般人这时候看到上司这样言辞质问,说不定当场就怂了,马上就唯唯诺诺的道歉然后灰溜溜的逃走。但是谭惜诵这个从军队出来的女人却没有这样,“因为这样更公平,台长。我受够了各种递条子、请客吃饭了,虽然这对我个人不错,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国家电视台,作为一个退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作为一个现预备役的少校,我看不下去了!”

    曾经恬着脸带着北京烤鸭去找贾鸿渐赔礼道歉的中年女人此时一身正气!“《新闻联播》是很严肃没错。但是时代不同了!总设计师都要求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我们台为什么不能解放思想?我们又不是在领导人去外国访问的新闻片段后面加播广告,我们只是在全部的新闻开始和结束后加广告,我觉得这是符合中央对于把国家中心转移到国民经济发展方面的要求的,而且我们台如果能充分利用资源,也可以减轻中央拨款的压力,台长您也不是不知道这几年中央部门窘迫成什么样子了。军队都可以自筹资金的开始做生意,我不觉得我们央视开个投标会卖卖广告时间有什么不对的!”

    “你这小姑娘!”谁知到杨光听了这话自后居然没有劈头盖脸的痛骂,他反而笑了起来,“你啊,就跟那孙宇胜一样,你俩就是属牛的,知道么?”这么说了两句之后,杨光看到属下一头雾水的样子,笑着从抽屉里找出了自己的那本泛黄的工作日志,然后丢给了谭惜诵,“你自己看看吧,看看我最后一页上写着什么。”

    谭惜诵翻到最后一看,只见最后一页上写着“要把中央电视台变成替老百姓说话的电视台”等话,而在最后一条上写着“要在《新闻联播》结束后加上30秒的广告”!

    “台长,这?”谭惜诵愣了一下,难道这是台长自己给自己树立的目标?

    “你以为我做这个台长就是吃干饭的?你以为你能想到的我就想不到?我带着咱们台一帮子小王八蛋们匍匐前进呢,你和孙宇胜倒好,半路跳起来跟我说咱们要往什么什么地方走,你们就不知道事先问问我是不是早就预定了要往那边走?”杨光笑骂着手下这个新上任的广告部主任。虽然嘴上在骂着,但是杨光觉得,只要这谭惜诵和孙宇胜两个人再多磨练磨练性格,能更沉稳的话,也许以后还真能接过他的班……

    “台长……跟您说个实话,您别生气啊……这个主意其实是贾鸿渐那小朋友想出来的……阿嚏!”贾鸿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突然打了个喷嚏。“儿子,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不是跟你说过晚上睡觉不要把电扇对着身体吹么?”电话那头的苏萍心疼儿子的赶忙问道。“没有没有,估计是谁家闺女正在想我呢。”贾鸿渐随口岔开了话题。“妈,你跟南京那边的江苏台签好合同到了吧?爸那边的拍卖怎么样了?”

    “我这边签好了,你爸那边啊?你猜?”

    “噗!”听着老妈这么突然一卖萌,贾鸿渐那真是直接把正在喝的水都喷出来了!

    “没事儿吧?你这孩子打电话还喝什么水啊?”苏萍又唠叨了一通,然后解开了谜底,“你爸在杭州的拍卖,拍出去了500万!虽然没有比江苏更高一些,但是500万啊儿子……现在这些钱加起来都快2000万了吧?咱家以后怎么花啊?一辈子躺着花都花不完啊……”

    听着没怎么太见过世面的老妈的言论,贾鸿渐笑了,“妈,躺着花这也太没理想了,要花钱,还是要站起来花的嘛,可以到世界各地走走的嘛。我听说国外有种私人飞机,好像一两千万美元的样子,也就是差不多一亿人民币,过两年赚钱了,咱家就买它一架!老爸不是本来还说结婚以后要学外国人,带你去度蜜月么,本来不是许诺了去海南岛,结果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去么?到时候咱家有了飞机,还去什么海南岛啊?什么巴厘岛、马尔代夫、欧洲、美国,咱随便飞!而且飞机和机组都是咱家的,咱想让他们什么时候飞就什么时候飞……”

    跟老妈胡乱许诺了未来之后,贾鸿渐挂上了电话。他掰指头算了一下,现在总共拍出去了四个省份的总经销权,光是这四个省份的经销权加载一起,那已经是1700万差不多了!这眼见着就离贾鸿渐那2000万的及格线越来越近,之后要是在拍完山东和广东等地的,眼见着3000万的目标也就近了。

    眼看着离目标越来越近,贾鸿渐也觉得这段时间的忙碌的确值得。不过他并没有为这个事情欣喜太久,而是拿起了一份报纸,看着其中的一个整版的广告。这个报纸是《新民晚报》,而他正在看的广告不是别的,正是他们华夏高科的招聘广告!

    这个年头因为大学生、中专生都是国家分配工作,平常到处找工作的也就是一些没考上大学的高中落榜生而已,而且因为还没有大面积的发生下岗的事情,现在农民工进城主要也是做些早点生意或者是在工厂里帮忙卸货的临时工而已,因此城市里面还真没有什么像样的人才市场。他贾鸿渐也没办法去人才市场直接摆台子招人,只能这么广撒网的登广告。

    在这副整版的招聘广告里,贾鸿渐充分的运用了后世的广告经验,没有像是这个年代的广告一样傻乎乎的登一个厂长的照片,然后说一些什么省优、部优、葛优的广告词。在这个广告里,他先让报社的人弄了个白色的底,或者就报纸上的实际效果来说,就是个灰色的底。

    然后上面先用中文列出来了想要招的“储备干部”,然后第一条列出来的要求就是--“无学历要求”,然后直接列出来了大概薪金水平--一个月100-300元,接着,又是一通入职后的培训机会以及福利,最后还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储备干部--就是为了以后当干部用,现在先拿来培养的员工。

    在这些解释下面,贾鸿渐又弄了一排英文的招聘信息。这排英文的跟上面中文的内容是一样的,但是一个单位招聘都用上英文了,这是什么水平……第一更呦,今天同样四更呦,加更还是晚上8点呦,连续三天加更了呦,有木有月票奖励?(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