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四章 改革开放的隐疾
    不少上海地区的消费者太想买“生命一号”了,他们在遍寻不到那神秘的生命一号经销店之后,竟然有人神奇的想起了华夏高科的招聘广告,之后居然直接打电话到华夏高科问在哪里可以买到生命一号。甚至在华夏高科声明现在还没有给经销商发货之后,那些消费者还想着直接上门来买……

    这些电话贾鸿渐都交给了小张来搞定,他本人则是在接着从北京打来的电话。“鸿渐啊,王洪成那事之后,我们现在《焦点访谈》的片头都就弄好了,就是没东西可以当首期节目播出啊,你这当顾问的现在是时候要帮我们想想做第一期要做什么了啊。”孙宇胜在电话那头半开玩笑的让贾鸿渐干活。

    “首期节目啊……”贾鸿渐沉吟了一下,他这个穿越时代的人要找这个时代的“项目”那不是随手一抓就一大片?,“孙大哥你是想做成什么样的?是想从比较大的方面入手,做一个帮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敲响警钟的,还是想以小看大的?”

    孙宇胜一听贾鸿渐这话顿时愣了一下,他虽然知道贾鸿渐这小子脑子快点子多,但是还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能想到。“这两个怎么说?怎么叫从比较大的方面入手,怎么叫以小看大?”

    贾鸿渐喝了口水,慢慢的解释道:“从大的方面来说,就是现在很多地方政府觉得引进外资就是真姓经济的捷径。为了吸引外资他们真的是什么优惠都敢给。甚至不夸张的说真的是给了老外们超国民待遇。税收上的三免两减半,就是刚刚建立的外资公司或者合资公司的前三年免受所得税,后两年所得稅减半。甚至那后面两年的所得税减半,这还他娘的不停找理由往后退,个别地方已经开始等到人家合资公司开始盈利了。才半遮半掩的开始收半价的所得税,没盈利之前还真是不收所得税。这么说吧。我这里有个数据,大概是今年进来的合资企业的平均税率是%-33%,而国内的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民营企业平均下来要被收掉55%的税率……”

    贾鸿渐此时按照前世看过的华裔经济学家黄亚生的《改革时期的国外直接投资》一书中的数据报了出来。“我也就不讽刺这些地方政府跟晚清差不多喜欢抱洋大人的大腿了。就说这种事实对民营企业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需要出国随便注册个皮包公司,然后回来跟我们本来的企业一合并,我们就成了合资公司,就可以去掉几乎一半的税收?我就想问,这是全国的地方政府在鼓励我们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弄虚作假么?”

    说道了这里,贾鸿渐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这还是说民营企业这边的,如果说合资企业的话,既然某些地方政府有胆量跟照顾亲儿子一样照顾合资企业。默认了在不盈利前就不收对方的所得税,那么外国的公司都是天使么?他们会真的老老实实的真的在盈利了之后就做报表说自己盈利?他们会不会为了所谓的而故意把收支做的不平衡?会不会赚钱的都弄成自己好像亏损的样子?在加上给合资公司和外资公司在批地方面的豪爽,那价值就是仔卖爷田心不疼,说真的,孙大哥,咱们要是有胆子,去广……去南边某省统计一下这几年来的数据,看看几年下来那边的省政府到底对合资公司的付出有没有回报!”

    孙宇胜一听到这话,顿时愣了半晌。本来他做为央视的一个新闻部门的主任,他自己感觉中央和地方能给外资和合资企业一个优惠的政策。吸引国际大公司进入,这是非常有利于提升我们国民经济和老百姓生活质量的举措嘛。但是怎么这么听贾鸿渐一说,好像有点好心办了坏事的感觉?之前没觉得,现在一听,怎么还真有点晚清……呸呸!不能这么想!

    他赶忙岔开话题不让自己往下想,“那你说的从小看大的是怎么说?”

    “以小看大也有几个可以弄的点,第一个还是跟外资有关的,那就是开发区,如果没记错的话,91年的时候全国开发区才100个出头好像,到了92年是1900多,将近两千个,到了93年的今年,基本能冲击一万个了……一万个开发区啊,这都是工业用地,选的都是鸟不拉那啥的荒地或者农田。地方政府的本意是挺好的,不过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统计过,如果要把今年这将近一万个的开发区都跟平整了土地,铺设道路建设厂房、通水通电的话,这些先期投资会占今年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多少?不,或者说看看超过了gdp的多少!”

    就贾鸿渐自己前世曾经记得的数字的话,在这个年代要把国家已经明文批准建设的共15万平方公里的全国开发区给弄的基本可以进入厂商的话,大概需要4万亿人民币还多。现在可不是21世纪,不是在08年金融海啸了之后可以随便拿出来4万亿投资国内基建的那个中国,现在这个93年的中国,刚刚开始采用gdp这种历史上西方国家使用的计算方式来计算国民经济发展状况。如果没记错的话,93年全年的中国gdp是31380亿人民币!也就是说,光是要投资进去建设今年刚批准的那15万平方公里的开发区,把今年全国的gdp投进去还不够!

    孙宇胜这时候已经有点快说不出来话了,他本来还觉得这几年国家明明就是发展的挺好的,可是怎么一听贾鸿渐这么一说,倒是好像随时都会大厦将倾似的?“那以小看大的第二点呢?”

    “第二点?第二点就是今年的cpi!cpi就是consumer-price-index-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是用来衡量通货膨胀率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去年统计局的这个指数是64%,而今年我个人估计,怎么都要将近%了!明年会不会超过20%,呵呵,那就看老天了……从南巡之后我国大幅上调能源、交通等基础产业的价格,今年更是年取消粮油收购价格和统销价格,过热的经济,外加价格体制改革和货币超量发行,这一切就是早就了通货膨胀的元凶,要不是咱们国家大部分城市居民都是在国有企业里工作,每个月工资可以随着通货膨胀率一起涨,那说不定我们就真可以看到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新的社会主义社会开个开放后饿死人的场景了……”

    贾鸿渐这当然是在危言耸听,通货膨胀率20%还饿死不了人,但是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不一样了——“但是就算是城镇居民的工资不受影响,但是厂家的产品呢?本来这个月进了原料,好不容易生产出来了,结果拉到市场上突然发现售价贵了好多,高高兴兴的卖了之后,又发现原料更贵了!这一切好像还有点危险的平衡,但是配合上现在本来就一团糟的三角债呢?反正我是觉得,如果我是做实业的,真真正正生产机器什么的,我宁愿屯着原料等升值,也不会费工费力的去生产什么机器了……这么久了以后,社会上工业品减少,价格更飞涨……这会是什么结果?”

    孙宇胜这时候还真有点冷汗都出来了,他真没想过现在的中国有这么多的问题,他甚至也不明白贾鸿渐是怎么会有这么多数据的,怎么好像让他随便一找,他就能找出来各种问题。这是不是贾鸿渐太挑剔了?孙宇胜觉得不是,他觉得贾鸿渐这也是为国家好,不然现在到手了几千万之后,贾鸿渐他家一家早就有本事移民国外了!

    “行,你这几个点子我先考虑一下,回头选出来了再找你。”说罢孙宇胜挂掉了电话。

    贾鸿渐放下电话后,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他跟这个时代的人不一样,他是来自21世纪的。在21世纪,因为中国的国力崛起,国民们的自信和自尊都比这个时代高了无数倍。在21世纪,人们会质疑为什么要给洋人那么高的超国民待遇,明明大家都是人,凭什么洋人就比大家更平等?这不是洋大人还是什么?

    在后世这种很普遍的质疑声,可以质疑到让政府慢慢承诺废除超国民待遇,但是在现在这个93年呢?所有人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所有人看到的都是洋人的技术强、产品好,一个个恨不得贴上去自带被褥的给人暖床!还一点都不觉得羞!

    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的办公室被敲响了,“不是警察叔叔来查水表了吧?”他卖萌的自己吓自己,等到门一开,却看到是苏萍。“儿子,税务局刚才有人来电话了,说我们今年的税……交的太多,让我们少报点,等到明年再交……”苏萍一脸怪异的向儿子说道。

    ********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3年cpi为147%,94年241%,加上那个时候人民币币值一夜之间从五点几换一美元变成八点几换一美元……基本上也算的上是个小休克疗法了。如果不是大部分城镇居民吃的是国企饭,那……呵呵(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