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八章 科学管理方法
    坐在开往工厂的这里,苏萍正在问着儿子什么:“你之前在公司说的那个多发钱让工人们认真的办法,是怎么想到的?”她这个时候真的是很好奇,虽然她早就发现了自己儿子是天才,但是刚才他提出来的这个主意,无论怎么想都应该是在社会上混迹了多少年的老油条才能想出来的,为什么贾鸿渐这个才岁的小孩子就能想出来?还有之前很多次都是这样,贾鸿渐好像比她这个30多岁的中年女人都更了解社会和人性似的。

    “我那个主意?”贾鸿渐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那个主意其实不是我想的,是20世纪初的美国人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罗,或者翻译成泰勒。这人是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人,是个古典管理学家,同时又是西方世界的现代科学管理之父。”

    贾鸿渐说道了这里顿了一下,他最喜欢这种给别人科普的环节了,“他在20世纪初创立了一种叫泰罗制的管理方法,其中有一向就是利用金钱让工人产生更高的积极性。关于这个还有个很夸张的例子,当年泰罗在一个钢铁公司里面当管理人员。当时他调研了一下发现,公司里面的生铁搬运小组,没人每天大概能装卸货泰罗就想尝试一下看看,他带着人去做研究,把工人的工时和动作进行研究,把一个装卸搬运的工作分割成了几十个小项目。然后逐个论证。甚至对工人的负荷、耗时、搬运动作都进行精密的设计。在这么设计了一通近乎书呆子一般的科学流程后,他算出来每个生铁搬运工每天在能够不伤身体、并且在下班后还能保证精力相对充足的回到家跟家人过家庭生活这种条件下,合理的工作定额应该是47吨到48吨……”

    “47吨到48吨?”苏萍此时顿时惊了!之前说每个工人每天才他那书呆子随便算一下,就说每个人每天能搬运将近50顿的生铁?还说能保证这些人不伤身体?甚至还有精力回家跟家人过家庭生活?这是扯的吧!

    此时不止是苏萍了。连正在开车的贾钢都竖起耳朵听着贾鸿渐的解释了。“当时工厂里所有人,下到生铁搬运工。上到公司的老板,都认为泰罗疯了!但是泰罗显然不这么认为,他找到了个刚进场不久的。叫做施密特的徳裔工人。让这施密特按照他的计算来工作。然后这个施密特拼了一般的在泰罗用秒表掐时间指挥之下……妈,你猜他搬了多少吨?”

    苏萍此时可恨死儿子这种卖关子的行为了,“20吨?”她还是配合着猜到。“错,施密特在泰罗的指导下,一天搬运装卸了475吨的生铁,然后他作为标杆人物,每天的工资由1美元上升到了185美元!”

    此时的苏萍和贾钢那真的是完全惊了!他们并不懂生铁搬运的行当一天能搬运装卸多少,但是这书呆子一样算出来的数据,居然还真能让人一天做到了?这也太吓人了吧?

    看着爸妈那不太敢相信的表情。贾鸿渐干脆详细的解释了起来:“其实这背后的道理,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也提到过。其实卡尔大叔在《资本论》里也提到过,那就是分工导致劳动生产率的上升。在《资本论》里,只浅浅的谈到了因为分割了工序,让每个工人单纯的做一个工序,从而熟能生巧。但是为什么分割工序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真正原因却是亚当斯密分析出来的。”

    贾鸿渐在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国富论》里的相关描述,“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举了一个例子。那就是一个农民在乡下种田的时候,经常是一个人要做多种工作的。比如又要除去杂草,又要抓虫子,又要浇水。在做这每种工作的时候,农民因为是为自己工作,所以都很用心。但是在每个工作之间转换的时候,农民们却会下意识的稍微休息一会儿。这样的一个小休息,就会打断工作的节奏,让整个人慢慢的懒散下来。虽然浪费的单次时间并不长,但是每天累计到一起却是非常惊人的。从这个现象里,亚当斯密分析出来了一种规律,那就是如果让一个人只做一个工序的话,那他就不会下意识的想要偷懒或者休息……”

    听到了这里,苏萍有点反应过来了,“你是说,在那什么泰罗的例子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工人们经常要装货要卸货还要搬运,在每个工序之间就会下意识的偷懒休息?而泰罗所做的,就是尽量用秒表把这种偷懒的时间给剔除出去?”

    “完全正确!”贾鸿渐笑着说道,“但是科学管理之父泰罗同学也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不可能把工人们每天下意识偷懒的时间都给刨掉了,还不给工人任何好处,否则这在工人看来那就是干了好几倍的活儿,但是却一点好处都没有!”

    是啊,苏萍当然了解这种状况了!刚才就是她那么一听,听到本来十几吨的工作量一下变成了将近50顿,她都惊了,更何况那些亲自去搬运的工人们呢!“因此泰**脆就给工人涨工资,用金钱刺激工人们的积极性,使得他们觉得自己多付出一些是有回报的,是可以让家人生活的更好的,所以工人们也就心甘情愿的多付出?”

    “没错!这就是泰罗制其中很重要的一点。”贾鸿渐笑着说道,“在我们公司也一样,如果我们想要那些工人们按照我们的想法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工作时的认真程度,我们不可能空口白牙的要求他们这么做,也不能生生的宣布如果他们不这么做我们就罚钱。那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老板就是无良,就是没事找事。所以,既然他们认真了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利润的话,我们干嘛不拿出来一些分给他们当做奖金,刺激他们主动的按照我们的想法做呢?”

    贾鸿渐前世的时候,曾经有几年为了按照妹子的要求上进,他可是看了好多西方管理学的书籍,对这种所谓的科学管理方法那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我们现在所做的还是第一步而已,不过因为这个厂子还不是我们自己的。而且如果未来生意越做越大的话,这么小个厂子也不一定能满足我们的要求,到时候我们可能还要去外地开厂子,所以我干脆也没有想再进一步的提升劳动水平……”

    贾钢和老婆静静的听着儿子的话,沉默的在思考着什么。他们俩知道,现在这个家说不好听的,那可以说都是由贾鸿渐这个小娃娃给一把手拉起来的。发家到现在的所有主意,好像都是这个岁的少年提出来的。虽然这样一来对比的他们两个大人好像很无能的样子,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们的幸福。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两个人没有什么上进的想法。

    这两个人都很传统,都想在孩子面前保留最基本的自尊,起码都不想在儿子面前表现的自己什么都不懂。他们俩觉得,自己应该多看点书,多学点东西,不能总是拖儿子的后腿啊,不然以后要是儿子需要人手帮忙出主意,他俩都没办法……

    很快,贾家三口人的车子就到了工厂。进了厂办公室之后,贾钢先按照贾鸿渐的要求,把车间主任和班组长们都叫了过来。“今天跟大家见面呢,主要是想问大家点事情。”贾钢接着开始问每个班组长以前每个月的生产额度以及成本耗费的问题。

    当每个班组组长都不明所以的按照实话报告出来了数据之后,贾钢又开始按照儿子之前偷偷教他的方法问道:“那各位觉得在我们华夏高科承包了这个工厂之后,各个班组每个月要生产多少东西,每个月要耗费多少成本?”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那些班组组长们一个个都为难起来了。他们不可能想按照贾钢的意图往更高效的方向报,那样他们自己就会累很多,但是当着老板的面,又不能不多报。一番面面相觑之后,那些班长们还是不开口,最后弄的贾钢干脆开始点将了。被点名之后,这些班组长们没办法,大概的在以往的平均数据上优化了个10%左右。

    “就这样?”贾钢看到了儿子的颜色,故意反问道。这么一个问题,就又让班组长们主动优化了5%。“如果加20%的奖金呢,最多能优化多少?”

    “贾总,最多最多就是20%了,再多真没办法了!”虽然有了奖金的刺激,但是这些班组长们可不敢乱许诺,他们也怕报多了到时候完成不了。

    “那行,以后就按照你们说的20%的数据来优化!每个月我们就做这么多,就算再有经销商来买,我们也不做了,他们想要就让他们自己来工厂里干!真是的,我们的工人还要不要休息了,对吧?”贾钢这时候不用看儿子的颜色,就用这样的话抚慰着班组长们的心灵……(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