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八章 楼花和往事
    珠海的巨人公司,史玉竹正在跟加班的副手们开着会。“我决定了,既然市政府这么支持我们,建大厦所需要征的地价格也给的非常便宜,本来每平方米1600直接给我们一平方350块的价格,我们不能不建这巨人大厦。至于资金么……我们去香港卖楼花!”他说道。

    这个所谓的“卖楼花”其实就是卖期房,这是香港的一种特色叫法,因为如果把完全建好装修好的房子当成是一个果实的话,那么准备开工建或者正在建的房子就相当于是正在盛开的花。于是,卖期房就有了个“卖楼花”的称呼。

    “不过史总,香港那边的消费者,不太会相信我们的信用吧?毕竟我们公司的资金就那么一些……”程国此时举手提问道。“没关系,老程你回头去找人保,谈谈看,能不能让人保给我们弄个保险出来,内容就是向买楼花的消费者提供本金保险以及100%的回报保险,而对人保,我们可以用我们巨人公司的汉卡以及所有的知识产权甚至加上华夏高科生命一号的经销权来做抵押,等建成了大楼之后,再把保险金给他们……”史玉竹说道。

    程国一听这话,觉得还是有点风险太大了!虽然听起来好像是环环相扣的,但是就是因为环环相扣,这样高风险的一个布局万一一个地方出了点小毛病,那导致的结果只能是多米诺骨牌一般的倒塌!

    但是作为史玉竹大学时候的上铺,程国一看史玉竹现在的脸色,就知道这个老哥们儿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觉得大概史玉竹是被上海的贾刚给刺激到了,本来史玉竹本人一直保持着中国30岁以下年轻人力最快变成百万富翁的速度记录,而且他本人也一直是非常具有赌徒性格的剑走偏锋型人才。结果现在发现了贾钢虽然年纪大,但是居然一两个月里面就变成了亿万富翁,而且各种营销策略比他史玉竹还更剑走偏锋,更疯狂更具有风险,还成功了!这样一来,史玉竹能不起竞争之心么?

    “还是回头找时间私下里劝劝他吧。”程国如此想到,他现在是副总经理,还是要给史玉竹这个总经理在公开场合留面子的。不过就在此时,史玉竹又拍板了什么事情——“今后,我们公司的重点就是两个,一个是卖楼花相关的,另一个就是运营保健品!虽然现在我们还只是帮着华夏高科卖东西,但这样就是拿别人的商品练手,练个半年,有了经验和渠道,我们就开自己的保健品做!”

    说道了这里,史玉竹好像还不尽兴,他满脸都是兴奋的说道:“你们知道么,我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个年头的中国,这保健品市场是最好赚钱的!而且,这个市场里面除了华夏高科的贾钢跟我,别人都是一群莽夫!都是一群夯货!只知道傻冲傻打!明年这个时候,全国的保健品行业第一第二,只可能是我们跟华夏高科!”

    这个时候,贾鸿渐正在教室里乖乖的接受冰山美少女周芮菡对自己的辅导。“我来给你讲一下指数和指数幂的运算……”周芮菡这天晚上把头发扎在了脑后,露出了羊脂般诱人的脸庞。本来贾鸿渐以为自己对高中的内容都忘得差不多了,没上课的话应该成绩会很差。结果翻开课本一听周芮菡的辅导,发现这些东西基本都会!如果说大学高等数学里的拉格朗日定理或者微积分之类的,他贾鸿渐可能忘了不少,但是这种什么指数指数幂的东西,就跟常识一样,怎么可能忘了?

    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装着不懂,装着接受辅导,却在静静的看着冰山美少女的脸庞。周芮菡,可以说是贾鸿渐一辈子、几辈子都忘不掉的女人。他还记得当初,他不知道是处于征服欲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花了七年晃悠在她周围,终于一点点的把她的保护膜全部都化解了,结果最后显露出来了她的真实性格之后,他却觉得不对胃口了。

    化开了冰山外表的周芮菡,实际上还是一个非常有主见而且性格有点偏向男孩子的女人。而当年的贾鸿渐则是更喜欢类似叶静那样能陪着他疯或者直接小鸟依人性格的软妹子。因此,在后来周芮菡主动的点破了窗户纸,跟他表白之后,他居然婉言拒绝了。之后,周芮菡倒是无怨无悔的一直呆在他身边,就只做他的好朋友,心里流着泪的看着他身边换了一个有一个的女人。

    直到最后,周芮菡在家人的压力下,相亲了,恋爱了,她甚至还不断的偷偷把恋爱的进程发短信告诉他,大约是希望他能站出来把她夺走。不过那个时候的贾鸿渐,并不知道周芮菡对自己意味着什么。直到后来,她结婚了,她怀孕了,偶尔一次贾鸿渐心情极度低落的时候,他打电话给了她。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他心情变好了不少,那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好像自己心情差的时候,都会想起来周芮菡,都会想找她。而她,好像是在开心的时候就会想到他,就会想打电话给他,无论天南海北,无论之前多久没联系。

    后来,又经历了几个女朋友的贾鸿渐,终于惊讶的发现周芮菡好像非常了解自己,足足到了那种比他自己还了解自己的程度。她只要看一个女人的照片,就可以知道贾鸿渐跟那女人能不能走到一起,甚至她接触到任何东西,几秒钟之内就能知道贾鸿渐会不会喜欢那玩意儿!

    在发现了周芮菡这点“特异功能”之后,贾鸿渐才惊讶的领悟了什么叫做“女人不需要爱男人,只要了解他就好”。他当时想了一下,如果这么了解自己的周芮菡是他女朋友或者老婆的话,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她,只不过,领悟这点领悟的太晚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听到了没?看什么呢?你要这样我就不给你辅导了啊!怎么你跟别的男的一样,整天就会色迷迷的看……?”此时周芮菡微怒的声音传到了贾鸿渐的耳朵里。

    “恩。”他并没有像是这个年龄的别的男生那样急忙脸红或者急忙反驳,他很顺从的答应了下来,在后来的周芮菡身边时,他总是这样很顺从很宠爱的答应她几乎任何要求。

    周芮菡愣了一下,她没预料到贾鸿渐会有这样的反应。虽然她很不喜欢男生那样眼睛发直的看着她,好像她除了外表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优点似的,好像男生们就只能凭外表认识人似的,但是贾鸿渐这样温柔温顺的态度,倒是让她出奇的心软了那么一下,发不出火来。“知道了就认真听课,接下来我们讲……”周芮菡继续给贾鸿渐补课。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周芮菡顿时听下了讲课,她微微惊讶的看了一下贾鸿渐拿出来的那个手机,心里吃惊于贾鸿渐家里居然能给他买或者同意他买这么贵的东西。本来她还想等着他接完电话再继续讲,不过却发现他直接把电话按掉,然后关了机放了回去。“你不接?”她问道。“先听课,不然我接个半个小时的电话,你不就要晚回去了?”他的回答很温柔。

    等到补习完了之后,贾鸿渐在周芮菡的催促下,打开了手机,然后打了回去。“喂?”“喂?鸿渐么?我是你李叔叔,我跟你说啊,有这么个事儿……”电话那头的李冬生把昨天晚上接到常虹老总电话的事情都告诉了贾鸿渐。“我跟你黄叔还有陈叔都说过了,我们一致认为先听听你的看法比较好,你觉得他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还是恰巧跟咱们想到了一起?”

    “应该是恰巧。”贾鸿渐很果断的说道,在他的记忆里,明年那个时间段里,的确是常虹、tlc、康家、创微等国产品牌一起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一起降价。好吧,其实在那个年代里,基本上稍微出名一点的企业,只要能跟民族主义拉上关系的,都开始降价了……

    “恰巧么?那要不要接纳他进我们这个小联盟?”李冬生又问道。“接纳吧,”贾鸿渐微微一思考,马上就下了决定,“常虹他们厂子自己一天到晚没事儿就降价玩儿,咱们不带他们玩儿,他们就不降价了?他们可是一天到晚到处找理由降价的,所以我说既然拦不住他们,干脆就把他们变成队友算了,而且也符合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么……”

    “行,既然鸿渐你这么说了,我也没意见,那我先问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加入,有兴趣的话再告诉他们我们的全部计划。”李冬生说道。

    “ok。”贾鸿渐挂了电话后,看着周芮菡还在旁边等他,便笑着说道,“走吧,送你回寝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