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一章 提前交明年的税?
    第二天,第二节课刚下了以后,就在贾鸿渐正考虑着如何逃掉课间操的时候,他老妈急急忙忙的找到了他。把他拉到了没人的角落后,苏萍焦急的说道:“鸿渐,刚才税务局突然给你爸打电话,说是不仅要我们今年按照应缴税额交税,而且最好连明年的税也一起交了……”

    贾鸿渐一听这话顿时一愣,他上辈子在地方公司里混了十多年,见到的状况只有地税为了跟企业搞好关系让企业少缴税,从来只有为了减轻他们自己的业务要求而让企业把超额的税务留到明年交,哪儿有这样今年提前交明年税的事?这是*的政权还是国民党的?真想跟国民党在四川一样,在30年代一直预收了2030年的税?

    “他们怎么说的?”他皱眉问道。“我也不太清楚具体的,你爸刚才打电话让我告诉你,现在好像税务局的人正在咱们公司呢……”苏萍急的满头大汗的说道,此时她好像想到了别的什么地方,“是不是咱们家最近风头太尽了,而且没什么后台,被人看中了要吃大户?”

    “吃什么大户?”贾鸿渐不以为意的解释道,“要是在老少边穷地区还有可能,他们那边难得出来一个大户,所以吃相才比较难看。咱们这是在上海,比咱们大的鱼多的是,咱们就跟蚊子肉一样,扒扒没皮,吃吃没肉的,别想那么多……”

    说完,贾鸿渐也下定了主意,“这样吧,我先去公司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妈你先帮我请个假。”说完,贾鸿渐就转身出了学校。打了的一路开往公司的路上,贾鸿渐可以说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真心觉得看不懂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上辈子在这个年纪里根本不会关注什么公司税收的问题,等到大了他开始关注的时候,时代又不同了,还真说不准是不是因为什么政治上的原因还是蝴蝶效应。

    一路紧赶慢赶的到了公司楼下,贾鸿渐丢了钱给司机之后,直接三步并两步的进了公司。刚一进门口,就看到张凤姑正焦急的站在门口,她一看贾鸿渐来了,顿时迎上来说道:“贾老……贾经理,总经理在办公室里等你呢!”接着她就把贾鸿渐往总经理办公室带。

    等进了办公室,贾鸿渐只见老爹和两个税务局的人坐在沙发上正说着什么。贾钢一看儿子来了,马上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财政官,贾鸿渐,跟那个打假英雄同名……”

    一听老爸这话,贾鸿渐顿时明白了什么。想必老爸之前一直找各种理由拖着,唯一能让税务局的人安心等着他贾鸿渐来的理由,那就是贾鸿渐是掌财权的,只有贾鸿渐才知道公司现在到底可以动用多少钱!

    “你好,你好……”贾鸿渐笑着跟那两人握了手,然后坐在了贾钢身边,问道,“贾总,您刚才在电话里跟我说的事?”“哦,是这两位税务局的同志,来跟我们商量能不能把明年的税款提前交了……”贾钢一边解释着,一边看向税务局的俩人,显然是想让那俩人亲自跟贾鸿渐解释。

    税务局的俩人一看贾钢好像准备完全放手让这个贾鸿渐来拍板的样子,那顿时就是一愣!平常的公司里,那不应该是老总趾高气昂的问财长公司有多少钱?哪儿用还向财长解释一遍缘由的?不过这个时候这俩人管不了那么多,就开始解释了起来。

    “是这样的,前几天呢,我们全国的地方省市自治区跟中央有了个约定,那就是明年开始实行分税制,但是分税制有涉及到了中央财政收入给地方政府返还金额的问题,而这个返还的金额呢,是按照今年最后2个月的地方财政收入乘以6来确定的……所以,上面为了能让今年的地方财政收入数字高,不得不麻烦贵公司提前交一下明年的税款……”

    “是嘛?那好说,我们民营企业跟咱们税务部门不就是一家亲的工作同事嘛,大家都是为了上海的繁荣稳定而努力,互相帮助当然是应该的。”贾鸿渐笑着先给这个事件定了一个性,算是在原则上统一了税务局的要求——能让税务局欠人情,这是普通人能碰到的么?“不过明年的税额要交多少?两位应该也知道,我们民营公司贷款不方便,总是需要有一定量的现金储备的……”

    “这个嘛……”那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笑着说道,“这个就看贵公司的实力了,我们也不做强求,在你们的能力范围内,越多就越好。”说道这时,两个税务同志中年老的一个苦笑着说道,“咱们华夏高科很好说话,也很给面子,我们跑了很多家公司,没几个愿意多交的,那算牌打的太精了。哎,我也就跟两位说实话吧,我们现在那是真忙疯了,到处找人多要钱。比如说,本来一个企业原来是承包出去了,补交税也减免了,但是现在我们所里的人就要跑过去让他们再交,这就是为了把地方财政收入的基数抬高,今天交了,等到过完年就私下里返还给他们,就等于是暂时的拆借。”

    “是啊……”年轻的那个一看年老的都说了,干脆也就打开了话匣子,“这还算是好的,还有奇怪的呢,什么死欠的、积欠的税款,我们还要把他们给做活了!这不就是做假账么?还有就是寅吃卯粮,就是说服企业今年把明年的税也交了……哎,我们真是说的嘴巴都快烂了,但是上面的人这么命令的,我们还能怎么办?”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道是稀奇了起来,在企业里做过的他知道什么叫死欠和积欠。死欠就是这个公司本来成立了以后做了几笔生意,本来应该交税的,但是一直拖着,最后干脆就人去楼空或者干脆倒闭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税款就是基本上死都要不回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把这种税款给弄得好像是已经补交了的样子,也就是把死欠做活,这不是弄假账还是什么?而且要做这个假账,不就是用从华夏高科这样的企业里多收的钱去赌窟窿嘛!不过贾鸿渐倒是不担心上海市政府会赖着这笔钱不还……

    “你们还真是辛苦啊,不过分税制这个事情不是很早就定下来了么,怎么现在才突然通知要弄这个事情?你们之前还有同志告诉我们今年税交的多了,留着明年交呢……”贾鸿渐笑着问道。

    “嗨,别说了,本来朱副总理全国跑着谈分税制,既然中央这么说了,地方肯定原则上同意呗!地方服从中央嘛!但是地方上原则同意了,中央总要给地方一点好处吧?大家都这么听话,这么给面子,以后要是没好处,谁还这么听话?是吧?但是具体的细节一直没谈定,眼看着这还有两个月就要到新一年了,这不中央和地方才刚刚谈妥细节么!”

    “是吗?那那些细节两位有没有听说过什么?”贾鸿渐开始好奇的套话了,对于这种政策向的秘闻,当然是听的越多越好!

    “细节啊……”那年老的税务员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基本上就是中央要把财权高度集中,说白了现在是地方富中央穷,要变成中央富地方穷,这样才能中央集权不是?基本上中央把来源稳定的、税源集中的、征管难度小的、征收成本低的税种都收了上去,留给我们地方的,也就是各种来源不稳定、税源分散的、征管难度大的、征收成本高的中小税种。另外嘛,那就是用事权换税权,收了地方的财权,给地方更多的自主性。说白了,就是中央请客,地方买单——以后中央做的种种事情,那等于都是用原本属于我们地方的财政去做的。要是现在不把基数做高点,明年大家都难做。按照我们税务系统自己的预计,拿浙江来说,今年他们的财政自给率差不多能有133%左右,到明年,他们能有60%就不错了!您两位说说,大家这样能不拼命把基数做高么?”

    “喔……”贾鸿渐点了点头,想了想,现在公司能动用的资金大概有0万多些,差不多就是那些最基本的经销权的费用,而年底的话贾鸿渐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用钱的项目,“这样吧,按照这两个月的形式,我们公司先把明年上半年的税款都预交了基本没什么问题。”

    “那简直太谢谢了!”那俩税务员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是要交五六千万的税款啊!这不是救命么?“这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两位放心,别的不说什么,我们普陀区税务所或者说是以后的普陀地税,肯定不会忘了华夏高科的友情!”

    注:在93年的确是有这个事情,不过历史上是在8月份确定的这个协议,而且准别拿最后四个月的地方收入作为准额,不过当时贾鸿渐还没起家,所以把这个事件移动到了这个时候。具体情况可以参见92-98年间的财政部长刘仲藜的回忆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