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九章 打赌和牵手
    当贾鸿渐一家准备好去央视的演播大厅参加早产的标王大会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门响了,以为是小萝莉跑来找他玩的贾鸿渐开了门,却惊讶的发现站在门口的是叶静。 “呦,没想到你穿西装还挺帅的嘛,还知道戴个墨镜,不错不错……”叶静穿着一身连衣裙一般的礼服笑着走了进来。她这衣服虽然看起来是连衣裙,但是这深红色全丝绸的长裙右肩上却有一朵不小的丝绸做的牡丹花,绝对不适合平常上街穿。

    “你怎么穿这个衣服来了?”贾鸿渐有点疑惑的问道。“跟……叔叔阿姨一起参加标王大会啊。”叶静一边跟贾钢和苏萍问好,一边扬起了手,显示出来一张赤红的请帖。“你怎么弄到这东西的?”他问道。

    “切,”古灵精怪的美少女翘着嘴角斜着眼睛道,“有什么是我弄不到的?”看着美少女这么想跟自己一起去的份上,贾鸿渐也就只笑而不语了。不多时,贾家租的车子来了,贾鸿渐一家人还有叶静一起坐上了车。苏萍倒是很喜欢叶静,她直接把贾鸿渐给赶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小静啊,你和我们鸿渐是怎么认识的?我们在家里问过他,他总是不好意思说……”苏萍拉着身边的古灵精怪的美少女,问了起来。“我们啊……”美少女美目扫了一下贾鸿渐,笑盈盈的说道,“是在打王那谁的假的时候认识的……”

    接着,这叶静就把他们认识的过程都说出来了,之后还顺便说了她找人去救贾鸿渐啊,然后两人再想办法打假啊什么的,而苏萍对这样的陈年旧事显然很感兴趣,两个女人谈的投机的一塌糊涂。

    等到了央视的大楼门口的时候,叶静那心情好的都没法形容了,柔嫩光滑的脸蛋上闪烁着一种幸福的粉色,一双眸子里也充满了亮晶晶的神采。一家人下了车,拿着请柬过了武警岗哨,刚准备往里走,就看到又有几辆车不约而同的停在了门口。那些车一停,下来的一个个都是穿着西装革履但是不管怎么看都让贾鸿渐觉得特别土气的家伙。

    “你好你好……请问你们也是来参加这个标王大会的?”一个先下车的个子挺高的中年男人带着山东口音问道。“是。您也是?”贾钢很有风度的反问道。“对对,我也是,我是广东太阳神的,我叫怀韩心。”一边说着,这个带着山东口音的中年男子掏出了名片递给了贾钢。

    “原来是太阳神的怀总?失敬失敬,久仰久仰,我是华夏高科的贾钢。”一边说着,贾钢也一边把自己的名片给了怀韩心。这怀韩心这时候对贾钢那真是可以说是刮目相看了,“原来您就是华夏高科的贾总啊?你们公司在营销方面可是真够厉害的,怎么,你们也被那谭惜诵谭女士找上门,来拉你们参加这个什么大会了?哈哈哈……”

    原来,谭惜诵找别人的时候,都是亲自上门拜访,亲自塞给对方红帖子让对方上门的么?贾鸿渐都倒是没意料到这第一次的央视标王大会居然这么落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旁边的一辆刚才就到了的车里下来一个人,那人还没从车子里钻下来呢,就直接开口说道:“怀总,你还是小心点,别被这华夏高科的人给误导了什么。他们华夏高科啊,那真是把商场当战场的……”

    呦?谁说话这么难听啊?贾鸿渐等那人一下车,定睛一看,居然是乐百事的何博全!嘿,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怎么在这时候碰到了这大叔了?本来贾鸿渐对这大叔那还是有点歉意的,但是一听他说话不好听,一时间那么些歉意都变成了对抗之心了。

    不过这时候他贾鸿渐可不是主角,贾钢这时候一看到何博全,憨厚的笑了一下,而旁边的怀韩心此时倒是好奇的看了看何博全和贾钢,“何总,您这话是……?”

    “没什么,我就是那么一说,本来商场就是如战场……”此时何博全一看怀韩心的表情,顿时觉得怀韩心好像不知道自己在贾钢一家面前丢脸的往事,立马说话就平和了很多——不然不是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么?人家要好奇的问起来了,他何博全难道还自己揭开伤疤告诉别人自己怎么发傻被骗的么?那还不如让他直接死了算了!

    看着何博全这支支吾吾的样子,虽然还是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不过怀韩心大概也能猜出来是什么事情了。他装着正常表情的看了贾钢一眼,没想到这看起来挺憨厚的贾总,坑人起来也丝毫不手软嘛。

    就在几个老总聊天的功夫,停在央视门口的车子越来越多,也下来了越来越多的人。现在国内很出名的孔府家酒的厂长,还有现在不出名,但是原本历史上会在94年出名的孔府宴酒的厂长蒋挺华等等等等。

    虽然来的人并不如后世的标王大会企业老总哪么多,而且还没有什么新闻媒体包围采访,不过光是现在这样,已经有点全国企业家“年会”的架势了。就这样,一群人一边聊天着一边交换着名片一边往里走,那走的速度真是有点电影里面大佬们出场的慢镜头的架势,虽然作为大佬的话这样是很过瘾,但是现在身份是小跟班的贾鸿渐那就相当不爽了。

    同样不爽的还有叶静,她突然发现自己没人说话也没人理,于是鬼灵精怪的她对贾鸿渐提议道:“诶,我们去做点坏事吧?”“什么坏事?”贾鸿渐问道,他心里想着不是妹子要主动找他去个什么没人的角落嘿咻吧?这也太快了吧?

    “比如我们进去把他们电闸拉了,一会儿让他们开什么标会的时候没灯?”美少女此时闪烁着两个的眼睛,水灵灵很可爱的问贾鸿渐道。这场面给贾鸿渐的感觉,那就有点点儿黄蓉再世的感觉了……恩,好吧,是比较幼稚版的黄蓉。

    “这没意思,”贾鸿渐直接否决了这个提议,不过他也没想到什么比较有趣的点子,便随便出了个点子道,“不如这样吧,我们俩打个赌,我不用手就可以牵到你的手,如果可以的话,你给我10块钱,如果不行,我给你十块钱。”

    这种话说实在的在这个年代那可是太流氓了!这年头虽然私下里嘿咻的有,但是公开场合敢拉手的还真没几个!要是敢在大街上手拉手逛街,那绝对回头率百分之百,绝对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围观!那叶静一听这话,虽然还没牵到手呢,她脸直接就红了!虽然她是在开放的美国读书,可是她十三岁就被扔到美国的女校去了,全校连老师和校长都是女的有木有?等到上了大学,她近距离看到那些外国老爷们儿手上脸上腿上的毛之后,真心下意识觉得他们就是没进化完全的猩猩,真心觉得自己爱中国、爱中国文化、爱中国男人,有木有?

    虽然脸红了,不过这个有点像黄蓉的妹子倒是抿了一下嘴,粉着脸跃跃欲试的说道,“可以啊,来吧。”

    接着,只见用右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十块钱的“大团结”,然后左手二话不说直接就牵上了叶静的手。这么丝毫不犹豫的一牵手,还真把叶静吓了一大跳!他不是说赌不用手的么?怎么一上来就用手了?就在这时候,她只见贾鸿渐左手也不撒开,直接把右手的钱塞到了她的另一只手里,“好了,我输了,钱给你……”

    这流氓!这滑头!居然骗她!叶静这时候真是又想生气又想笑,倒是完全忘了自己手还被贾鸿渐握着。“你赖皮!”她瞪大了眼睛呲牙道。“对啊,我赖皮了,怎么得?”贾鸿渐摆明了一副流氓样,左手握着如若无骨羊脂般柔滑的小手,他觉得十块钱花的值。

    “你!”本来叶静还想继续说什么,不过她猛然发现好像苏萍正在看向两人的手,她顺着目光一低头,只发现她的手还跟贾鸿渐的手牵在一起呢!“这怎么可以呢?他还没跟我表白呢!怎么能牵手呢?只有成为男女朋友了才可以牵手的啊!”这天真纯洁的小黄蓉又惊又羞,忙不迭的把手抽了出来。

    经过了这么一件流氓的事情之后,叶静扭头过去死活不肯跟贾鸿渐说话了,不过倒是还一直肯走在贾鸿渐的身边,他们就这么一起跟着“大佬们”进了央视的演播大厅。在这个给春晚准备的演播大厅里,高高的挂着一个横幅——“热烈庆祝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广告时间投标大会开幕”……

    “啧啧,明明以后就是全国瞩目的标王大会,咱能不能做的不要这么土气?”贾鸿渐憋气的想到,有时候吧,这中国的事情也不能怪有的国人崇洋媚外,真是国内有的事情明明挺好挺时髦的,但是怎么就操办起来以后处处显得土气呢?这么一土气,还能不让人觉得落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