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零章 标王
    等进了演播厅以后,贾鸿渐发现这演播厅里场地布置的还真——像春节联欢晚会,舞台下的地方并没有摆上密密麻麻的坐席,而是摆上了很多饭桌,在饭桌旁围绕着座椅,基本上就是80年代和90年代春晚的场地布置。

    一家人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来到了自己指定的位置坐了下来。这位置大概是谭惜诵给帮忙选的,就在观众席的最前面的中间,基本上离舞台就四五米的距离,要是贾鸿渐和叶静有点坏水儿,比如兜里要是藏了个装满了水的气球什么的,到时候大会开到了一半,他俩冲上去把水球砸在美女主持人的身上,让美女一身湿什么的,也是很方便……

    跟贾鸿渐他们一家坐在一桌的,是孔府家酒的一行人,而在邻桌的,则是太阳神以及乐百事的某位老冤家。不多时,女主持上场了,她穿着盛装站在舞台的〖中〗央,开始宣布这次招标大会正式开始。

    这次的投标大会有点新奇,并不是按照通常的投标模式提前多久多久宣布标的内容,给准备投标的公司以准备制作标书的时间,然后收到了标书以后再经过多久多久才公布结果。那种通常的模式,基本都是工程行业需要用的,标书里除了竞标的价格外,还有一定的工程施工专业内容要审核,自然会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的广告黄金时段招标,那只用大家报价格就行,所以完全可以到了现场才投标。

    贾鸿渐拿着自己家的标书交给了工作人员,只见不一会儿的功夫,工作人员们就把标书都收完了。收完了之后,大抵谭惜诵以及杨光等人正在后台焦急的分析着价格,而那女主持则是在台上开始分析着央视新时代的广告划分是如何如何之好。

    “此次我们〖中〗央电视台在收视率高达50%的《新闻联播》前后都开辟了新的广告时段,如果拍下来了这标王的头衔,则可以有第一优先选择权,可以选择最好的时段,可以选择全国超过6亿人都能关注的时段发布自己的广告……”那女主持还真是热情洋溢的鼓动着气氛,要不是贾鸿渐早就经历过后世的种种夸张宣传,还真说不定被鼓弄的心神浮动了。是的,现场的很多人已经开始被这女主持的话说的有点心神不宁,有的人已经开始后悔是不是自己出钱出的有点少了。

    在区区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工作人员突然上台递了一个信封给那女主持。那女主持安静了一下,在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后,说道:“好了,先生们女士们,我们〖中〗央电视台第一届黄金时段广告时间招标大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中标的公司或者厂家的名字就在我手中的信封里。这个中标的厂家或者是公司,在未来的一年内将会得到我们〖中〗央电视台广告部的鼎力支持,他们的销售额将会大幅度的增长,他们将会伴随着《新闻联播》走入千家万户,变成人人皆知的品牌……接下来,让我们看看这个幸运儿到底是谁?”

    说罢,那女主持撕开了信封,从里面取出了一张信纸,在看了半晌之后,这女主持念道:“获得今年〖中〗央电视台第一届黄金时段广告招标大会标王的是……华夏高新科技有限公司!他们的出标价是3100万元!”

    在这女主持话声刚落的时候,家洪家能只听得周围突然爆发出来了一阵掌声,好像全场的人都在为他们叫好一样!“有没有这么夸张?〖中〗国企业家的素质都这么好了?”贾鸿渐疑惑的到处转头一看,只见着周围的企业家们纷纷随着掌声开始慢慢的鼓掌,但是他却找不到掌声的源头在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主持又继续说道:“这次华夏高科赢的非常惊险!因为获得第二名的孔府宴酒出价仅仅比华夏高科少了21万元!”一听到这里,贾鸿渐明显听到附近某桌传来了一阵惋惜的声音,而自己的桌子上则是传来了一阵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只见送一口气的原来是孔府家酒厂的厂长。这也不奇怪,在山东甚至全国来说,孔府家酒总是比孔府宴酒出名太多太多了,如果不是他们华夏高科“正好”比宴酒高了21万元,那孔府家酒丢人就丢大发了!

    不过,这其实并不是华夏高科正好比孔府宴酒高,因为贾鸿渐交出的标书上,那写着的价格可是3000万元整!怎么多了100万元?那不用猜,肯定是谭惜诵帮忙改的!

    在公布完了所有中标的企业名字后,在公布了所有选择权的归属之后,这场所谓的投标大会其实就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在场的企业家们继续交流感情拓展个人的人脉。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何博全走了过来,他握住了贾钢的手,说道:“贵公司还真是财大气粗,为了这么个广告时间段就肯出那么多的钱,我听说好像贵公司买下来全国几乎所有省份电视台晚间时间的广告,总共才hua了四五十万吧?啧啧……”

    呦,这货的话里面那酸味真是没办法说了,还没等贾鸿渐反击呢,就听着旁边的叶静挑着眉毛很不爽的问道:“这人谁啊?怎么之前刚开始就一直泛酸,到现在还这样?”“何博全,广东乐百事的老总,之前他想去东北签马俊人,结果被我家摆了一道,他傻乎乎的在北京等着我们一起去东北,结果我家先去把马俊人给签了……”贾鸿渐很简约的解释道。

    一听贾鸿渐的解释,叶静一下扑哧就笑了出来。她媚眼如丝的扫了半天贾鸿渐,简直觉得眼前这坏男孩儿太对她胃口了!这家伙,怎么总能想出来这么有趣的招儿呢?笑了一阵之后,叶静直接就以贾家人的身份站了出来,走到了何博全和贾钢身边,她惊讶的说道:“呦,这不是何总么?何总怎么又来北京了?不怕又耽误了生意?我们华夏高科签下来了马俊人的秘方,我们有的是钱,不用这么斤斤计较的……”

    擦,叶静这番话,那就跟钢针一样,句句话都跟针一样扎在何博全的身上,他顿时连就变成了酱紫色。“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呦,干吗啊?堂堂乐百事的老总,还想打一个18岁的小姑娘?来啊来啊,你打啊?你今天敢打晚上我就能让你出现在《新闻联播》里你信不信?”叶静这太子-党富-二代古灵精怪的黄蓉再世能怕的了这个?

    一听叶静这话,那何博全真是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整个脸涨的青筋暴起,要是这时候往他头上放个生鸡蛋,估计几分钟就能给弄熟了。他瞪了一眼贾钢和贾鸿渐之后,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气走了何博全之后,贾钢到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继续跟周围的几个老总谈笑风生的换名片。“贾总,恭喜恭喜,贵公司的营销还真是没的说,非常值得我们孔府家酒学习啊……”此时,孔府家酒的老总孙建成走上前来恭维贾钢道“不知道以后可不可以上门讨教一下?呵呵……”

    一听这话,贾钢当时就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贾鸿渐,只见贾鸿渐微微点了点头,他马上就笑着答应了下来“为什么不行?共同进步嘛,我也非常喜欢孔府家酒,我在家里还经常喝呢……”

    什么在家里还经常喝?贾鸿渐从来不知道自己老爹原来在外面这么会撒谎!亏他以前还是一副正经冲动的卫道士模样……好吧,这是贾鸿渐在搞笑,他当然知道商场对人的异化,他老爹现在无非就是在戴着面具做人而已。

    等到聊完了,从央视大楼里出来之后,外面居然一个记者都没有,这真让贾鸿渐觉得有点扫兴。没办法,谁让这本身就是在他促成下早产的第一届呢?在这第一届标王大会刚开始的时候,从来没人知道这标王的效果到底有多强!既然这样,那就不如由他们华夏高科,用自己这一年的业绩,给那标王大赛添加点有趣的氛围!

    在贾鸿渐心里,他可是准备连续称霸三届标王的!为什么只称霸三届?因为第四届的价格会一下跌入谷底,因为无论是孔府家酒还是孔府宴酒还是秦池,都爆出了巨大的丑闻,而且,他贾鸿渐的保健品事业也就准备最多做三年,三年之后,那就是换另外个行业玩儿了……

    三年之后的96年和97年,那可是对亚洲来说绝顶重要的年份,除了传说中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外,还有传说中的阪神大地震,更有无数国内企业的崩盘……

    话说看新闻,说〖中〗国的east核聚变装置,已经实现了连续控制等离子体400秒的水平,基本在5年内外国机构都无法赶上……娘的,什么时候〖中〗国也有可以领先外国若干年的科技了?以前不都是〖中〗国科技落后国外多少多少年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