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三章 上门求教
    “就是太有礼貌太客气了,甚至有些地方客气的都到谄媚的程度了,说不好听的,那真是就差自带路费去给洋大人暖床了………………”贾鸿渐不满的开始说那些他大概掌握的数据,比如什么各地的政府都以为能引进外资就是发展经济,结果给的优惠措施太多,那基本上就等于n年不收税。这样的税收政策又给了合资企业和外资企业一种低廉的成本优势,可以逼得本来就没多少技术优势的国有厂商经营惨淡,这样一来,国有厂商还需要吃财政饭,那不是更加重了地方的财政负担?而且国有厂商里的职工员工,那收入不都跟厂子的效益挂钩在一起的?这么挂钩在一起之后,就算外资开始交税发展了经济,但是当地老百姓日子过的磕磕巴巴的,那有什么用?

    听贾鸿渐这么一说之后,独臂大佬叶总这才有点听懂他的意思了。在这之前,就算是独臂大佬叶息本人,也很少从贾鸿渐所说的这个方面去思考,甚至国家的媒体、政府都是从单一的角度在宣传在思考着,从来没人像是贾鸿渐这么声称这样做太过分了!

    如果真按照贾鸿渐所说的角度一思考的话,的确是这样啊!引进外资是为了什么?为了经济发展啊!经济发展是为了什么?为了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啊!但是引进了外资以后,给太多的优惠政策,反而让老百姓的工作做不下去,拿钱拿少了日子难过了,这到底是在干吗?这还是在发展经济么?

    现在那叶总看贾鸿渐的感觉可跟刚才又不一样了,刚才还觉得贾鸿渐是个经常让人眼前一亮的神奇人物,现在再看,那基本就是个忧国忧民的思想家的范儿了!“行你是要去广东那边采访是吧?要是碰到了什么困难的话,打电话跟我……打电话跟小静说吧,我们家在广东认识人不少,能帮上忙的。”独臂大佬叶总此时如此说道。

    一听这话,贾鸿渐脑子里有一个根弦就突然响了!广东?叶家?难道?运气不会这么好吧?他猜到了什么,不过这个偶尔摸中的奖太大了,基本上等于几亿的彩票,弄的贾鸿渐自己都不太敢相信了。

    等到了宾馆之后贾鸿渐跟独臂大佬叶总告了别回到了房间。虽然这时候已经参加完了央视的标王大会但是贾鸿渐还准备要跟央视的人一起采访,所以只能一个人先留在北京,目送父母先回上海。

    本来在这时候,他一个人在北京,叶静刚上飞机,还没到美国,央视的《焦点访谈》第一期还要等几天才会开拍,而小萝li则是跟着爷爷先回家了,他贾鸿渐应该很百无聊赖才是不过他却是迎来了一个客这客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央视标王大会的时候,跟贾鸿渐他们一家坐在一起的孔府家酒的厂长孙建成!这孙建成还拖了谭惜诵陪着他一起来,同时这老孙的手里,那拎着个土里土气的蓝布兜子,里面装着沉甸甸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呦?孙厂长?谭姐姐?你俩怎么一起来了?这怎么个意思?”虽然是贾鸿渐在问怎么个意思,那老孙这时也很想问怎么个意思——明明他跟谭惜诵差不多大,怎么他就是孙厂长,谭惜诵就是谭姐姐?

    “是这样孙厂长呢,很欣赏咱们华夏高科的营销,本来是以为你父亲策划的一系列营销计划。结果今天白天想来拜访你爸之前呢,打了个电话给他,你爸就在电话里说明白了都是你策划的。孙厂长想着跟你不是不熟么,就拉我一起来做个陪……”谭惜诵此时笑着说道。

    “是么?孙厂长找我是……?”贾鸿渐请了两人进屋坐下后,好奇的问道。“是这样的,我是来送礼物给贾小哥的………………”说着,那孙建成从蓝布口袋里拿出了两瓶孔府家酒“这两瓶酒,是送给贾小哥的父亲的……”

    看着迅速扁下去的蓝布口袋,贾鸿渐还真诧异了起来,难道这孙建成就准备用两瓶孔府家酒就糊弄过去?准备就用着两瓶孔府家酒让他贾鸿渐给他们出主意?他贾鸿渐的主意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孙建成却笑着说道:“这两瓶就呢,是我老孙个人送给贾大哥的礼物,另外呢,还有一个是想请贾小哥帮我们孔府家酒出主意的小礼物………………”一边说着,孙建成一边拿出了一叠纸。

    贾鸿渐接过一看,只发现这是一纸合同,说是请贾鸿渐帮孔府家酒帮忙出营销主意,如果能提高孔府家酒的销售额的话,那么提高的金额帝有%可以奖励给贾鸿渐本人。虽然这%的数字看起来很小,但是如果能提升一个亿的销售量的话,那总共贾鸿渐自己就能赚到万元!虽然这一百万元对于华夏高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钱,但是这总能当贾鸿渐的私房钱不是?他老爹老妈总不会一个月给他一百万的零hua钱吧?现在别说一百万,连一万都没,甚至连一千都没!甚至连个准数都没!只是每次贾鸿渐去要了,他爸他妈就给他一百两百的,这可是让贾鸿渐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弄点私房钱啊,他现在私房钱可是就炒股时候弄来的小一万啊,都不敢放开手hua有没有?

    “吧?”贾鸿渐虽然挺满意%的数字的,但是作为商人的天性,还是让他下意识的想继续谈谈看,我也就不要求什么%或者10%了,那样孙大哥你肯定太难做,懦这个数字我觉得对咱们双方来说都很好接受,你觉得呢?”

    说这话的时候,贾鸿渐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好像他已经这么做过很多次的样子。孙建成有点小惊讶的看了眼贾鸿渐,又扭头看了眼谭惜诵,那意思仿佛是在说——看起来这贾鸿渐还真有货?

    是的,本来孙建成给贾钢打电话的时候,一听他说原来所有的策划都是贾鸿渐做的,当时老孙的第一反应那就是贾钢不乐意帮忙而随意找借口,你说找借口也找个好点的呗?找这样一个别人不可能相信的借口,那不是太藐视他老孙的智商了么?

    不过这老孙到是没气馁,他拐弯抹角的找到了谭惜诵,本来希望谭惜诵帮忙劝一下贾钢,还给谭惜诵送了点小礼物。收了小礼物之后,那谭惜诵笑着告诉老孙,真的一切都是贾鸿渐策划的。半信半疑的老孙这才按照谭惜诵的指点准备好了两份礼物,然后跟着一起来到了贾鸿渐的房间。

    老孙想了半天,他本来的心里底线还真就是踹,超过踹吧,他肉疼,同时在厂子里还不好交代。想了半晌时候,他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把合同一收,转身出去重新找地方打印去了。过了0分钟,这老孙拿着一份新的写了38条款的合同给了贾鸿渐。

    贾鸿渐检查过合同之后,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之后就准备告诉老孙他的策划——难道贾鸿渐这时候已经想好了策划案了?那当然!而且按照贾鸿渐一贯的作风,那就是把别人未来会用的方案提前卖给当事人!不但满足了恶趣味不说,还能赚钱加赚好感!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现在央视的电视剧制作中心拍好了一部叫做《北京人在纽约》的电视剧,根据我的判断,这部电视剧基本就是明年最火的电视剧了,而且央视本身也很看好它,准备在1月1号当天晚上的8点开始播放,甚至我们华夏高科也要尽量靠近这个《北京人在纽约》来做一个广告策划,将会在《新闻联播》前后播出……”贾鸿渐慢慢的说道。

    他的这番话还真一下把孙建成的注意力都吸引了,本来刚开始一听说什么《北京人在纽约》一定火,他还不太相信,可是听到了华夏高科准备在拍下来的标王时间段内放靠近《北京人在纽约》的广告,他可就真信了!

    “这个《北京人在纽约》能讲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在异国他乡的打拼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最想的是什么?就是家的感觉,孔府家酒中间有没有个家字?有!所以啊,这部电视剧简直就是为你们孔府家酒准备的啊!”贾鸿渐开始戴高帽子忽悠老孙了——不管怎么说人老孙也准备给他送钱,他说两句好话回报人家也是相当应该的嘛。

    “所以,咱们厂新一年的广告,就可以尝试找江文和王季这俩男女主角来演,就拍俩人在异国他乡时候,喝了一口孔府家酒,然后不约而同的说——孔府家酒,家的感觉……”说真的,贾鸿渐说的这个广告,还真就是孔府家酒在94年下半年的时候投放的广告,那广告一做出来,直接就让孔府家酒的销量上了好多好多,甚至配合着孔府宴酒的标王风采以及三株的宣传攻势,一下让全〖中〗国的经营者们都觉得不管产品怎么样,只要宣传好,就卖得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