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七章 日语翻译?
    “拍的非常好!非常有锋芒!”看完了带子之后,孙宇胜给予了贾鸿渐指导下拍的录像这样的评价。当然!这年头其他记者拍出来的那些新闻,基本上就是唱唱赞歌,没人敢拍的太过于锋芒毕露,这跟贾鸿渐指导下拍出来的片子完全不一样。在贾鸿渐他们拍出来的片子里,那打脸的特性显露无疑,直接就把某些人傻乎乎又二呼呼的嘴脸暴露了出来。

    这种效果那就是孙宇胜想要的效果,本来就是跟以前新闻风格完全不一样的揭露黑幕型的新闻。本来他还担心贾鸿渐不熟悉这种风格,一下子给拍成了传统风格的,结果现在以前,完完全全就是他想要的!

    “不过啊,这两盘到底选哪个做首播的呢?”孙宇胜这时候为难了“两盘看起来都很好,都不想放到第二集播……算了,我找台长去。”说着,老孙站了起来,拿着两盘录像带就直接冲了出去。

    他到了台长办公室之后,二话不说就拉着老领导杨光往外走,那真是把杨光弄的都愣了。不过在让杨光看完了这贾鸿渐指导拍出来的两盘带子后,杨台长的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一般“这是贾鸿渐带人拍的?还真有他小贾的风格,该露的时候那真是锋芒毕露,刺的人眼睛都疼啊。这两盘都不错,你想让我说那盘做第一集?说土地出让以及招商引资的那个做第一集吧,这个冲击力比较强,适合做那种一开场直接夺人耳目震人心魄的尖兵。而这盘思考买断形势的,比较温和一点,做第二集吧。”

    “台长,那啥时候能给我们安排时间播第一集?”得到了台长的首肯之后,老孙马上得寸进尺的问道。“这看你们什么时候能做好了,时间早就给你们空出来了,要是能做的又快又好,元旦当天就能给你们播。”

    等到老孙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了贾鸿渐后,他倒是小惊讶了一下,为啥?因为从元旦开始,贾鸿渐他们华夏高科的新广告就要在标王时间段播出了!那元旦的时候,不就等于是双喜临门了?

    “鸿渐,咱们这个节目还真是辛苦你了,本来反王洪成的时候,你就带队去拍摄,结果做了无用功,现在更是带着摄影队伍从南到北的跑……”老孙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他觉得自己都有点压榨童工的感觉了。

    “没事,那人钱财替人消灾,咱领着国家喉舌的工资,自然要提国家喉舌办事儿……”贾鸿渐笑着开玩笑说道“其实我也挺喜欢做这种事情的,没事儿打打坏人的脸啊,然后揭露揭露黑幕啊,这不是跟我打假的行当性质一样么,都是为了这国家更好不是。”

    他的这种“觉悟”倒是让孙宇胜感慨不已,看看人家小贾,岁的年纪既有勇气站出来打假,又可以给自己家的公司出主意,还能带着摄影队到处跑的去拍片子安排采访,这种能力全国有几个人有的?而且还一点都不骄傲,挺乐此不疲的,这种就更难找了!

    跟老孙又聊了一会儿之后,贾鸿渐准备回宾馆好好休息一下,他做了长途火车回到首都后,那可是连个澡都没洗,连宾馆都没回,连衣服都没换过,还好现在是冬天,否则他觉得自己身上就要有味儿了。

    不过就在要走出央视楼的时候,贾鸿渐在一楼的大厅里倒是碰到了谭惜诵。“呦,谭姐姐好。”贾鸿渐丝毫不脸红的把40岁的熟女叫姐姐,谭惜诵一看贾鸿渐出现了,马上欢喜的跟他聊了起来。

    不过聊了几句之后,谭惜诵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有点犹豫的对贾鸿渐说道“鸿渐,姐姐跟你说个事情,你听了以后可别忘心里去啊……”

    “怎么了?”贾鸿渐疑惑的问道“说吧。”

    “那孙建成,就是孔府家酒的厂长,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厂的高层会议否决了你给他们出的那个建议,说是风险太大……老孙没脸见你,所以想拖我跟你说声对不起……”谭惜诵有点为难的说道,说罢,她马上又准备安慰贾鸿渐,不过就在这时候,她却惊讶了。

    因为贾鸿渐好像完全没有沮丧的意思,此时只见贾鸿渐笑了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原来是这个事情啊,没事儿,又不怪你谭姐姐。再说了,大家都有选择权么,他们想让我给出主意,我出了,愿不愿意照着做那是他们的事情,我控制不了……”

    虽然嘴上说的很客气,但是贾鸿渐却在心里对那孔府家酒的领导班子鄙视不已,就这种害怕风险的主儿,那不就跟三国时候袁绍袁本初那哥们儿一样么?所谓做大事儿惜身,见小利而忘义。这种厂子的领导层不想冒风险按照贾鸿渐指点的方法做,那是他们自己笨,是他们没福气!贾鸿渐给他们的那主意是随便出的么?明明就是他们半年后自己想出来的,只不过提前半年给他们那个主意,他们就不敢做了?就这点胆子还做什么市场做什么产品啊,赶紧回家抱孩子去算了!

    跟谭惜诵告别后,贾鸿渐回到了宾馆,洗了个澡换了个衣服,只觉得全身放松。就在他准备躺上床好好睡一觉的时候,只听得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原来是鬼灵精怪的傲娇大小姐叶静。“喂,小静啊,怎么了?”贾鸿渐有点疲劳的问道。

    “没啥,我这边夜深了,明天准备去帮你谈那广告牌的事情……”那叶静在电话那头用一种有点深闺怨妇的那种语气说着,仿佛就像是自己男人长时间忙于工作而忽视了她一样。

    贾鸿渐一听这话,就反应过来这段时间自己要不是在拍片子找资料,要不是就在火车上,还真没什么时间陪着丫头聊天,还真是有点忽略了她。于是贾鸿渐赶紧陪着小姑娘聊了起来“是嘛?咱们公司的公关经理叶小姐果然很称职。哎,小叶同学人有漂亮,性格又温柔,还特别能干,又愿意付出,这种把所有优点都聚集于一身的女人哪里找啊,我觉得肯定某些人以后找女朋友就得按照你这模板来找……”

    “真的?”虽然贾鸿渐说的只是某些人,而没有点名道姓的说是他自己,但是这种隐隐约约的暧昧表白,那却是直接让叶静美的下意识嘴都快何不拢了。

    “恩,真的。你们那边明天的话,就是这边的夜里吧?到时候你就给我打电话吧,我刚从东三省回来,准备补补觉……”贾鸿渐说道。虽然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想让叶静体贴一下自己,赶紧挂电话让他睡觉。但是那丫头不知道是没听出来啊,还是没听出来啊,反正就是一直黏黏糊糊的脱着贾鸿渐继续聊,聊到最后,贾鸿渐还直接拿着电话就睡着了……

    他一直睡一直睡,直到被一阵电话铃吵醒,一边接起来电话一边觉得肚子饿死了的贾鸿渐猛然发现怎么外面天黑了。“喂?死鸿渐,之前跟我打电话打到一半你居然敢睡觉?”叶静好像故意装着气呼呼的样子找贾鸿渐的麻烦。

    “对……不好意思哈,太累了点,在火车上没睡好。”贾鸿渐打了个哈欠说道。“哼……”叶静倒是出奇的没有怎么鬼灵精怪,随后她说道“我现在已经到了那广告公司的门口了,一会儿进去谈判去,你准备准备好,到时候来个电话会议哈。”

    不多时的功夫,叶静就跟广告公司的老外客户经理见面了,两人来到了会议室之后,客户经理更是主动的让叶静用他们的座机打给了贾鸿渐。“鸿渐,我到了,这边是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马洛斯-施密茨,旁边还有个翻译,是今原小姐。”

    贾鸿渐跟德国裔的施密茨问好之后,又用中文跟听起来像是“金媛”的翻译问好,不过他得到的却是的英语疑问:“先生,您说的是什么语言?”我了个大去!就这还是中文翻译呢?连贾鸿渐那标准到可以到〖中〗央电视台做广播的标准普通话都听不懂?难道是香港那边出去的?贾鸿渐又用半生不熟的粤语问道“金小姐是香港人?”

    “对不起……我们可以用日语说么?我是日语和英文的翻译……”那用英语这么提议道。一听这话当场贾鸿渐就真心理解不能了啊!这尼玛找来的什么翻译啊?美国人和〖中〗国人进行商业谈判,找来的是个日语和英文的翻译?这是愚人节么?这是在坑爹么?

    到了这个时候,现场的叶静也发现不对劲了。原来,在刚听说这今原小姐的姓之后,她还以为这是个会中文的〖日〗本妞儿,结果没想到这女人还一点中文不会!一点中文不会的还找来当什么翻译?

    “对不起对不起……我听说你们是上沪的公司,还以为你们是〖日〗本人,所以擅自找了个日语翻译来……”那施密茨先生在听出了原委之后,很抱歉的说道……

    大哥,你能不能再给力点?都说了是上沪的公司,还以为上沪这个魔都城是〖日〗本的么?你们美国人地理到底要差到什么程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