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三章 白老爷子
    几天后,贾鸿渐和老爸出现在了天京的火车站,他俩出了站之后并没有直接打车去宾馆,而是径直的步行到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地盘。哪里有一个大概7、8平方米的小卖部,里面摆着一些糕点烟酒饮料等等东西。这小卖铺当头挂着一个白色的匾额,上书“白芳礼支教公司”几个大字。不过在这个小卖铺的旁边,却有一个违章的建筑——一个小小的几平方米的铁皮房,不知道是谁搭在这儿的,看起来非常不协调。

    走到小卖部门口之后,发现里面坐着俩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你们老板在么?”一进屋,贾钢笑呵呵的问其中一个小姑娘道。“白爷爷不在这儿,他出去帮忙送货来着,不过一会儿他会回来吃午饭。”

    一听白老爷子不在,贾鸿渐和老爹对视了一眼之后,准备在店里等着白老爷子回来。“这天儿可够冷的啊,你们这店估计得冬冷夏热吧?”贾鸿渐没话找话的随意跟售货员小姑娘聊了起来。

    “谁说不是呢,不过也没办法,白爷爷把赚到的钱除了给我们发工资和留着进货之外,都拿去支持教育了……”一个小姑娘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是么?全都拿去做教育了?”贾钢听到这里倒是有点惊讶,之前他是听过儿子贾鸿渐这么描述,但是当时的他是不太相信的。

    “那可不是?从我们第一天到这店里上班开始,白爷爷就跟我们说我们这店挣来的钱是姓教育这个姓的,每个月结算,然后送到银行存起来,之后就直接捐给学校……”那小售货员挺自豪的笑着说道。

    刚说完这话,她好像透过窗户看到了什么熟悉的身影,便立马惊喜道:“白爷爷回来了!”话音刚落,贾鸿渐和老爹就看到一个谢顶而孱弱又馒头白发的老爷子身影走了进来。

    “白芳礼老爷子吧?我是贾钢,华夏高科的。”贾钢带着对老爷子的尊敬,拉着儿子站起来跟老爷子问好。“呦!你们来之前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接你们啊,现在让你们在这里等我,这怎么使得?”老爷子一听缘由,马上急了。

    “怎么使不得?大家都是为教育嘛。”贾鸿渐笑着说道。“你看看!”白老爷子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他一看到了饭点,顿时有了主意“这样吧,咱们一起去吃个饭,我掏钱请客,也算是给两位贵人赔礼道歉了。”

    贾钢和贾鸿渐那肯定不能乐意,但是实在是扭不过老爷子,被老爷子直接连推带拽的给拉出了铁皮屋子。一出门,老爷子立马招收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两人就往市区去。坐在老爷子身边,看着老爷子在大冷天也只穿一件单薄的小棉褂子,贾刚有点过意不去。“老爷子,咱们就随便找个小饭店吃得了,何必去市区里面呢?”

    “这不行!你们也是想聘请我为教育做点事情,你们是贵人,怎么能随便找个小饭店呢?这玩意吃坏了肚子怎么办?”白老爷子非常拧的说道。这不,老爷子丝毫不停劝的把贾鸿渐和贾钢两人给弄到了市区里一个可以称得上酒楼的饭店里。

    进了大厅之后,三人找了位置坐了下来,等着上菜的功夫,贾钢问道:“老爷子,刚才听你那售货员说,你去送货了?”白老爷子此时一笑“什么送货啊,其实就是去蹬三轮,送人送货都行,一趟挣个一两块钱……”

    一听这一趟才能挣一两块钱,贾鸿渐那心都有点酸了,他劝老爷子道:“白爷爷,您何必呢,不是有个小卖铺么,干啥再出去蹬三轮?”白老爷子脸上的神色有点平缓了下去,他带着一种很朴实的气质说道“咋说呢,我出车一天总能挣回来个二三十块钱的,虽然不多,但是也够十来个孩子一天饭钱了,是吧?没啥不能没钱,穷啥不能穷教育啊……我当年就是因为在旧社会,家里穷,没能上学,我自就希望啊,这新社会的小娃娃们能过的比我好,能各个都上的了学,将来都成大科学家,为咱国家出一把子力……”

    听到这里,贾钢真心酸了,他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话,就换了个话题问道“那老爷子您现在住哪儿啊?跟孩子们住一起?”

    “不是……我就住在小卖铺的旁边,店旁边有个小铁皮房你们看到了没?看到了吧?我就住哪儿。住哪儿啊,接活儿方便,挨着火车站嘛,有些小衣服店啊什么的从外地进的货从火车站里拿了出来以后,我就能直接上去接活儿……”白老爷子丝毫不觉得丢人的说道。

    贾钢还记得在小卖铺门口时看到的那个铁皮房,按照印象好像就三四平方米的样子?基本上里面摆一张床,就剩不了多大的空间了。这种铁皮房,在天京这地界,夏天说不得屋子里面的温度得到40度,冬天说不定放杯水都能冻成冰坨子,这白老爷子就住在这样的地方?这么一琢磨,他开始理解儿子之前要求他聘请白老爷子当慈善大使的用心了。

    别的不说什么,光是看着这么一个自己吃苦,甚至吃苦到了可以说的上是虐待自己的老爷子,把每一分钱都省下来捐给教育,他贾钢也觉得完全可以自己家出钱养着这老爷子。他也知道这老爷子那么拧的脾气,肯定不愿意被“包养”这么一来,不就是贾鸿渐这个聘请他当慈善大使的主意最好了么?

    “我啊,我这十多年来就没买过衣服……”白老爷子这时候好像觉得贾钢和贾鸿渐就是跟他一样喜欢资助教育的人,便完全放开了聊了起来“你看,我这些瓜子啊裤子啊,还有里面的衬衣啊,都是平常我捡来的。我这老头儿没嘛本事,不会挣大钱,只能这么一点点的省……你们看我这袜子,也都是捡来的,今儿个捡一只,明个儿捡一只……”

    听着老爷子的这些自白,贾钢打心眼儿里赞成儿子提议请老爷子当大使的建议。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贾鸿渐借口去上厕所,半路走到服务台把帐给结了,然后直接就通知天京的媒体第二天要开新闻发布会。

    等到了第二天,两人跟穿了一身洗的白白净净褂子的白老爷子一起出席了新闻发布会。看着台下那么多的记者,老爷子非常不习惯,在这三九隆冬里,老爷子额头上都能见到汗了。

    “没事儿,老爷子,不用紧张,不就是说话么?就算说错了也不怕,我们公司不讲究这个,说错了重新说就是,这就跟平常讲话一样的……”贾鸿渐小声安慰老爷子道。

    就在老爷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司仪上了场。“请大家静一静,现在我宣布,华夏高新科技有限公司聘请白芳礼老人为慈善大使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

    “在场的新闻媒体方面的朋友有些是咱们天京的,应该都知道咱们这白老爷子,有些朋友可能是外地来的,不太清楚。白老爷子是咱们天京的一个传奇,清代有传奇的助学人物武训,70年代印度有特蕾莎修女。武训原名武七,7岁丧父,乞讨为生,求学不得。14岁后,多次离家当佣工,屡屡受欺侮,甚至雇主因其文盲以假帐相欺,谎说3年工钱已支完。武训争辩,反被诬为讹赖,遭到毒打,气得口吐白沫,不食不语病倒3日。吃尽文盲苦头的他,决心行乞兴学,20岁时当了乞丐。30岁时,兴办义塾,被清廷封为义学正,钦赐黄马褂与乐善好施的牌匾,并准予其建立牌坊。

    而特蕾莎修女,在印度创办,收养被遗弃的病童、弱智儿、受虐儿或者沦为雏妓的儿童。在儿童之家希舒-巴满的墙上有一段诗歌不管怎样,总是要帮助/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你可能会被踢掉牙齿/不管怎样,总是要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可以说我们天京的白芳礼老人,完美的诠释了这段誓言……”

    接着,司仪将白老爷子助学的往事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当说完了之后,台下诸多记者无论男女那眼眶都是湿湿的。人心都是肉长的,记者扪心自问,他们自己是万万做不到这么高尚的举动,如果白老爷子是他们的家人的话,也许他们还会不理解,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有了距离,他们才能真正的客观的看老爷子,才会觉得崇敬。

    “从即日起,白芳礼老人将会受聘于华夏高新科技有限公司,并出任华夏高科慈善大使一职,负责每月将华夏高科销售生命一号产品利润的5%捐献给希望工程。”司仪说道了这里,看了白老爷子一眼,说道“接下来,我们有请华夏高科的首席执行官贾钢与白芳礼老爷子讲话。”

    贾钢的讲话很快就结束了,等到白老爷子上场的时候,他明显很局促。老爷子站在台前,下意识的想用袖子擦额头的汗,手伸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不对。他此时只觉得之前背下来的那些讲话词忘得都差不多了,只能焦急的临场发挥道:“没,没啥,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