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九章 春运中的聊天
    在上了火车之后,贾鸿渐和老爹找到了自己的硬卧铺位,两`刚放好行李,心有余悸的看着车窗外那黑嗡嗡一片等待着上车的人群。他们硬卧车厢还好点,前面的硬座车厢那简直没办法说了,等着上车的人都已经把车门堵死了,弄的别的生怕车子开了还等不到登车的旅客们有的都直接跳起来扒着偶尔几扇打开的车窗硬钻了进去!

    跟这年头的春运比起来,后世21世纪的春运那简直就是跟毛!这可丝毫不夸张,贾鸿渐还记得有次他小时候,爸妈貌似是带他在春节的时候去西陕的渭河那边儿故地重游见老朋友们,那时候很多根本买不到票的大学生就直接买了一张站台票,然后从车窗翻进硬座车厢,半路再补张车票。那路上几十个小时的路程,基本上全程都人多到没办法上厕所的,当时还是小正太的他还可以嘘嘘在塑料袋里,然后把装着黄色液体的塑料袋丢出车窗,而大人们就只能尽量少喝水,少吃东西………

    这时,两男两女拖着行李来到了贾鸿渐他们父子的铺位旁。

    “18号………………在这儿在这儿!”一个胖胖的带着金属框眼睛的年轻男人对着身后的三个人说道。这四个人的两男两女里面,男的一个胖而高,一个瘦而矮,两个女人姿色普通,每个人身上倒是洋溢着一种知性的感觉,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模样。

    看着他们的行李多,贾鸿渐和老爹倒是好心的帮他们的忙把行李都放上了行李架。“谢谢啊…………”那两男两女坐下来之后赶忙感谢贾家父子。“你们是大学生,放假回家的?”贾钢摆了摆手客气着问道。

    “是,我们都是交通大学大二的学生,而且还都是首都人…还都是一个学院的,所以放假了就一起走。”那高高胖胖的男生笑着解释道。眼看着这四个人的模样,好像这高高胖胖的男生比较开朗,貌似开口的话都是他在说,而旁边那个矮矮瘦瘦的倒比较内敛一些,都是在微笑,很少说话。

    当火车开动以后,还没等车子开到坤山…贾鸿渐和老爹已经跟这四个人熟了起来。得知那高高胖胖的男生姓罗,叫罗虎,瘦瘦矮矮的叫李岩,而那俩女的一个张夏燕,一个叫齐冬梅。

    “大哥,你们俩现在这时间去首都,是出差的?”齐冬梅跟贾鸿渐父子熟了以后,好奇的问道。“是…去北京开一个会。”贾鸿渐笑着说道。这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最近的新闻上,那高高胖胖的罗虎一脸跟当事人一样的神情跟贾鸿渐和贾钢说道:“两位大哥,你们听说了么,健力宝在美国纽约买了帝国大厦的一整层办公楼!而且他们老总还说要进入美国市场!你们说,这健力宝能征服美国消费者么?”

    贾钢一听这种话…下意识的就扭头看向儿子,想看他怎么回答。看着贾钢这样反应,那四个大学生也下意识的把目光聚集到了贾鸿渐身上,只听得贾鸿渐此时微笑着缓缓的说道:“未来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想法很好,现在很少能有厂家想到进军海外市场,这种战略眼光很好,但是想征服美国消费者,很难。”

    他这话可以说说的是非常圆滑的…根本不像是在跟副总理说话时候那样锋芒毕露…基本上说出来的话既表达了他的意思,又不会伤害到健力宝支持者那柔软的心灵。

    可是谁知道那罗虎貌似是觉得贾鸿渐的话有点灭自己人威风涨他人志气,便说道,“那也不一定吧?之前健力宝火起来不是外国记者写的文章么?那表明外国人很感兴趣啊。这样的话…又带着东方神秘的韵味儿,而且在美国还有那么多华人,他们都会支持健力宝的吧?这么一来健力宝总能在美国站稳脚跟的……”

    对于这点贾鸿渐只能笑而不语,人家爱怎么想那是人家的事情,他贾鸿渐跟罗虎非亲非故的,没必要硬把罗虎的观点给扭过来。但是他这种笑而不语,并不准备讨论的架势,却是让张夏燕有点好奇了。

    她试探性的问贾鸿渐道:“这位大哥觉得健力宝征服美国消费者会遇到怎么样的困难?”她觉得看着贾鸿渐的脸感觉他年龄很小,但是又感觉他的气质好像很“成人”,所以觉得他是个娃娃脸的“大哥”。

    听着张夏燕这么问,贾鸿渐倒是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接这个话茬,本来按理来说他是没必要在这种公众场合讲给路人听这些事情的,不过看到张夏燕那好奇的眼神,他决定还是好为人师的讲讲吧。

    “首先,在美国有很多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铁杆粉丝………………粉丝就是英文fns的音译,就是拥趸的意思。”贾鸿渐先解释了一下随口带出来的后世词汇,然后继续说道,“这些人是如此的铁杆,铁杆到了什么程度呢,那就是他们只喝自己支持的那个可乐,然后声称怎么怎么好,比如说支持百事的就说百事的气比较足,而可口可乐的太甜了。而可口可乐的就说百事的气太冲,喝起来冲鼻子………………好玩的是虽然他们都这么说,听起来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但是曾经有无聊的学着做过双盲对比试验,就是完全不告诉那些拥趸们他们喝的可乐是什么牌子的,就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感官来分辨,结果是所有声称能分辨出来的人,在双盲实验的时候都分辨不出来……”

    罗虎等人被贾鸿渐所描述的这个故事所吸引,但是他们只是听到了表面上的一层意思,却为深入到这个故事内涵想表达的东西上,而那张夏燕好像有点领悟了,她尝试的问道—ˉ—“所以就是说,那些人其实就是盲目的支持?”

    “完全正确!”贾鸿渐很欣赏的确定道,“如果说真是能分辨出来的话,哪么就是说消费者只是对某种配方有偏好,如果要赢得他们,我们只要改变配方就行。但是现在他们完全分辨不出来,那就意味着他们只是因为自己喜欢那个牌子而去买,面对这样的铁杆,你们说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啊!”

    到了这时候,罗虎等人一下被震撼了。他们也反应过来这故事背后的意味了,是啊,如果是配方问题,那还可以操作,但是人家就是盯着牌子去,你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生产家伙冒充对方牌子,还真没办法说服对方来买自己的饮料啊!这时候连之前民族主义意味特别浓的罗虎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是,他们一帮正在上学的普通大学生,除了有激情以外,能跟重生者的贾鸿渐比么?

    不多时,一行人的聊天话题就天南海北的偏离开了,聊了半个小时之后,齐冬梅突然说道:“最近也不知道那个打假的贾鸿渐干吗去了,难道现在市面上没假货了么?怎么他突然就无声无息了?”

    “他应该还在上学吧?听说他不是才5岁么?应该上高中或者中专吧?上学的时候没有时间打假也是很正常的…………”张夏燕很好心的帮着解释道。

    “不过话说那贾鸿渐还真是厉害啊,我十五岁的时候整天还就只知道学习,根本就没关注社会上的事儿,你说他是怎么想到去打假的呢?那胆儿也太肥了!”罗虎感慨着说道。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他们那些话里面的贾鸿渐这个当事人,其实就坐在他们对面的铺位上。齐冬梅此时满脸崇拜之情的说道,“我特希望贾鸿渐能出来主持正义,这年头能跟他这么有正义感的人简直太少了,而且他还比咱们都小呢,就有这种勇气。哎,我怎么就比他大三岁呢……”

    “怎么,你还想跟他同年,然后同学?然后发生一点什么?”同乡加同学的张夏燕此时调笑齐冬梅道。这话一出来,那齐冬梅脸直接就红了,她害羞的跟张夏燕打阄到了一起,“你说什么呢,人家什么时候那么说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贾钢正偷笑的一边看着女学生们打闹的场景,一边扭头扫量自己儿子。贾鸿渐看着自己老爹这种不正经调笑自己的表情,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着那一直没说话的李岩看了一眼齐冬梅,然后说道:“也不尽然吧?我觉得贾鸿渐要么就干干脆脆的打假,要么就不要干。又打假又索赔这有点让人感觉不地道……”

    嘿!这人是对齐冬梅有兴趣?怎么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用这种过时的论点来评价贾鸿渐了?贾鸿渐跟他无冤无仇吧?就在贾鸿渐诧异的扫量着李岩的时候,那齐冬梅此时脸色却有点不太好的看了一眼李岩,然后转头满怀希望的问贾鸿渐道:“这位贾大哥,你懂得比我们多多了,你说打假的贾鸿渐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擦,这话让贾鸿渐怎么回答?让他顺着姑娘的意思猛的夸自己?这也太那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