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零章 偶遇王蔻兰?
    “打假的贾鸿渐啊?还可以吧……”贾鸿渐考虑了一下用词,这么评价自己道。本来他就想用这样一句评价的,不过看到齐冬梅那盯着他的眼神,他没办法才继续点评他自己打击假货的那种做法道“我觉得要说他的动机么,为了赚钱是肯定的,不过能赚钱的同时打击假货我个人是觉得还不错。现实社会没有那么纯洁,没有那么非黑即白,大多数都是灰色的地带,能在满足自己主管私欲的同时还能在客观上对环境起到一个净化作用,我觉得挺好的。”

    贾鸿渐觉得自己这话说的非常有水平,两边都不得罪,既不会把他自己说的太高尚了,也不至于自己骂自己。“我觉得贾大哥你说的不对!”谁知到此时那齐冬梅脸上闪耀着一种无法言表的神圣表情,她很坚定的说道“我觉得吧,贾鸿渐不是你说的那样的。我是看过他刚开始打假以后,在《东方时空》特别节目上的演讲的。我觉得他有个话说的很好,那就是孔子当年批评学生子路赎回了鲁国在外国犯罪的人以后不要赏金。孔子说子路这么做虽然表现了自己的高风亮节,但是却逼得没那么高风亮节的别人也不得不学他不收赏金,到了最后社会上就没人会去赎鲁国在国外犯罪的人了……我觉得,贾鸿渐是为了让社会上更多的出来一些学习他打假的人,为了能吸引更多的人跟他一起通过打假来净化社会环境,才故意自污的!”

    哎呦我擦!这姑娘话说的,怎么把贾鸿渐的形象拔的这么高?弄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打假赚钱的背后还有这么伟大的用心,还这么替全国人民思考呢……

    “贾大哥你不信?不然你说为什么贾鸿渐怎么这段时间没有出来?虽然是在上学但是总是还是有周末时间的吧?如果他真的就是想赚钱的话,总不可能赚一次就收手,然后半年都不在赚了吧?”齐冬梅此时看到贾鸿渐有点不相信那个“贾鸿渐”很高尚的样子,于是自己找了一套理论质问道。

    这话贾鸿渐还真没办法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第一次“作案”赚的钱只是为了当一个信用金,告诉爸妈他的确很nb吧?这种话他只要不亮出来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就算是说出来了别人也不能信啊!

    这齐冬梅给贾鸿渐的感觉,那就跟后世所谓的“脑残粉丝”有的一拼,虽然到不是说齐冬梅脑残,而是说她有点只愿意相信自己所愿意相信的东西,一门心思把贾鸿渐都快神话了。

    此时看着贾鸿渐的表情,那齐冬梅又说道:“反正我是觉得,如果全世界能多点贾鸿渐这样的人的话,那全世界肯定会美好很多的!”别,千万别!重生的只要咱一个就够了!再来多了那就抢生意了!同行是世仇!这话不仅贾鸿渐不同意,而且那罗虎也有点不同意,他好像明显有点喜欢齐冬梅的样子,看到齐冬梅对一个“小白脸……”不对,是“小黑脸”那么崇拜的样子,是人都能看出来他妒火中烧的样子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咱们来打牌吧。”这时候李岩到是突然打圆场了起来。一行人打了一路的扑克,等到了首都的时候,贾鸿渐跟他们告别之后就直接打车到订好的宾馆住下了。

    第二天下午,贾鸿渐和老爹穿的西装革履的,准备去参加梅地亚会议中心的那个〖中〗国企业家年会。打车到了门口,刚停下,贾鸿渐就只看着门口停了不少的车,还不停的有西装革履的人从车上下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什么。

    贾鸿渐刚跟老爹一下车,他就听到背后有个很耳熟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鸿渐?”那声音还挺惊喜的,他回头一看,只见原来是小萝li的妈妈御姐女王王蔻兰!“王姐!你怎么在这儿?”贾鸿渐下意识的问道。

    “哈哈,你怎么在这儿我就怎么在这儿呗!”王蔻兰许久没见到贾鸿渐了,这次一见他倒是格外的开心,甚至脸上的笑容都透露出来一种很真诚的开心。这种表情贾鸿渐以前还真没怎么见到过,因为以前王蔻兰这女王型的角色,那对别人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是比较矜持的,仿佛是随时都在提醒对方要自重一样,仿佛是在刻意拉开距离一样。

    王蔻兰到现在大概有一个多月没见到贾鸿渐了,她还真有点想这个神奇的小家教。跟贾钢打了个招呼之后,她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贾鸿渐问道:“你家这华夏高科怎么越做越夸张了?听说你们现在一个月的利润都有一个亿多了?”

    “差不多吧……”贾鸿渐腼腆的笑了一下,其实他和他老爹在来北京之前正好做了一下一月份的统计数据,基本上一月份订货金额已经到了55个亿将近6亿这个数量了,毛利润差不多已经有三亿多四亿的样子!这种盈利能力,在〖中〗国的民营企业里面来说,那完全可以说是名列前茅的!不过财不露白,有好东西咱得自己藏着掖着不是?免得到处有部门上来打秋风什么的。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藏着掖着以后的减半数据,那都已经让王蔻兰羡慕不已了!“要不怎么说民营企业才有竞争力呢,我们这上沪家化今年一月份的盈利不过也才一个亿上下,本来啊80年代的时候,我们的美加净牙膏那可是都出口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地方,还引得当地消费者抢购的,现在……呵呵,这美加净一年的销售额也就是几百万了,都怪那美国庄臣,要不是他们,我们美加净的牌子也不能砸的这么厉害!现在美国宝洁也进广州了,他们的产品线又跟我们的产品线全面冲突,我们白猫洗洁精以后日子好不好过还是两说呢……”

    稍微抱怨了一下未来,王蔻兰突然想到了什么,她问正在跟她一起进入会场的贾鸿渐道:“对了,小鸿渐,我来之前的时候,我们公司高层正准备考虑着进行二次创业,拜托美国佬,重新拾起民族品牌。然后我们就考虑怎么加强这个hua露水的市场占有率,本来现在基本已经占有率超过50%了,公司里有员工提议说可以把hua露水开口加大一毫米,加快hua露水的消耗量,然后加快消费者换hua露水的次数,以此提高销量,你觉得这主义怎么样?”

    现在的王蔻兰,那对贾鸿渐的印象完全可以说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贾鸿渐刚到她家给她女儿做家教时候的种种印象先不说,就说是华夏高科召开经销商大会前,那王蔻兰不是还觉得贾鸿渐一个月一个亿的销售梦想也只是个梦想么?结果人家贾鸿渐不是很快达到了么?现在她简直觉得贾鸿渐那就是个天生的商业奇才,好像对商业的事情总是判断的非常准!

    而在这个时候,那贾鸿渐却差点笑出来!为什么?因为这个什么把hua露水的口加大一毫米的事情,不是跟前世经常在《读者》之类的杂志里能看到的那种“牙膏销量不好,有员工提议把牙膏口加大”之类的小故事么?这种小故事当年可真是把贾鸿渐给唬住了!可是后来在社会上打拼多年了以后,他还真对这故事嗤之以鼻。

    “王姐,谁要出这主意,你倒是要小心点他是不是间谍……”贾鸿渐这时候没好气的说道“咱们〖中〗国的消费者又不是傻子,你也知道〖中〗国的主妇们是到底有多精明!他们有时候宁愿多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就是为了买到便宜一分钱一斤的大米,对于这种精明的主妇,你觉得她们不会注意到hua露水使用的时间比以前短了么?一旦让消费者发现咱们的产品没以前经用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的吧?”

    王蔻兰一听这话顿时那就是一惊!她这个从计划经济市场里成长起来的女强人,对市场运营里面的门道还真是不太清楚,本来刚听到员工那么建议的时候,她还觉得这个方法好像不那么正大光明,但是好像还真的对厂子有好处。可是现在听到贾鸿渐这么一分析,她顿时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自砸市场的行为么!

    此时贾鸿渐和老爹还有王蔻兰签到完进了会场,发现好像会场里也就是拍着一排排的饭桌,也没写到底谁坐在哪里。他拉着王蔻兰和老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想了想,对还在震惊状态的王蔻兰说道:“我觉得吧,咱们家化还不如出钱把美加净品牌买回来,然后看看能不能开发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这贾鸿渐,又非常坏的用别人本来以后就要做的事情放在现在告诉别人,来换别人的好感和震惊了。本来上沪家化之所以在9月份尝试收购延中实业,那就是为了融资赎买回美加净的品牌,但是贾鸿渐不知道啊。他倒是有印象历史上好像上沪家化这么做过,他干脆就直接这么给对方出主意了。而这样做的后果,那自然是王蔻兰的大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