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二章 禅机和指点
    王世本来在刚听到了贾鸿渐的问题后,还以为自己公司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漏洞,但是随后当他见到了一个让他吃惊的场面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这时候,一个让王世觉得有点面熟的人走了过来,稍微仔细辨认了一下,王世认出来这人应该是长宏的老总倪润丰。这倪润丰此时看到了他们这一桌人之后,顿时非常激动的绕着桌子走了起来,看着架势有点是想要找华夏高科老总贾钢的?

    不是!这长宏的老总居然找到的是在这个桌子上并不起眼的贾鸿渐的!只见这倪润丰走到了贾鸿渐的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特感激的说道:“哎呀!可算是碰到贾小哥了!小哥,这次我们长宏能通过降价顺利的销售光了好几亿的库存彩电,那可都得感谢你啊!”

    一听这话当时王世就傻眼了一下,他是知道最近长宏、tlc等家电企业疯狂打折的行为。当时他还专门派市场人员去调查了一下,发现基本上这几家企业现在打折的都不是最流行的机型——换而言之,那就很可能只是赶在元旦和春节之间疯狂打折处理库存产品而已,因此当时这王世也没太注意这点。可是现在这么一听,难道长宏的这个促销的主意是这个小贾鸿渐提出来的?那么不约而同一起打折的tlc、康家、创微这三个品牌,是不是也是挺了贾鸿渐的建议?

    这时候王世就只见着旁边的黄鸿升、李冬生等人也纷纷跟着倪润丰一起感谢贾鸿渐,纷纷称自己公司的库存基本都逗销售光了,而且下一步就准备按照贾鸿渐帮他们策划的一系列方案走,问贾鸿渐有没有什么要提醒他们的……

    “难道这贾鸿渐还给他们提了一整套方案?”王世坐在一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禁这样想到。虽然这个想法刚产生的时候,让王世感觉很无稽,但是怎么越看这个场面越觉得那个猜想是真的?

    到了最后,王世并没有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凑上去找贾鸿渐要个指点,他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在动身开口之前突然想到了贾鸿渐最开始的时候问他的话!如果说贾鸿渐只是一个平常的小孩儿的话,那么他问的那句“万客集团的主业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也可能就是他不知道而已。但是现在眼看着贾鸿渐那完全就是个商业奇才的模样,他会漫无目的的随便乱问?

    虽然王世自己都觉得这么好像有点太狗腿子了,但是他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啊!所以他想了几分钟之后,下了什么决定。他先是找了个借口溜去了卫生间,其实是出了会场找了个无人的角落,然后赶忙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回深港的公司总部。

    “喂?小陈?你现在赶紧给我把咱们公司从……从84年到今年年初的所有年度报表都找过来,然后给我拿个计算器,给我算一下除了房地产行业以外别的行业的贸易盈亏!”是的,王世觉得好像有点不妙,他觉得必须用这种方式来验证一下贾鸿渐这小子最开始的问话只是单纯的问话还是话中有话!

    挂了电话之后,他站在原地抽了十几根烟以后,只听着自己的电话响了。他赶忙接起来一听,只听得自己的秘书小陈此时在电话那头说道:“王总,我算了一下,如果不算房地产项目的话,那么十年间……十年间我们别的所有项目加起来的贸易盈亏是……是负数……”

    听着小陈的声音,王世当时还真有种听到晴天霹雳的感觉了!什么?他王世辛辛苦苦的打拼了十年,本来是做房地产的,结果看着别人做别的赚钱,他就跟着做,目的当然是为了能多赚钱,结果现在这么一算的话,总的十年间那些多余的多元化项目不仅没给他挣钱,反而把他在房地产项目里赚的钱还给赔进去了一些?这不科学啊!明明整个深港的公司不都是这么做的么?怎么别的公司都能赚钱,就是他的公司赔钱呢?难道……是大家都在盲目的发展,而没有察觉到?

    不由得王世不这么想啊!要是刚才没有贾鸿渐的那一句问题,他王世还真想不到这么从头到尾的统计一下!这么统计完了之后,王世真的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是傻x的感觉——他手里的这个万客集团,那可是说不定今年内就会在港股上市的,甚至按照港股的机构评价,大概会值45亿港元!

    这么大一个公司,这么大公司的老总,居然傻乎乎的多元化发展了十年,还不知道自己多元化的结果到底是赚钱还是亏钱……他王世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了,他此时真的只能不敢置信的接连摇头,连抽自己耳光的心思都没了……现在这么冷静下来跳脱出来仔细想一下的话,虽然他的公司是在多元化,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时候他并没有认真挑选公司或者行业。多元化虽然看起来很美,但是实际上公司纳入旗下的很多产业都只是看起来很美而已,实际上却也许很缺乏成长力,或者说,他王世和他执掌的万客现在并没有能把这些平庸的产业给做强做大的能力……

    又过了一会儿,满身烟味儿的王世又回到了会场。走到了贾鸿渐身边的时候,这个看起来仿佛突然憔悴了很多的万客老总,突然给贾鸿渐鞠了一躬,“谢谢贾小哥的点化,王世一辈子会记在心里。以后小哥要是有什么用得上王世的地方,请直接说,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公司还有点事情,我先告辞了……”

    说罢,在鞠躬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之后,王世留下了一张名片,转身走了。看着王世这么神神叨叨的又鞠躬又失落还留号码的样子,旁边的一圈人还真是看不懂了!王蔻兰偷偷的问贾鸿渐道:“他怎么了?你给他出什么主意了?”

    “不知道啊!我就是刚见他的时候不清楚他公司是干嘛的,所以就问了一句……”贾鸿渐莫名其妙的回答道。是的,本来贾鸿渐是知道王世在后世的确是建造房子的,也是非常知名的房地产商,但是他现在还真不知道万客是干嘛的——到了21世纪,基本各行各业都有人投入资金开发房地产或者干脆转行做房地产了,誰又会知道他们以前是干嘛的。

    所以贾鸿渐才会好奇的那么一问,可是看着这王世的反应,好像是他那么一问,给了他偌大的启发?啧啧,还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咱贾鸿渐现在都能随便一句话都能给别人禅机的感觉了……哈哈!

    此时的王世有点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宾馆,他觉得贾鸿渐这小哥今天可是很给他面子的敲响了警钟,这让他很感动。因为贾鸿渐跟他以前素无交往,可以说是完全没必要这么提醒他,但是人家现在还就是这么好心的点出来了——怪不得李冬生他们都对贾鸿渐那么尊敬,想不到这个世上还真有这么生而知之的天才……

    王世一边在内心感激着贾鸿渐,一边开始反省自己公司的种种多元化误区,他觉得这是贾鸿渐对他的一个“指点”,是让他开始认真反省以往经营策略的指点。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一个月后,公司内和公司外都会发生一些事情,一些更极端的事情将会狠狠的教育他多元化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的……

    而在此时,贾鸿渐则是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被个未来大能老总给崇拜了,他正在跟三个叔叔安排着未来进一步的营销计划——“咱们通过了第一阶段的营销,基本上已经在特a级市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上把今年攒下来的库存都销售了一空,换回了不少的现金。而下一部,我们要在开拓二级以下市场的时候,同时展开对外国品牌的狙击!”

    贾鸿渐顿了顿,开始小声的详细描述道:“怎么在外国厂商大举冲击咱们市场前,就给他们来个下马威,趁他们立足未稳就给他们当头一棒?那就是我们可以喊出来这样的口号——我们的电视机可以在跟外国名牌产品同样的功能、同样的质量、同样的售后服务的情况下, 还比外国名牌产品的售价便宜百分之三十!”

    那长宏的倪润丰此时一听这话,脸色就有点尴尬了起来,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问贾鸿渐道:“小哥,可是我们长宏现在能跟外国名牌同等档次的产品线里,利润率只有25%啊……这一下30%的优惠砸下去,这不仅不赚钱,我们长宏还得往里赔钱啊……卖的越多还赔的越多……”

    听他这么一说,旁边的三个老总也纷纷点头,虽然他们公司里的产品线不一定利润率正好是25%,但是也相差不大,基本上真要按照30%来打折的话,他们不说亏钱,至少也可以说是零利润了,打折促销而已,有比较变成圣诞老人到处不盈利的给消费者送电视机么?

    就在他们最困惑的时候,只见贾鸿渐笑了起来。他笑的很自信,“谁说我们一定要每一个产品都赚钱的?我不知道诸位叔叔们熟悉不熟悉国外的超市行业。这个超市呢,就是超级市场,其实就是跟我们的杂货铺差不多,什么东西都卖,在出口统一结算。如果去超市的话,我们可以发现超市里有些东西那真的卖的比家门口的小店便宜多了!甚至洗发水,就是香波,可能门口小店卖,而超市只卖145,而小店一辈子都卖不出那个145元的价格,为什么?因为他们进货的批发价就146元了……那为什么超市可以用145元的价格卖?”

    听着贾鸿渐这么一举例子,一直在旁边旁听的王蔻兰回答道:“因为批发量大,所以进货价更低?”她这个回答可以说是这个年代几乎所有商人能想到的最聪明的答案了,但是贾鸿渐的答案并不是这个。

    “不是,如果我是超市的老总,就算我们超市的进货价同样是我也照样可以卖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