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九章 星级服务理念
    就在贾鸿渐跟贾钢商量着未来的路的时候,tlc集团的老总李冬生却是坐在一辆正在开往什么地方的车上,看着手里的一份打印稿。这稿子上面悍然印着一排的字——“tlc将会在全国地级市及以上招聘大量的售后服务人员,将会在降价的同时退出星级服务,将会永远认为用户是对的,将会退出免费送货上门,将会免费帮用户调试电视,并且不抽用户一根烟不喝用户一口水,服务后24小时内将会有专人打电话回访要求给服务打分……”、“在这个新的八国联军进入中国的前夜,tlc已经做好了全部准备,就算最后难免一死,也会拼到最后一个人,绝对打出来中国人的气势!绝对不会窝囊的死!”、“tlc目标就是左产业报国的敢死队,我李冬生就是敢死队长!”……

    这些话,基本上都是按照贾鸿渐的意思整理出来的。在上次于企业家年会上的交谈时,贾鸿渐基本上给他们出了之后一整套一边冲刺地级市市场一边喊着口号在特a级市场跟国外名牌产品进行市场割喉战的方案。

    在这个年代,所谓的“星级服务”基本上从来没有在市面上出现过,贾鸿渐家的华夏高科基本上用不上这种模式,如果等到以后换了路线开发it产品的时候,那这种模式早已经开始烂大街了,所以贾鸿渐干脆就拿出来做了人情。

    这种模式在历史上应该是海耳公司先开始实行的,不过给贾鸿渐印象最深的却是联乡公司。当年他大概是98年在上大学的时候,家里花了0多元买了一台联乡的电脑,当时运气不好,刚用了一个月硬盘就出了问题,导致开机自检过不了。打了电话之后,联乡的售后技术人员上门帮忙检修,当场直接就帮忙免费换了个新硬盘。当时贾鸿渐看到人家嘛钱都不要,连开箱费什么的都不要,有点不好意思的倒了杯水给人家,同时递了一根烟过去,结果人家那技术员说是很么都不要,还说这是公司的规定。

    当时那给贾鸿渐的感觉那叫一个震撼,因为在之前的20多年生活里,贾鸿渐的感觉一直是售后人员那就是大爷啊,得跑两三趟才能求着上门啊有木有?而且开个机器检查哪怕是真的质量问题,就算不掏元器件的费用,还是要掏手工费的有木有!当时贾鸿渐一看到那联乡的技术员啥都不肯占便宜,就这么自己掏车费的来了,然后又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后来第二天还有个声音甜美的妹子打电话过来要求他打分。

    那一刹那,除了想跟妹子多聊一会儿问问名字之类的东西之外,贾鸿渐唯一的感觉就是“擦,碰到八路军了!八路军军纪果然好!”真的,当时碰到那个水不肯喝,忙了几十分钟满头大汗烟都不抽一根的技术员,贾鸿渐那只能联想到传说中不拿群众一根线的八路军啊!

    本来在那以后,被感动的贾鸿渐可是一直建议身边的人都买联乡的机器,直到后来贾鸿渐发现联乡在中国产的电脑,然后在中国卖的比在美国卖的贵,当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膝盖上中了一箭……

    说实话,贾鸿渐也就是早就决定了肯定不会进入电视机等白色家电的行业,所以他才肯这么大方的把这个服务至上的概念教给了那三个叔叔——反正自己用不上,不如拿出来换好感度。

    话说回来,那李冬生看着手中贾鸿渐给他准备的这个打印稿,心中激动不已。他这个在社会上打拼过多年的中年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但是碰到贾鸿渐这样一个小天才每次都无所求的帮他们几个人的忙,这让他怎么能不感动呢?

    之前,他是坐着车子在跑首都的所有大商场。现在首都的王府井等大商场里面,可以说家电柜台特别是电视机的柜台里最黄金的展台那都是日本厂商占领着。刚才李冬生就是在王府井跟他们的老总签订了一个合约。

    这个合约可以说是一个很疯狂的保底协定——保证每平方米的柜台每个月的销售额不低于5万元,这是王府井把日本厂商占据的最好的展台之一交给tlc一整年的条件,如果完不成这个条约,那么要么tlc主动付违约金并被换到别的差展台,要么就自己贴钱补足王府井商厦应得的提成……

    虽然这一切都是贾鸿渐给他们设定的营销计划,但是这么憋屈的被自己国内的大商场看不起,这么憋屈的必须要签订那种风险合同才能得到最好的展台,这一切的遭遇都让李冬生有了一种悲壮的感觉,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他还真感觉自己就像是抗战时候的爱国战士,准备拿起枪来抗击外国侵略者。同时,李冬生又觉得自己很幸运,幸运的可以碰到贾鸿渐这个天才。

    在现在的中国彩电行业里,不管是tlc还是康家还是创微还是长宏,基本上都是从日本引进的彩电生产线后慢慢做大的。如果硬要说的话,按照贸易、工艺、技术三方面来分的话,这些国内的彩电行业既不是技工贸也不是贸工技,而是奇葩的工贸技。也就是现有了制造工艺,然后通过市场操作把产品卖了出去,但是因为缺乏核心技术导致产品档次上不去,同时品牌含金量也不高。

    其实不只是彩电行业,说难听点,现在国内的家电业基本都是这样——哪怕是海耳这个公司,他们也是现在80年代印进了德国的利勃海尔的生产线和技术,刚开始是等于贴牌做利勃海尔的电冰箱,只不过利勃海尔算是给面子,允许中国的这个海耳公司把他们的地点“琴岛”两字给加上去,于是在80年代海耳的名字一直是——琴岛海耳。为了表示这种利勃海尔肯给海耳技术和生产线的友谊,中国的海耳公司的标志就是一个白人黄头发的小孩儿和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小孩儿很亲密的站在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别的家电企业都没有得到贾鸿渐这样天才的帮助,只有他们彩电业的四个公司有幸得到了他的指点——不,或者说是得到了贾鸿渐手把手教着让他们怎么更好的前进!能有这样一个像天使一样的天才帮忙,李冬生能不觉得感动么?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锦上添花的人多,而能雪中送炭的人太少了!在这个时候,因为只有工艺而没有核心技术,同时跟国外特别是日本的家电企业拼品牌也拼不过,国内的这些家电企业基本都处于风雨飘摇中,处于暴风雨的前夜。他们不但跟日本厂商要在光明正大的市场上竞争,同时还要跟走私来的日本电器做竞争!什么叫走私?走私就是不付关税!现在国内对于外国彩电的进口关税可是高达359%!如果没了关税的保护的话,那就是说基本上他们tlc的产品降价了30%以后,也就是跟走私来的日本彩电差不多的价格!这样一来还能怎么竞争?

    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贾鸿渐存在的话,李冬生真的不敢想象自己和那三家电视厂商会遇到什么样的场景。甚至现在想起来他都有点后怕!是啊,没有贾鸿渐的指点,他们不会想到农村包围城市,不会想到去拼地级市以下的市场,不会想到可以通过以旧换新的强行淘汰旧产品,强行扩大市场占有率,也更不会想到可以通过星级服务的理念来加强自己的品牌效果,从而在国内市场上还能通过差异化竞争跟日本高端品牌竞争一下!

    此时在《消费者报》的报社,因为之前首都的一个消费者寄信到报社,指称日本某个知名家电公司的空调质量貌似不是那么好,在夏天制冷效果不怎么样。《消费者报》的记者在致电给了那日本公司的售后技术部后,居然得到了这样一个日本公司的书面回复——“我们公司的空调质量绝对不会有问题,之所以可能运转不正常,那是因为你们中国的空气太差!”

    这样的一个回复还就让贾鸿渐的老熟人——《消费者报》的记者刘敏看到了,当时她气的就不行——擦!哪怕就是真的中国空气质量不行,但是作为开门做生意的厂商,你能这么指着消费者的鼻子说是人家的问题?你们资本主义社会不都是说消费者是上帝么?你们丫挺的就这么跟上帝说话?更别提这公司还他娘的是小日本的!

    而且那刘敏还听说过日本厂商好像一直把中国市场当成是在欧美市场和他们本国市场之外的亚非拉第三世界市场,基本上一直拒绝将最先进和质量最好的产品投放到中国市场。

    一联想到这么多东西,那刘敏直接火气就起来了,她直接就对死党编辑说道——“娟子,小鬼子敢这么回答,咱们就敢给他们照这么登!看登出来到底是谁吃不了兜着走!”

    那刘敏的死党卷子一听她的话,顿时也义愤填膺的说道:“就是,不就是个小日本儿么,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去!嫌中国空气质量差就滚回你们东京去!谁tmd求着你们来中国卖东西了?”

    注:这个空调事件是真,日本的那个工程师历时上还真就是这么回复的,而报纸还就很硬气的直接就这么给他们按照原话登了!后来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