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二章 鸿渐上门?
    看着电视上那些小朋友们的演出,听着他们稚嫩而又纯洁的声音,想着他们歌词里那种充满了浓郁的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一下子丁三石一家人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

    也不止是他们,基本上全国在看春晚的老百姓都被这个节目感动了。在08年的圈圈〖运〗动会的时候,一个小萝li假唱《歌唱祖国》就能让很多人记住一辈子,可是那还是娱乐极大丰富的21世纪!在这个94年生活很无趣很平淡,老百姓们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就上床躺着看一些无聊的电视剧,根本就没有什么夜生活。在这个年代看到了这样一群可爱的小朋友表演的节目,那能不感动?

    在看完了这个节目,听着小朋友们唱完了以后,不管是台上台下还是电视机前面的观众,那都是根本不用央视的托儿带动鼓掌和叫好,观众们全都自发的鼓掌和叫好起来!那掌声在央视的大厅里足足响了有三分钟!甚至还有人在台下喊着:“再来一个!”要不是主持人站出来让大家冷静点,那后面的节目搞不好都被影响的没办法演了!

    这时候丁三石一家也下意识的在电视机前面鼓掌着,等到鼓掌结束,丁三石一面偷偷的摸手心,一边突然发现摄像机镜头好像正好有意无意的拍到了贾鸿渐。于是他赶忙指着屏幕喊道“爸妈,这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们公司的公子爷,贾鸿渐!这节目就是他编排出来的!”

    “是么?”丁三石的老爸老妈仔细的看了看电视机画面里的贾鸿渐,只见着这贾鸿渐怎么看怎能么不像是油嘴滑舌尖嘴猴腮的坏人。这两古板的老人家看着好像贾鸿渐还真不错,看着华夏高科好像也不错,也就不再整天考虑着怎么活剐了自己的儿子了。

    也许贾鸿渐现在给他们的惊讶只是这样而已,不过很快,更多的惊讶和感动就会来临。在大年初二这天上午,正在睡觉的丁三石突然听到了自己的bp机bbbbbbb响个不停,当时他焦急的用家里电话按照bp机上面的号码打过去,只听着贾鸿渐接起来了电话。

    “头儿,出事了?我现在就回上沪!”丁三石非常紧张的说道。“没出事,就是问问你你家一家人今天都不出去吧?”电话那头的贾鸿渐声音很和平,听起来好像真的一点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不出去……真没出事?”丁三石还是很不放心的问道。“真没出事,既然都在家就行,下午我和我爸我妈来你家拜年啊,你家就是这个号码是吧?那到时候到你家楼下了打这个电话找你啊!”说罢,那贾鸿渐也不等丁三石多问,直接就挂了电话。

    “来我家拜年?这怎么使得?喂喂?头儿?”丁三石愣愣的看着手里的话筒,他迷茫的回忆了半天,觉得刚才自己真的好想听到了贾鸿渐说要来他家拜年?拜托!这年头儿哪有老总一家人来员工家里拜年的?而且两家离得距离也远啊,一个上沪一个航州呢!

    不过刚才那种听到贾鸿渐说要来拜年的记忆有太深刻了,弄得丁三石都不知道自己是真听到还是假听到。“谁的电话?”此时正在厨房里忙着的老妈走到了客厅,问丁三石道。

    “没谁……”丁三石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然后伸着懒腰就回床上睡去了。等到日上三竿,他才在爸妈的催促下起床了。洗漱完后跟爸妈一起吃着中午饭,丁三石一边笑着说道:“爸妈,你们都不知道我早上梦到了什么,我居然梦到我们公司的公子爷打电话给我,说是老总他们一家人今天要来咱家拜年,哈哈……”

    “你这臭小子!在工作了几天啊,不是就接了个领导给的私活儿么,就以为自己真是二五八万一样,需要老板上门来拜年了?”丁三石的老爹怎么看儿子怎么不爽的说道。

    “没,爸,梦到什么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不就是把梦到的内容跟你这么一说么,你看你……”丁三石有点不乐意的说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丁三石起身一接,脾气有点不太好的问道:“找谁?”

    “丁三石?我是贾鸿渐,我们一家已经到你家楼下了,下来接我们。”电话那头传来了贾鸿渐的声音,同时还传来了让丁三石觉得魂飞魄散一般的信息。半晌之后,听着听筒里不断传来的嘟嘟忙音,丁三石赶忙放下了电话,跟丢了魂儿一样的赶忙穿鞋就开门往下跑。看着儿子这样焦急的动作,丁三石的老妈赶忙叫道:“儿子,你干嘛去?”

    已经跑出门口的丁三石这时候一个急停,又跑了回来,焦急的喊道:“我早上那个不是梦!我们公司老总一家真的要来咱家了,现在已经到楼下了!”说罢,他一转身又冲了出去,留了两个老人家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不行,老伴儿你赶紧帮我收拾一下家里!”

    当丁三石冲到楼下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揉了揉眼睛,还真的发现贾鸿渐贾钢和苏萍三人正西装革履的站在他家的楼下!“头儿,贾总,苏总,你们还真来了?”他都快哭了的问道。

    “恩,不欢迎?你丁三石这小半年来在咱们公司的勤奋我们一家都有目共睹,而且你家还是航州的,一个人这么离开父母来到上沪打拼,你爸妈肯定想你想的很。我们来上门拜年一下也是非常应该的……”贾钢此时站了出来非常有水平的说道。

    “那怎么使得!”丁三石这时候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说单位的领导会到五保户或者〖革〗命烈属家以外的地方去拜年,这华夏高科的老总一家,居然大年初二就不远万里的来他家拜年,这是给了他多大的面子啊!

    “行了,带路!”贾鸿渐此时也不跟丁三石客气,直接揪着丁三石就往楼上走。不多时的功夫贾鸿渐一家人就进到了丁三石家里,丁三石的爸妈客气万分的请了贾鸿渐一家进屋,又是上茶又是上糖果的,还把客厅里的25寸彩电打开了,仿佛是想为聊天的时候增加一点背景音效。

    “爸妈,这位是我的顶头上司,贾鸿渐贾经理,这位是我们华夏高科的首席执行官,贾钢贾总,这位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苏萍苏总……”丁三石这时候坐都不敢坐了,站在一边给爸妈介绍道。

    “哎呀,贾总苏总贾经理,你们这一家怎么跑这么远来我们家了?要是真有事,您三位一个电话招呼一声,我们老两口就去上沪见你们不就完了……”丁三石的老爹在客气了一阵之后,有点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我们家三石在公司表现的不好?所以三位来家访?”

    听着这话,贾鸿渐直接就乐了,他安慰老爷子道:“您就放心吧,咱们三石啊,在公司的表现非常好,等过完年了,公司还准备给他涨工资呢……”就这样,贾鸿渐开始不断的夸着丁三石在公司的表现,基本上把丁三石那就夸得是天上有地上无,简直就像是全国十佳青年的候选人一样,貌似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完全没有不良嗜好,绝对是公司的最佳标兵,甚至公司以后要提拔干部,他丁三石都非常有可能是第一个!

    这么夸了一通之后,丁三石傻眼了,而丁三石的父母们那是喜笑颜开啊!他们这时候美滋滋的想着这华夏高科还真是好!要是丁三石进了国有部门,现在肯定没这待遇啊!所谓宁*头不为牛尾,哪怕是在个小小的私人公司里,只要能得到老板的欣赏,那总是比在公务部门里当个小跑腿的强啊!而且这华夏高科还不是个小私人公司,怎么说那也是全国第一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着贾鸿渐对苏萍使了个颜色,然后苏萍就从随身的一个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表面上在放假前已经给三石发过了年终奖,这时公司私下给三石的年终奖,钱不多,五千块钱,一点心意。”苏萍把信封推到两位老人面前,笑着说道。

    贾鸿渐这个时候也接嘴道:“本来公司内部就准备给三石多发的,不过考虑到如果当着大家面都多发的话,别人肯定不愿意。俗话说的好,要闷头发大财嘛,虽然这钱不多,但是惹的同事嫉妒那就不好了……”

    哎呦,一听贾鸿渐和苏萍的话,那丁三石的父母简直就感动的不行不行了!两个老人激动的推辞了半天,最后甚至是在贾鸿渐一家硬塞之下,那最后才收了这年终奖。在老人家的眼里,贾鸿渐一家人那是天下最好的老板,让儿子跟这他们,那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了!

    而且这贾鸿渐一家还非常客气,甚至连吃一顿饭都不愿意,送完了钱就准备走人,那丁三石一家真是怎么拉都没拉住。等贾鸿渐一家人走了之后,丁三石的父母看着客厅茶几上的那个厚厚的信封,不约而同的对丁三石非常严肃的说道——“三石啊!做人要有良心!既然贾总一家都这么看的起咱们,咱们这辈子绝对不能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听到没有?在公司的时候要把他们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做!绝对不许偷懒磨洋工,听到没有?你要是敢偷懒、迟到早退什么的,我打断你的狗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