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九章 王世求救
    王世求救“军子,算我求你了,给哥们儿点时间!之前我不也跟你说过了么,我在贾鸿渐的提醒下发现多元化不对了,这些天我正在研究呢!真心的,哥们儿,给点时间,不能把我这么做的好好的就给掀下去啊!你也知道那张国强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根本就不是为公司好!他就是想炒作新闻把压在手里的一千万股给弄出去!这对你们也没好处是不是?”王世此时简直跟求爷爷告奶奶一般找着往日跟他称兄道弟的那些股东们

    好不容易,看在往日的情面上,那个叫“军子”的股东算是答应了王世先先不投他的不信任票,这样一来,王世联合的股东加上他自己的股份基本上就超过了55%,可以说完全没有被赶下台的可能了。

    他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这大冬天的深港夜晚并不如同北方那种寒冷,但是也是十度上下透着寒气的,他王世刚才坐着不动打了几个电话愣是急的满头大汗!接下来为了防止已经稳住的股东再生变数,也为了直接开始反击君安,让张国强能出货的美梦泡汤,王世直接就准备第二天一早致电深交所,以“防止人为操纵股价波动”为理由,强行要求深交所停牌万客!

    你丫的不是想把新闻炒作大了然后把套牢的股票卖了么?想得美!爷让你股票砸在手里一辈子出不去!娘的!你们张国强和君安有背景,老子王世就没背景?老子的老爹的老领导那是王大胡子!在边疆突突突分裂分子们那是完全不心软的!老子的老丈人那也是高官!在朝廷里有人脉的!了不起大家比比看谁背后的背景更深更有能力!咱老王家的人哪怕没能力直接把你张国强给弄监狱里去,但是扯着你后腿死活不让你股票脱手还是没问题的!

    发狠的王世此时开始想之后的手段,他想了半天没想到,因为那张国强这种借机发难的事情说白了有一半是在规则之内的,只不过为了操作股价才有点违规。他王世其实没办法抓到对方把柄,最多也就是能脱着对方,但是拖的了一天拖不了一辈子啊!而且这么拖着不反击也不行啊!可是要反击又抓不到小辫子!这真让他又急了一头汗,不过在这时候他倒是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非常聪明,说不定会对他有所帮助!

    于是,当贾鸿渐送了叶静回家之后,当他回到了宾馆的时候,接到了王世的电话。“鸿渐,你给老哥哥我想想办法吧?如果你这次能帮老哥哥我一把,以后你指着东我绝对不往西,我在朝廷里的人脉就是你的人脉!”

    这王世在电话里说的简直就快一把鼻涕一把泪了,不过贾鸿渐想了想也是,人家王世虽然说不上是二世祖,但是一辈子也顺风顺水的,取了个白富美,借着老丈人家里的关系和票票,一路顺风顺水的就有批条有机会有钱赚,一辈子没受什么苦就变成了个大集团的董事长。可是现在居然被个帮自己当掮客的“中介”给尼玛坑了,而且这“中介”眼见着还想把他这董事长给一脚踩在地上,接着机会发财!这么背掀翻在地上了,他王世怎么还在圈子里混?以后那帮熟人看到他,各个不得在背后笑他二?为了能报仇,为了能挣回面子,向贾鸿渐低头怎么了?

    “等等,我想想啊……”贾鸿渐此时一听王石的请求,倒是没有马上答应或者拒绝,而是回忆了起来。在他的记忆里,还针对这个君万事件稍微有点音乐的印象,因为他当年也是曾经在股市里打拼过的,作为有技术宅倾向的他,怎么会不研究中国股市以往的各种案例?回忆了一会儿,他还真回忆出来了一点点貌似可以利用的地方!

    “行吧,我这边找人查查看,试试看能不能帮到你,反正我尽量,好吧?”贾鸿渐很淡定的没把话说死。“好的好的,谢谢鸿渐了!哎,最后到了现在,我竟然发现那些平常称兄道弟的老朋友们都帮不上忙,还就你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才能帮上。不管怎么样,真是谢谢鸿渐了……”

    挂了王世的电话之后,贾鸿渐开始思考了起来,他回忆起来的是什么呢?在历史上那王世在跟张国强对拼了四天,愣是拉着万客停了四天牌之后,不知道是对方有人叛变还是怎么,反正王世居然好运的发现了张国强有建老鼠仓的倾向!

    这老鼠仓就是贾鸿渐曾经说过类似后世江浙地区的那种民间高利贷模式,那张国强居然为了能获利,居然大胆妄为的想在炒作管理层改组的时候,再卖出了君安手里1000万股的同时,还自己私下里跟几个君安高层借高利贷建老鼠仓买了2000万股还是两千万人民币的万客股票!想给公司解套的同时自己也搭船赚一笔!也就是这个发现,才能在双方的后套人脉大比拼中让张国强没有了光环笼罩,最后直接就败下阵来!

    按照历史上的事件进展来说的话,那贪得无厌的张国强自然不会这次就老老实实的不建立老鼠仓,而且估计他们很大可能在前几天已经用老鼠仓的钱买完股票入市了!而,贾鸿渐这个作弊的重生者,还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他为什么不把这个以后王世会自己发现的秘密,弄成他贾鸿渐发现的,然后再卖个天大的人情给王世呢?

    人家王世以后可是著名的地产大亨啊!可是时不时在微博上刷关注度的啊!把这种人收成小弟,指挥着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那多有成就感?那多有恶趣味?不过呢,贾鸿渐并不准备现在就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然后跟神棍一样的告诉王世,为啥?

    哦,人家王世刚刚才打电话过来求救,他贾鸿渐又不是当事人,他怎么能这么两分钟马上就查到张国强最隐秘的事情?除非他贾鸿渐就是张国强的同谋!而且,这种秘密,他贾鸿渐单单的告诉王世一句话,然后什么证据都让人家自己去找,那王世欠的人情就少了啊!这种事情最好就是贾鸿渐花了大力气,非常具有侠义精神的冲锋在前冒着枪林弹雨神马的冒死帮王世弄来了证据,那王世才能感动的愿意给贾鸿渐当小弟不是?

    当然了,什么冲锋在前什么冒着枪林弹雨这就是形容而已,就是说贾鸿渐得多贡献一点才行!想着,贾鸿渐就决定了,明天开始就让公司里的五个老**去岭南!找关系什么的或者直接便衣上场去打听跟君安有关的老鼠会的事情!只要贾鸿渐手里有了大概的证据,或者说有了点录音带之类指向性非常明显的证据,把这些证据交给王世,那剩下的哪怕需要王世自己继续查,但是贾鸿渐对他的恩情那都不会减少多少!

    想完了,贾鸿渐就哼着雷帝嘎嘎的歌儿去洗澡了,睡了一觉以后,第二天一早,他打电话让那几个老**准备出差去深港。打完了这个电话之后,他又想起来了什么,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叶静:“喂,小芳啊,问你个事儿,你在首钢有认识人么?昨天不是听那乔颖说现在首钢多元化挺玩儿的风生水起的?我有点想去参观一下。”

    说真的,贾鸿渐在听到乔颖那么说以前,还真不太知道首钢这个炼钢的公司现在玩儿多元化还挺上心的,他还以为这年头也就是那些草莽出身的民营企业家才会比较浮躁的玩多元化呢。“首钢?有吧……有!没有也有!哈哈,你想去啊?行,你等着,下午我过来带你去……”挂了电话,叶静转身就去找她那独臂的老爹了。

    当叶静屁颠儿屁颠儿的坐车到了老爹的公司的时候,他老爹正在看着什么报表。那独臂大佬看到了宝贝女儿进来,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和蔼的问道:“怎么了小静?怎么想起来到公司来了?”

    “我下午想去首钢参观。”叶静很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们学校春假布置了个论文,说是要研究企业多元化,我听说首钢多元化做的挺风生水起的,想去看看。”嘿!这鬼灵精怪的美少女,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就直接编出来了那么一个挺像回事儿的借口!

    那独臂大佬此时抬头打量了一下女儿,然后低下头去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问道,“是贾鸿渐要去吧?”叶静此时倒是非常镇定的惊也没惊,她丝毫没有迟疑的回答道,“他也要去,我拉他去的啊,我一个人去参观有什么意思,拉他去他也能帮忙想想论文怎么写。”

    听着这话,独臂大佬叶总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下女儿,“行吧。”他刚这么答应完,眼看着女儿哼着歌转身一路心情大好的就走了出去。看着女儿的背影,他摇了摇头,“女大不中留啊,这还没跟贾鸿渐怎么样呢胳膊肘就向外拐,要是真跟他成了,这丫头还不得整天为虎作伥?不过也好,总算是有个能镇住她的人了,那贾鸿渐还算是心术比较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