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六章 远见与短视
    本来在想要买时代广场的广告牌的时候,贾鸿渐一家的护照就开始办了,甚至贾鸿渐这个按照理论上来说还不应该拿身份证的人,后来都通过了雷局长的关系提前加塞儿拿到了身份证,后来更是把护照办好了。

    不过贾鸿渐目测丁三石这家伙现在肯定没有护照这种高级货,“三石啊,东西我先收着,你先回宿舍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一趟。”贾鸿渐这话一说出口,那丁三石的脸色顿时就白了,“是不是我爸我妈出事了?”

    原来这丁三石一听贾鸿渐的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自己爹妈重病快不行了,领导这么通知自己是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然后赶紧回家去看爸或妈最后一面呢,他脸能不白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贾鸿渐瞪了丁三石一眼,“是让你回原籍派出所去办护照!办好了回头跟我一起去美国一趟,咱们直接去美国这个人类希望国去测试你这软件好不好用。”

    丁三石一听贾鸿渐这话,那当时就受宠若惊了!“别!头儿!这也太花钱了!而且这软件我也就是那么一写,还没怎么经过反复测试,要是到时候去美国了发现效率不行什么的,这没法商业化啊,那咱们不是白花了去美国的机票了么?要不让我利用公司内部的电脑搭出来一个局域网,然后反复多尝试个几百遍再出国?”

    哪怕丁三石这家伙以后再怎么牛x,现在他也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大学毕业生而已,对于出国这种事情他还是非常非常当一回事儿的!不过他的话倒是让贾鸿渐笑了,“笨!你以为我带你出国是蛋疼的单纯为了测试这个软件?”贾鸿渐这话一出来,看到丁三石满脸迷茫的样子,便继续解释道,“你先看看这份报纸,我估计咱们国家9月份就能跟美国商务部谈妥,到时候首都和咱们上沪就可以直接连上外国的网络了。你说到时候很多懂外语的人,比如你,比如更多的科研人员要在国外的网站上搜索一些民用信息的时候,他们应该怎么找?”

    贾鸿渐这么半真半假的一启迪,那丁三石顿时眼睛就亮了!他现在可是真信了贾鸿渐在过年时候家访时说的很看好他的言论了!这世界上哪儿有公司的高管这么细心的一点点的启迪员工的?而且还是这么一点点的点播员工理解高层的思考回路,这是多难得的机会!“所以头儿你就预先想到了这点,就让我来编出来一个可以采集别人web网页里面文本和超链接的蜘蛛软件?对啊!这样以后所有科研人员只要直接来我们的网站上一输入他们要找的关键-字,我们就能直接帮他们显示出来具体的网页超链接,他们直接点进去就行啊!”这丁三石现在显然理解了搜索引擎的原理。

    在这个年代作为互联网上最古老的“搜索”服务提供商,雅虎将会在今年于美国建立,但是在这个年代雅虎的搜索服务特别的“石器时代”。他们的方法不是编程出来一个软件去抓别人的文本,而是通过员工的人力浏览后,把该网站的大概内容、要点记下来,然后在自己的雅虎网站里添加一个对方的超链接和简单的说明!

    如果说贾鸿渐他们现在手里的这种后来谷歌模式的搜索引擎是真正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化”的话,那么雅虎的这种搜索方式更像是一个传统的电话号码黄页——拿到手上之后,去找自己想要的人名,然后会发现一大堆同名的人名,于是一个个电话打过去尝试,最后碰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

    “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马上完善这个软件,而是把这个软件的原理赶快去注册专利!这样以后起码别人就没办法盗窃我们的原理,我们可以在专利法的保护之下慢慢没事儿一点点的完善!”贾鸿渐此时终于说出来了自己的目的。

    听到了贾鸿渐这么一说,那丁三石真心相对贾鸿渐五体投地的膜拜了!要知道贾鸿渐在找他干私活编程以前,国内的邮电部还没开始跟美国商务部谈互联网接入的事情呢,在这么完全八字没有一撇的时候,他的头儿贾鸿渐居然能哪么高瞻远瞩的预测到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而且居然还在完全不懂编程和it行业的状况下,还能想到这么好、这么完美的点子,这不是天才还是什么?跟这这样的头儿做事,那多省心啊!

    在赶了丁三石会航州去弄护照之后,贾鸿渐则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叶静。电话响了半天之后,那头儿的叶静声音深朦胧的出现在了话筒里,“hello?”“小芳啊,是我。”贾鸿渐一边说着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换算了下时间发现这时候美国东海岸好像应该是半夜12点多,叶静应该睡着了。

    “恩?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怎么了?”叶静好像并没有起床,听着她的声音有点瓮声瓮气的,好像是她把座机的听筒连带着脑袋一起蒙到了被子里。“想你了呗……所以就打给你了。”贾鸿渐此时突然甜言蜜语的说道。

    他这话一出来,半晌电话那头都没反应,也不知道叶静是睡着了还是怎么,就在贾鸿渐刚想问叶静是否睡着的时候,就听着叶静娇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流氓!谁允许你……想……我拉?”

    不得不说这个年头的妹子就是纯洁,光是这么一句暧昧的想她了,就能把她弄的羞的半晌说不出话来。这要是放到21世纪的白富美身上,怎么不得呵呵笑两声就装没听见?

    “我想你这事儿我控制不了啊,每天时不时的就想起来啊,刚才更是冲动的不行不行的,就干脆直接一个电话给你了……”贾鸿渐知道这时候不能太直接的提出别的要求,不然那叶静真的翻脸不可,他也只能配合剧情的说说黏黏糊糊的暧昧话了。

    “你……你!大流氓!什么控制不了,什么冲动?你怎么……怎么那么黄色?”叶静这18岁的美少女显然从来没听到过那么打擦边球的话,一时间面红耳赤的羞的不行。

    “什么那么黄色?我就是说想你的冲动克制不了啊……你以为是什么冲动?”贾鸿渐此时故作正人君子的撇清了自己,反而把污水泼回了叶静身上。“你!你!你赖皮!你耍赖!”电话那头的叶静显然傲娇了,她娇嗔道。

    贾鸿渐就这么跟叶静黏了一会儿之后,开始说正经的事儿了:“诶,对了,回头周末或者什么时候你要是有空的话,帮我在你那边找个专利中介公司,就是帮忙申请专利的,我这边有个专利准备去美国注册一下,另外顺便问问他们这些专利中介能不能帮忙注册欧洲以及日本等等国家的专利,或者有没有认识的公司能办到的……”

    是的,贾鸿渐显然是想在谷歌创始人之类的去注册专利前,就在全球先把这种机器蜘蛛抓取软件的专利权全部都给注册了!反正他现在手里已经有了个雏形软件,哪怕这个雏形的软件再不完善,再怎么效率低,再怎么不适合商业化,但是只要有了雏形有了架构有了思路,那就可以注册专利!哪怕这专利注册了以后不用来坑谷歌或者百度这些“美国公司”,用来开发自己的门户网站,丢给丁三石来管理也是完全可以的嘛!

    “你还有专利要注册?保健品的专利?”叶静好奇的问道。贾鸿渐给她大概解释了一遍之后,叶静倒是非常欣喜于贾鸿渐这个家伙有点开始转行做it精英了——现在在美国那做it简直就是淘金啊!

    而在同时,倪广南跟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从中南海走了出来,他仰天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时代过去了,甚至联乡公司本来可能变成全球第一it公司的梦想也随风而去了。在刚才的中国政治核心区域里,他已经听到领导人的秘书亲口告诉他国家是支持刘传志的,起码在现在是支持刘传志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倪广南在路线斗争里面失败了,就是说他倪广南亲手带出来的工程师队伍基本上都要被赶走了,而他本人则是会被打回中科院和新建立的工程院,去里面研究理论,基本上从现在起,他就已经被架空了,联乡公司可以说跟他再也没有关系了,只不过这种明面上的处理结果会因为给他留面子的因素,而会推迟个一两年再发布……

    心中充满了不甘的倪广南老爷子,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路边十几岁的少年突然就联想到了贾鸿渐。他还记得贾鸿渐道他家上门的时候,对他的那种崇拜之情!要是跟自己合作的是贾钢和贾鸿渐那该多好啊?那样的话,自己的公司绝对能走技工贸的路线吧?哪怕就算不是完全的技工贸,也会像是贾鸿渐所说的那样技术和贸易双头并重吧?

    想到了这里,老爷子突然感觉到了一种荒谬的喜感——他怎么突然觉得,好像在现在这个时代里,全中国所有出名不出名的企业家里,就只有贾鸿渐这个初出茅庐的岁小子才真正能理解技术的力量?怎么好像社会上其他所有比贾鸿渐年龄大的人,都只看重市场而无视技术?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轻视技术会让他们的企业一辈子处于低端市场么?这就是所谓的短视么?这就是马克思所谓的只要有300%的利润,资本家就可以冒着被绞死的风险做生意么?这就是所说的只要出价够高,资本家可以卖给别人绞死他们资本家自己的绳索么?这些商人们啊,什么时候能看的远一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