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一章 通往奴役之路
    第二七一章 通往奴役之路

    对于所谓的居民储蓄数额居高不下的这个“笼中虎”难题,贾鸿渐倒是不以为然。在这个年头只知道凯恩斯的经济学家们的脑海里,按照凯恩斯主义来说储蓄的确是大问题,只有不停的消费才能促进经济循环,但是在凯恩斯的好朋友和一生的对手fa哈耶克这个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看来,经济发展的就应该是储蓄而不是过度消费。

    贾鸿渐觉得自己应该做一点什么,如果这么放任着乱七八糟亏损的国企上市的话,那除了坑股民老百姓的钱以外,基本上不会有任何作用。那种本来就混的烂的国企,是给他们钱他们就能脱困的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让国企充满活力能够跟私企竞争,而只是不停的给国企送钱,而且这钱还是从老百姓的手里坑来的,至少贾鸿渐觉得这完全就是损人不利己。

    如果要做些什么的话,这个内容贾鸿渐至少觉得不太适合上《焦点访谈》,那节目说白了就是个监察地方执政官员、机构是否廉洁之类的事情,算是一个媒体监督的平台,但是并不适合讨论这种国家大方向方面的事物。

    于是,他就拿出了纸笔,开始写起来准备投给《内参》的稿子。在这篇稿子里面,贾鸿渐算是用了他在后世学到的大部分经济学知识,从《通往奴役之路》里面对“社会主义”的高层一小撮儿人没办法正确的得到信息,也就没办法制定出来适合社会发展的生产计划开始,一点点的把这个194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大师的理论讲述了出来。

    他先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批判了一下计划经济的各种必然破产之处,接着又开始引入了哈耶克大师的“自由”理念。他可以说不是把哈耶克作为一个精深的学术问题加以研究,把握其内在的机理,而是从他的理论中提取一些与自由主义价值谱系相关联的法治观、自由观、市场经济、自生秩序等基本的常识,加以发挥。

    虽然这是有点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意思,但是贾鸿渐真是觉得这个年代的政府管的有点太多了。其实按照后世政府的样子,一些大方向上稍微宏观调控制定一些大方向的政策就好,完全不用向现在一样指手画脚的,甚至恨不得亲自上阵帮着国企学习吃饭一样。在这些段落里,贾鸿渐还是贯彻了自己的那一套江南模式的理念,讲述中小型国企效益差的可以通过公开招聘来招募职业经理人,并且要求对方立下军令状,如果还不行,则可以考虑把国企的股份全部或者部分出让给有能力的民间人士,让他们来把企业做活,而国家则主要操控关系到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里去。

    用了不多时的功夫,贾鸿渐就把这个稿子写好了。他来回检查了一边之后,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便把稿子放在信封里,封好口子寄了出去。接着,他单枪匹马的来到了美影厂,准备看看美影厂那边听写谱子的事情怎么样了。

    坐着车来到了美影厂之后,贾鸿渐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进门就看到了荆国平正在和一个看起来50多岁的中老年人正在说着什么,那中老年人看起来颇有书生气,仿佛是教授之类的人物。

    “老徐,来来来,贾总来了,这就是我们贾总!你不是一直想见贾总么,他现在正好到了。”荆国平一看到贾鸿渐进屋,赶忙对正跟他说话的那中老年人说道。

    贾鸿渐听着荆国平这意思,也不知道这老徐是谁,他倒是丝毫不怯场直接就走上前去伸手道:“你好,我是贾鸿渐,华美动漫的总经理,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

    谁知到那老徐跟贾鸿渐刚一握手,一听到贾鸿渐自我介绍的话,那顿时皱了一下眉头,他打量了一下贾鸿渐之后,有点气愤的扭头质问荆国平道:“你告诉我这就是你们的贾总?就是这样一个小朋友?你告诉我就是他谱了那些歌?老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

    “呵呵,徐老是吧?我是贾鸿渐,那些歌是我弄的。”贾鸿渐此时笑呵呵的承认道。

    “真是你?”那徐隆又扭过头来看着贾鸿渐,大量了半天,问道:“你在哪儿学的乐理?”

    “惭愧,没学过……”“没学过那你是怎么谱出来那些歌的?那些歌可不是一个从来没学过乐理的人能铺出来的。”

    “其实我是穿越了时空重生的,我是把后来未来应该谱写出来的歌儿现在都提前抄了……”贾鸿渐敢说真话,对面敢信么?

    果然,在听了贾鸿渐这话之后,那老徐不说话了,他还以为贾鸿渐这话是刺他的。他仔细想想也是,本来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的事儿,他本来也就是好奇而已,怎么现在弄的跟质问对方一样了?好像这贾总不证明每一首每一个音节都是他**创造的就不罢休似的?说句难听的,哪怕是退一万步,这些曲子那真是贾总找别人当枪手谱的,那关他徐隆什么事情?

    “呵呵……徐某过于认真了,贾总见谅!”没想到这徐隆倒是非常有风度,在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之后,并没有梗着脖子硬挺,而是直接就低头道歉了。“哈哈,徐老这么认真干嘛,我刚才是在开玩笑嘛,认真你就输了!”对方有风度,贾鸿渐也不会甘落下风,

    两人此时相视一笑就算揭过去了这一页,不过这时候徐隆又有问题了:“贾总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总经理……后生可畏啊!不过贾总怎么想起来想用交响乐团和民族管弦乐团来当专辑的配乐的?”

    贾鸿渐想了想应该怎么说,最后决定还是用比较财大气粗的方式解释:“因为我有钱……”

    他这个回答一出来,直接让徐隆差点一口气憋着上不来!他作为一个从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交响乐团指挥,一般考虑的那都是作品的艺术性什么的,什么时候考虑过有钱没有钱的问题了?而且以前国内经济情况比较紧张,大家那都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哪儿像现在贾鸿渐这样说的好像就是钱多烧得慌似的?

    这老徐此时干脆换了一个话题,“是这样,我们现在谱子基本上已经都听写下来了。这个谱子贾总写的非常好,非常到位,基本上一听写下来稍微分一下就有了适合所有乐器使用的谱子,我们团的人现在已经在录音棚里开始练习,如果速度快的话,基本上两三天的功夫就能把这张专辑的配乐都做好。”

    听着老徐这么一说,贾鸿渐倒是有点惊讶他们的速度这么快,本来他还真以为按照唱片公司的那种一年一张唱片的速度,录个配乐什么的再加上进录音棚录歌,怎么不得一个月?可是现在看起来,那像是一个礼拜就能搞定啊,甚至要是加班加点,再加上小萝莉性质来了的话,两三天就搞定也不是不可能啊!

    在贾鸿渐忙着操弄小萝莉的专辑的时候,上沪新华社分站的老张第二天收到了贾鸿渐寄出来的那封信。老张现在就是这边分站的负责人,任何报道或者是要上内参的文章那都是要经过他的首肯才行的。

    他看着信封上贾鸿渐的署名倒是小惊喜了一下,他以前倒是挺喜欢看贾鸿渐的文章的。在这老张看来,贾鸿渐写的文章里面很多视角和观点都跟这个时代的人看法不一样,虽然某些程度上有点过于超前到让人生怕按照他的建议做会步子迈太大,但是如果静下心仔细想想的话,还是会觉得他的想法非常的好。

    打开了信封之后,老张开始兴趣盎然的看起了贾鸿渐这文章。刚看一个开头,老张那直接就惊讶了!看着开头里面贾鸿渐的话语,那是直接就开始批评计划经济了啊!不说现在到底是什么派别在台上,但是现在还只是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二元经济模式啊!这小子就这么大胆的开始批判了?

    再往后一看,老张发现贾鸿渐这小子开始提到了什么哈耶克,然后提到的这人的经济学理论好像都是偏向自由主义那一套的。光是看到这些关于“自由”的字眼,老张就觉得有点厌恶!在他看来本来70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那都是好好的,后来就是被一帮红小鬼资产阶级自由化给搞乱了——要不是这帮红小鬼靠着家里的关系、靠着当时的计划经济双轨制去弄批条,按照计划经济的内部价格拿盘条什么的然后按照市场经济的价格卖出去,这社会能乱?

    如果这要是别人写的文章,那老张这时候说不定已经不愿意看下去了。但是这是贾鸿渐写的,对于这小子老张还是挺有信心的,于是他慢慢沉下心来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中午的一章可能会稍微迟点更新,明天临时有事会外出,不过四更是不会少的~如果来得及的话,橘子尽量赶在正常时间更新……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