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九章 突然来临的禁令?
    第二七九章 突然来临的禁令?

    在爆着小萝莉刚亲昵了一会儿之后,贾鸿渐却突然接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他放下了小萝莉掏出手机一接发现是王蔻兰打来的,刚一接通,就听着电话那头的王蔻兰紧张的说道:“鸿渐,我这边刚刚得到消息,说是邮电部有禁令,说是不让全社会的厂商通过邮电局代卖!”

    “恩……我知道了,这样吧,我过一会儿带着萝莉回家,然后去你那儿,到时候说吧。”出人意料的是,贾鸿渐此时好像一点都不惊讶,甚至可以说他都有点镇定的过头了似的。

    挂了电话的他顿了下来,对着小萝莉说道:“萝莉啊,叔叔一会儿要去找妈妈谈一点工作上的事情,现在叔叔先送你回家,我们回头再一起玩,好不好?”小萝莉此时非常懂事的点了点头,“恩,叔叔放心,萝莉会很乖的,会乖乖在家里等叔叔和妈妈回来的。”

    “乖宝贝儿!”亲了一下小萝莉的脸蛋儿之后,贾鸿渐坐车把小萝莉送回了家,然后又到了上沪家化的总部。刚一进上沪家化的厂门口,就远远的看到王蔻兰和另一个人正焦急的站在办公楼门口等着,当他们看到了贾鸿渐的车来到后,更是急得直接上来给贾鸿渐开车门了。

    “鸿建,怎么办呐?”王蔻兰看着贾鸿渐从车里下来了,赶忙问道。“具体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看。”贾鸿渐此时的表现并不相识事先就知道了这事情,而像是知道了后非常镇定。

    “是这样,我们不是跟各地邮电局都有合作么,刚才几乎所有合作省份的邮电局都打电话过来说他们接到了上峰的文件,说是不许再洽谈新的代卖合作事项……可就是没说我们那已经签了的合同会怎么办,你说会不会国家连咱们的这种合同也禁制了?”王蔻兰焦急的问道。

    “还没说我们的合同怎么处理?”贾鸿渐突然停下脚步扭头问道,看到了王蔻兰点头之后,他一下笑了,“那就证明上面也在头疼啊,现在他们的想法应该就是避免在我们之后所有的厂商,不管做什么的都来找邮局进行代卖,那整个社会的铺遍商业渠道就会一下子崩溃,别的不说什么,既然磁带和家电都能在邮局买,那为什么还要新华书店和大的购物中心?直接在邮局里买书和买衣服不就行了么?”

    王蔻兰刚才有点关心则乱,一时间觉得自己公司好不容易要崛起了,结果却遇到了国家的否定,那当然又急又怒的,更别说她早就习惯依靠贾鸿渐,那肯定自己顿时就没了方向。可是现在听到贾鸿渐这么一说,她有点缓过味儿来了,“你的意思是,国家不太会为难我们,只是想着不要有后来人模仿我们?”

    “非常有可能!你想,我们的送家电下乡送产品下乡的做法,那在这个年代可是非常少见的,可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在央视《新闻联播》都拐弯抹角的提到我们多少次了?国内的杂志报纸又夸我们多久了?咱们这么做对于现在解决三农问题也是个非常好的减压阀,咱们这是等于送了中央政府一个小惊喜,小礼物,他们基本不会转过头来对付我们的。”

    贾鸿渐说的很有道理,至少**的中央政府还是非常重视形象工程的,历史上各种千金买马骨的案例不少,如今他的五家小联盟的公司的产品下乡活动那还真可以说是一副“马骨”,政府会不会打帮自己的民间公司的脸,这个倒是可以好好的下赌注。

    王蔻兰听到贾鸿渐如此一说,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好像他说没问题那就真的不会有问题一样。不过,她这个时候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贾鸿渐的这种依赖。

    等上了楼进了王蔻兰的办公室之后,贾鸿渐看着一直跟进来的中年男人有点好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王蔻兰有点如梦方醒的赶忙介绍道:“鸿渐,这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葛文尧。”

    跟葛文尧简单的问好之后,那一直的激进派老葛此时说道:“关于这点我非常认同贾鸿渐的说法,在这个层面上我们最多就是受到批评,被勒令尽快的结束宣传和产品下乡,但是不会让我们现在就马上结束的。毕竟我们帮他们做了不少事,而且还是没什么目的性的,至少得让我们把生产线上刚生产出来的货物都卖掉吧?稍微意思一下,批评我们几句,让我们稍微吃一点点不疼不痒的亏,然后把这个渠道堵住,我觉得应该这样是比较可能的。”

    “我跟葛总意思一样,”贾鸿渐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先联系一下其他四家,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渠道可以问道上面的,大家都动用动用自己的关系,看看能不能事先打听到一些什么……”

    说完,贾鸿渐一个电话打到了荆国平的电话上,“老荆,我这边出了点事情。这样,你现在去找上沪邮电局的局长,托托关系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打听出来点什么,需要意思意思的话也没问题,行了,麻烦你了哈!”

    此时的王蔻兰惊讶的看到了贾鸿渐此时的作态,她发现他好像一点都没什么压力,甚至可以用心理素质超好来形容了——他在面临突发情况的时候,一点都不急不躁的,而且让下属去办本来不属于人家范围的工作的时候,还不忘记谢谢人家,这是一般心理素质的人能做到的么?

    葛文尧此时电话打给了那四家公司的老板,让他们赶快按照贾鸿渐的指点打听以外,他还开始找自己上沪家化在国家工业部门的老领导老关系来托关系询问。大家都这么发挥了自己的关系和人脉之后,没几个小时,贾鸿渐他们就陆续接到了电话。

    原来在这个时候,国务院的内部正为了贾鸿渐他们五个小联盟的事情在开会呢。本来刚开始从前两天就开始开会了,当时是把小联盟和以后可能出现的所有厂商都作为一个案例来谈怎么处理的,可是到了后来有人说小联盟不错有人说小联盟不行,应是出不了一个统一意见。后来为了能尽快加速进程,就干脆把小联盟五家厂商的事情剥离出来单独谈,而把大家都同意的不让后来人再利用有点平台的决定给下发成了文件。

    就在贾鸿渐刚把这个情报通报给了另外四家小联盟的厂商后,却接到了来自首都的电话。“贾鸿渐,这里是中南海,有个事儿跟你说下,你弄了5个厂商一起同进同退的事情这边都知道了,你们那个通过邮电系统送产品下乡的事情,在一个月之内完结掉,别的就没什么了。”

    这样一个无头无尾的奇怪电话倒是让贾鸿渐有点小惊讶,他不是惊讶于他组建小联盟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反正这种事情只要想查,哪儿有查不到的?他组建这小联盟又没坑谁害谁,最多就是坑了坑外国人,又没有搞什么价格垄断不许低价竞争什么的,他怎么会怕别人查?

    他惊讶的是居然有中南海的一个不具名的电话专程过来告诉自己这一切,说实在的如果没有这个电话的话,那么一两天后根据各地下发的文件贾鸿渐也能知道最终的处理结果是什么。那对方打这样一个电话过来的举动背后的含义是什么?是警告么?看起来不像,那是示好?有点像,这样在会议结束后直接一个电话隐隐约约把高层决定的结果提前告诉过来,那不是一个示好还能是什么?

    虽然一个月之内就要结束这个通过邮电系统进行产品下乡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有点亏,但是实际上这是赚了!为什么赚了?因为虽然只有一个月时间,但是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完全不会有人利用同一个渠道来分散掉消费者的注意力!

    如果说中央政府没有提前发布文件否掉别的公司通过邮政系统卖货的可能,那么很可能在别的什么厂商在这个时候会插进来凑一脚,也要通过邮政系统来卖东西。全国各地的邮政局虽然网点很多,但是普遍都不大!那么一个小的邮电所能容纳下的货物肯定是有限的,那优先卖谁的不卖谁的,这不就要看邮电系统这个渠道商的脸色了?而且同时五家小联盟还可能面临同业竞争的问题,那到时候可是不好解决的!

    可是现在这么一禁,虽然能通过邮电系统下乡的时间少了,可是变成了吃独食了!这可是得天独厚优越条件啊!而且更不用说,那电话里只是说要结束和邮电系统合作的产品下乡,可没说不能继续做和别的系统合作的产品下乡!

    为了面子上好看,哪怕少赚一点,也是完全可以通过跟县城的卖场合作同样低价销售嘛!

    今天晚上的两章会稍许有点迟,不过放心更新量不会少的……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