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八章 上门求教
    在跟四个老总吃晚饭了以后,贾鸿渐回到了家。当车子停在了楼下的时候,他有那么一刹那想到了王蔻兰的上沪家化,“要不要也警告她一声?”这个念头刚出现在脑子里,他就把这想法给遗忘了。王蔻兰各种小细节中显示出来的对他的倾心他又不是看不出来,对于他来说王蔻兰那就等于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像对付小弟一样的又用威又用恩的,甚至只要他嘴甜一点、对萝莉和她好一点,她就可以直接站在他这边帮他呐喊了。

    当贾鸿渐开门进屋的时候,他倒是惊讶的发现了另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深港万客集团的老总王世。这个30岁出头的头发有点微秃的中年人正坐在客厅里非常谦虚的跟贾钢聊着什么,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徒弟在陪师傅聊天一样。

    “贾老师回来了?老师好!”说着,王世站了起来,还给贾鸿渐鞠躬了一下。看到这场景贾鸿渐愣了一下闪到了一边躲开鞠躬,“怎么了王老板,今天有不是愚人节,干吗这么逗我?”他笑着好奇的问道。

    “哪儿敢逗你呢?我是认真的。贾老师请坐,听我慢慢说来……”那王世非常有风度的请贾鸿渐坐下,然后慢慢猜说道,“之前贾老师非常好心的帮我解决了君安妄图把我提出公司管理层的阴谋,当时我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请贾老师帮忙,甚至我自己当时都没怎么有信心,但是贾老师又是派人又是弄证据的,硬是几天时间就帮我把事情办成了……”

    大概说了一下前因后果,王世谦虚的笑着继续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出了这个事情之后,我也思考了很久,本来啊这个万客那是我一点点做起来的,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企业居然会面临被人踢出局的可能。碰到了这种事情出了后怕以外,我还想了很久,反省了很久。在反省的时候有次正好看到了贾老师在东方时空上特别节目里跟红高粱他们公司的老板做节目的那期重播我惊讶的发现贾老板的各种对市场和对企业发展的思想非常超前,非常有哲理!于是我就经常找一些贾老板的言语或者是咱们华夏高科的动态来分析,越分析越觉得贾老师神奇,所以从前段时间开始,我是真心的把贾老师当成了老师来看待,虽然您年龄不大,但是学问好这就是真的好······”

    王世的这段话一说出来,那真是让贾鸿渐都有点受宠若惊了!说实话,贾鸿渐随手救王世那就是一步闲棋,就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随手做点事情救人一名,谁知到以后会不会用到王世呢。可是谁知道这王世好像倒是比李冬生他们那帮人沉着的多,怎么有点好像自认为是学生的架势了?

    “还是别叫老师了,觉得我想法好的话大家平辈相交,兄弟相称就可以了,平等交流嘛。”说实话贾鸿渐还真有点不习惯被三十多岁的人叫老师,那感觉好像他贾鸿渐多老似的。

    “诶······那好,以后我就叫您贾大哥了?”王世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噗······”苏萍此时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她本来停着贾鸿渐说兄弟那想着就是王世是兄贾鸿渐是弟呗,结果这年龄30多的王世怎么叫起来5岁的贾鸿渐是哥了?这辈分乱了吧?

    “大姐您别笑,我是真不敢自认是鸿渐大哥的大哥······真的,要是自认是大哥,我总觉得我起码有十五年的日子是活在了狗身上……大哥,大姐,哥您一家三口就体谅我一下成不?我还想感觉自己挺年轻的,想感觉自己还有未来,成不?”王世此时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既然王世这么说,贾鸿渐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做他大哥吧。不过就在贾鸿渐刚点头的时候,只听得王世问道:“大哥,首先我觉得很神奇的一点就是大哥你的脑袋非常冷静。哪怕在华夏高科那么神奇的一飞冲天之后,你也没有把华夏高科的案例当成是噱头来宣传来神化,还特别实在的告诉别人不要学,至少是不要以为炒作就是无敌招数,对于这点我非常非常佩服,因为您这种话说出来之后,会有很多人以为您是小气,以为您是不想让别人学华夏高科······”

    呦,这王世还真有点孺子可教的意思!不过也是,这种经过大难的人的确是比一般人想的多很多,经历过自己亲手创立的企业差点把自己踢出局的情况,王世的确会变性格。是啊,齐白石老爷子不是说过么,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可是这年代有多少人能想到这点?在他们的心里想着学就是把什么东西都进行炒作,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准备完全、适度的炒作是对企业有益的,但是什么东西都炒作那对企业反而是有害的!企业做的是什么?其实就是跟做人一样,做的是口碑。我相信王……兄也知道,一个人的口碑好,在出了事情以后,就会有很多人来帮忙。如果一个人整天都虚头八脑的,那除非他有一个人能挑战所有人的实力,否则还是会有摔倒没人扶的时候···…”贾鸿渐微微说道。

    是的,在他贾鸿渐看来在商场上做企业那基本上就跟做人一样,虽然社会上有很多商家那都是非常黑的,各种骗各种蒙,但是这都是档次低的时候的表现。当一个单子上千万之后,当一个产业链上下游那都是常年合作的时候,很多时候做企业就是做人。

    虽然国外的各种理论说的很好,但是在贾鸿渐自己多年的管理生涯和商业生涯的经验中,起码在中国的市场上做企业如同做人那绝对是有好处的。比如说国际国内市场某些东西价格变化剧烈,常年合作的一个下游厂商本来跟贾鸿渐的企业签合同的时候签的是高价,等到贾鸿渐他们要发货的时候价钱跌了不少下去。那怎么办?要是给美国人做,那绝对是按合同办!这让别人挑刺也一点挑不出来毛病!

    但是贾鸿渐不会!他会直接跟老板商量给对方稍微退一点钱,虽然不可能把差价完全退给对方,但是哪怕就是退一小部分,那给对方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长期合作的厂商,这样一次少赚点的照顾对方一次以后,那以后碰到风险不就能互相照顾了?

    这次贾鸿渐的厂子可以碰到价格暴跌,那谁知道下次会不会碰到暴涨?要是暴涨了,贾鸿渐他们发货是少赚了钱,不发货那就要吃官司!可是他之前照顾人家一次以后,这次人家也会照顾他们厂子,会多付点钱补一点差价。这样一来大家的关系就不只是单纯的生意关系,而变成了类似朋友,这样哪怕以后有新的厂家进来展开价格竞争,那老关系户还是会照顾贾鸿渐他们家的!

    那对方要是白眼狼,贾鸿渐照顾了他,他回头不照顾贾鸿渐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以后见到就踢飞呗!有生意就做,绝对不把对方当人就成了!反正以后天有不测风云,那厂子要是遭遇到了什么危机,贾鸿渐绝对会点着一根烟站在一边看戏,而且还会拉着跟自己关系好的厂商一起看戏!

    “贾大哥的意思就是···…做生意就跟做人一样,用上沪话来说就是脑袋要清楚,对吧?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把前因后果或者可能出意外的环节都像清楚,想到应对措施才去做,对吧?”王世此时拿出来了一个小本子,还真跟学生一样慢慢的记着贾鸿渐的那些心得。

    “对!炒作是为了吸引眼球,吸引眼球是等于做广告,做广告是为了让消费者在想买相应商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来你的产品,但是,炒作的效果也就是到这里为止了,之后的一切那都是靠产品本身说话。炒作的再好,再天衣无缝的坑消费者钱,整个消费体验没有上去,而只是用概念来多骗消费者钱,这是非常不牢靠的,别说是我,随便一个记者要是听到了点风声,稍微做点调查那都能把这些厂商整的想死!除非他们花钱再去收买记者……”贾鸿渐说道。

    “而且,就算把全中国的记者都买通了,然后呢?企业就只在中国境内发展?从来不想着发展壮大的去开发国外市场?做人总要有点上进心吧?这么只守着一亩三分地,是不是有点······窝囊废了?”最后,贾鸿渐以这样的结语评论道。

    王世一点点的把这些话记在了本子上,他这到不是作秀,实际上他真心觉得贾鸿渐高明!在这段时间里他真的思考了很多,甚至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弄一个企业的内部刊物出来,每期里面讲一点他对商业的感悟,以及对这个时代过于浮躁的反省。本来要是没有贾鸿渐的话,他会把这个内部刊物叫做《万客周刊》,但是现在有了贾鸿渐,他想着能不能让贾鸿渐来做主笔,把这个周刊变成《鸿渐周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