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九章 叫兽
    在老百姓们都支持华夏高科的时候,另这个年代的老百姓有点意外的是有几个专家们倒是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这天在首都电视台的一档新推出的新闻访谈类节目的提前录制过程中,主持人开场后如此说道:“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朋友们,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新闻连线》节目,相信很多观众朋友都知道了现在在社会上闹得纷纷扬扬的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的纷争。在这场纷争中,双方争辩的焦点就在于已经从新天地公司离职的王之东是否带着在前东家研发的技术用到了新东家的项目中。其实这种事情在社会上非常常见,不过以前都是发生在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之间,这样发生在两个私营企业之前的纠纷可以说还是我国的第一次。为了讨论这个事件,我们节目组今天特意请来了首都大学的法学教授张锐。”

    此时坐在主持人边上的一个中年人向摄像机镜头点了点头,“观众朋友们好。”这个张教授长的一般,带着个啤酒瓶底儿一样厚的眼镜,还是又黑有粗又大的塑料框,戴在他脸上配合着那凸透镜一般的眼镜片儿倒是让他看起来有点像蟾蜍。他头顶有点微秃,发际线基本退到了天灵盖的地方,为了不让别人关注到他的发际线,他特意把左侧鬓角上方的头发留的很长,然后盘在了秃了的地方,这样猛一看到是有点像不秃。

    “张教授,我们台之前在新闻里曾经在街头随机访问了10个左右的路人,问他们关于这次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的纠纷他们是怎么看的,虽然这十个人里大部分都表示说不清楚,但是有八个人说他们会选择支持华夏高科,有一个选择两不相帮,只有一个选择支持新天地公司。对此您是怎么看的?”主持人问道。

    “很好,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张锐不紧不慢的说道,“从这个现象上我们可以发现非常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老百姓会在表示不清楚到底谁对谁错的时候还坚持的表示支持华夏高科呢?而且选择支持他们的还不是少数,居然在这样一个小范围调查里达到了80%的份额,那这就非常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个人认为这样的结果表达了一个概念,那就是老百姓是帮亲不帮理的。他们这次支持华夏高科不是因为华夏高科做的对,而是因为之前华夏高科的几次办基金会救助失学儿童或者是免费送医疗下乡送图书下乡的行为让老百姓感动了。老百姓这么爱屋及乌当然很正常,但是作为一个比较成熟的人,应该是就事论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因为对方以前有功劳,就让对方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不能因为对方以前做过点好事,以后他做了错事我们就当没看见,就不批评,这样也不利于对方的成长……”

    这张锐果然非常“教授”,居然这么几句话之间就把话题给转换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华夏高科就是错了,大家这么支持华夏高科纯粹是因为大家以前对他的印象好似的。甚至听起来还像是现在如果开始批评华夏高科的话,那是对华夏高科好!

    “那请张教授从法学角度上来跟我们讲一下这场纠纷中到底谁对谁错好么?”主持人此时按照剧本继续问道。“好的!在我们法学界看来,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个法律缺失的问题。就跟华夏高科曾经提出来的一样,我国现在还没有成文的劳动法,而且惯行的方式还是没有进入合同制时代,所以很难界定到底员工在离职了以后多久之内不能进入同行的公司供职。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一种讨论,如果回归到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的这场纷争上的话,我倒是可以说没有这么复杂。

    首先,王之东的确是之前新天地公司的总工程师,还是副总经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是知道很多新天地公司的商业机密的,比如新天地公司未来的技术路线和财务状况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本身还掌握着技术的王之东在离职的时候是不是需要跟老东家谈好了,交接好了,把以后的一切可能都谈妥了之后再离职?哪怕是在公职单位要辞职也不是说只写一封辞职信上去就可以的,也要等组织的同意不是?”

    在先把责任引到了王之东身上之后,这张教授又开始找华夏高科的麻烦了,“当然了,从某些角度来看的话,华夏高科也不是没有责任,他们在录取王之东之前难道就没有打个电话到新天地公司问下交接的怎么样了么?这种在录取新人的时候打电话去老东家问问情况才是比较负责任的做法。而且在录取了王之东之后,在整个纠纷爆发出来了之后,华夏高科没有坐下来跟新天地公司好好的谈,而是火气很大的有点仗势欺人架势的直接就开了新闻发布会,不仅先把事情闹大而且还把所有的问题全都归结到了新天地公司身上,甚至涉嫌造谣新天地公司什么追杀王之东……他们华夏高科的这种反应让我觉得他们的公司有点变质了,如果说以前的华夏高科那给我感觉非常有良心的话,哪么现在它给我的感觉到像是个地主老财,或者说像是地痞流氓恶霸!”

    嘿,这张锐,居然现在开始图穷匕见,居然现在开始慢慢的摸黑华夏高科了。在他的描述中,华夏高科那简直就是有了点臭钱之后就不知道自己是老几,觉得自己可以挑战一些事情,然后就变得越来越凶越来越坏的流氓一样!

    “张教授,那您觉得这件事情怎么解决为好呢?”主持人按部就班的问道。“我觉得像华夏高科现在这样的做法是完全不对的,肯定要换个做法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至少从我的角度看来,华夏高科应该坐下来跟新天地公司好好谈谈看,就算是真的想要王之东的话,他们也可以付钱把王之东掌握的相关技术买下来嘛,这样通过一定程度的赔偿金来获得新天地公司的谅解也对他们华夏高科相当的好!”

    基本上这个张教授的发言就是拐着弯儿的把新天地的种种奇葩做法都避了过去,而着重挑着华夏高科的毛病,甚至华夏高科没毛病的为了自己利益而抗争的做法,那到了他的嘴里都变成了充满了野蛮气息的流氓作风!仿佛华夏高科站出来为自己的员工说两句公正的话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好像华夏高科一辈子只能忍气吞声的任人欺负,碰到什么不公正的事情了只能抱着“讲大局”的心态不闹大,悄悄赔钱解决一样!

    等到节目录制结束,张教授卸下了夹在身上的无线话筒,跟主持人握了握手,非常轻松惬意的走回化妆间准备卸妆。而在这个时候,只见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走到了他身边并且说道:“张教授果然名不虚传,效果非常好,这里是这次的尾款,希望下次有机会还能合作。”

    “小张秘书,谢谢你了啊,嘿嘿!”本来还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张教授此时却猥琐的嘿嘿笑着接过了何文秘书递过来的信封,他也不怕别人看到的直接打开信封看了看,发现里面的确是厚厚的一叠钞票后,还不嫌丢人的直接用手指粘着口水点了起来。

    他的这番作风让旁边的小张都鄙视他了,“行了,张教授,在这里点钱你也不怕别人看到,回去再点不是也一样么,这钱我们还能亏了你的?”“诶诶,不一样不一样,钱这种事情还是当面点好比较好,等回去了就说不清了!”那张教授非常小市民的笑了起来,就跟菜场里买菜为了一分钱能斤斤计较一个小时的家庭主妇一样慢慢的点着钱。

    这样的事情不仅是在这一个地方发生着,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在发生着!这何文发火了之后,居然愿意撒钱出来到处找专家教授帮忙泼华夏高科的污水!对于这一套他可是非常熟悉的,当初在王之东要出走的时候,他自己就是找人这么干的,到了现在他当然还会这么干!

    什么老百姓支持不支持的?老百姓算个屁!只要把专家教授找好了,掌握了话语权天天洗脑一下,谁还会支持华夏高科?到时候华夏高科想了这个事情?行啊,给钱!不过到时候给多少钱那就是要看他何文的心情了!

    同时不仅是这样,他何文的背后可是还有他舅舅在的!他舅舅没儿子,于是把他这个外甥一直当成宝贝儿子来心疼,嘿嘿,在政府层面上给华夏高科填点眼药水儿,那还是非常容易的!那狗屁华夏高科不是跟联乡成立了一个什么小米科技么,不是号称在研发程控交换机要争夺7月份政府颁发的拍照么?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还敢惹他何文?真不怕他何文在这关键的时候给华夏高科添堵?

    他何文能成事的技术也许不怎么样,但是能坏事的技术那简直就是与生俱来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