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零章 愈演愈烈
    首都台的这个《新闻连线》在播出之后,贾钢和苏萍两个当时就愤怒了。“这个什么张教授是怎么说话呢?他这不是拉偏架么?怎么光说我们华夏高科,怎么不说新天地?新天地就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怎么能这么说话?还有点党性么?”贾钢看起来是完全没想到这个教授有收钱的可能。

    “就是说,这个教授好歹还是首都大学的老师啊,是教书育人的,怎么拉偏架拉的这么明显?他们首都大学可是全国最高学府啊,怎么看事情这么偏颇?”苏萍忍不住的抱怨道。

    此时的贾鸿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在这个年代专家们的良心已经开始慢慢一点点的被狗吃了,反正在他看来拉偏架能拉的这么明显的那除了智商是硬伤之外,肯定就是收了钱。“鸿渐,没事儿的,不就是个教授么,虽然是北大的,但是谁没说错话犯傻的时候?没事儿的啊······”苏萍此时看到了贾鸿渐叹气,还以为贾鸿渐是在伤心,便心疼的安慰儿子道。

    这话一听倒是让贾鸿渐有点乐,“我不伤心啊,对这种收了钱昧着良心乱说话的人有必要伤心么?为他们的言论伤心的话那得单纯到什么模样啊······”他这话让苏萍和贾钢愣了,“你说啥?他收了钱?不能吧?可不敢瞎说,人家可是教授呢!”

    “教授咋了?教授就不是人了?这年头为了点钱不要脸的人少了?谁说教授就不能为了钱乱说话?”贾鸿渐说道,“爸妈,你们知道么,国外这种事情那多了去了,吸烟有害健康咱们国家都是公开说的,但是在以前美国那都是不让说,为啥?因为烟草集团都会雇佣各种说客或者是专家教授从某些角度说抽烟无害,或者至少说不一定有害!他们那些烟草集团供养的专家教授每天想着就是怎么证明或者至少让别人以为他们证明了吸烟无害健康,他们的良心呢?”

    听着贾鸿渐的话·贾钢和苏萍那还真是有点不敢相信,“外国有这样的?烟草公司还就这样昧着良心骗老百姓?那他们的政府不管?”贾钢问道。“管啥啊,他们的政府首脑本来能上台就是因为烟草公司给了钱,甚至国会议员搞不好退休了之后都能直接再到烟草公司挂个职位每年拿高工资·政府不帮着烟草公司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还指望他们为老百姓说话?”

    “外国还有这种事?”本来贾钢和苏萍还有点这个年代的习惯,会跟别人一样下意识的以为国外怎么都比国内好,完全没想过国外可能会有更操蛋的事情。不过此时贾钢回过了神来之后就说道,“那毕竟是国外,咱们国内没这种情况啊,国内的专家教授什么的毕竟还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说专业领域的知识高低,但是在负责这和良心上总要比国外的好吧?”

    “呵呵,爸······”贾鸿渐其实本来好多事情都没跟老爸说过,现在想着老爸怎么也“长大到了可以知道这些事”的地步了,他便说道:“实际上上次的那个水变油事件还记得么,那个事情我没对家里说过太多,其实在那个事件里面哈市那边当地有一所非常有名的理工科院校,他们里面的校长、书记甚至到下面的专业教授·很多人都给王洪成写了背书,甚至好多人还主动上书中央,讲述王洪成水变油技术的伟大。他们是被骗了还是收了钱了?我这么说吧·里面最最最保守估计也有一半人是收了钱才那么说的……”

    听到了儿子这么一说,贾钢当时就一脸的不敢相信,他还以为儿子是在开玩笑,可是不管怎么看儿子脸上都是非常正经的表情,看起来是非常认真的。“难,难道这个教授也是这样没有党性没有良心的胡说?难道他真是收了钱?”他愤怒的问道。

    “十有八-九是收了钱了,还有一成是真的笨,不过我想着既然他能进入首都大学这样的名牌学府当教授,脑子要笨的话也不太可能,于是只有收了钱这样一种选项了。”贾鸿渐叹了口气说道·

    “那我找他们学校领导去!我还就不信制不了他们这群人了!”贾钢此时非常愤怒的说到,一边说着他就一边往外走,看起来就像是现在就要冲到首都去找首都大学的校长理论一样。

    “爸,咱又没证据,去了也没用啊。”贾鸿渐此时劝老爸道,“而且这种收钱不收钱的事情·那肯定都是最秘密的,他怎么可能宣传的谁都知道?没人知道我们就没证据,那去找了人家也只会当我们输不起,会当我们是疯子,何必呢?”

    贾钢听了儿子的话仔细一想也的确是这样,手里没证据这么冲过去了只能是被别人当输不起。

    不过就算是被当成输不起那也起码是能进学校找到人家校长以后了,现在这么根本没证据的冲过去搞不好根本连校长都看不到就被人当成是疯子给扭送到精神病院吃镇静剂去了!

    “那咱们怎么办?就这么看着他们这么污蔑我们?”苏萍此时非常不爽的说道,要是按照她的想法对方能干她干吗不能干?哪怕她本人也是当老师的,但是这年头怎么都行就是不能傻!

    贾鸿渐此时想了想,稀奇的没有很快的说出来办法,“让我想想看……”他倒不是什么卫道士,不是说不好意思拿出钱来弄几个专家学者的为自己说话,而是说他在考虑自己未来几步要怎么做!他这个人从来做事都不是走一步看一步,而是基本上策划了后面几步的方向之后才走出第一步的。现在根本不虑以后几步怎么走就光是找几个专家来帮忙摇旗呐喊不是不行,但是会影响未来有揭穿这个什么张锐教授收钱才说话的可能!

    他本人现在就是打假出身的,他早就把一种光头不骂和尚是秃驴的规则印到了自己的脑海里,如果自己做过了跟对方相同的事情的话,那他未来就会少了一条揭穿对方黑幕的可能!他现在是肯定要抽那个何文的,哪怕现在不是为了王之东出头,就是为了他贾鸿渐一家人的面子,他都是要把何文按在地上死命抽脸的。不过就在他考虑着到底要分几个步骤抽的时候,丁三石突然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头儿,贾总苏总,快来看咱们上沪台,咱们这边的新闻节目也在讨论咱们公司的事情,还有个教授在说咱们公司不地道!”一边紧急的说着,丁三石一边把办公室的电视机打开了。

    调好了台之后,只见着在新闻频道里的确是有个什么专家正在说着华夏高科——“在我看来华夏高科这个企业是非常不好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企业刚开始是做保健品的,我这里倒不是歧视做保健品的企业,而是说他们本来是做保健品的后来转行做高科技的话,哪么自然最便捷的路线就是去挖别的公司的墙角,就是把别的公司培养出来的人才免费挖过来自己使用,甚至如果这些挖过来的人才能带来一些原来公司的技术的话,那更是对华夏高科有好处!

    这可不是臆断,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华夏高科之前做保健品的时候都是怎么做的,他们是不是一直都是靠着宣传都是靠着炒作才做起来的市场?对于这样一个会炒作的公司,我们真的能相信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么,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把话说的跟真实情况不一样,而想引起我们的同情或者什么呢?”

    听着电视里面这些专家教授们一脸正气的污蔑着华夏高科,贾鸿渐现在可是真正的被激怒了,他现在都开始怀疑为什么前几天自己找戏剧学院的学生扮记者采访何文的时候,为什么要拿个软绵绵的话筒往他嘴巴里塞而不是塞进去一捆tnt炸药或者什么的!

    “小贾总!”就在这个时候,王之东满头大汗的冲进了贾鸿渐的办公室,在看到了贾钢苏萍和贾鸿渐都在办公室里面以后,在看到了电视机上面正在放着那个污蔑华夏高科的节目之后,他愧疚欲死的说道:“对,对不起!这一切都怪我!我……我一定给咱们公司一个说法!”说着,这王之东直接一个转身就要走。

    贾鸿渐一看这架势,当时就觉得王之东这是想找何文拼命去,他赶忙叫着丁三石拉住王之东,“你干什么?现在你是公司的员工,我还没点头呢你就像旷工?好好干你的活儿去,我不是说过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情,所有跟研究无关的事情都有我来抗么?逞能什么?滚回去研究你的东西去!”

    虽然贾鸿渐这番话真心不算好听,但是王之东还真的一下被贾鸿渐这番话给镇住了,他现在看着贾鸿渐,那真心觉得这就是老大啊!尼玛完全没办法违背老大的意思做事啊!这辈子能碰到这样的一个老大,那还有啥遗憾?当时他感动的那话都说不出来了,嘴巴张了合,合了张,就是说不出来一个字,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大恩不言谢,谢谢两个字完全没办法表达这种感谢之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