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零章 一石三鸟?
    这时已经是5月底了,眼见着到了将要投标申请电信行业入网执照的时候了。这个执照贾鸿渐还是非常看重的,公司已经在整个生产线上投资了一千多万,为了找工人培训又乱七八糟花了十几万,然后试运营什么的又用去了百十万,如果说这入网执照没批下来的话,这前期的投入基本上都变成了“沉没成本”——也就是收不回来的成本。

    就算是不说这些已经投入的钱钱,那贾鸿渐也舍不得丢掉这个活儿,只要能接下来这个活儿,只要能斗过华威公司,那华夏高科以后就是另一个华威啊!那以后直接就能成为电信提供商范围内的世界第一,这再进入手机行业外加上it行业里的制霸的话,那直接就成了ict融合的世界之最了,那等于是什么概念?基本等同于最强大时候的诺基亚微软合并的概念,基本就等于后来的华为谷歌的概念!等到公司都成了这个规模了,苹果还怎么跟华夏高科斗?到时候华夏高科搞不好就成为了世界最强大同时还不上市的私人企业吧!有这样的一个美妙未来在召唤,贾鸿渐怎么可能放得下?

    不过在这个时候,外界媒体的注意力倒是不在这个电信行业入网执照上,而是集中在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纠纷的后续影响上!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里邀请了一个人民大学的法学教授正在谈论着从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纷争中引出来的一个话题——《劳动法》!

    “大家知道,我们国家其实到了现在也没有一部真正的《劳动法》,以前的各种相关法规其实都是通过国家计委统一计划实行的,在以前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这个是可行的,但是在现在这样一个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双元混合经济里却是不那么可行的。我们来看由王之东引起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的纷争,其实我们可以发现这次纷争的源头就是王之东和新天地公司签署劳务合同的时候,并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法律条文,没有这样一个法律条文,在员工离职的时候很容易就弄的老东家不满意同时离职人员也不满意,为此我已经联名了学术界许多专家教授上书人大,建议尽快开始《劳动法》的草案撰写工作!”

    这样的一个节目在老百姓看来,那就是等于华夏高科帮着他们吵出来了一个名头!虽然其实这件事情是华夏高科和新天地两边吵大了才引起了全国的关注,但是现在跟华夏高科这样的高大形象比起来,新天地公司倒是处于一种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坏人”角色,哪怕是最中立的评论者也只是会把新天地公司描述成一个因为种种误会才跟王之东产生了矛盾的企业,在别的方面那绝对不会为新天地说好话的。在这样一种奇怪的情景之下,新天地公司倒是用一种类似凤姐的模式变成了全国知名……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新中国的第一部《劳动法》真的颁布了出来,这法律明显就是跟贾鸿渐脱不开关系,甚至可以说贾鸿渐就是造成了《劳动法》产生的导火索,如果按照国际通行惯例,这部劳动法其实可以叫做“王之东法案”或者是“贾鸿渐法案”,这也许倒是贾鸿渐重生之后对世界带来的最大的影响。

    尽管如此,在这个时候贾鸿渐并没有意淫自己对世界带来的影响,也没有想着自己可能成为劳动法之父而得意洋洋,他现在正在严肃的听着倪广南和王继志打听出来的结果。“小贾总,我找邮电部的老朋友问了问,好像的确里面有人想卡我们,在我们的标书投进去以后,很快就有副部长级别的人直接公开说我们华夏高科以前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储备,而且是最近才转行过来的,要是发给我们执照的话怕我们质量不过关什么的,同时国外的爱立信、阿尔卡特等公司也申请了执照,这样一来虽然对方没有明确的说出来要卡我们,但是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这边也是,我这边找以前工业自动化领域的老同行问了问,他现在也在邮电部里,他说南边的那个华威公司,哪么一点点的公司,以前也没坐过什么程控交换机,历史水平跟咱们差不多,而且资金额度还没咱们公司多,但是他们公司就没受到什么刁难,也没人说他们公司实力不行或者怎么样……”王继志此时接着倪广南的话说到。

    原来,这是贾鸿渐在受迫害妄想狂之后,一边递交了标书一边让倪老爷子和王老爷子帮忙打听打听,结果打听出来了就是这样有点模糊有点让人捉摸不透的消息。实际上贾鸿渐知道,如果真的有人要卡他们的话,那除非是在最后的决定会议上否则对方是根本不会提前就说出来肯定要卡死华夏高科的!

    在真实的世界里,反派都很聪明,绝对不会跟电影电视里面一样傻乎乎的事先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然后让对方有了准备,他们只会像现在这样稍微放一点似是而非的风出来,让对方产生一种似是而非的侥幸心理,然后等到了真正能决定一切的时间时,直接一棍子打死,弄的木已成舟,让对方到时候临时找人都不可能拌的回来!

    “屁话!什么叫怕我们的质量不行?我们又不是说得到了执照就能让邮电部门一定购买我们的产品,本来得到了执照那也就是入个门,之后还是要跟国内外的企业进行公平的市场竞争,要是质量不行人家不买我们的不就完了?他们还真当这是在菜市场买菜,邮电部门的人一点事先的测试都不会做就直接付钱买?”贾鸿渐吐槽道。

    “小贾总,那咱们怎么办?”倪广南此时关心的问道。“唔……”贾鸿渐稍微思考了一下,想了想说道,“这样吧,给我一点时间,我稍微像个办法出来,反正就算我们顺利的得到了执照,那些电信部门的人最后肯定也崇洋媚外的喜欢用外国东西,我想个办法把这种思维和这个卡我们的事情一起给解决了!”

    是的,贾鸿渐是个懒人,既然之后还有问题要解决,那为什么不现在就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直接一次性把两个问题都解决掉呢,如果都能解决掉的话,那以后可以省下来多少脑筋多少卡路里,有这些脑细胞和卡路里用来跟白富美谈情说爱不好么?

    “好咧,要是想到了主意就告诉我,我找人帮忙!”倪广南笑着说道。贾鸿渐笑着送走了倪广南和王继志之后,坐下来开始考虑要怎么做,实际上很久之前他就开始考虑类似的问题了。当时考虑的目标是因为华威公司历史上会用一种比较灰色的方法走钢丝弄到了全国大部分省市自治区的电信基站设备订单,贾鸿渐不想用这种办法,同时还要抵抗外国品牌的入侵,所以他必须想一个既能让华威公司不要玩下三滥的招数,同时还能正大光明的ko外国品牌的招数。

    现在这么一看的话,这样的一个招数好像对邮电部里某些人的质疑声也有一定的反击作用?作为一个被迫害妄想狂,贾鸿渐觉得对方要卡自己的华夏高科的话,那最可能的就是冲产品质量上来,因为这样是普通人最容易认同最容易相信的,毕竟华夏高科才入行不久。而如果用什么别的方法——比如说“爷就是不喜欢华夏高科,这次我们就不要让他们得到执照了”的话,绝逼会让人质疑,毕竟这只是一个执照,而不是一个终身合同!

    现在想想看的话,如果之前想好的这个办法可行的话,那绝对会一举三得,既弄的华威集团必须老老实实的走正路,同时还能让国外品牌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进行竞争,同时还能把可能卡华夏高科的因素解决掉!

    那么,这样的一个能够一石三鸟的办法到底是什么?那就是依靠着贾鸿渐现在的新华社挂名记者的身份,写文章到《内参清样》上!他贾鸿渐所拥有的多重身份那就是他本身最可以依靠的武器!

    哪怕这个华夏高科跟贾鸿渐的关系太密切,但是只要他贾鸿渐不是华夏高科的老总,那他在文章里提出来的观点只要足够正确,那还是能得到别人的认同的!而如果他本人就是华夏高科的老总呢?他所说的一切都会被别人认为是有所图,是有利益导向的!这也就是贾鸿渐为什么到现在还一直安安静静的呆在幕后的原因,哪怕是熟悉的人都知道其实华夏高科是贾鸿渐在做主,但是只要实际上没有那个名头,他贾鸿渐就能保持一个相对超然的地位,就能凭借着以前灭了王洪成的耿直正义的形象来相对中立的说一些对他们公司有好处的话!

    这,就是幕后**oss真正要呆在幕后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