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二章 杀了他就能升级?
    贾鸿渐的这篇文章在《内参清样》上发表之后可以说是引起巨大的反响,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想到过政府买东西的这个行为居然也会有一定的宏观调控效果!很多省部级高官甚至是更高层次的人惊讶的发现如果真的实行了这种政府采购的方法的话,那的确就是多了一个可以救活国企的心办法!

    这样的一篇文章写出来之后可以说是绝对改变了贾鸿渐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本来贾鸿渐这样的一个少年天才在他们眼里那就是一个神奇少年,就是一个普通的专家智囊,能发现国内的各种现行政策的一些弊端,能踢出来一些意见,但是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形象了。

    但是从华夏高科和新天地公司吵架开始,贾鸿渐的形象又开始变化了,如果说在那次纠纷中他能提出来起草《劳动法》的建议那就已经非常让人惊讶了,毕竟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提案,跟之前那种挑毛病的提案完全不同。不过上次毕竟还是有华夏高科的切身利益在,可是这次的这个政府采购的提案在不知道华夏高科可能面临邮电部某些人卡他们的情况下,那绝对就是一个无利益纠葛而相处来的创新理念!这样在那些省部级高官的眼里,他简直就是国之智囊、国之军师的角色了!

    如果真的能实行这样的政府采购的方案的话,全国各地的国有企业那可是都能活了啊!虽然仍然是吃政府财政,但是起码也是走了市场渠道,起码也不用像是做假账进股市那样被批坑老百姓钱了!这样的一个方案可以说是在很大程度上联合了大多数的人,甚至是一下子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支持者阵容。

    过了没两天的功夫,一些相对有良心的专家学者们纷纷开始上书99赞同支持贾鸿渐的提议,几乎可以说是瞬间贾鸿渐的身后就有了一群■持的人群。这些人不断的上书中央要求中央赶紧开始研究政府采购■例,甚至有的人都已经开始投桃报李的建议中央从程控交换机采购的个时间点开始采用政府采购计划了。

    为什么他们这么急?因为贾鸿渐那可不是单单的踢出来了一个计划,而是连这个计划的漏洞以及可能被别人利用的地方都写了出来,这样一来中央基本就不用在找专家组反复验证这种模式到底有多少漏洞就算是验证甚至也只用开一场会就可以验证完了!

    此时何文的舅舅王文林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内参清样》上好几篇支持贾鸿渐提议的文章咬牙切齿着,他简直就不明白那贾鸿渐怎么每次都能弄出来这么多事!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当初王洪成面对贾鸿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这种感觉那就像是敌人好像总能从各种出其不意的地方来进攻他一个想不到的薄弱点,弄的他手忙脚乱甚至直接就被踹翻了!

    他想了想,如果真让贾鸿渐说的政府采购成功的话那对他想帮外甥报仇的做法还真是个打击,应该怎么办呢?拖住这个政府采购的提案么?可是该死的贾鸿渐怎么就能想出来这样的提案,这样的提案能给太多的人带来利益,弄到现在他一个人基本上已经抵挡不住了!想了想,他觉得还是得跟外甥说一声,让外甥赶紧趁着现在中央还没定下来政府采购的时刻赶紧跟华夏高科谈判,能谈成那就是最好以后大家就井水不犯河水!

    想完,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外甥,“小文,你赶快找人去跟华夏高科谈,听到没有?”,谁知道在电话那头的外甥却还有点转不过弯儿来,“舅舅,不就是一个提案么您还搞不定?有您给我做主,咱们怎么不能按着他们抽?”嘿,这何文还自我感觉挺好的呢!

    “你傻啊!现在我都快抵挡不住了你知不知道。你以为他那个提ww案就是一个普通的提案?他那个提案是借花献佛是对政府对国企几■方面都有好处的提案,现在这几方面的人都开始帮着他说话,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投桃报李的帮忙提议程控交换机的采购也要纳入政府采购的杉■架内,这提案要是成了我们来卡个屁!到时候华夏高科看我们忙忙碌碌的这一通卡,那就像是看猴戏,知道么?”

    “哦······我知道了······”虽然嘴上这么答应了,但是何文还真不敢相信华夏高科能有这么牛x的实力,“切,别是老头子判断失误了吧?人老了就是胆子小,这么点儿胆子能做什么大事啊!”这白眼儿狼一般的何文没心没肺的吐槽自己舅舅道。

    他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按照舅舅的提议做,不过他想的可不是通过这个谈判跟华夏高科讲和,而是这么拖着弄的他们华夏高科放低戒心,然后,嘿嘿······“叫你们mmd不张开狗眼看看大爷是谁,敢跟我斗?”一边说着他一边打电话找起了人。

    几天之后,当贾鸿渐在办公室里等着王继志等通过各种关系回报提案的进展呢,突然就见着老爸老妈一脸怪异表情的进了他的办公室。

    “怎么了?你们这是要告诉我其实我不是你们的孩子么?”贾鸿渐抢在爸妈开口前问道,他这问题直接把爸妈的脸色弄的更怪异了,他还不罢休的接着说道,“从小你们就告诉我我是你们在垃圾堆里捡来的,当时我就想啊,我肯定有个更给力的爸妈,我爸妈说不定都是在美国留学,因为种种封建糟粕的迫害,才不得不把我留在了国内,他们一定会有一天来找我的…···”

    虽然这个真是贾鸿渐小时候想到过的事情,但是他这话还真的让贾钢和苏萍头顶都快出黑线了!“你这孩子,整天没大没小没正经的,你不是我老贾家的孩子还想是谁家的孩子?”贾钢无奈的瞪了一眼贾鸿渐,说道。而苏萍这个时候则是凑上来笑着说道:“傻孩子整天乱说什么呢,这会儿有事儿找你,刚才你爸接到了个首都口音的电话,那人现在好像就在上沪,他说要跟咱们公司谈一笔生意,让咱们公司请他在国际饭店吃饭……”

    听着这么zb的要求·贾鸿渐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像是何文啊!就算不是何文这也肯定是跟何文有不少关系的家伙吧?不然怎么性格都这么奇葩?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着苏萍主妇习性发作的问道,“咱们不理他?要是谁都像他这样随随便便打个电话过来说要让咱们请客咱们就真请的话,那么家里有再多钱也不够这么花的啊!”

    “没事……”谁知到贾鸿渐居然这么说道·“管他什么故弄玄虚不故弄玄虚,咱们先过去看看丫到底什么意思,谁说他让我们付钱我们就一定付钱了,要是不让咱们满意,咱们也可以装着请客付钱了,但是告诉服务员由那个人买单嘛!”

    哈,这贾鸿渐简直就是坏爆了!光是顺着他的说法一想象·当时贾钢和苏萍就想到那人本来美美的吃了一顿结果最后发现需要他自己花钱而他身上又没带哪么多钱时候的尴尬场面!光是想到了这样的场面,■让这两个平常正经的很的中年人脸上露出了喜色。

    很快,贾鸿渐一家就出发了。是的没错,虽然这次人家点名是让贾钢请客,但是贾鸿渐和苏萍为啥不能去?等到他们一家三口来到了外滩旁边的国际饭店之后,要了个包间等了有半个小时,那人才很大牌的来了。

    这人看起来油头粉面的,头上学着港台电影里的公子哥一样涂满了油腻腻的发蜡·身上穿着一件紧身的充满了热带风光的长袖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让贾鸿渐看起来感觉非常像是日本**场所里的牛郎。

    “你就是贾钢吧?幸会幸会。”这人叼着香烟坐下后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贾钢·虽然话本身应该算是客气,但是配上他那无所谓的口气和那欠揍的表情,怎么都让贾鸿渐有了一种把这家伙打一顿就可以得到不少经验值的感觉……

    “呵呵,在下就是贾钢,不知道先生有什么可以指教的?”贾钢此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他反而是笑呵呵的问道。

    “老贾啊,你就是太心急了,谈生意是不能这么心急的,咱们先吃饭,我来点菜······”那人叼着香烟一副**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菜单自顾自的点了起来。

    “这个基围虾给我来两斤·这个鱼翅来两份,这个象鼻来一份,还有这个熊掌······”这货还真是有点不花自己的钱不心疼啊,点菜那好像都是冲着价目表上最贵的去的!

    好吧好吧,贾鸿渐觉得自己要保持风度,不能现在就出手揍这个家伙·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重生过的人了,心理年龄那可是30多快40的灬大叔,不能跟年轻人式的现在就动手,怎么也得把火气给积攒起来,■到这货真的说不出来什么让他满意的计划后再动手!

    点完了菜,那人倒是也没想着跟贾钢等人聊天,就自顾自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不断的扣着手指甲里面的黑泥,等到上菜了之后,这人拿着筷子不断的在盘子里面翻来翻去,弄的贾鸿渐一家基本上都没了什么吃饭的胃口。

    好不容易等到吃饭吃的差不多了,当贾鸿渐的耐性基本上也憋到了极致的时候,只听着那油头粉面的家伙打了个饱嗝说道:“嗝,老贾啊,不是我说你,你们华夏高科做事也太不地道了,我这次来呢,就是帮着新天地公司的何总当个说客,你们真以为弄出来一个什么提案就能绕过邮电部了?实话给你们说,邮电部里副部长就是何文的亲舅舅,哈哈,哪怕就是能政府采购了,你们真以为就能落到你们华夏高科的头上,到时候可别是为了他人做嫁衣……”

    “那先生的意思是?”贾鸿渐此时忍不住开口问道,谁知到那人倒是像刚发现贾鸿渐存在一样,居然差异的扭头过来打量了一番贾鸿渐,好像在差异眼前的这个小东西是从那儿冒出来的。

    打量完了之后,他还扭头差异的看了看贾钢,好像再质疑他跟贾钢谈话的时候,别的小崽子哪儿有资格插话?

    哎呦我去,贾鸿渐现在越来越有了一种杀了这个家伙就能升级的感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