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三章 敲诈和陷阱
    “我的意思很简单,要想让华夏高科中标得到邮电部颁发的◆信入网执照,那稍微跟何文何总赔礼道歉一下,稍微意思一下就行了。

    做人嘛,不能一毛不拔不是,出点小钱赚到大钱,这对大家都好嘛!”那个到现在还没通报自己到底叫什么名字的油头粉面男此时笑呵呵的说道。

    “喔······那不知道先生的意思是意思多少比较合适呢?”贾钢此时还是一脸微笑的问道,看起来好像是真心在打听的样子。“这个意思多少主要是看你们的诚意,诚意越多那就越能让双方和解,最低么,我看这个数就差不多了······”一边说着,这油头粉面的家伙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了300万的字样。

    “这······么多么?”贾钢还是尽量保持着风度问道。“这你还嫌多?哎呦,你们上沪人还真是小心眼,有你们特么的这么做生意的么,不是我说你们,这么抠你们公司还能做大那还真是个奇迹!这三百万那还是少的,知道别人求我们办事都要给多少么?切!这次要不是看在何总的面子上,我都不稀罕来!”

    “那你就不要来呗,谁逼你了?”就在此时,却听着贾鸿渐如此说道,他这时候还真是受够了,屁三百万,他就是把三百万人民币烧了都不会给何文,狗屁何文有什么能耐啊,还想找人从邮电部内部卡他贾鸿渐?信不信他贾鸿渐连那邮电部内部的人一起给掀翻咯?

    “诶我操,你丫谁啊,这有你丫说话的份么?孙子!”那油头粉面的家伙这时候居然还敢开脏口了!嘿,这把贾鸿渐气的,只见他直接就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他么的,不就是想要三百万么,我们他么的■知道你是谁啊?你他么的说要三百万我们就给你,谁你么知道你到底■不认识何文?艹!自己你么的到现在都不说身份我特么的知道你是■子还是骗子还是骗子啊?”

    怎么?为什么贾鸿渐拍桌子起来的动作这么牛x但是后来说的话却这么软?难道这货又要坑人了?

    此时那油头粉面的家伙一听贾鸿渐的话,当时脸上就一红。这货到现在才想起来这里不是首都,上沪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多!不过这个时候不能道歉啊首都爷们儿怎么都得把场面撑住啊!他当时就直接拿出来手机愤怒的说道:“你丫还不信,我现在就找何文,要是他也这么说,你是不是跪下叫爷爷?”

    “你丫有本事打啊!这种屁话我也会说,我现在打电话打通了,你是不是也跪下叫爷爷?”贾鸿渐满脸激动的反驳道。“嘿!我艹!”那油头粉面的家伙此时真心火气都被贾鸿渐给挑起来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喂,何文,你么这边贾家的傻b就不相信我是代表你来的,你自己跟他们说吧!”说吧,这伙直接就把电话递给了贾鸿渐。

    贾鸿渐接过来一看,这电话貌似是“科技以换壳为本”的诺基亚,而这以换壳为本的诺基亚手机上面好像到是有个免提键!只见着贾鸿渐把这免提键一按,然后直接就问道:“喂是新天地公司的何文何总么?这边有个人,他说只要给你三百万,你就能保证邮电部里的副部长不找我们华夏高科的麻烦并且能保证我们华夏高科获得这次邮电部电信行业入网执照,是么?”

    啧啧,他怎么直接在电话里面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这些事情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说么?别人谈这些事情的时候,那都是恨不得隐秘的不能在隐秘,甚至让外人听到都根本联想不到那方面,怎么贾鸿渐倒是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此时的何文那叫一个气,他到不是气贾鸿渐,而是气那个帮他办■的人!这种事情办起来怎么能弄成这个样子?刚开始吃饭直接一个电■打过来聊聊天不是什么都可以弄清楚了?果然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哦······也不能这么说·……国家部门有国家部门自己的做法,我们外人是影响不了什么的······不能说塞钱就影响到了国家部门的选择嘛……”本来这何文还想往回圆,可是贾鸿渐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只听着贾鸿渐大声的问道:“如果何总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华夏高科为啥要给你钱?因为我们吃饱了撑的?”

    哎呦我去,当时何文被这话堵的血都快吐出来了,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说话这么冲的人,甚至他都忘记问跟他通电话的人到底是不是贾钢了!“给我钱是因为你们公司之前惹到我了,如果不给我这笔钱的话,我就可以坏你们的事儿我就可以让你们得不到电信入网执照。给了钱,你们得到入网执照的可能就增加了,知道么?”说道了这里,何文仿佛是想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或者是单纯的想炫一下,“贾总,不是我说你,你事先也稍微打听一下我的背景好不好,你不妨查查看邮电部副部长王文林跟我何文是什么关系,我这儿就告诉你,他是我亲舅舅,我让他卡你们,那你们一辈子就都没希望了,懂么?要是给钱的话,那么只要我在适当的时候帮你们美言几句,那八成你们就能得到执照,明白了么?”

    “恩,行,懂了,你等着。”电话里传出来了贾鸿渐这样的声音之后,接着就是一阵忙音,何文愣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被人甩了电话了!“这贾钢尼玛是火药脾气啊?”刚抱怨完,何文突然想起来刚才的那个声音好像太过于年轻,应该不是贾钢的······擦,刚才怎么就忘了问这货到底是谁呢?

    而在此时,上沪国际饭店里的贾鸿渐甩了电话之后,他把电话丢给了那油头粉面的家伙。可是在他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听着那油头粉面的家伙此时却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还不跪下来叫爷爷?孙贼!之前还不信我?还以为你爷爷我是骗子?我去!现在瞪大了你的狗眼看看爷到底是真是假!”

    “跪你么了个看你么了个此时贾鸿渐的计划完成了,他压抑许久火气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刻,只见着他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录音机样的东西丢给了苏萍,然后直接绕过桌子就揪上了那油头粉面家伙的领子。

    “鸿渐!”就在贾鸿渐刚举起拳头准备往那家伙脸上砸的时候,只听着贾钢如此大喊道,他停下来扭头一看·只见着自己老爹如此说道:“别闹出人命,下手轻点!”

    嘿,有这样的圣旨来了贾鸿渐还不继续?他看着这时候反应过来的那油头粉面的家伙想还手,他二话不说直接左手揪着对方的领子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皮带·双手一用力,直接就把那货给横着拎了起来,然后他直接把对方这么狠狠的往地下一掼!■

    只听得“彭”的一声,那油头粉面的家伙居然直接被贾鸿渐这么■地上摔了个瓷实,不过这货此时气焰仍然嚣张——“你,你敢打我?敢打我?我他么的让你们姓贾的一辈子都得不到电信执照你们信不信?我艹……”

    结果他还没说完,就只见着贾鸿渐直接一脚就往他头上猛踩猛踢!等贾鸿渐这么打了几分钟之后·那货就只剩下蜷缩在地上的份儿了!“还牛逼不牛逼了?告诉你吧傻x今天我们是来扮猪吃虎的,刚才所有的对话我都录下来了,回头明天就给送到中纪委去,到时候看看是谁倒霉是谁进监狱好不好?就一个王文林就想弄倒我们华夏高科,丫挺的在上门找茬之前就不知道打听打听我们华夏高科的人脉?”

    打了一通之后,贾鸿渐一边拍着那油头粉面家伙的脸,一边笑着说道。

    此时那家伙全身无力·哪怕是双眼中露出惊恐的表情,也有心无力没办法抢录音带了!是的,贾鸿渐这次就是多了个心眼·在去年9月份于紫云商城里面知假买假碰到某个李主任居然深藏着录音机想套话的时候,贾鸿渐就已经学会了这个招数!

    那何文不是牛x么?再牛x牛的过中纪委?再牛x牛的过叶静她家?再牛x牛的过王继志老爷子的老领导、现在能进中顾委的李冬?贾鸿渐从这三个方面一起把磁带交上去,他就不信弄不到那个狗屁王文林,就算弄不倒,那货肯定没资格参加评审,肯定暂时不能动手脚!

    何文那傻叉本来上来好言好语的说话,搞不好贾鸿渐还花钱省事儿的就算了,但是这货找来的人那嘴巴真是不干净,好像他们自己就是大爷一样。贾鸿渐这人一直是吃软不吃硬的,你想来硬的?那贾鸿渐大爷比你还硬!

    说罢·贾鸿渐一家就走出了包间,在服务员们诧异的眼光中慢慢去,临了贾鸿渐还不往跟有点受惊的服务员说道:“对了,我们的账■由里面的那个朋友来付,如果包间里面有什么东西损坏了,也记在他■的账上。”

    嘿·这贾鸿渐还真是的,打都打过人家了,居然走的时候还不忘坑人家一次!这要是那油头粉面的家伙身上只带了几百块钱付不起那三四千块的饭前怎么办啊?这货是不是得被留在国际饭店里面给人家刷一年盘子啊?

    不过这种事情就不是贾鸿渐能控制的了,对他好的人,他就会对那些人好,对他不好的人,他会对那些人更不好,这就是他一贯的原则。当一家人上了车之后,苏萍有点埋怨的抱怨贾钢道:“你这当爹的也真是的,看着儿子要跟人打架了,怎么根本就不拦着,还在旁边煽风点火的说不要弄出人命?”

    虽然这话有点扫兴,但是贾鸿渐也知道苏萍这是为自己好,怕自己不小心被打了出什么意外。“哈哈,妈你就放心吧,要是我真吃亏了,我爸能在一边袖手旁观,你刚才都没看到,我跟那家伙打架的时候,我爸的右手一只抓着凳子呢,估计要是我打不过,我爸直接就把椅子砸过去了,对吧爸?”

    贾钢倒是有点诧异儿子的观察力,他此时笑了笑没说话,脸上尽是得意的神色,仿佛就像是十步杀一人深藏功与名的侠客似的,他总算是在儿子面前有了点当老爹的自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