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四章 双方后手
    第三三四章双方后手

    何文此时正带着自己的小秘来到了海马歌舞厅,这个年代歌舞厅虽然没有什么好玩的,但是总比其他的地方有趣多了,看起来这里仿佛才是纸醉金迷的场所。带着小秘进了舞厅,刚坐下就塞给了女服务员20美元的消费。那服务员一看到居然是美元消费,当时就喜笑颜开的好像见到了“主人”一样。

    此刻的他只感觉意气风发,看着小秘眼神里那种惊讶的闪亮亮的眼神,他只想着能把这入职才不到一个月的小秘给征服了,然后白天有事儿秘干,晚没事儿……嘿嘿。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只感觉到怀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不用看他就大概猜到是去沪那哥们儿打回来的。哼,刚才华夏高科的贾钢不是很跩么,现在终于服气了?

    一边这样想着,他一边掏出了手机,也不顾歌舞厅里嘈杂的声音,特别装逼特别大声的接听道:“喂?”“何总,不好了,那贾钢根本就没有想谈的心,他们居然一边套我们的话一边偷偷的用录音机都录了下来了!”

    “喂?你大声点,我听不到!”何文此时根本就听不清电话那头的声音,但是为了引起更多女的注意,他特别故意大声喊着,想来那家伙报过来的消息肯定就是华夏高科认怂,过几天就打钱过来呗!

    “何总,贾钢他们把咱们的话套出来录下来了,还说要寄给中纪委,说要把你舅舅一撸到底!他们一分钱都不准备给!”本来电话里刚传出来这真震耳欲聋的吼声的时候,何文脸还带着一种成功男人特有的微笑,他年轻帅气有钱,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崇拜自己的小秘,啧啧……等等,什么?他们不准备给钱?什么中纪委?跟中纪委有什么关系,我何文又不是国家干部!等等……

    突然,何文的脸色变的煞白,他再也顾不得装逼了,也不跟小秘打招呼,直接拿着手机就飞奔到歌舞厅的厕所,“喂喂,刚子,你再说一遍!”“何总,他们摆了我们一道儿!这是个陷阱啊,他们之前那么故意装傻充愣的,就是为了套出来我们的话啊!他们把那些话都给录下来了,还说要给寄到中纪委,对您舅舅不利啊!”

    刚听到了这里,这何文马翻脸骂道:“那你丫挺的就不知道给抢过来?你这小妈养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去?”“冤枉啊何总!他们菜我了一顿,我当时爬都爬不起来了,打我打的那叫一个重,当时我差点就尿ui了!而且他们走的时候还没付账,弄的我最后没办法只能把我的劳力士给抵押在那边了,何总你要给我报仇啊!”

    此时的何文那感觉就像是被贾钢当中抽耳刮子一样,他脸甚至都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了!这贾钢也太混蛋了,居然敢这么对他何文的人?还想把他舅舅给弄下去,也不想想一个副部长能这么容易被弄下去?

    “你们不仁也别怪我不义,这弄的你们华夏高科哭爹喊娘的,我就跟你们姓!”虽然觉得没多大威胁,但是何文还是火冒三丈的想到,在他看来华夏高科这种行为那就是根本没背景的人居然敢挑战他太子党何文,就像是一只小蚂蚁居然敢挑战小孩儿一样,这纯粹就是找死!

    二话不说他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最忌舅舅家里,一听到舅舅接了电话,他就跟变戏法一样直接换成了哭丧焦急的声音说道:“舅舅不好了,那华夏高科的贾钢欺人太甚,我找人去把你的意思告诉他了,说大家讲和,他们不愿意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我的人给打了一顿还说要向中纪委去告你……”

    “何文你个傻b!”出乎何文意料的是,他舅舅王文林在听到了叙述之后居然没有义愤填膺的说要给他报仇,而是先开始骂他这个亲外甥了!“他们怎么知道我的?是不是你找的人是傻逼把我名字都说出去了?是不是你他么的犯二找的人靠不住狐假虎威的在外面把什么都说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说清楚你不知道啊?我姐到底是怎么生出来你这个傻逼的?”

    王文林此时真是恨不得把何文给活撕了!本来他是保持一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角色,是根本不需要站在台前的!只需要在幕后稍微下狠手就行,可是现在他外甥犯二居然把他给透露出去了,那结果肯定就是他不得不从幕后的坐山观虎斗拉偏架的角色,变成了下场直接跟人搏斗的样子,这对他王文林来说有脸啊?这对他以后的仕途有什么影响?以后要是有升迁的机会,峰一想——哎呀,这王文林做事没谱,给外甥谋福利居然还弄到被人抓到把柄给送到中纪委了,这种傻x干部能经得起更重的担子么?要是把这货给弄到部长之类的职务,他要是在以后任做出来更傻x的事情,那不是给整个政府丢脸么?

    光是想着这些以后可能发生的种种事情,王文林那就觉得牙根儿痒痒,他甚至这个时候都不用问对方是不是录音了,因为对方要把事情弄到中纪委,肯定记录了什么关键证据!而且现在台的“老大”那就是沪市委记出身,整个政治局里面沪都有个“帮派”的!如果华夏高科真的舍得下本儿,如果能搭关系了说不定还真能给他王文林添麻烦!就算是没能量把他撸下去那也可能影响他未来几年的进步!

    想到了这里,王文林气的直接就甩了电话,他真不知道自己姐姐生出来的这个儿子明明是个北大的高才生啊,怎么在社会一混却显得这么弱智这么张扬呢?不过生了一会儿气之后,他就没功夫想这个了,他现在急的是怎么处理华夏高科的投诉到中纪委的事情!甚至是万一最高领导层里面都收到了那个投诉怎么办!

    此时的贾鸿渐正在公司里等着双卡录音机翻录成功,一边等着他也一边在想着要怎么把磁带给送到首都去。寄过去或者过去?唔,好像那个王文林所在的邮电部跟寄东西的这个邮电部是一个部门?要是中间出了点差池的话,那么搞不好东西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怎么办?那疑惑着让王继志老爷子给送到首都去?不过看着老爷子这么大的年龄,专门为了送个磁带而跑来跑去的,贾鸿渐心里到是有点不忍心。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接起来一听,只听得电话那头是个很熟悉的女声:“喂,你猜我是谁?”“小静,不要闹。”他能猜不出来叶静这大小姐的声音?好几个月煲电话粥怎么听的熟悉到不能在熟悉了,虽然这段时间有点忙的没来得及煲电话粥。“嘿嘿,算你机灵,那你猜我现在在哪里啊?”电话那头的叶静继续古灵精怪的问道。

    “你不是就站在我公司门口?”贾鸿渐下意识的调侃道,后世的肥皂剧里面不是经常演这种情节么,一个男的或者一个女的给情人打电话,让对方猜自己在哪里,然后对方猜不到,此时这男的或女的再敲门,然后门一打开,那个敲门的人惊讶的发现是个不认识的衣冠不整的异性开的门,而此时正在接电话的情人则是穿着情趣内衣扭到了门口问那衣冠不整的异性——“亲爱的,是谁啊?”

    “……你看到我了?”正在贾鸿渐复习着肥皂剧里面情节的时候,却听到了叶静惊讶的声音。“你不是真的就在公司门口?”贾鸿渐惊讶的走到了窗前拉开窗帘一看,可不是楼下正站着一个正在打电话的丫头,那丫头不是叶静还是谁?

    他赶忙三步并作两步的下了楼,一走到公司门口,正好见着叶静脸惊讶的神色还未褪去。“你怎么回来了?”贾鸿渐并没有如同叶静想象的那样直接去很兴奋的看着她,而是略有责怪的前如此问道。“我们学校放假拉,现在期。我们学校呢,一年是三长一短四个学期的,小学期是实习学期,我就来总公司实习咯,你不欢迎啊?”叶静嘟着嘴问道,“你不欢迎我就走了,哼!”一边娇嗔着,这大小姐一边转身。

    “好了好了,谁敢让你走啊,什么时候的飞机?不是刚下飞机就来我这儿了?行李呢?”贾鸿渐一边拉住了叶静一边关心的问道,“行李在旅馆咯,嘿嘿,真不赶我走啊?”鬼灵精怪的丫头此时嘿嘿笑着问道。“不赶,赶我走也不能赶你走啊……”贾鸿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叶静其实什么都好,温柔起来也特温柔,就是有时候大小姐脾气发作了,配合鬼灵精怪的性格,还真是让人没办法琢磨。

    “哼!这还差不多,我不是听你说国内有人跟你吵架么,我打听了一下,那何文他舅舅好像是邮电部的副部长王文林,为了给你保驾护航,不让你被人欺负,我这不就屁颠屁颠的飞回来了?”叶静此时才说出来了这样一个让人感动的话,虽然这话让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贾鸿渐听着怪怪的……r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