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五章 大小姐出手
    “什么?那姓何的敢这么跟你说话?还敢威胁我们说一辈子不让我们公司拿到执照?嘿!姑奶奶今天开眼了!”听到了贾鸿渐大概叙述了一遍事情经过之后,叶静就有点炸毛,好像一下子大家族大小姐的气势就起来了,恶狠狠说话的表情还真能让人一下联想到她家的背景。

    要知道,贾鸿渐还是非常爷们儿的没夸大其词没有添油加醋,他甚至还轻描淡写的尽量不描绘当时的丑恶场景。结果叶静多了个心眼看着磁带录好了自己放了一遍一听,当时她就受不了了。“这事儿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呢?真是的,把我当外人啊?被人这么欺负了你告诉我啊,我帮你报仇去!”

    听着叶静的话,贾鸿渐心里的那种怪怪的感觉又上来了,怎么这会儿看着叶静那种想保护他为他出气的感觉,就像是他是个女的而叶静是个爷们儿?不过还没等他心里的这种感觉发酵,就看着叶静直接说道:“咱俩是好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知道嘛?我又不是那种柔弱的女孩儿,我是首都的小妞儿,天生就脆,就爽气。听我的,这事儿你就等着瞧好吧,我要是不让那姓何的上门来给你赔礼道歉我就跟他姓!”

    呦,没想到叶静这个大小姐倒是挺细心的,还没等贾鸿渐有什么反应呢她已经考虑到了男性尊严的问题,特哥们儿的说出来了这样的话,等着说完了她就直接抄起来电话准备往外打。

    “没必要跟伯父说吧……这么点小事儿其实我自己的人脉都差不多能搞定。”贾鸿渐此时说道,他还真不想欠独臂大佬叶总的人情。“恩?你想什么呢,我不是给我爸打电话放心吧!这种事情我自己的人脉都能搞定,嘿嘿!”谁知到这时候叶静却是嘿嘿笑了起来,随后她拨出去了电话,“喂,三德子,我回来了,跟你说啊,有人欺负姐们儿我的公司,是邮电部王文林的外甥,你以前不是说过你一发小家里就是邮电部出身么?是姓朱的对吧?他爷爷是民革的?对,就是他,你给姐们儿打个招呼,让他们老朱家出来看着办。对,可以告诉他我是雁洋叶家的,恩,就这样了,挂了!”

    看着叶静这么几句话就搞定了,贾鸿渐的注意力到是集中在了别的地方!雁洋叶家?难道就是教科书上经常能出现名字的叶总?这叶总那当年可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啊!如此一来叶静就可以算是红三代或者是红四代了?而且只要报一个出身,根本不用给好处和请吃饭,别的红三代什么的那就自动上来帮忙?这尼玛她家到底要多强啊!

    就在此时,叶静扭过头来若有所思的看着贾鸿渐,看了一会儿之后她笑着问道,“懂了?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难接近,是不是有点想疏远了?”“疏远个头,我跟你是朋友,又不是为了别的,当初跟你认识的时候我知道你是谁啊?”贾鸿渐此时却特豪爽的笑着说道,“别说你家里有实力,就算是个平民老百姓家的,难道我就不理你了?我是那样的人么?”

    “嘿嘿,果然我没猜错,这才是我认识的贾鸿渐!”叶静笑眯眯的说道,看着她这样的表情,好像这丫头刚才是半故意的说出来了自己家的大概背景,好像就是想考研一下贾鸿渐对她的态度会不会变化……

    两个少年男女之间的互动撇去不说,在叶静的那个电话打出去了之后,京城某个不大不小的圈子里的人陆陆续续的接到了电话。顿时叶家大小姐要收拾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何文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圈子,甚至在叶大小姐还没打招呼的情况下,很多在外界那都是实力派的人都主动的找关系开始帮忙……

    两天后的上午,王文林夹着皮包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今天他心情非常好,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靠山的保证,凭借着以前给人当秘书的时候没功劳也有苦劳的历史,他总算是得到了一个保证——只要他没真的收钱,只要他自己没出声没索贿,那一切就还有的挽救。这样的一个保证能不让他开心么?

    他打开了一份报纸,喝着秘书泡的茶,准备继续度过这一天的公务员生涯,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刚上班了半个小时就突然看到上司邮电部长吴川来通知他道:“老王啊,走,跟我去财政部一趟,那边儿说要找咱们开个会,问一下关于咱们部门关于把程控交换机购买的事情放入政府采购计划是什么看法……”

    嘿!这么快就来了?王文林当时就觉得报复的机会来了!那华夏高科不是想整他么?结果到了现在他们出手的招数还没放出来,他们的命根子却是要攥到他王文林的手里了!

    这王文林哼着歌儿夹着皮包就跟部长吴川一起坐车公车来到了财政部,谁知到刚进了财政部会议室的大门他就发现里面怎么有十几个看起来不像是财政部的人?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有个人在门背后说道:“老吴,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有事儿我们会通知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就在王文林惊讶的扭头看的时候,却只看到了平常气场非常强势的吴川却恭顺的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这场面是什么意思?还没等王文林反应过来,就只见着站在门背后的那个人把会议室的门一关,还对他说道,“王文林是吧?我们是纪委的,现在要求你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规定的问题,坐下吧!”

    什么?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点交代规定的问题?这怎么听着那么像是双规?双规这东西按照1990年12月9日国务院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条例》里面的规定,那就是“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这听起来怎么跟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差不多?

    “我怎么了?我一没受贿而没贪污三没挪用四没私用公权,我怎么就要在这里交代问题?我是冤枉的啊,你们不要听信小人的谗言!”此时的王文林马上激动的说道,他想着昨天不是已经收到了以前老上次的保证了么,怎么现在就被人诱捕了?那华夏高科怎么无声无息的就弄了纪委的人来审问他了?这不对啊!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有没有问题经过调查一切都会清楚的,如果你真是无辜的冤枉的,那么我们肯定会给你清白,现在请把你身上所有的证件和通讯工具都交出来。”谁知到这纪委的人倒是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半软半硬的就把他给按在了凳子上。

    此时的王文林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以后就一片空白了,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他就看着那纪委的人拿出了一盘录音带和一个录音机,然后里面传出来了他外甥何文的声音:“贾总,不是我说你,你事先也稍微打听一下我的背景好不好,你不妨查查看邮电部副部长王文林跟我何文是什么关系,我这儿就告诉你,他是我亲舅舅,我让他卡你们,那你们一辈子就都没希望了,懂么?要是给钱的话,那么只要我在适当的时候帮你们美言几句,那八成你们就能得到执照,明白了么……”

    听着这些话,当时王文林只觉得全身都软了,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外甥居然这么傻x,居然把这一切都说的这么明白!虽然在这录音带里面好像真的没有说什么收钱就一定能办成事之类的话,但是问题是他王文林可是不只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或者说他的外甥可是不只收过一次别人的钱!曾经好几次外甥在外面揽了活儿收了钱求他帮忙,那事后都是会开一个假名帐户然后把存折交给他王文林的老婆的!

    到了这个时候王文林也顾不得什么平常疼爱何文了,他绝对要先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外甥做的,我从来没收过钱!我家的钱都是我老婆投资做生意赚来的,不是我受贿得来的,一切都是何文在胡说,一切都是何文的问题!”

    是的,在这个时候的王文林看来,只要他安全了,那何文哪怕是进监狱了以后也能东山再起,如果他完了何文以后也好过不了!虽然很自私,但是他觉得这就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而在这个时候,同样被警察叔叔给带走问话的何文却也在审问中这样说道:“一切都是我舅舅指使的,我只是帮他跑腿而已,我一分钱都没有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一切都是他!”

    看起来,这一对舅舅外甥,那还真是一家人啊,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还真不约而同的就把过错全推到对方身上洗清自己,还真是优秀的遗传基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