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六章 慈母多败儿
    一个礼拜之后,王文林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此时的经变得满头白发,他以后的仕途算是完了,上面已经发话,让他再担任两年的副部长,然后就会把他调到个没实权没油水的岗位上,然后就这么一直到退休。而此时他“疼爱”的外甥,则是因为索贿罪被公安机关批捕,等待着未来法院的审判。此时的王文林真的想不通,这一切都是华夏高科的手段么?他们华夏高科不是根本没什么背景么,不是要走公开渠道去中纪委投诉的么,怎么事后的威力这么大?

    此时的他已经不想管这一切,他只想找个角落猫起来,好好舔舔自己的“伤口”。

    但是在这个时候何文的母亲王文秀却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现在已经不再对自己的弟弟抱有希望,从小家里面重男轻女一切好东西都给了他,结果现在他还把她的儿子给卖了!她没拿着菜刀上门去砍已经算是估计到了姐弟情谊了!

    现在的她正在到处打听着为什么这次华夏高科的报复会如此的猛烈,不过再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她却惊讶的发现以前的老关系户此次却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态度,而且这些人还纷纷跟她说“你儿子这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这次皇城根儿的王孙们基本都合伙起来施压····…”

    听到了这里,王文秀只觉得心都凉了个通透!她不知道自己儿子怎么就惹到了这群王子王孙们了,那华夏高科的人明明就是在上沪的啊,明明不是没什么背景的么?不过此时她可管不了这些了,她得先把儿子从公安局给捞出来啊!可是这么多太子-党都下手了,她到底怎么捞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朋友倒是给她指了一条明路——“你啊,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种事情去找他们华夏高科的人赔礼道歉吧,把他们的气给消了那一切不都好了?”听到了这里,那王文秀赶忙到处托人开始联系华夏高科。

    在这个时候贾鸿渐正跟叶静在办公室里吃着盒饭,“今天怎么想在办公室里吃盒饭了?出去吃不是挺好的么?”贾鸿渐差异的问道。“我没吃过盒饭啊,所以很好奇嘛而且味道还不错,嘿嘿······”叶静笑着说道,她才不会告诉贾鸿渐她这是想为了体验一下贾鸿渐平常吃盒饭的感觉。

    就在两个人正在吃饭的时候,只见着苏萍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鸿渐啊······诶,小静在这边呢?你俩咋不出去吃,吃盒饭干啥?”“没事儿的阿姨总不能天天在外面吃吧,吃点盒饭也挺好的,省钱,呵呵。”叶静这鬼灵精怪的姑娘一看到苏萍,那直接就表现出来了一种贤妻良母的姿态,哪怕是从大家族里出来的,她都能表现出来一种是居家过日子女人的样子。

    “那也不行啊,鸿渐啊赶紧带小静出去吃去!”虽然心里很赞赏叶静会过日子的想法,但是表面上得说点好听的丫,苏萍就勒令儿子带着叶静出去吃非得叶静死说活说,她才遗憾的停止了这样的劝说。

    “妈,找我有事儿?”看着老妈和叶静之间的对话,贾鸿渐此时赶紧叉开,不然她俩估计能一直这么对话一整天。“喔,对了,刚才有人打电话给王之东,说是何文他妈想跟咱们家见见面······”

    听到了这话贾鸿渐道是觉得有点奇怪,“他妈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估计是求情吧,毕竟她儿子现在还在看守所里不管怎么当娘的都想把儿子给弄出来啊。”苏萍叹了口气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她算是能理解王文秀的想法的。

    贾鸿渐此时看向了叶静,发现叶静这个时候也正看向他,“这样吧,先让我想想回头有空了再给他们回话,先让他们等着。”贾鸿渐说道。看着老妈出门了,他问叶静道,“怎么样,你是想把他往死里弄还是怎么样?”

    谁知到这时候叶静倒是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看你咯,我是帮你出气,你觉得气消了那就算了,要是觉得还没消气我就找人在看守所里弄他!”嘿!这叶静简直是宁愿为虎作伥了啊!其实要是按照她以前的脾气,那肯定是非整的对方哭爹喊娘不可,但是现在不是贾鸿渐在面前么,她可不想让贾鸿渐觉得她这个人凶狠毒辣的,凡事以贾鸿渐的想法为主那才是正途。女人嘛,贾鸿渐想发狠她就找人上去抽敌人,要是他宽宏大度那她就宽宏大度······

    “呦,还没看出来我们叶静这么贤惠呢,啧啧,不容易。”说实话这时候贾鸿渐还真有点意外,他本来以为叶静这样从大家族里出来的大小姐,那脾气肯定都是公主化的,肯定都是发狠的时候都能吓到人的——前两天她发狠的要帮着贾鸿渐出气的时候,那气势!都能把三岁小孩儿给吓哭了!不过现在这叶静倒是表现出来一种完全跟普通邻家女孩儿一样的温柔,倒是非常让他刮目相看!

    事实上这叶静本身脾气并不算,本质上还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儿,只不过从小因为在军队大院儿里长大,跟这一帮男孩儿疯来疯去的,所以脾气稍微有点大,但是她本质里还是非常向往言情里那种爱情的。从13岁青春期被送到美国的全封闭女校开始,她几乎都没有能接触男孩子的空间,这种压抑之下弄的她更加的渴望一段恋情,并且更加愿意付出。

    现在碰到了贾鸿渐,虽然因为保守的原因到现在还没把窗户纸捅破,但是她这丫头本身的纯情加上初恋的那种青涩,弄的她现在整个人好像都围着贾鸿渐转,好像整个人自己的性格都快消失了,如果到了情浓深处,估计哪怕贾鸿渐说明天就想当美国总统,她都会特别投入的去帮忙找人伪造他在美国的出生证明吧……

    到了第二天一早,苏萍给王文秀打了个电话,苦苦守候了一夜的王文秀此时欢天喜地的感谢贾家愿意见她的恩情,挂了电话自后,她直接跑到了机场砸钱从旅客手里买了一张飞往上沪的机票,直接任何行李不带的就飞到了上沪,而当天晚上就在国际饭店里宴请了贾鸿渐一家。

    当贾鸿渐一家和叶静一进包间,当贾鸿渐还在感叹着上次在这国际饭店打人的事情的时候,只见着一个胖胖的中老年妇女此时直接迎上来跪在了他们面前。“小儿何文不懂事,冲撞了各位,王文秀在这里不敢让诸位这样就放过,只是单纯的给各位赔罪,之前真是对不住各位了……”一边说着,跪在地上的王文秀眼泪儿都下来了。

    看着这样子,苏萍扭头看了贾鸿渐一眼,发现儿子没什么反对意见,她直接就去扶那王文秀。“行了,起来吧,有话好说。”贾鸿渐出言道。他也算是服了这王文秀了,她一上来没有傻乎乎的请贾鸿渐一家放过何文,而是一跪单单为了道歉,这给面子绝对给的足,甚至都让贾鸿渐一家有点不好意思了,甚至在帮贾鸿渐对付何文时大小姐气场发作的叶静此时都消气了。

    “慈母多败儿啊······”贾鸿渐心里一边想着一边领着叶静坐了下来。本来看着这王文秀做事的风格,不应该会交出来那么不懂事的何文,不过相比就是因为这王文秀太过疼爱何文,才把那“孩子”给宠坏了。加上何文那家伙又是北大的高才生,家里又有钱有势的,虽然钱和势力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其实真正没什么钱没什么势,却半瓶水乱晃荡…···

    等着那王文秀起来之后,她也丝毫不提想让贾鸿渐一家放过何文的话题,直接特别热心的跑前跑后的帮忙点菜催菜,招呼贾鸿渐和叶静吃菜,然后在饭桌上海检讨自己几十年来教育儿子教育的不好,弄的儿子性格不好总是招惹人,以后她是坚决要检讨要自我批评要反省的……

    啧啧,越看这些场面,贾鸿渐就越觉得王文秀会做人,要是何文当初有他妈这一半的水平,那不说跟贾鸿渐他们闹不起来,甚至跟王之东都阄不起来不是!这王文秀在饭桌上丝毫不提对别人的要求,光是批评自己不好,然后还跟服务员一样特别热情的跑前跑后,但是眼眶里还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泪光,这简直就让人没办法继续下手啊!除非是杀父霸妻的不共戴天之仇,不然怎么的气都消了啊!

    等到最后吃的差不多了,贾鸿渐开口说道:“王阿姨,这样吧,明天呢,我们这边打个招呼,等到何文出来以后,你好好教教他,让他以后也别在那么张扬了,好吧?”

    王文秀此时赶忙欣喜的站了起来,接连给贾鸿渐叶静以及贾钢苏萍鞠躬,满口都是“谢谢”、“大恩大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