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一章 小弟们的奇遇
    当贾鸿渐在跟王蔻兰母女一起参加节目录制的时候,他的两个铁杆小弟却各自有各自的奇遇。首先说说王世,这个现在已经把贾鸿渐当老师对待的老总,此时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秘密。曾经在公司里阴谋发动政变,妄图推翻他王世的那个君安证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国庆在君万事件的这个谋反失败了之后,他好像还真老老实实的不跟王世作对了,但是此时却是让王世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

    原来,王世在没事儿看公司报表的时候,居然惊讶的发现公司里面的原始法人股居然被交易出去了一部分!这原始法人股是什么概念?这概念就是在万客这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投进来钱作为公司资本的那部分股权!按照现在的〖中〗国证券规定来说,这种原始法人股是不可以公开销售的!只可以是互相之间转让,而且这种转让还必须经过证监会的批准才可以!

    但是公司里的某位股东的法人股里面还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共开的卖掉了11亿元的份额!本来这种公司原始法人股被销售出去或者转让出去就已经够让他心惊的了——这要是披露出去的话,在这个还不健全的〖中〗国股市里可是很可能会影响股价的!而且更让他觉得恐怖到不可思议的是,他这个当老总当董事长的人,居然还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如果一直被蒙在鼓里也就罢了,居然经手的人还根本就不做假账,居然还他娘的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写在了内部报表里,这也太大胆了吧!光是想到了这里,王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张国强,他觉得这么大胆妄为的事情,那也只有张国强这家伙才能干的出来。

    “呼……”王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觉得自己在这个深港万客里还真的身心俱疲啊!怎么到处都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此时的他也干脆就不私下里调查了,下了决定后干脆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张国强!

    不多时功夫,电话通了,话筒里传来了张国强慵懒的声音“喂,哪位?”“我,王世。张国强,我问你个事情,咱们公司里面的11亿元原始法人股被卖了,是不是你经手的?”王世此时声音不冷不热,好像对于这个法人股被卖掉的事情一点都没有恼怒一样。

    “嘿,你发现了?哈哈!不错嘛,发现的速度还挺快的。没错,是我经手的,我这么一经手,不但帮老曹迅速收拢了资金,我自己还得到了50%的佣金,5500万啊……你说这么多钱我能不赚么?本身被你这老小子坑的我就砸手里了3000多万了,再不找点活儿赚点钱,我就没钱吃饭咯……”电话那头的张国强好像完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我说……我说你做这事儿前就不能跟我打声招呼?要是这事儿被外界知道了我们公司股价一波动到时候我的利益也会受影响的!”王世此时尽量忍着自己的火气责问道。

    “哈哈……我向来做事儿都不用向谁通报,证监会不是明文规定不经特批不许卖么,我就这么转手卖了又怎么样,我有关系在有背景在,所有发现这件事的人都会装作没发现……”这张国强显然有点得意忘形的样子。

    不过听着张国强这么张狂的话,王世还真说不出来什么。他知道这张国强身后的背景的确神秘、恐怖,这老张在92年的时候,本来是深港人民银行证券管理处的副处长,后来在92年的8月份就辞职下海开了这个君安证券,亲自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这货在进入深港人民银行证券管理处之前是在军中服役的,而在他下海创立了君安证券后,短短几天内马上就有包括军队企业在内的5家国有企业给他投资!而空手起家的这张国强那更是几天之内公司就从只有千把块钱变成了拥有5000万元的注册资本!

    有这样神秘加身后背景的张国强做事起来简直就可以说是咄咄逼人锋芒毕露,甚至很多时候都太过锋利。在92年后国家因为深港的股票认购证事件开始筹备起草《证券法》,但是起草了好几年到现在也没一个音信。就在这个《证券法》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时刻,张国强却是凭借着他神秘的背景以及各种神秘的关系,居然能任意的操纵深市股价!简直就可以说他不只是制定规则,而是完全就把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可以说在整个深港的证券领域里面,这张国强那就是土皇帝,这里就是他一手遮天!

    上次这张国强想要推翻王世的时候,要不是贾鸿渐帮忙骗到了关键的证据,那么绝对不会发生张国强历史上第一次失手的事情!要知道除了那次以外,张国强几乎每次在市场上的各种操作那都是100%成功率的!甚至,在这短短的两年里面,这张国强影视把君安的资本从5000万元给扩展到了6亿元!而募资总额现在更是超过了10亿元!

    叹了口气,王世没有说任何的话就挂了电话。他觉得现在自己是越来越跟这张国强没有共同语言了,甚至他已经开始有了一个预感——这人做事这么张扬这么狂,估计迟早有一天会摔的非常非常的惨!

    而在祖国另一边的西南,作为长宏的老总倪润丰此时却遭遇到了一些幸福的烦恼——长宏在贾鸿渐的指点下近半年来业绩突飞猛进的时候,省政府的领导却是来视察了。本来这种省政府领导来视察的事情那是非常值得重视和高兴的,但是在视察的时候领导说的一句话却让倪润丰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倪总啊,你看咱们省内有好多大三线建设的军工企业,他们中有不少厂子的工人都非常有经验,你看咱们长宏作为军转民方面的老大哥,是不是要稍微照顾他们一下,给他们领一条路啊?”

    对于这个问题,倪润丰真心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只听着省领导如此说道——“我看咱们省内的好多军工企业以前想军转民,但是因为没有什么经验结果选择错了市场项目,结果连厂里的最后一笔应急资金都用光了,最后弄的连吃饭的钱都快没了。咱们长虹完全可以把这些厂子吃下来嘛,把他们都并购收购了,让他们成为长虹旗下的工厂,这样在咱们长虹的领导下,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起来,你说是不是啊?”

    如果说之前的问题他还真心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话,那么现在这个问题他就是真心真心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虽然并购这种事情听起来很美妙,但是隐藏的问题也会非常的多——比如说之前那些工厂的工人要是比较懒散,要是整个厂子的管理都有问题,大家都是比着偷懒的话,那么就算是收购了,除非是把整个厂子的原来人员都打散了,否则很难改变这种风气啊!

    他觉得这个时候真的应该有贾鸿渐的指点,可是这个时候他不能把省领导给晾在一边而打电话给贾鸿渐啊!此时的倪润丰稍微想了一下后说道:“好的,非常荣幸,但是省长在这里我有个小要求,就是能不能给我一个可以并购的范围,然后我们对具体的厂子进行一番可行性调查,这样的话才会对大家都比较好。有了一个调查之后,我们长宏也比较容易想出来并购了以后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刺激他们的积极性……”

    其实这话说了就跟没说一样,表面上听起来很认真很负责,但是实际上本质就是一个“推拖拉”而已。“恩,很好!当然可以!我想就是因为倪总这么认真,所以我们的长宏才会做到这么好嘛!哈哈哈……”那省长也不知道是听没听出来倪润丰推拖拉的意思,至少表面上他非常开心的答应了下来。

    在陪着省长又聊了一顿乱七八糟的事情,还陪着这大人物在长宏的食堂里吃了一顿“工作餐”之后,倪润丰终于把省长送走了。送完了省长回办公室,他赶忙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贾鸿渐的手机上。“喂,鸿渐?我们生长刚才来视察了,想让我们长虹去吞掉并购省内那些以前的想转型的兵工厂、国有工厂什么的,你说我们怎么办?”

    此时的贾鸿渐正拿着手机来到了摄影棚门外,他听了一下倪润丰的叙述,觉得这事儿到的确是有点棘手,在后世的21世纪也不是每个选择了并购同行的企业都会活的更好——不说〖中〗国,起码hp惠普在吞并了全球第二名牌dec电脑和康柏笔记本之后,惠普混的也不怎么样嘛,好像那些钱都不知道hua哪儿去了一样,产品还是那副老样子,市场占有率还是怎么都提高不了太多!而国内这种并购多了之后,因为步子迈的太大太快而扯到蛋的事情那更是数不胜数了!

    “这样,表面上答应,但是尽量选择整个场子没有烂到根里的那种,说白了收购了之后就要改变管理模式,不能再让那些工人们觉得偷工厂的东西回家自己用是很正常的行为,听话就多给钱,不听话就扣钱,不管怎么样得让他们学会最基本的规则。如果能做到这些那才算是买的比较值!” 贾鸿渐说道。

    他的这些经验那还真算是后世的〖中〗国企业用了好长时间才慢慢摸索出来的规律,在这之前,很多公司由于自己的野心或者是政府的摊牌任务,那本来红红火火的本公司却被噶中奇葩的分公司弄的死不死活不活的也很常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