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八章 合资计划?
    “我?”贾鸿渐惊讶的问道,他还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要来弄一份股份,“这个会有麻烦吧?国有资产流失什么的……”他有点担心的提醒倪润丰道。“嗨,这个要真想做还有做不到的?哪怕我们不谈股份,只谈分红权利,这也是可以谈的嘛。比如什么咱们两个公司共同投资建立一个基金然后拉着那些公司的地方政府近来占一点分红权什么的,然后咱们不谈股份的问题,也不撤资,就只分红,这样对大家不是都好么……”倪润丰突发奇想的说道。

    贾鸿渐一听到这提议当时怎么觉得这好像跟刘传志的联乡公司有点像?以前那联乡公司是中科院投资创办的,按照实际上来说股份应该全部都是中科院的,但是刘传志就是想进行一下mbo,或者说至少给自己分点股权。在上书未果之后,他才退而求其次的打起了分红权的问题,当时的中科院并没有想到联乡公司以后会赚多少钱,他们考虑了一下之后,就同意了给刘传志为代表的“创业团队”35%的分红权,结果到了后来看着联乡公司赚大钱了,再有什么别的想法那也晚了。

    说实话刘传志的这个办法还是有点打擦边球,毕竟刘传志刚开始进去创业的话,说的再怎么好听那也只是个打工仔而已,他毕竟自己一分钱都没有投资进去,按照西方的做法最后给他一个职位股份分红的权利,让他拿个5%的分红权已经是非常非常优越的待遇了。

    但是贾鸿渐他们这次的状况却不同,这说的实际一点的话,那就是等于贾鸿渐家的华夏高科联合上倪润丰的长宏,再加上各地的政府和国有工厂一起创业,大家那就是合伙人的身份,别人哪怕是想挑毛病想翻黑历史那都是挑不出问题的!

    不过他还是准备在倪润丰的这个提议上面加上一个补丁——“老哥,要不我们这样吧,我们不收购他们的国有工厂,而是说我们联合那些工厂一起成立一个股份公司,这个公司就是一个股份发展公司或者投资公司之类的,那些工厂就以他们的工人和机器、厂房以及各种技术作为投入,同时当地政府肯定对他们这些厂子拥有一定的股份,然后我们投进去的是真金白银以及我们的管理思路以及销售渠道等等,这样一来就不存在谁占谁便宜,谁薅谁的羊毛,大家完全是亲兄弟明算账的合起来做生意……”

    听到了这里,当时倪润丰差点就拍案叫绝了!作为长宏的老总,他当然明白这样的一个建议那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样的一个举动那就是合资——就像是外国企业和国内企业合资一样,一边出厂房出人力一边出技术出资本!这可是光明正大可以放在太阳底下让人检查来检查去都挑不出来毛病的做法!而刚才他的那个建议呢则是有点偷偷的挖社会主义墙角的意思!

    如果按照贾鸿渐说的方法做得话,那就相当于是德国的大众集团跑到上沪跟上沪汽车厂合资,建立了上沪大众一般,这完全是正大光明的,到时候赚的利润进行分成那也是理所应当的!唯一稍有不同的,那就是贾鸿渐提出来的这个建议里面因为关系到的厂子比较多,可能会比较繁琐和麻烦一点,不过总的路线倒是全都一样的!

    “这个主意……这个主意太好了!”倪润丰赞叹道,他觉得这才是他心目中的贾鸿渐能想出来的主意,那必须是短短几分钟里马上就想出来的一个别人可能要想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月的主意!

    “这样吧,鸿渐,你先忙你的,我先起草一份报告书,写好了以后发给你过目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往上交。毕竟这两年国家一直都在考虑着怎么给国企改制的问题,如果能这么不损害国家和群众的利益,以国有企业本身的资产入股和民营等等其他的经济体建立一个合资公司来开发的话,那很可能会得到国家的默许!”是的,倪润丰知道,现在这要是这种以点带面的为了国企改制进行一些“实验”的话,中央很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毕竟这样的一个实验哪怕失败了,对于中央和地方政府来说都是不会损失的更多,而如果成功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子盘活了整局棋!这对于中央和地方甚至对于那些濒临倒闭的国有工厂来说那都是只赚不赔的!

    贾鸿渐稍微叮嘱了两句倪润丰之后,就挂上了电话。刚挂了电话,他不知道怎么就在脑海里想起来另外三个老叔叔了。对于这三个老叔叔,他其实是一直希望这三个人旗帜鲜明的跟这自己走,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他们三个人好像都有点不太相信贾鸿渐或者说不太愿意被他管的保持着沉默,好像是想看看倪润丰跟贾鸿渐走以后效果如何再做决定。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可能就是他们表现出来的这种世故和不信任,反而会让他们丧失在贾鸿渐心中的形象和地位。说句不好听的,他贾鸿渐现在带着倪润丰一起玩儿就够了,以前如果说他还是单纯的给几个老总出市场营销方面的主意的话,那么现在通过了“考验”的倪润丰那显然是开始得到贾鸿渐更好的指点,甚至可以说是得到了他手把手教着怎么一步步成为国际名牌!

    “刚才是倪润丰的电话?”在贾鸿渐挂了电话之后,坐在他身边的王蔻兰好奇的问道。擦!贾鸿渐一听这话当时就愣愣的看着王蔻兰,他想着虽然大家一致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强,而且好像事实也真是如此,但是王蔻兰能猜得这么准到底是真的假的?“是啊,你怎么知道的?”他好奇的问道。

    “听到你叫他倪老哥了嘛,我想了想你能这么叫的也就是他了。”王蔻兰冰雪聪明的笑着说道,“怎么了?还听你说道有什么投资收购的问题?”“恩,那边儿好多的企业想投靠长宏,弄的倪润丰都不知道收还是不收好了,所以我就说着干脆大家建立一个基金,然后跟那些场子合起来以及组成一个大的集团公司,然后一起赚钱么。”贾鸿渐笑着解释道。

    停着贾鸿渐的一番详细解释,王蔻兰眼睛都瞪大了,她可是从来没想到居然还可以这样干的!确实,贾鸿渐想出来的这个办法从理论上的确是可行的——哪怕是外国企业不都是可以跟国有企业合资的么,甚至国有企业的的名字那都不一定需要取消——对于比较强一点的国有企业,是完全可以拿品牌和工人、场地出来当资本入资的!

    不过既然那些企业都是濒临倒闭或者效益非常差的,那么这样的一个合资可以说对大家都是最好的。一方面他们那些企业可以脱困,另一方面贾鸿渐和倪润丰他们这些出钱的企业也可以分一杯羹,哪怕就是说这分到的一杯羹跟华夏高科现在的利润比起来并不是多么诱人,可是这也能跟国内很多省市地区的领导们搞好关系不是?谁知到以后是不是有什么事会找这些人帮忙呢,谁知道以后是不是这些人会调任到别的地方,正好管着贾鸿渐他们可能正好有求于那些地方的部门呢。

    此时在她的眼里,王蔻兰还真的觉得这种照顾国有工厂和照顾那些发不出工资的工人的主义肯定都是贾鸿渐想出来的。也许是爱屋及乌,反正再她眼里贾鸿渐肯定是什么地方都非常好的。

    俩人就这么一路上一边逗弄着罗莉姿一边回了家,等到了公司之后,贾鸿渐把事情跟贾钢和苏萍一说,当时贾钢就非常赞同。“做的好!且不说这样的一种做法对拯救我国国有企业和那些职工的好处,就是从经济理论上来说这也是非常合适的举动嘛,我这几天看了一本书,上面说美国的经济学家、198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斯蒂格勒曾经说过一段话——一个企业通过兼并其竞争对手的途径成为巨型企业是现代经济是上的一个突出的现象,没有一个西方打工时不是通过某种程度、某种方式的煎饼而成长起来的,几乎没有一个大公司主要是靠着内部扩张成长起来的!”

    听着老爸说出来了这样的话,贾鸿渐倒是觉得很惊奇,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自己老爹平常还会选择充电!虽然那个乔治-斯蒂格勒的话有点偏颇,但是也的确符合西方这个年代企业的同性。可以说在现在这个it大发展的年代里面,真的全球都处在一种亢奋之中,好像大家都觉得梦想可以成真,或者是觉得反正大家都在炒这个题材,随便乱混混然后在投资后面填一个零就可以转让给下家。其实,也正是这种亢奋和无序以及对与快速扩张的**,才渐渐导致了21世纪初夜的“互联网泡沫覆灭”。

    不过贾鸿渐此时却没必要打击老爹的积极性,他含笑着恭维了自己老爹两句,直接就把他老爹哄的眉开眼笑的了。而在另一边,倪润丰正在亲笔写着一份报告,在这份报告里面,他还真就是几乎一字不差的按照贾鸿渐的提点来写的。

    在这长宏的老板倪润丰看来,贾鸿渐提出来的这个合资的想法那是相当的好,甚至让他都觉得非常吸引人。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功夫,他就把这份报告写好了,检查了两边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一边看着手里的这份提案,倪润丰一边下意识的在脑海中感慨着什么。

    他其实也挺想不通贾鸿渐这个好像才16岁不到的娃娃怎么会这么聪明,不,这种比他这样的国有企业老总还熟悉市场还熟悉各种官场潜规则的少年,那绝对是不能单单的用聪明来形容的。倪润丰不是没有见过贾钢,反正他个人觉得贾钢那绝对不是能培养出来贾鸿渐这样孩子的父亲。

    那贾鸿渐到底是谁培养出来的呢?难道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有生而知之者?还真有天才一生下来就对大部分的事情一看就透?难道真正天才的悟性其实应该是这样的?稍微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倪润丰只觉得越考虑越头痛,到了最后他干脆决定以后再也不想这个问题了——否则绝对会人比人气死人!

    他拿着这份提案来到了公司的行政办公室,找了一个传真机把这提案传到了华夏高科去,接下来就是要看贾鸿渐觉得这提案怎么样,要是好的话,那他倪润丰那还真就装着胆子往上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