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九章 投票和扫描
    在贾鸿渐看过了提案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倪润丰就“胆大妄为”的把提案上交到了蜀川省的省委办公室里。本来省委办公室的大能们在收到了倪润丰的报告后,一听说这是跟兼并效益不好频临破产的国有工厂的,当时他们这些省部级高官们那叫一个激动和热情。可是等到把倪润丰送走了,当他们笃笃定定的坐下来打开提案一看,发现里面的意思并不是蜀川长宏来收购,而是长宏拉着一个什么上沪的华夏高科,加上各地政府一起投资?

    这算是什么东西?这算是什么想法?为什么要把一个民营企业拉进来?这明明不是国企内部的事情么?当时蜀川省委办公室的那些大佬们就觉得世界变化太快,不是倪润丰吃多了就是他们吃多了,怎么会收到了这样一份提案?

    接着他们紧急打电话给了倪润丰,得知倪润丰这份提案安全不是愚人节的恶搞,而真实非常认真地如此想的时候,他们开始觉得棘手了。哪怕这帮人是非常支持倪润丰开全国先例的开始如此大规模的并购,但要让他们有那种小岗村村民签生死状按手指印一起做出来全国第一例私营企业和公有企业一起投资运营濒临破产的公有企业,他们还真得犹豫一阵!

    想了想之后,他们还是跟倪润丰打了一个招呼,觉得这事儿太大了,自己没办法拍板,必须得上报到中央。倪润丰对此也表示可以理解,之后则是一个电话打给了贾鸿渐通报情况。

    贾鸿渐接到了电话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可以说他在听到了倪润丰说是要拉他入场,当时他就猜到了这提案怎么都得去中央旅游一趟,否则蜀川的省委领导们就可以直接宣称自己建立了大蜀川共和国了。

    对于这份提案通过的可能性,贾鸿渐觉得算是一半对一半。虽然这个年代改革开放是主题,虽然到了21世纪这种事情很常见,但是在10年前20年前的现在,那简直可以说是禁忌!

    打个比方来说,王世曾经的对手张国强——就是那个证券公司的老总,有神秘背景的那个,他在历史上曾经做过一个事情,那在2002年以后做完全一点事情没有,但是他在95年做了结果就是被整的一塌糊涂!哪怕他有着神秘而强大的背景,那结果仍然是凄惨无比!

    也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案例,所以贾鸿渐在听了倪润丰的建议之后,动了点小聪明,转换转化了一下,这才弄的起码让人抓不到什么把柄。在他的这个建议里面,基本上国企的所有权还是属于国家和当地政府的,贾鸿渐和倪润丰所拥有的只是改造了对方体制之后带来利润的分成而已。这样一来就能堵住所有保守人士或者是敌对人士的挑刺,以为这样就根本不会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否则国家主导的各种中外合资公司那不也是流失国有资产了?

    而且这样一来,华夏高科也基本上能慢慢搭上国企的边,能混到“体制内”的流派里,这样多了一条路,以后说不定还能多赚不少钱。而且这样一来等于是只要一点点好处就帮着国家处理难题,这也能得到中央的不少好感,以后如果有什么采购程控交换机之类的事情的话,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照顾什么的……

    在蜀川省委把那份报告交到了中南海之后,很快国务院里的一群经常能在电视里出现的领导人们就开始为了这个提案开了个碰头会。“诶,这华夏高科的贾钢怎么从来都不老实,怎么会闹事情?前段时间刚跟新天地公司闹完,引起了《劳动法》的起草,然后他儿子又引起了《政府采购法》的起草,现在他们怎么又跟蜀川长宏弄到一起去了?”

    “呵呵,这贾钢什么时候是个老实人了?你是不知道,原来在十年动乱的时候,这家伙就跟那个现在在澳大利亚当经济学家的杨小凯一起写了一本骂四人帮的书,结果一个被判死缓,一个被判10年。后来这贾钢78年出狱了之后去高考,明明分数上去了,但是因为入狱的背景,结果死活录取不了,然后他直接就去学校旁听了4年,一边上学一边在外面给人推车板砖赚钱,后来他更是说自己要实践改革开放,不要中央工作组给安排的公职,自己下海做小生意,结果做了刚半年吧就被人以投机倒把的罪名给关到看守所了,要不是我们当时的中央工作组出面,他估计得在里面呆个几年……”

    “还有这事儿呢?他这经历都可以排成电影了!”某个中央的领导核心惊奇的说道。

    “真有这事儿!所以说啊,这贾钢一家子能安分么?要是安分的话,我想他们今天肯定没有这个华夏高科。他们一家子啊,都是胆大包天的主儿!只要认准了,哪怕是面临着砍头的风险说不定都不皱眉头的网上硬顶呢。”某个曾经在中央平反工作组里工作过的领导笑着说道。

    “那大家看他们的这个提案怎么样?”某个正在兼任央行行长的未来领导核心此时制止了“歪楼”的话题,言归正传的问道。

    “在提案里面,他们好像根本就不想要那些国有企业的产权,好像只想要分红权,这也算是对国企制度改革的一个尝试吧?之前我记得没错的话,贾钢的儿子贾鸿渐曾经不是在内参里面提过建议国家采用私人可以购买中小型国企么?这也算是那个想法的进一步改良吧?现在这么做的话,既不会引起国有资产流失,又可以保证国家和人民的产权,同时他们还能得到利润,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也可以算是最稳妥的办法?”

    “好是很好,不过如果我们直接这么点头答应的话,那么别的地方怎么办?全国的情况都不尽相同,哪怕是贾钢和倪敏然信得过,但是别人呢?只要开一个口子,别人也会模仿,到时候别人跟地方的那些家伙来个黑幕什么的侵占了国有资产,弄的老百姓没了工作,这怎么办?”

    “那要不就装没看到?不赞同不反对,而且限定他们的规模,不许拉扯进来太多国有企业?然后不许宣传什么的?等到效果好了再慢慢扩大这样的试点规模?”

    “可以,我看可以试试看,改革嘛,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

    “行,那现在来举手表决,过了的话我就拿到政治局去……”

    此时的贾鸿渐并不知道国务院里正有对自己提案的一个表决,他此时正在小米科技里面看着倪老爷子和王老爷子的发明。“之前小贾总你提到的那个第二代复读机和衍生出来的电子词典的原理验证设备我们基本已经做好了,这个就是我们的扫描设备原型。”说着,倪广南拿着一只连了一根电线尾巴的大粗笔一样的东西展示了起来。

    在他手上的这个笔看起来直径起码有个三四厘米了,用通常握笔的方法握着的话,拇指和食指还不能完全包住笔。这笔的笔头很特殊,并不是平常尖尖的样子,而是有个扁长的开口,里面有个透明的玻璃,如果一打开电源的话,这个笔尖还会射出来一条线一样的红色光芒!

    “这个红色光芒就是扫描线,我们这个设备的原理就是外国超级市场里面的那种条形码扫描器。我们俩是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给做到了笔的大小,不过因为工艺和元器件的问题,还不能做的跟普通笔一样大小,也不能无线传输,屁股后面怎么也得拖着一条线。”说到了这里,倪老爷子又开始演示了。

    他把这个笔连接着的一个笔记本电脑打开,然后开了某个程序之后,又拿出来了一本英文词典。接着拿着这个扫描笔在随便找的几个单词上慢慢的划了几次之后,就见着笔记本上的软件显示框里就出现了那个单词!

    “我们这几天测试过了,基本上扫描正确率在99%以上,偶尔会出现一两个词扫描错误,不过只要再重复扫几遍就可以纠正过来,这也可能是我以前编出来的解码软件的程序不够优化的原因……”倪老爷子说道了这里之后,王老爷子接着介绍道,“关于这个设备只要做好接口就可以链接到复读机和电子词典上。电子词典这个东西我俩也试制了一台,如果按照80年代末我跟日本公司谈的那个规格来说的话,现在的成本基本能压缩到400块钱左右,如果是大批量生产的话,甚至可以压缩到300元!”

    说道了这里,王老爷子还真是感慨着科技的进步,当年那成本都是上了4000的啊!这才5年过去,就可以压低到了400了!这是什么概念?大批量生产压低到300,这就是说可以以500元左右的零售价上市,这跟原来零售价要上5000的电子词典是一个概念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