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八章 招纳汪海
    一行人回到了宾馆之后,把包装什么的都拆了,很仔细的检查着。过了一会儿以后,在一旁围观的倪润丰倒是非常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是假的么?”贾鸿渐此时微微点了点头,“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假的,虽然外包装看起来还能以假乱真,但是里面的包装还是差了一点,玻璃瓶用的也没我们用的好……”其实贾鸿渐挺鄙视这帮做假货的人的,要知道这生命一号其实也就是普通的一些进补药剂,成本其实并不高,卖的就是一个牌子,排除了牌子的因素的话,一盒20支装的营养液总共成本才30元,这还是包括了工人的工资和各种物流费用的结果,可想而知其本身的成本到底才有多少!

    如果这假货是贾鸿渐来做的话,那他起码会在包装和原料上花点钱弄的跟真的一样,然后赚的跟华夏高科一样就行了,这样虽然少赚一点,但是在被查的时候绝对可以降低被发现的几率!

    “还真是假的?”倪润丰一下就火大了,“鸿渐小哥,那我现在就去找刘守明?这帮人还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一边说着倪润丰就一边要往走。“等等,什么事情都找省委书记这也显得我们太没水平了,这事儿咱们自己就能搞定。”说罢,贾鸿渐直接拿出来手机就一个电话打回了上沪。“喂?老张?我是鸿渐,这样你找上老朱几个人这几天来蜀都一趟,这里有点事儿—居然有人吃了狼心豹子胆的做咱们华夏高科的假货,我担心背后会不会有经销商内部人搞鬼,所以你们过来查一下····`·”

    听着贾鸿渐的这些话,当时汪海的感觉怪怪的,他怎么觉得这贾鸿渐就像是港台电影里面的那种黑社会老大呢?怎么着就直接打电话找人过来查?他们华夏高科里的员工还有侦查能力?还能查出来这种事情?

    就在他正在疑惑的时候,就听着贾鸿渐说道“不知道汪先生现在有没有时间,咱们俩聊聊?”这话其实挺废话的·人家能上门来提供假货信息,那当然是有时间了,人家还跟这他一起去卖假货呢。可是贾鸿渐这话虽然表面上是说给汪海听的,实际上却是说给倪润丰听的!

    果不其然·已经到了五十而知天命年纪的倪润丰能听不出来贾鸿渐的画外音?他立马就说道,“鸿渐小哥,我这就回厂里把你的意见告诉我们的研发人员,过两天有空了我请你和贾总吃饭哈!”说着,倪润丰转身就走了。贾钢看着贾鸿渐这一副要笼络汪海的样子,也干脆不当电灯泡了,“我回屋睡个午觉去·你们俩年轻人聊吧······”说着,贾钢也转身走了。

    看着贾钢和倪润丰都走了,那汪海不知道突然只觉得自己好像有了一种新娘子洞房花烛夜的感觉了!心里有一种小激动有点忐忑有点说不出来的挠心!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贾鸿渐说道,“其实不满汪先生说,我个人的名下有一个研究所,名字叫做鸿渐研究所。这研究所的主业是研究什么我还没想清楚,不过员工里面倒是有两个老刑警还有三个老经济警察……”

    那汪海一听贾鸿渐这话当时就有点傻眼了·到底什么样的企业或者说什么样的研究所才需要老警察来当员工?就在他傻眼的时候,就听着贾鸿渐说道:“不瞒你说,这个研究所实际上我是用来打假的·找这些老警察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挖出来各种隐藏的很深得证据······”

    “难道······难道你就是·……?”汪海此时顿时有点明白了!难道眼前的这个贾鸿渐就是那个贾鸿渐?此时汪海并没有问的特别清楚,贾鸿渐也没有回答的很清楚,他只是微微笑着看着汪海,脸上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的表情。

    “另外就是说过的给汪先生的报酬,这里是一万元的现金····…”说着,贾鸿渐从兜里摸出来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汪海。

    那汪海此时兴奋的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的注意力完全就不在装着钱的信封上,而是在贾鸿渐身上!他把信封随手往兜里一揣,也不点点到底有多少钱,反而是跟追星族一样满眼放光的看着贾鸿渐·“偶像,我记得在电视里你不是皮肤特别黑么?你当初是怎么想到去打假的?我记得你打假的时候才5岁?当时特别困难吧?你打假打到现在有没有什么经验?”

    “没什么困难,只要脑子够灵活,总归是邪不胜正嘛!经验的话,那就是做这行的话,心性必须得非常好·要知道这行其实是跟犯罪分子做斗争,我们其实就是赏金猎人,只不过赏金不是从官方拿,而是从各种不法分子手中拿,所以他们也特别会针对我们,跟别说我们手里还没有武器……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上电视的时候把脸特别涂黑的原因。”贾鸿渐淡淡的说道。其实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之前那么为了让父母发现自己长大了的举动,还能给自己弄来这样一个粉丝!

    “是这样啊!”此时的汪海还真相信了贾鸿渐所说的一切,毕竟名字一样而且还这么了解细节的,那还真没办法找到。而且这一系列的经历那都能证明贾鸿渐就是那个真正的贾鸿渐——刚开始的时候问他是不是,他不承认,这肯定的啊!要是他汪海是打假英雄,有陌生人上门来问他是不是那个打假的汪海,他搞不好都不承认呢,更别说是贾鸿渐了!而到了现在之所以这么说明了……难道是准备把自己当成自己人?

    果不其然,在这个时候就听着贾鸿渐说道:“说来也惭愧,我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在自己家的公司里面,从去年到了现在基本就没有了什么别的打假行为。我一直想找个聪明的,够镇定而且有一份纯真的打假心的人来做我的副手,专门负责打假方面的业务······汪先生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我······?我······不够资格吧?”汪海此时还真是又激动又受宠若惊,他现在才二十,是个高中毕业生,在工厂里面是跑供销的,整天到处出差不说,还到处要看人脸色,对于打假可以说他没有丝毫的经验,贾鸿渐难道就要把那个鸿渐研究所交到他手里?

    此时就听着贾鸿渐说道:“呵呵,刚才我跟在你后面看着你整套买假货时候的表情和动作,发现你特别镇定,而且有着一种演戏演全套的潜意识,这非常好,非常符合我的风格。在哪里上班都是上班,怎么赚钱都是赚钱,这行当又不违法,还对大家都有好处,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努力净化整个市场,让全国的老百姓都得到好处,这也非常符合社会主义四有青年的要求吗!怎么样,来我这边敢吧?每个月200元固定工资,而且每次破获了假货案之后,你还能拿到赔偿额度的zc%作为奖金,并且还享受每年公费海外度假一周的福利,甚至想要多上学的话,公司也可以出钱。另外如果想把父母或者女朋友一起接到上沪来,公司也能出安家费,同时公司跟个专业的律师事务所以及市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想打赢官司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擦,贾鸿渐这条件开的也太低了!虽然200块钱在这个年代的别人看起来好像很多,但是对于贾鸿渐来说他可知道这真不多——在历史上这个汪海自己打假的话,那几次下来都是1ccr赚钱的!现在他等于就是用人家原来本来能得到利润的2成来雇佣人家,这能行么?

    当然能行!硬实力不能满足,那就软实力来!贾鸿渐公司的资金那是汪海小打小闹能比的?汪海刚出道的时候也就是用一百元左右的资金开始买假货,但是现在贾鸿渐随随便便就能支持汪海一百万去买假货!这样得到了赔偿之后,汪海能得到的奖励不比原来的多?而且还有什么一周海外度假之类,还有安家费之类的东西,这都是现在国内的厂家公司里听说都没听说过的福利!这还不吸引人?而且在研究所里面,他汪海还就是二把手,一出马下面还有人帮忙——还是老警察帮忙调查!回头要打官司也不用自己一个人跑到工商局里扯皮,只用找华夏高科的律师团队出来就行,甚至告到法院,那边贾鸿渐稍微打个招呼的话,不说偏袒这边,但是最少也会秉公执法吧?那这假打起来多少轻松?不比一个人单打独斗的轻松多了?

    “好!谢谢贾······鸿渐小哥的赏识,我来!”汪海此时非常激动的说道。

    “呵呵,不用回去考虑考虑,不用回家跟父母商量一下?”贾鸿渐倒是诧异本来历史上异常冷静的汪海怎么现在这么毛躁了。“不用了,本来在去年知道了你打假的事情之后,我在琴岛那边已经自己打过几回了,赚了点零花钱和生活费,本来我想停薪留职的,可是家里不让,说不稳定而且没保障,现在有了咱们小哥给我当后盾,那家里肯定得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