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二章 史玉竹和贾鸿渐
    当史玉竹打开包裹的时候,他以为包裹里面是点华夏高科的老总贾钢送过来的仰慕信之类的东西——好吧,这么想是有点烧包了,其实他感觉到包裹里面挺重的,晃荡晃荡声音还不是很响,还有点哗啦哗啦的声音,有点像是文件纸张之类的声音。于是他想着大抵也许应该是一些探讨某些行业未来走向的信件?

    不过当他完全打开了包裹之后,他有点惊讶的发现这包裹里面除了一叠纸之外,怎么还有几个包裹的比较好的录音带?那贾钢难道还录了他自己唱的歌?这也太变态了一点吧?他并没有选择去听录音带,而是直接拿着那叠纸看了起来。

    本来刚开始看的时候,这史玉竹脸上还带着轻松外加得意的笑容,可是在看了两眼之后,他的脸色越来越严肃,到了后来简直就跟铁青的一样了!他手上拿的这文件不是别的,正式老朱老黄他们在蜀川的巨人分公司里面签的合同。史玉竹看着合同上卖弄标明的发货数量和价格,当时就觉得是自己公司的人居然不按照他的规定私自降价卖产品!

    不过在看完了两份合同之后,再往后看到的收据就让史玉竹淡定不能了!因为按照他史玉竹的要求,那在平常的销售过程中无论怎么样都是要开发票的!他史玉竹又不是别的那种喜欢偷税漏税的人,他史玉竹天生下来就是要被别人当成榜样的好么?他可不想有一天自己因为偷税漏税的问题被媒体曝出来甚至被罚款或者进监狱!那他史玉竹以后还混不混了?

    光是看到了手头的这两份东西,当时史玉竹就已经火冒三丈了,他直接拿起来了电话打给了秘书:“你去把程国给我叫过来!”他准备彻底查清楚这些事情,在他史玉竹的公司里,居然还有人敢这么偷鸡摸狗?

    挂了电话之后,他余光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磁带。本来他还想着这个磁带大概就是贾钢不太好当面对他说的一些批评。不过不知道怎么,他就是鬼使神差的把这磁带放到了录音机里面。

    “哎呀……老板放心吧。这些都是华夏高科生产线里出来的正品。就是稍微有点残次……”当整个磁带都播放完了之后,史玉竹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嗡嗡作响。此时老兄弟程国进了办公室,他看到史玉竹瞪大了眼睛一副震惊的样子,便马上关心的问道。“玉竹,怎么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史玉竹回过神来了之后,看着成果就只能气的浑身发抖的说出来这样的话了!“程国,你来听听这磁带!岂有此理。我们创立的公司。旗下的分公司里面居然有人打着羊头卖狗肉,居然敢以我们公司的名头卖假货!”

    看着史玉竹说着这话时候气的脸发青、手发抖的样子,当时程国的表情也瞬间凝重了起来,他赶忙把磁带给听了一遍。等听完了磁带,他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必须严肃处理!”程国此时同样气的发抖的说道。开公司最恨的是什么?最恨的不是猪一般的下属没能力,不是神一般的对手太给力。而是最恨吃里爬外、借着你的店面、楼盘、人工、成本,做他自己生意的人!就像是开服装店的时候。外聘的售货员不好好的帮老板卖衣服,而是把店里的衣服卖掉一件之后,连忙找同行去调一件同样的衣服过来,这样完全就等于是老板出房租和进货的成本,让这个售货员来做自己的生意了!

    这种事情谁能忍?不仅被人当傻子一样的给利用了不说,搞不好自己公司的牌子还要被这群人给败坏了!这华夏高科要不是把证据寄了过来,而是直接通到了媒体上,或者是直接报案起诉了,那巨人公司的牌子可不是这么被砸了?

    不过此时程国到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玉竹,这华夏高科把这证据发过来……除了提醒我们之外,还有什么意思?”他有点想不透,这种事情要说是威胁?还是要更多的赔偿?还是示好?

    “这个看起来好像是原件……哎……人家这就是跟正人君子一样把证据放到我们面前,还一点不保留副本,就让我们自己看着办……”史玉竹语气复杂的说道。这个让人看着办,其实就是世界上最难办的事情,为了表明自己没有私心不护短,为了表示对对方的歉意,那是必须处理的非常狠的,甚至得拿出来一副壮士断腕的态度来,这才能叫“看着办”。但是同时史玉竹又不能说华夏高科的不是,毕竟人家没有直接报案已经是非常非常给面子的事情了,这么把证据不动声响的发过来,那不就是为了让史玉竹的面子上好看么?

    想到了这里,史玉竹咬着后槽牙发狠的说道:“给我查!狠狠的查!所有跟这个事情相关的人都给我揪出来,之后都给我一个个的送到公安局去,不许包庇一个!程国,你来亲自抓这个事情!娘的!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就是最怕名声出问题,名声一出问题我们公司都危机了!他们这帮混蛋,吃里爬外不说,这是要把我们几个头儿往死里整啊?他们不仁别怪我们不义!你把这些证据都带上,先随便找个理由去蜀川,不动声色的自查一下,要是查不出来,那就把这些证据直接交到公安局,让他们来查!”

    “好咧!我这就去准备!”说着程国点了点头,把证据都放到了包裹里面,带着出了史玉竹的办公室。而史玉竹自己此时则是压了一下火气之后,拿起了电话。在听着电话里面的铃声响起,在等待着贾钢接起来电话的时候,史玉竹一直在想着自己一会儿要怎么开口,本来他都准备好了一套说辞了,可是在听到了电话接通后那人的声音却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听着电话里面有一个明显还有些稚嫩的男声问道:“喂?”这男声虽然已经变声完毕,但是怎么听都像是十七八岁男孩儿的声音,远没有那种三四十岁中南男人嗓音的低沉。“请问贾钢在么?我是巨人集团的史玉竹……”史玉竹如此自报家门的问道。

    本来按照史玉竹预想的结果,应该是那人听到了要找贾钢之后,赶紧就让贾钢接电话。但是奇怪的是那人好像根本就没这样的想法!只听得那年轻人直接笑着说道了“原来是史总,久仰久仰!我是贾钢的儿子贾鸿渐,一直希望能跟史总见一面,可惜没什么机会……”

    “呵呵,我也是啊,我也非常想跟贾总还有小鸿渐你见面,呵呵……”史玉竹一边跟贾鸿渐随口寒暄着一边脑子里在想贾钢难道现在不在?难道是上厕所去了?不然这贾鸿渐也不应该会这么拖着不着他爸啊……

    这史玉竹在充分发挥着脑补作用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的是贾钢此时就坐在贾鸿渐的身边,而贾鸿渐还就是不把电话交给老爹。“对了史总,给你发的那个包裹,你收到了吧?”谁知到这个时候,贾鸿渐居然这么直接的问道。

    史玉竹一听这个话,当时就尴尬了一下。虽然在他眼里贾鸿渐作为贾钢的儿子知道这背后的一切是很正常的,但是他还是有一种自己光屁股裸奔的时候被人看到了的感觉“……呵呵……收到了,收到了。哎……鸿渐啊,我谢谢你,也谢谢贾总,你帮我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另外,请跟他说一句,如果以后有什么能用到我史玉竹的地方请尽管开口,能帮到的我绝对不皱一下眉头!另外我会稍微晚一点的时候再打过来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贾鸿渐如此说道:“呵呵,史总客气了,在商海里打拼,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的么?这次我们帮了你,下次你来帮我们,在下次我们还是帮你,这样才能把生意做下去嘛……”

    听着这话,当时史玉竹就感觉怪怪的了,一般来说这种场面话那都是要上了一定年纪的人才会说的,这贾钢的儿子说起来怎么那么像一回事儿?这贾钢好像才三十多岁,他儿子最多也就是十四五吧?一个十四五的小孩儿能说出来这样的话?老贾家的男的都是怪物么?

    就在史玉竹纳闷的时候,贾鸿渐却是在偷笑。他才不会告诉别人他这是在偷偷笼络史玉竹呢!这次把证据发给了史玉竹那也是这个笼络计划的一部分!他贾鸿渐可是直到史玉竹在未来两到三年的时间里,会窘迫到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借一百万,结果就是没人借给他,而且那些买了楼hua的人还就是堵着公司的门要退钱!要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面,好多公司的员工那都是把自己家里的棺材本儿都拿过来借给公司让公司渡过难关了!

    眼看着实在借不到钱,史玉竹最后只能拿着公司里剩下的最后几百万资金,带着几个最得力的下属隐姓埋名的跑路了。那么,如果在两三年后这样的一个事件的时候,贾鸿渐还就是借给了史玉竹一笔钱呢?或者说是直接抗下了史玉竹的债,但是开口让史玉竹来给自己当副手呢?把这种未来的营销达人、竞争对手给收编了,这也是很有趣的一个事情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