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四章 意外发生
    说实话,当杨致远听到了这电话里的招揽之后,他第一时闹还真是不想答应!为啥?他杨致远本人又不是没人要的家伙,他可是斯坦福大学的高才生!他本人在斯坦福里面学的是电机工程,什么叫电机工程?那就是一切跟电机有关的电、磁他都要学,博士毕业出来之后,如果不想在互联网行业干,他完全可以进入通用电气里面做一个高级工程师,甚至在有了这样一个不完美的创业经历之后,甚至路透社都要找他去做网络相关的东西呢!他何必非要到把自己公司弄垮了的仇人公司里面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叶静如此说道:“其实这次邀请杨先生来我们的公司,我也知道这其实是非常冒犯的事情。

    但是怎么说呢,我觉得在这个时代能理解网络这个新兴市场的人还真不多,大家既然都是华人,都炎黄子孙,而且都投身于这个互联网行业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聚在一起创业呢?在这个遍地都要说英文的国度里,我们建立一个国语或者说普通话才是标准官方语言的公司不好么?”

    接着这叶静根本就不从专业角度出发,而是从一种朴素的民族主义情绪出发,开始描绘跟恩怨无关的中华儿女大团结的前景。这个杨致远是在十岁的时候,全家移民到了美国,而在当时还是著名的蒋中正总裁的那个中国**的儿子——蒋-尼古拉斯-经国先生。

    这位蒋经国先生曾经在苏联留学14年,同时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时候加入了中国**,在1年他老爹蒋介石发动了著名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蒋经国先生曾经两次写公开信斥责自己的反动老爹。

    不过这位蒋经国和他老爹一样,在歼灭了过亿的共党,成功转进台湾进而包围大陆、封锁法国之后,同样是坚决打击台毒份子。甚至现在这个在湾湾地区台上的“立等会”也是靠着对蒋经国保证坚决打击台毒分子才得到了上台的机会。

    因此,在这杨致远的内心深处,他到是非常认同自己是个中国人或者说至少他是个蓝色阵营的,只不过认不认同对岸的红色匪患政权那到是另外一回事。因此,在听到了叶静这么一番话之后,他还真是深有感触。

    “这个让我考虑一下吧……”杨致远最后如此说道,虽然有感触了,但是让他现在就答应,这也有点太快了吧?总得给他一点时间下台啊!“好的,那我过几天再给您打电话……”叶静笑呵呵的好像听懂了话背后的意思,如此回答道。

    刚挂了电话,就在叶静正在琢磨着几天能把那杨致远给诱拐到公司里的时候只见着章朝阳满脸紧张的走进了她的办公室。“叶姑娘,咱们公司刚刚收到了一张法院传票!而且你看电视!”一边说着,章朝阳一边把电视打了开,转到了nbc电视台,此时就只见着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一个消息,好像是个律师还有一个原告在举行什么新闻发布会。

    当章朝阳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之后,叶静只听得电视里面传出来了这样的声音——“威尔-布朗先生与其代理律师格伦-琼森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将会对福尔摩斯引擎不经过布朗先生同意而私自将其网页抓取至服务器并且向公众公开予以强烈抗议并且他们已经向洛杉矶当地法院提出了控诉,洛杉矶当地法院已经接受此案,并且已经向华夏高科北美分公司发出法院传票该案将会在两周后开庭······据悉,原告除了要求福尔摩斯引擎撤出掉非法抓取的个人页面之外,同时还要求华夏高科北美分公司赔偿总计万美元的赔款······”

    当听到了这里的时候,叶静整个人气的已经有点浑身发抖了!在国内的时候,从来只有她欺负人的,现在来了美国居然是人就敢欺负她了?什么狗屁违反了**条款?那个威尔布朗既然把网页给上传到了互联网上,那不就是给别人看的么?不想给别人开就不要放到网上啊!哦,现在你又放到网上又不想让别人看?天底下哪儿那么多好事儿?

    此时的章朝阳也气的够呛,他指着电视里面的肥胖白人威尔布朗和那个虽然西装革履人魔狗样但是怎么看怎么尖嘴猴腮的律师骂道:“这帮讼棍!肯定就是这律师怂恿着那威尔布朗告我们的,打得主意就是从我们这里要钱!混蛋!王八蛋!”

    是的叶静当然知道这种情况,这就是美国这个国家的神奇之处。这个国家拥有一个所谓的惩罚性赔款的条例,按照这个条例来说,只要原告的律师能证明原告收到的损失并不是其本身的过错,而是其他什么人的过错——哪怕是无心,那也可以通过这个条款敲诈对方一大笔金钱!

    曾经美国就有过一个案例·某男买了一辆大型房车——就是跟房子一样大,里面有浴室、厕所、卧室、客厅、厨房的车子,然后某男开着车子在西部的荒野公路上飞奔着,奔着奔着因为周围的景观太过雷同,都是一马平川的沙漠,某男眼皮快打架了,于是处于经验,这某男离开了驾驶座位,走到了驾驶室后方的厨房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这样无人驾驶的房车自然会慢慢的偏离公路,最后翻进了路边不远处的一个深沟。

    于是这个某男就找到了律师起诉这个房车的厂商,而理由很简单——这个房车的厂商在宣传和说明书中没有明文写清楚驾驶员在驾驶的时候不可以离开驾驶室!最终这个案子的结果那就是厂商赔了某男上千万美元,然后还给他赔了一辆车子。

    同样,还有某女在酒店的某个椰子树下晒太阳,结果被椰子树上掉落的椰子砸中了身体,导致受伤,于是这某女不怪自己没脑子,找椰子树下面坐,而是把酒店给告上了法庭,最终也通过律师的努力敲诈到了一笔钱财······

    对于这种美国法律的制度像是准备把全美国的老百姓都培养成白痴,完全不让老百姓有超过幼儿园中班的生活能力似的。以前叶静是把这种事情当成了笑话和趣闻,但是当这种事情发生在了她的头上的时候,这一切就都不再有趣了!

    “章大哥,你给咱们找全波士顿最好的律师事务所,把他们最好的律师请来!甚至把他们的律师团给包下来,给咱们组成律师团都不是不行!不就是打官司么?我把三千万美元砸给律师也不会给他们一分钱!”叶静此时就如同发怒的雌狮一样,恶狠狠的说道。

    她当然要恶狠狠了,现在这北美分公司总共赚到的钱也就是一千万美元上下,根本就不够赔那家伙的。如果真要赔,那就必须开口跟贾鸿渐要。而她叶静弄这个福尔摩斯引擎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帮贾鸿渐分忧,让贾鸿渐能高看她一眼?但是如果最后不得不赔那家伙的钱,结果弄的她叶静不但没帮上忙,还得让贾鸿渐倒贴钱进来,她那到底是给贾鸿渐分忧啊,还是添麻烦啊?如果真要赔钱,她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此时章朝阳赶忙开始联系波士顿当地知名律师事务所,这全波士顿里最好的律师事务所那价钱可贵了去了——最好的律师500美元一小时,都赶得上美国最优质的应召女郎了!而且这还是94年的500美元,跟2012年的500美元那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而章朝阳还真是听从了叶静的吩咐,这次找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律师,那是直接找了20个最好的律师组成了强大的律师团!

    这20个律师的团队,那一小时咨询的价格就是一万美元,打一个完整的案子下来,弄个上百万美元的律师费出去都有可能!而在电话里面,律师团队欣喜于被聘请之余,免费的给了章朝阳一个建议——先把有用没用的资料准备他个几百个文件箱再说!

    原来,这美国的法律制度讲究证据对等,意思就是不管是原告和被告哪边发现了对方的致命漏洞,按照规定也是要把这个证据给对方一个备份,让对方知道这边会怎么出牌。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于这种傻了吧唧的规定,美国的顶尖律师的做法那就是把最重要的证据放在一大堆杂乱无章毫无干系的文件里面一起发给对方。这样一来按照规定,那自然是把证据给对方了,但是至于对方能不能在开庭前找到或者发现这个证据,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注:莫斯科中山大学俄文全称“中国劳动者孙逸仙大学”,是联共布中央在孙中山去世后为纪念他而开办的,目的是为中国培养革命人才。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俄国顾问鲍罗庭于1925年10月7日,在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第66次会议上正式宣布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建另外说一句,在渡江战役之前,国民党一直是苏联的亲儿子,共党反而是干儿子,没记错的话,除了黄埔军校是苏联**帮忙建立的以外,国民党还是第三共产国际的观察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