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七章 雪中送炭?
    对于这个盛大公司,几方协调下来的结果就是各公司派人去,叶总的公司将会派出去一个人作为副总经理,而长宏也会排出人当副总经理,最后的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是属于蜀川省政府的,华夏高科因为出钱比较多,那总经理职位自然就是华夏高科的。

    这样的一个分配各方都非常满意,对于省政府来说这样的一个分配也是很好的,虽然他们本身没有占据主导权,但是毕竟盛大公司旗下的那些进来合资的国有企业也算是在他们省政府的治下,是听他们的话的,那他们省政府如果纠结了这些公司的股份,本身就已经差不多能到30-40%这样了,如果再加上“三巨头”之一的国有企业长宏的股份,那简直就可以说是拥有了决定性的股权!

    这对于中央对于民众,那都是可以交代的过去的——毕竟不管怎么样,在合资领域里,这几年开始国家已经强势要求国有资产一定要拥有超过50%的股份。盛大公司里里面国有股份乱七八糟的加起来的确是超过了50%,只不过嘛,长宏到底是听省政府的话多一点还是听贾鸿渐的多一点,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虽然要远赴蜀川,但是小张对于贾鸿渐那简直是感恩极了,每天看到了贾鸿渐,那小张眼神里的表情简直就像是随时准备答应以身相许报恩似的。嘛,这对于贾鸿渐来说其实也挺困扰的。因为这小张说实话不难看,在第一次去老罗家见到了小张的时候,贾鸿渐就发现这小张的底子其实挺不错的,就是打扮穿着和气质差点。但是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纯天然的天真气息,简直就像是从来没有受到城市大染缸污染式的纯洁。这在城市里可是非常难见到的。

    而且男的从生理层面上来说,为了尽可能广泛的传播自己基因的遗传习性作祟下,也的确是比较容易受到诱惑,现在贾鸿渐看着这小张好像随时可以推倒的样子,还真有点……怕自己把握不住了。

    在送走了小张之后,北美那边的新闻发布会也开完了。果不其然的像是贾鸿渐认识的那个大能说的一样,美国的那些个报社们在发布会之后,各个都开始帮着华夏高科辟谣,这样一来那直接又刺激了他们的销量!感情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先上去把人恶毒的说坏,再把人说好,那结果反正不管怎样都是他们赚啊!

    而在另一面,在华夏高科的北美分公司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最让叶静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北美华人联合会这样的机构干事居然非常主动的找到了她!本来按照在国内的习惯,她一直都没找这样的民间机构,也没想到这样民间机构会这样的主动。她的初中高中都是在美国全封闭的女校里面读的。那里面可是没有什么华人学生会的存在,她今年才是大一,刚加入进了东海岸的中国留学生联合会里面。不过给她的感觉好像那个联合会出了有一帮男生很饥渴的想要找女朋友之外也没什么别的用途,这次这个华人联合会找上门到是给了她非常大的惊喜。

    这华人联合会的干事上门之后非常热情的要提供各种帮助,还说祖国就在华夏高科的背后,让华夏高科不要太担心。如果有事可以联系大使馆。说实话这到是让叶静非常非常的感动。

    而在这华人联合会之后上门的也是个非常让叶静惊讶的人物,那就是杨致远!这本来一直还在端架子的大能居然在知道了老对头华夏高科遭遇了困难之后。非常主动的上门了。“我决定加入华夏高科。”他刚一进叶静的办公室,直接就这么说道,连一点基本的寒暄都没有。

    这样的一个话显然让叶静惊讶了,“您怎么……怎么选在了这个时候?”是啊,一般人就算是要加入,那也是会选公司没有官司缠身的时候,这杨致远怎么反而选择了公司遭难的时候?

    “哈哈,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咱们华夏高科我是非常看好的,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来,那还在什么时候来?”杨致远半真半假的如此笑着说道。他这么一说,叶静还这没弄懂他是真的这么认为还是只是在开玩笑。不过不管怎样,这杨致远的确是要加入华夏高科,这不就是叶静最希望的事情么。

    不过在这个时候,在上沪的贾鸿渐倒是接到了一个来自蜀川的电话。原来这电话就是蜀川省政府打过来的,或者说的更详细一点,那就是刘守明这个省委书记打过来的。在这个省委书记的心里,贾鸿渐这个人非常能帮着出主意简直已经是一个已经烙在他心底的印象了!

    “小贾同志,是这样的,我这次打电话过来呢,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我们省的这个晚熟的柑橘啊,被困在了产地,不能顺利的销售到全国各地,这让我们省的当地政府非常头疼,同时我们省政府也是非常的关注,毕竟这个三农问题是我国的重中之重。我这次打电话过来呢,就是有个不情之请,想问问小贾同志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指点……”那省委书记非常客气的说道。

    虽然被叫了同志有点不太乐意,但是贾鸿渐也知道这个年代的时候同志一次还就是非常单纯的意思。作为一个拥有三十多年地球球籍的人类,贾鸿渐当然知道晚熟柑橘是种什么东西。一般的柑橘那都是在8月份左右开始上市,一直到11月左右。而晚熟的柑橘那一般都是要拖后到第二年的春夏之际上市,这样正好能打一个时间差,也算是大棚以外的另一种反季节的水果。

    “滞销是因为什么原因呢?”贾鸿渐认真的问道,他这人做事就这样,别人既然来找他帮忙了,他可是不会不搞清楚具体状况就随便乱指点,那指点好了还好说,万一指点错了人家不还怪他么?这不是砸他贾鸿渐的招牌么?而且更别说这还是省委书记亲自来电话求教的呢。

    “主要还是我们省的柑橘今年喜获丰收啊……哎,以前那个《多收了三五斗》的文章我们还作为资本主义的弊端来批判,结果没想到现在改革开放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也遭遇到了这种问题。因为喜获丰收,本来农民还想能多挣点钱,结果谁知到因为竞争太大反而价格太低,而另一方面因为种种原因,都只有一些零散的水果贩子小批量的进行采购,没办法大批量的把水果出售。水果这种鲜货小贾你应该是知道的,这放一天那就是贬值一天,要是中途再下一场雨什么的,这堆成山的柑橘那一天就坏几千斤都不是开玩笑!所以我们省政府也头疼啊,到处联系各种水果贩子,结果全国就是没有一个比较大的水果贩子能尽量多的吃掉这些柑橘,我们现在产地的批发价才两三毛一斤,在首都那水果市场的批发价可都是七八毛一斤了,我们省政府也专门找人算过,刨去运费损耗等等,基本上只要能把我们蜀川的柑橘给运到首都,一批发出去那至少就是50%的利润呢!眼看着钱就在眼前,可是就是赚不到,你说这急人不急人!”

    “也不至于吧,全国的水果贩子虽然有强大实力的没有,但是蚂蚁多了咬死象,零散的水果贩子多了也能都吃掉这些柑橘吧?”贾鸿渐听到了这里有点奇怪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可是这两个月国家不是刚颁布了一个新政策么,以前火车的车皮那都是私人可以租用的,可是现在收紧了,说是要防止走私,把权利收收起来了,而且为了配合今年开始实行的《公司法》,一定要有公司法人资格的才可以租用火车皮,而且审批起来也不简单。那些私人的水果贩子有几个是有公司资格的?再加上他们贩水果有几个是不逃税漏税的?不注册公司还好,一注册公司了那不是怎么都可以被税务查了?”刘守明继续解释道。

    一听这话贾鸿渐顿时就理解了,说到了底也就是国家收紧了铁路车皮的政策,结果导致物流中断呗!这种事情的变种后世多了去了,最明显的就是各地的收费站不撤除,结果导致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最后弄到货车不超载就赚不了钱的程度!

    不过此时贾鸿渐还是真想到了一个主意,不过这个主意到是有点不完善。他稍微想了想,对刘守明说道,“实在不行……咱们省政府出面组建一个公司?或者怕不好听的话,就找有关系的去建个公司,然后省政府给个背书,去银行贷款,然后统一收购掉那些柑橘,再租扯皮给运到全国各地去……”

    其实这注意也不算怎么好,要是放到后世那肯定得被人挑毛病——这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怎么说都有点以权谋私的意思啊!毕竟卖到外地那就是能赚钱啊,这不等于是省政府用自己的权利来赚钱么?

    果然那刘守明此时也是这么想的,他直接忽略了贾鸿渐提出来的第一点,而注意到了他说的第二点——找个公司?“那咱们盛大公司来干这事儿怎么样?”刘守明灵机一动的问道。

    “我们盛大?”贾鸿渐此时还真有点错愕了,他建立的这个盛大公司那就是为了能拯救下国企,可是现在这公司刚组建成功,还没来得及拯救国企呢,就要先当一回水果贩子?就要先来拯救一下农民?这合适么?(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