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二章 任正费
    到了第二天,一行人来到了首都梅地亚会议中心,这次邮电部的电信行业入网执照就将会在这里颁发。当贾鸿渐一行人坐着车子来到了会议中心门口的时候,只见着门口围着一圈圈的记者,简直都有点后世天皇巨星驾到的那种氛围了!这在这个年代还是很少能见到的,这个年代的记者好像还没从港台的媒体那边学到狗仔队的习性,很少会聚集起来报道。

    在梅地亚会议中心门口下了车之后,贾鸿渐等人先是四处环视了一下。贾鸿渐自己是在纯粹的看地形,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到这梅地亚会议中心了,也算是比较熟悉,上一次来这边是来参加什么中国企业家年会的东西。而倪广南和贾钢等人此时在看的却是梅地亚会议中心门口站着的“别人”,这些别人其实都是这次来参加入网执照颁发的。他们里面有什么爱立信啊,有什么阿尔卡特啊,有什么诺基亚、摩托罗拉、西门子。虽然稍后的程控交换机采购已经限定在了国内品牌里面,但是这些人可不只是为了程控交换机来的,而是为了手机市场来的!

    如果这场合有任何一个重生者的话,就会记得后世的国行手机盖子打开以后,看着里面的sim插槽附近肯定贴着一个“进网许可”字样的标签,这个标签是什么?这标签就是入网许可证标志,是加贴在已获得进网许可的电信设备上的质量标志!同时除了手机之外,哪怕是生产座机电话机的厂家。那也是要来获得这个入网许可证的!有了这个许可证,那就证明邮电部或者别的相关部门已经检测过了该厂商该手机的质量。而如果没有这个证,那就证明手机本身不是水货那就是山寨货!

    此时的华夏高科团队身边可是一个记者都没有的。那些记者们刚开始看着车开进来了还比较有兴趣。但是好像看到了车上下来的是中国人之后就没太多兴趣了。这到是让贾钢顿时产生了一种孤独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宴会上主人根本就懒得招呼的不怎么受欢迎的客人,亦或者是像出现在别人婚礼上的那种过时未嫁的老姑娘,没人对其感兴趣,只能看着别人被围绕着的样子孤芳自赏。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一边响起:“请问。您是华夏高科的贾总么?”听到了这文化,一行人纷纷诧异的扭头过来,想看看是哪个报纸的记者这么醒目的来采访华夏高科的老总了。当他们的头转过来之后,只发现那个发话的男人穿着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40-50岁这样。身上有一种知识分子的气质,不过长相很一般。眯眯眼,此时一脸笑容看起来非常朴实,给人的感觉像是东三省出来的一个邻家爽朗大叔一样。

    “您好,我是深港市的华威公司的老总任正费,第一次见到贾总,不过真是久闻不如见面,没想到贾总这么年轻有为!”那,不,任正费特别爽朗的笑道。此时的贾钢一听这话顿时哈哈大笑着握住了任正费的手,“原来是任总啊,久仰久仰!”

    贾钢这可不是在唬烂,他可不是在睁眼说瞎话,他还真是听到了不少这个华威公司的事情——当然是从贾鸿渐那边。在以前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屁大点的公司是干嘛的,但是在前段时间贾景行跑到公司来玩,从贾鸿渐嘴里听到了一些消息后,贾钢后来也从贾景行那里听说了。到了这时候贾钢才开始主动的去了解这华威公司。

    原来这华威公司的老总任正费到是也算是十年动乱前的大学生,本来他家里好像是江浙的确的人,后来逃难到了云贵高原。年任正费出生之后,受到爱读书的父母影响,特别注意学习知识,甚至在文革开始前3年就考中了渝庆大学。那个时代能考上大学的人可是不一般,要知道哪怕是到了90年代中期,大学生还都是知识分子的代称!

    只不过到了大四的时候碰到了十年动乱,按照贾鸿渐科普的那些事情,老任的父亲被关进了牛棚,任正费回到老家看望父母,父亲让他快回学校去。临走,父亲叮嘱:“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甚至据说当任正费,回到渝庆,已经是“枪林弹雨的环境”。但是他硬是不为所动,把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自学完,他的家人也开玩笑说,没什么用的东西也这么努力学,真是很佩服、感动。

    听到了这些经历,贾钢还真对这任正费抱着很高的憧憬之情,至少他自己在十年动乱的时候可没这么先知先觉的看那么多书,他当时要么是在写地下“反动读本”,要么就是在蹲监狱。不过在听贾鸿渐说这任正费做事有点路数不正,比较喜欢走灰色路线之后,他之前对这老任产生的敬仰之情顿时就小时的无影无踪了!这贾钢最恨的就是别人不按规矩办事!他觉得都是这种搞灰色路线的人才把国家给搞乱的!

    “哎呀,我们华威公司来参加这个会议就是走个过场,要在国内竞争的话,还是比不过贵公司啊,希望以后贵公司能在指头缝里稍微漏点生意给我们啊……”那任正费此时非常低调的说道,简直可以说是有点灭自己人志气涨他人威风了!

    此时贾钢笑了笑说道:“呵呵,这还没影的事情呢,谁知道到时候竞标的结果会怎样?说不定咱们华威公司以下吃下了全国大部分的市场,然后凭借着这个良机一下成为了全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公司呢!”

    任正费此时愣愣的看了贾钢半天,他顿时还真有点诧异的以为贾钢知道了他考虑的那个灰色计划。本来刚开始听说到了国家将要实行政府采购暂行条例的时候,他还真的担心自己的那个灰色计划不能使用了。但是后来看到国家把采购的自主权下放到了每个省,他还真一下就放心了不少。此时的他真心怀疑自己的那个秘密计划被贾钢知道了!

    不过看了半天,从贾钢脸上没看出来什么端倪,他便当成贾钢是说客套话恭维他,于是顿时哭笑着说道:“哎呀,贾总你就不要嘲笑我了,我们华威公司能捡到一个省的程控交换机的份额那就已经是发生奇迹了,我们主要是想提供一下各种配件、服务什么的……”

    贾钢此时脸上微笑着没说什么,但是其实他已经再咬后槽牙了!他现在知道,要不是贾鸿渐事先的提醒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这任正费这么道貌岸然!明明一脸老实人的样子,但是没想到这么虚!这姓任的表面上装着自己很弱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不就是想消除他贾钢的戒心么?不就是想以后趁华夏高科不注意用灰色路线赚一把么?切!有本事光明正大的竞争啊,弄这些小动作有什么意思?

    他在这么跟任正费虚伪了一阵之后,就找理由跟贾鸿渐他们一帮人进了会议厅。贾鸿渐此时也没多问什么,他知道耿直的老爹不喜欢那种花花肠子太多的人,也不喜欢那种特别虚的人,也不喜欢那种游走在灰色领域的人,不然他老爹当初是不可能在听到了延中实业要被收购时爆出来“收购?搞什么搞!大家都是**的企业有什么好收购的,他们还有党性么?”这样的话来了。

    进了会议中心之后,一行人显示签到领了座位牌之后,直接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坐下来之后,贾钢点了一根香烟才抽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倪老爷子和王继志老爷子则是继续看着那计划书,剩下一个贾鸿渐实在闲的无聊,他就在没事儿玩儿着手机上的贪吃蛇。他这轻松的姿态给贾钢看到了,贾钢笑着问道:“你怎么这么轻松?”“之前该做的努力都做了,现在基本都已经知道结果了,当然轻松了。”贾鸿渐笑呵呵的说道,“而且这才是一个入网执照颁发,又不是采购结果出炉,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到贾鸿渐这么一说,贾钢一想也是,他顿时也有点哑然失笑了。他甚至都想不到之前自己为什么还有点小紧张,是因为觉得碰到了任正费那样的对手么?觉得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提防着随时可能从黑暗的角落里冒出的毒牙么?

    不过有了贾鸿渐这神奇少年在,他贾钢还怕什么?这华夏高科到现在的一切那不都是贾鸿渐给的么?不都是在贾鸿渐的引领下取得的么?贾鸿渐现在都不紧张,他紧张什么?而且那任正费还没开始实行他的计划呢,贾鸿渐就已经提前调查了他,甚至预计到了他可能要采取比较灰色的路线,甚至还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对方可能使用的招数,这不就是把自己立于了不败之地么?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很快,陆续各个公司的人都开始进场了,记者们也开始就位了,这场邮电部的发布会就要开始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