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零一章 打草惊蛇!
    其实邮电部这次之所以办这个有点不伦不类的招聘会一般的招标会,为的就是减少一些内幕交易的机会。毕竟一些内部交易是可以在私下里谈,但是在这样的公开场合是没办法谈的。虽然也许可能会有人想到在事后找到相关部门,不过那就属于邮电部自我管辖权范围内了。“贾总,你们想先找那个省部门的谈?上沪的?”小张此时非常客气的,简直就是跟导游一样。

    “先找上沪的?”贾钢先是问了贾鸿渐一下,“蜀川的吧?”听到贾鸿渐这么一说,他便马上拍板道“蜀川的!”。“好的,蜀川的在这边,几位请跟我来……”小张笑呵呵的一马当先带着华夏高科的一行人往蜀川邮电部门的摊点走去。

    很快一行人就在不远处找到了那蜀川邮电部门的摊点,一行人走进只看到这摊点门口到是没几个人,也就是三四个人正在里面正跟蜀川邮电的相关人员在聊着什么。“呵呵,现在这投标会刚开始,大多数知名的国内外企业都是先找的北上广等超大城市、直辖市,现在西南的这些省份还没有引起太多的争夺……”小张此时站在一边非常细致的解释道。

    就在贾钢等人听着小张话的时候,贾鸿渐却是兴致勃勃的看着蜀川邮电摊点里面正在跟工作人员谈着的人。那人贾鸿渐看起来觉得挺眼熟的,他们公司此时好像正在给蜀川邮电递交标书,一边递交还一边非常狗腿的凑在很近的距离低声说着什么。此时那工作人员一边听着。一边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那工作人员先是不敢置信的愣了几秒钟盯着那投标的人看。之后又做贼心虚似的马上抬头四处张望!

    那工作人员看到了华夏高科的一行人并且发现贾鸿渐正在往那边看的时候,当时直接就拉开了跟之前那人的距离。还小心翼翼的故意避开贾鸿渐的眼神。装着好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难道……那是华威的人?贾鸿渐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走了过去。此时正好看到之前那个正跟工作人员偷偷说话的人转过头来,这不是任正费是谁?好你个!居然还敢这么偷偷摸摸的来搞下三滥的手段?贾鸿渐哪怕就算没听到刚才两人说什么,但是看到两人那副偷腥被捉奸一般的表情就直接了解到了一切!

    “呦,这不是华威公司的任总么?您也来了?怎么,对蜀川省的程控交换机有兴趣?呵呵。不过我记得华威公司在程控交换机这个行业里面暂时还没有什么独到的地方吧?如果要从国外大牌公司里面竞争到这份订单,说不定……得要跟蜀川这边的邮电部门商量一下建立一个合资企业,然后用邮电部的拨款来买这合资企业的产品?”贾鸿渐此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嘴上却是说出来了这样的话。

    他这话一出口,当场所有人都傻眼了!此时那任正费以及刚才的那工作人员直接惊恐的看着贾鸿渐。他们仿佛以为贾鸿渐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是的,刚才那时候。任正费还就是在跟那个带队的蜀川邮电组长谈共同组建合资公司坑国家拨款的事情呢!这种事情不管怎么样,哪怕就是真能做,那也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啊!这事儿那就是纯正的见光死啊!这么一说出来那么多人听到了……这可怎么办?

    而此时张秘书和华夏高科的一行人也震惊的看着贾鸿渐和那俩人,张秘书是此时突然觉得贾鸿渐好像是在暗示他什么,他越看这场面越觉得不对劲,而华夏高科的这群人则是震惊于贾鸿渐怎么把这事儿给说出来了!

    此时的任正费怀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一边说服自己贾鸿渐这小子只是单纯的胡乱说,其实并没有听到刚才的对话,一边硬撑着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贾家小同学还真是幽默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说在以前欧美的政治家外交家在进行谈判的时候,经常会猛抽香烟或者烟斗,以滕然而起的烟雾遮掩自己的心虚,亦或者可以通过学纳粹的捶桌子或者是苏联老毛子的用鞋子拍桌面来以愤怒掩饰自己的想法。不过这一切对于任正费都不太适用,他不抽烟,身上便没有那些卷烟、烟斗之物,同时自身档次暂时还不算高,不管是在it届还是ic届都可以说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他还真没底气学德国人或者是苏联人,他也就只能通过不停的干笑来遮掩自己内心的虚。

    而在此时那个带队的蜀川邮电部门的头头,也就是那个之前的工作人员倒是非常霸气的趾高气昂的问道:“你谁啊?”其实贾鸿渐此时非常想说一句话,那就是——“你去问你们省委书记,问问他我是谁”。但是贾鸿渐毕竟不是这么装逼的人,他反倒是扭头看了一眼秘书小张,然后笑呵呵的对那组长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想要来投标的国内企业的……”

    就在贾鸿渐特别谦虚的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公司名字的时候,那组长到是非常不耐烦的说道:“那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嘛?你这是污蔑我们邮电人员的声誉!别人要是不知道还真以为我们是在这儿谈什么回扣不回扣的呢,给我们造成的声誉损失你们负责啊?你到底哪个公司的?你们公司怎么根本就没教育好你啊?我看你们公司也没必要来投什么标了……张……张秘书?”那组长气势汹汹的教训了贾鸿渐一顿之后,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同时越来越逼近的张秘书,他顿时觉得那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稍微想了一下之后,怎么越看越像是张秘书呢?

    “你倒还认得我?”张秘书此时气愤的走上前来,他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结合着之前这工作人员脸上的惊恐,再加上刚才贾鸿渐的那个“暗示”,他越想越不对劲,越看越觉得之前发生的事儿就像是贾鸿渐“开玩笑”说的一样!“这是咱们国家的华夏高科,是咱们邮电部的贵客,你刚才是什么态度?官僚主义!另外,你刚才在偷偷摸摸的跟这人在谈什么呢?有什么事情不能光明正大的大声说的?这人什么公司的?”

    此时那组长和任正费可算是直接傻眼了!他们可是没想到邮电部的部长秘书居然会和华夏高科的人一起来,刚才明明局势还像是可以控制的样子,怎么一转眼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个……这个真没有,我就是考虑到这是公开场合,最好不要大声讲话,免得影响别人……真没有谈什么违规的事情,我对天发誓!”那组长此时就跟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立马火急火燎的辩解道。

    张秘书一听这话,当时没有说话,而是半信半疑的在原地打量着那组长。此时贾鸿渐倒是出来当和事佬了,“好了张秘书,他们也没谈什么,刚才我是开玩笑呢,你别当真……”他这么一说之后,当时张秘书那就听话的不说话了。而这样的一个反应在那组长和任正费看来则是又是一种震惊!

    对那组长来说,得知了眼前这年轻人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华夏高科之后,他还真是大吃一惊。不管怎么说,华夏高科那在蜀川省是得到了省委书记的接见他还是知道的,这样一个能跟省委书记说上话的公司,哪怕就是跟他们没有什么业务来往,那平常也要客客气气的不是?刚才他怎么就那么大爷的去训人家了呢?而且现在看着怎么着华夏高科还跟邮电部的高层给弄到一起了?这部长~更新首发~~大人的秘书都出来陪同了,这意思往小里说是保驾护航,那往大里说就等于是“如朕亲临”啊——有部长秘书陪着的人,那不等于是部长么?他此时真心觉得完全凌乱了,都快不知道要怎么做表情了!

    而此时的任正费同样觉得风中凌乱,他知道华夏高科好像要转到程控交换机领域来,本来他还觉得这华夏高科哪怕在保健品市场上做的再牛x,哪怕在复读机市场上再牛x,那在程控交换机这行业里,还不是跟他们华威一样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还不是一样的从零起步?

    但是现在怎么这华夏高科转眼就跟邮电部高层勾搭上了?这不科学啊!他任正费本来还想着靠灰色路线坑一下华夏高科,抢占老少边穷省份的份额呢!现在怎么看着这华夏高科好像也是冲着这个份额来的?这可怎么办啊?

    “呵呵,没事没事,这位同志刚才批评的也对,我们就揭过这篇吧,倪老爷子,咱们的标书呢?赶紧把咱们的标书投了!”谁知到此时的贾鸿渐倒是出奇的好心,他居然在被人训了之后完全没有报复的意思,反而是千方百计帮对方辩解,这是怎么回事儿?

    嘿,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装好人、帮对方说话,才能显得自己特别爷们儿特别大度这种事情,贾鸿渐会随便对人说么?他本来刚才上来半开玩笑的点清楚灰色路线,那就是故意打草惊蛇,就是为了破坏华威公司的好事!打完了草蛇也被惊了,惊了之后对方肯定特别小心翼翼,还有多大可能冒险去弄灰色路线?哪怕任正费敢对方邮电部门也不太敢啊!而这时候贾鸿渐出来做好人,那不就是纯赚么!(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