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六章 放鸽子和傲慢
    杰克也怕被船员发射的子弹射中,他没有萧伯特冲锋陷阵的勇气,只好慢慢地从箱子之间匍匐前进,要知道匍匐速度很慢,等萧伯特已经在那里搞定了几个敌人他才到达那里,虽然没被子弹射中,但效率也实在是太低了,不值得提倡。

    杰克顺势做了一个铲球的动作,通道的地板比较光滑,他不费力气地快速滑到通道另一边的一堆箱子后面,看看通道后面没有发现敌人,这样就不担心他们的偷袭会提早被人发现,或者被海盗包夹,造成一段苦战。

    萧伯特率先冲出了掩体,向那十米外的箱子堆冲了过去,子弹嗖嗖地在他的身边划过,这可能不是海盗所发出的子弹,也有可能是船员发出的子弹。当然萧伯特不停地在强调不要出现误伤,误伤!就是因为这些。

    萧伯特愣住了,看着那个人:“诺曼中校,你为什么在这里?华莱士上尉呢,他到哪里去了,不是在唉指挥队伍吗?”原来那个人是诺曼中校,这让杰克和萧伯特一点也想不到,原来带队的是诺曼中校。

    萧伯特也作出了铲球的动作,滑进箱子堆里,这样子可以压低身体躲避子弹,也可以更加快速地进入到掩体的保护内。就在萧伯特滑进掩体前的那一瞬间,萧伯特又拿起了战术散弹枪向一名海盗发射了几发散弹,一颗散弹刚好射中了海盗的头部,又是一次爆头。

    杰克走出了掩体外面,向一个背对着他的敌人开了几枪,不过可惜的是并没有射中,同一时间杰克差点被擦身而过的子弹射中。杰克大吃一惊,立刻缩回到掩体里面,并且换上了新的弹夹。现在华莱士上尉的队伍离他们很近,误伤更加容易。

    同时,萧伯特慢慢在裤袋里拿出了从军火库里拿到的棱形刺刀,他紧握着棱形刺刀的塑胶刀柄,手都出汗了。不过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做出射击姿势,他究竟准备想做什么?

    那名受伤的海盗发出了更加大声的惨叫声,杰克也在这个时候走出了掩体,向这名受伤的海盗射击,射击过后,这名海盗可以说是没再惨叫了。

    “好的,伙计们,你们帮忙收拾下这里的尸体。嗯……处理起来还真是麻烦,不过又要麻烦下大家了,多亏你么,舰桥才保得住,世纪号才保得住。”一段杰克和萧伯特熟悉的声音,并不是华莱士上尉。

    萧伯特作出了冲锋的手势,他已经找好了离他们十米处的一堆箱子,并且用手势命令杰克冲锋到那里。“我数到”立刻冲出掩体,不过要注意压低身体,我不想出现误伤,因为我们船员的火力也似乎很猛。”他嘴边依然挂着笑容,因为他终于体验到很刺激的刺杀。看到敌人的血液像喷泉一样在他身〖体〗内喷射出来,萧伯特心里乐了。

    萧伯特和杰克慢慢走出了掩体,第一时间船员都把他们错当成了海盗,一瞬间杰克和萧伯特被十几支枪瞄准,他们只好举起双手,把武器放在地板上。

    萧伯特没有犹豫,他听到了爆炸声和惨叫声,立刻用一只手打开了房门,虽然他这个时候只有一只手拿着战术散弹枪,但他还是用全身的力量来扛着这把枪的枪口对准了前面。

    “杰克,掩护我,我要把这东西给干掉,快点!就现在!”那名海盗在萧伯特的擒拿中挣拖着,不过他的双手被萧伯特紧紧地压在肩膀上,动作一大海盗就感觉到了无比疼痛,根本就没力量挣拖萧伯特的擒拿了。

    萧伯特向离他比较远的海盗再发射了一枪散弹,不过因为距离过长,一发散弹不足以射中较远的目标,不幸的是,萧伯特被那名幸运没被子弹射中的海盗发现了。

    没多久,海盗的血也应该快流干了,而那名海盗也没有再喊多一句话。

    那个刚才说话的人转过身来看着萧伯特和杰克,再看了看瞄准着他们的船员们,他立刻制止了船员的举动:“把枪都放下,他们不是海盗,没看到他们是白皮肤吗,怎么会是海盗呢。重要的是,他们两个是我们飞船里最勇敢的战士!”那个人慢慢走向杰克和萧伯特。

    萧伯特在通道的左边箱子堆后面,而杰克在通道右边kao墙的一排高高的箱子后面。

    萧伯特刚好装上了新的弹夹,然后对杰克喊:“杰克,别把你的身体走出掩体太开,我怕这样会引起误伤,船员现在还在另一头攻击着海盗,别忘了我们是夹击。”的确华莱士上尉的队伍在海盗队伍的前头防守,而杰克和萧伯特是攻击海盗队伍的后头。

    说真的,在那么多枪声中听到一枚闪光弹爆炸的声音的确很困难,枪战声原本就很大,而且还要辨别爆炸和枪声,所以更需要杰克和萧伯特全神贯注地听。他们身后已经可以说是安全的,如果突然有敌人向他们的后方走来,约翰也会第一时间通知萧伯特。

    没过多久,那名海盗已经走到了箱子堆的前面,而且已经有半个身子走到了箱子的后面,萧伯特眼疾手快,一只手拿着海盗的手,一只脚踢向海盗的右腿。按照萧伯特学过的一点点柔道,他很轻松地把海盗放倒在地上,并且让海盗的背部朝天。

    萧伯特还没有找掩体,冲出房间后就站在了通道的中间,啪啪两枪就击毙了离他不远的敌人,他在死前捂着双眼,一定是被闪光弹放出的刺眼光芒导致他的双眼暂时性失去视力了,杰克和萧伯特要在他们失去视力这一短暂的时间里干掉所有敌人。

    他们干掉了十名敌人,而海盗的队伍也越来越少人,趁这个时候,华莱士上尉的队伍也向前不少,已经打到了海盗队伍的前头了,现在他们把拉距战的僵局打破了。

    不得不说,特种部队经常要用这种方法来完成刺杀任务。全球的刺客用的都是方便携带的棱形刺刀,而且棱形的刺刀攻击力比军刀更加好用。

    杰克也快速地躲进掩体里面,立刻从口袋里拿出弹夹快速地把冲锋枪换上新的弹夹,旧的弹夹随手就扔在了通道旁,反正现在也没人离这些垃圾。也许还可以回收再利用呢,这都是战后时才做的事情了,眼前他们要把海盗给消灭掉。

    杰克对望着萧伯特,他也利索地干掉了一个敌人,他开枪的第三发就射中了一名海盗的要害部位,杰克〖兴〗奋地喊道:“爆头!你们这些混蛋受死吧!”杰克向海盗乱扫子弹,他的情绪可以像是火山爆发一样推向〖兴〗奋状态。

    萧伯特还是没有找掩体,杀死第一个敌人后,他干脆利落地又向通道另一边的另一个敌人发射了一发子弹,虽然萧伯特没有瞄准好就发射了散弹,而因为是散弹,至少有两三颗子弹射中了那名海盗上半身,他受伤了,躺在地板上喘气。

    萧伯特发现海盗正双眼盯着他,可能是闪光弹对他的影响相对少些,海盗一发现萧伯特在他的身后,立刻拿着步枪向萧伯特冲过去。萧伯特没有选择发射第二枪,他整个身体躲进一堆箱子的后面,然后帮战术散弹枪装上新的散弹弹夹。

    冲向萧伯特的海盗准备要到他身边了,而且脚步声是越来越近,近乎就在他的眼前跑动着,海盗腰间上的拉链哐啷地响着。

    “杰克,是时候发挥我们作用的时候了,清理走廊上的任何敌人。”萧伯特边冲出房间边对着已经有一只脚迈出房间的杰克。

    萧伯特双眼紧闭,这都是为了能听出在房门另一侧的闪光弹爆炸声,现在他们两个就等着闪光弹的爆炸了,战争也从爆炸声中一触即发。海盗好像没察觉到有一枚闪光弹向他们飞来,枪战声还没有停止,可以看出海盗火力的强劲。

    萧伯特看了一眼杰克,说道:“别喝水了,拿好你的冲锋枪,不要到时候半路没拿好枪把枪掉在地上了,就像我一样,要全神贯注地听爆炸声。”

    杰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水喝了下去,这一天下来因为忙于收拾行李,连水也忘了喝,好的是他随身会带着一个水壶,杰克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水,便快速地拧紧瓶盖放回到口袋里,杰克的动作虽然迅速但发出的声音却是很小,他怕会因此听不到闪光弹爆炸的声音。

    萧伯特拿起了他的战术散弹枪,把沾满血的棱形刺刀放进口袋里,虽然是沾满了血,但这个时候萧伯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最快文字更新无广告//。萧伯特为了让散弹枪发出更多了威力,他命令杰克一同推进十米,他们前十米已经确认没敌人了。

    作者:k龙

    “嗯……我的另外三个伙伴已经在监控室待命了,只需要问下他们,他们就可以告诉我们海盗的位置。诺曼中校也试下吧,约翰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萧伯特从口袋里拿出了对讲机,递给了诺曼中校。

    可能另一头的船员还不知道有两名偷袭人员在海盗的队伍后面搞点小破坏,也不算是小了,数来数去他们已经干掉了七个敌人,这也要多亏于他们的努力。萧伯特杀死了那名海盗后,从他的脖子上拔出了已经沾满血的刺刀,萧伯特嘴边还留着一丝微笑。

    最后萧伯特右手拿着棱形刺刀,左手把海盗的头抬起来一点,用力地把刺刀深深地cha进了海盗的脖子。一瞬间血液迸溅出来,因为刚好刺刀了海盗脖子上的动脉,血液很夸张地射到了天hua板上,简直就是一座喷泉,不是喷水的喷泉,而是在不停地喷血。

    杰克快速地走出掩体一点位置,把头伸出掩体,双手拿着冲锋枪对准了一名海盗射击,没射多几枪,杰克又干掉了一个。“好的,又是一个爆头,然后另外一个我现在就处置你。海盗lou出掩体的部位只有头部,难怪杰克次次射击都爆头结尾。

    “华莱士上尉早就回去舰桥工作了,现在飞船里还有剩下的海盗没消灭,为了保证飞船的安全,我们必须把剩下的海盗都给消灭掉。”诺曼中校眉头紧缩,飞船没回到安全状态,他就不会lou出笑容。

    值得一提的是,在船员和海盗交火的那条通道上摆满了很多木箱子,这条通道也直通舰桥位置,随处乱放的木箱让海盗有躲避子弹的地方,战后诺曼中校一定要惩治一下管理这个区域的人员,要不再有海盗来袭,他们一定会再次“光顾”这条摆满箱子的通道。

    啪!一道刺眼的白光穿过门缝照进了房间,紧接着的是海盗的惨叫声,有些会说英文的海盗在大喊:“我的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了,好疼,谁来帮帮我!”可能这个时候他双手在捂着自己的眼睛躲在掩体的后面。

    而在另一边,萧伯特把身体压在海盗的身上,海盗的手已经被萧伯特扭到极限了,任凭海盗怎么惨叫,萧伯特没一点手软。

    杰克还在战斗着,他没功夫看萧伯特柔腻那名海盗,而是专心地投入战争,他已经击毙了两三个敌人了,而有些敌人则因为杰克的射击而分心,被另一头的船员射中了。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不断的枪声突然间停止了,通道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不同的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海盗尸体。萧伯特还听到了皮靴踏在地面上的声音,可能他就是华莱士上尉吧,萧伯特还不知道上尉今天穿的是不是皮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