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七章 杀伐果断!
    汪海此时拿着自己在出租屋中收到的“**五度虎鞭散”来回看着,本来他还没以为这玩意儿怎么样,但是打开了外面的包装后,一看到这药的真正包装时他还真的吓了一大跳!只见着这装药的盒子上除了印着肌肉男和好像是港港三级片里“高-潮”的美女外,就是一大堆合作和进行背书的三甲医院名单!

    这里面有各省市知名的医院,甚至还有好多军内医院!要是汪海不是事先在贾鸿渐那边知道了这药可能有问题的话,他估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想到有什么多医院做背书的药品还可能会有问题!

    接着他找到了罗秋,罗秋那边也收到了几盒“**五度虎鞭散”。两个人一起拿着药去了食品药品管理局,找到了药检所花钱检测了一下药性。结果这一检查的结果倒是把汪海和罗秋都吓到了!原来这所谓的虎鞭散的胶囊成分里面居然只是一些稻糠和一些面粉!基本上根本不会产生什么壮阳的效果,就算是产生了那也可能是安慰剂产生的心理效果!

    汪海赶忙把这个药检结果拿去公证处公证,公证完了要回公司拿给贾鸿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边的罗秋这样说道:“海子哥,我肚子不知道怎么疼起来了,估计吃坏了东西,你先回去吧,我先找个公共厕所去……”

    “行,你那儿有纸没有,没?我这里有,那,给你。以后不要乱吃东西知道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行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当心点!”说罢,汪海急匆匆的走了,就留了捂着肚子佝偻着站在原地的罗秋。

    不过在汪海走远了之后,只见着那个佝偻的罗秋突然一下站直了。而且看起来还挺轻松的,仿佛没有任何疼痛的样子。他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卫生纸,是刚才汪海好心的给他的,“啪”他把卫生纸肉成了一团仍在了路边的绿化带里。“傻x!有钱都不会争!汪海你就跟你那老板一样。都是傻x,整天还真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使者自己是好人啊?呸!”

    罗秋冲着汪海离开的方向吐了一口痰,一脸鄙视的扭头就往回走。上次在电器打假的时候他就曾经提议过拉着汪海一起去找厂家“私了”,可是当时汪海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还特别谨慎的一直盯着他。现在他可算是找到了机会,他又不是贾鸿渐公司里的人,跟贾鸿渐也没什么关系。不过就是跟着一起干活而已,为的不就是钱么?现在他可是准备跟汪海分道扬镳,靠着上次电器打假赚来的钱去买一大堆的这假药,然后去跟那厂家好好的聊一下……

    “我的爱情鸟已经飞走了,你的爱情鸟它还没来到……”罗秋胡乱哼着流行歌曲吊儿郎当的往回走去。

    罗秋在回了自己的出租屋之后,他一个电话买了很多电视购物的壮阳药,然后拿着去药检所进行了鉴定,再去公证处一公正。然后直接就坐火车一路来到了闽南省的蒲市。到了蒲市坐着公共汽车晃悠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来到了界外庄,这界外庄看起来非常富有,虽然是个农村但是家家都盖着二层三层的小楼。甚至每家门口还都停着小轿车!这场面可是让罗秋惊呆了,他没想到在这蒲市的乡下居然还有个跟天京大邱庄相媲美的地方!而且最关键的是好像从来都没听过有相关报道!

    很快他在这界外庄里找到了那家生产这个壮阳散的企业——“博爱药业”。这公司并不大,给人的感觉也就是个小作坊的样子,进去了之后他直接就对立面的工人说要见老板,还说自己是打假的。

    很快,他就被人请到了总经理的办公室里。一进屋看到里面一个中年人穿着一件黑色的体恤坐在老板椅后面,那中年人打量了罗秋一下之后,一点都不恐惧和害怕,反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是打假的?想打我们博爱药业的假?”

    “对!你们公司做的那个**五度虎鞭散。我已经经过了上沪食品药品管理局、药检所和公证处的公正,证明了你们这药里面只有稻糠和面粉,没有任何能壮阳的东西!这个事儿要是捅到了社会上,相信咱们这博爱药业以后生意就没办法做了吧?我相信您也应该知道这段时间全国老百姓的打假风暴有多厉害……”罗秋此时非常有自信的说道,他脸上洋溢着一种成功人士才有的光芒。

    “那这位罗先生是吧?您的意思是?”那中年人此时一点都不紧张也不害怕,反而还是像逗弄自家小孩儿玩儿一样的问道。

    罗秋自认为是不怕对方这种“虚张声势”的。他笑着说道,“我这人嘛,其实也是非常支持咱们民族品牌成长的,如果什么都按照规矩来,硬生生的就会破坏了咱们博爱药业发展的进程,不然说不定以后我们博爱药业还能成为全国知名企业咧,对不对,所以么,我觉得应该意思一下,五百万,我就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呵呵……”谁知到在罗秋开完价之后,那中年人却突然笑了起来,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不知道罗先生知道不知道我们界外庄为什么叫界外庄?这是因为从古代开始,我们这地方太穷了,穷到了历朝历代的政府都把我们这个庄当成了国界之外的地方,穷的他们根本就懒得派人来收税了!甚至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这里也是穷的一塌糊涂,我们这里人多地少,因为靠海,庄里的许多耕地盐碱化,农作物产量不高;另外,因为距离渠道较远,农作物经常缺水。在80年之前,我们这里每年早春都有好几个月的饥荒期,那时候我们的村民就不得不冒着严寒光着脚去海边的岩石上挖那种小牡蛎,然后去别的村里跟他们换地瓜皮,不是地瓜,是地瓜皮,因为只有地瓜皮量才够大,才能顶粮食吃。地瓜皮换回来了以后洗干净,混一点点没脱颗的稻米煮啊煮,最后吃到嘴里你知道是什么感觉么?那地瓜皮吃完了之后因为淀粉太多会让人大量的反胃酸,同时那些没脱颗的稻米简直就像是砂纸一样的在磨着食道……穷山恶水出刁民,我们界外庄穷了生生世世,现在好不容易赚了钱,罗先生你来想打假?哈哈哈……”

    那中年人说话的时候表情刚开始还像是在回忆往昔岁月,但是到了后来表情越来越狠,“你想弄我们?还是我们先弄你吧!来人!把这罗先生给我扭送到派出所,我要把这盘录音带当作证据,告这位罗先生敲诈勒索!”

    随着这中年人的话音,几个个子不高但是块头很大的壮汉冲了进来,七手八脚的就把罗秋直接按趴在了地上,还把他手上攥着的药监结果和公证书都拿给了那中年人。“罗先生,我就直接跟你说吧,你要是远距离直接打假按照规矩来呢,我们的能量能把所有风波压下来,但是对你做不了什么。可惜啊,贪心了,你自己送上门来……(最快更新)哪怕就算我们在这边的公检法里没关系,穷惯了的我们好不容易发财了,你要来破坏,就不怕我们发狠的把你绑上石头扔进大海?”

    ……

    贾鸿渐看到汪海这天的脸色有点不对,而且一直在走神的样子。他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海子?想葛玲呢?”“葛玲是谁?不不,我是……我是想罗秋呢,那家伙莫名其妙好几天没见到人了……”汪海皱着眉头说道。

    “是么,那给他家里打个电话?要不去报警?”贾鸿渐刚问完就听到了一个他并不怎么想听到的答案,“不是,头儿,主要是那家伙上次我们打假家电的时候,他就提议过说我们直接找厂商私了,我没同意怕坏您的事儿,后来一直盯着他才一路顺利的做完了。这次我总觉得他可能是自己跑去找那假药厂商私了去了……这万一坏了头你的事儿怎么办?”

    贾鸿渐沉吟了一下,这年头飞机票需要身份证购买,这还比较好查行踪,可是火车票就不用了,不过按时间来说这三四天过去了罗秋怎么都能到那边儿了。“这样,叫老朱来,让他帮忙通过关系查一下蒲市那边旅馆的住宿记录,看看罗秋是不是去住过。”

    “好咧!我这就去!”汪海飞快的答应了下来,可是在老朱打探了一番之后,汪海带回来的消息却让人无语了——“罗秋是在那边住过,不过据说住完了第二天人就不见了,后来当地警察还来把他的东西收走了,说是他涉嫌诈骗勒索,被批捕了!”

    哎呦!这界外庄的人够狠的啊!这诈骗勒索罪的话,按照刑法来说数额巨大的或者情节严重的,那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哪怕就是敲诈勒索未遂,也就是受害人没给钱直接把敲诈犯扭送派出所的,那也只是减轻一点而已!按照前几次罗秋跟贾鸿渐干活赚的钱数来说,贾鸿渐觉得他开价怎么都不会少于一百万,这怎么都会是数额巨大!所以只要这罪名坐实了,这罗秋被判个五年七年甚至是十年的那都算是正常情况!

    虽然对这罗秋不自爱没守住底线而被送进牢房有点惋惜,不过贾鸿渐更感慨的是这界外庄的人看起来非常杀伐果断,非常狠辣,非常棘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