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二章 以身犯险!
    在把刘敏接到了那博爱医院的门口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担心的样子。“刘姐,放心吧,我去检查过的,那里面没有什么x光,基本不会对婴儿产生什么伤害的。”贾鸿渐以为刘敏是害怕做检查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好心的安慰道。

    “不是,我是担心你!你这么做,会不会危险太大了点?如果他们真是穷凶极恶的话,说不定到最后真的会铤而走险的!”刘敏非常担心的问道。

    “没事,咱们这里不是阿富汗安哥拉,他们弄不到什么太奇怪的东西,普通点的小东西的话我还能对付的了。”贾鸿渐嘿嘿笑了一下说道。

    “哎……你自己多当心点,千万别出了事情!”下车之前刘敏这样对贾鸿渐嘱咐道。

    看着刘敏下车后走向博爱医院的背影,贾鸿渐挺感慨的。他这次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刘敏作为一个样本去进行体检,然后自然会被诊断成不孕症之类的,接下来他贾鸿渐就以记者的身份写一篇报道出来发表……

    等等,这样好像太弱了?对,就是要弱!就是用这种弱弱的批判和揭露来让对方发火发毛,然后引得对方开始报复!这种胆大包天的敢直接把罗秋给弄进监狱的土皇帝,这种以前穷惯了,现在突然赚钱了的人,会允许贾鸿渐破坏他们的大好形势?

    他们不外乎就是会打电话或者是通过跟踪之类的方法来吓唬贾鸿渐,最了不起也就是找几个人去打贾鸿渐一顿,以这种方式来把贾鸿渐给吓的退缩,或者干脆在当地报案,让这边的关系户〖警〗察去把贾鸿渐给抓了投进监狱。但是这种种计划他贾鸿渐怕么?他就是等着这些呢!所谓打草惊蛇接着就是引蛇出洞!

    只要对方有了动作,贾鸿渐有一万种方法把这事儿闹大到对方不得不进监狱的地步——当年某某某人买凶弄**的时候,**都能弄的对方事主进监狱,贾鸿渐就不能?

    之后再在焦点访谈里面播放一下之前他们一起暗访拍摄的片子,批判一下。再找人联系那些曾经在博爱医院治疗过的人,找点典型案例——比如什么本来就是农民,日子过的比较紧张,结果没孩子。然后听说博爱医院是送子医院,然后接了一大笔钱来治疗,结果钱hua光了以后还~更新首发~~没有任何作用……这种曾经土改里面用过的方式拿出来再用一下,贾鸿渐就不信弄不出来全民愤慨的结果!之后嘛,那自然就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关几十年不足以平民愤!在杀了这样的鸡之后,以后还有谁敢继续这么做?这才是真正斩草除根的做法!当年王洪成那事儿要不是牵连的人太多。甚至好多人都在〖中〗央,弄的不能公开,否则全天下绝对不会再有人会学王洪成的做法!甚至所有胆大包天想到处骗打钱的骗子们都会收敛不少!

    很快,刘敏一脸怪异的表情走出了医院,上车之后,她叹了口气说道:“还真被你说中了,不过这次我不是被诊断为天生不孕不育,而是什么原发性不孕症。天。明明怀孕呢还被人告诉我是不孕症,要不是之前在上沪的三甲医院里检查了好多次安胎了好久,我还搞不好真被他们说服了。你都不知道。他们那医生跟我说的时候,怎么都看不出来是在坑我,但是说的那话吧,总是劝我做手术要么就是用很贵的药,我死推活推就这样还给我开了300多块钱的药,还就只能吃一个月……据说要10个疗程,好么要是我真不孕症的话,干十个月的活就算是白给他们打工了……”

    “呵呵,要么我想打他们的假呢,这帮人也太过分了。我一十几岁的少年就说我不孕症,不行我受不了这个,就为了这原因我就得灭了他们!”贾鸿渐笑着开玩笑道。他这么一逗,刘敏也乐了,她当然知道贾鸿渐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为了这样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报复人的。

    接回了刘敏之后,回到宾馆的贾鸿渐拿了刘敏偷偷录下来的录音带和录像带迅速的就写出来了一篇报道。接着他稍微检查了一下之后。就把这报道给刘敏看。刘敏一看这报道当时愣了一下,过了半晌她才惊讶的抬头看着贾鸿渐说道“你小子可以啊!写这报道完全就是专业手笔,完全看不出来是外行人写的!”

    是的,在这篇报道里面,贾鸿渐非常具有专业气质采用了看起来很客观的报道,仿佛如同一个毫无生命的镜头一样描述着整个场面,没有任何的倾向性,但是这样的一个报道却是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冷血的感觉——一种仿佛能让人置身在现场人,安后感觉到全身冷冰冰的感觉!

    而在这篇报道里面,贾鸿渐的标题却有起的非常惊悚——《诈骗的艺术——作为医生怎样让病人掏出来口袋里的每一分钱》,光是这样的一个标题印在报纸上,那绝对就让普通路人驻足不前必须买这报纸来看不可!至少刘敏觉得贾鸿渐这文章要是翻译成英文的话,那搞不好都能得到今年的美国新闻大奖——普利策奖了!

    “行了,刘姐,明天咱俩就回去,然后你把这文章弄上报,接着我每天去你们报社上班,等着他们上门。”贾鸿渐看着刘敏满意了,轻松的说道。但是刘敏看到他这样横眉冷对千夫指、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样子,她一边佩服的同时还真有点担心“鸿渐,要不咱再考虑一下,哪儿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他们在暗处,你这样做鱼饵钓他们上钩的话也太危险了!”

    “没事,好了刘姐你休息吧,我去另外一组看看……”贾鸿渐笑了笑,好像视危险如无物一般的站起来走了出去。看着他出去是轻松的脚部,刘敏却觉得这贾鸿渐看起来简直就像个英雄,简直就不像是个十五六的少年,反而是像个三十多岁的纯爷们儿一样,让女人只能仰望着他,然后心甘情愿的匍匐在他脚下做个听话的小女人,她甚至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跟王蔻兰见面聊天的时候,那老同学一分钟就得提一次贾鸿渐,好像贾鸿渐是她正在热恋的男朋友一样。这样的一个男人,又帮着教育孩子的话,没有女人会不把他挂在嘴边的吧……

    离开了刘敏的房间之后,贾鸿渐来到了另外一组的宾馆里。刚进屋就看到他们一群人正聚集在孙宇胜的房间里讨论着什么,看到贾鸿渐进来后,方洪近急忙问道:“小贾总,咱们之后怎么办?”

    “之后啊,你们就照常演,我这个兑票的期限是30天,30天里面他们绝对换不出来钱,你们甚至可以尽量〖真〗实的弄个章然后真的跟他们签个合同什么的。”贾鸿渐刚说到这里,看到方洪近等人惊奇的眼神,便笑着解释道“因为我另外一边还有个计划,就是我以身试法去当鱼饵,装成记者爆料,而这个时候他们正在跟你方总处在注资入股的关键时候,他们肯定会用最快的方式摆平这件事情,而这样的摆平方法,那就会让他们更出名!所以,方哥你们在这边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也是非常必要的!”

    听到了贾鸿渐的计划之后,孙宇胜方洪近汪海等人直接大眼瞪小眼了,他们之前听说过贾鸿渐要想一个可以斩草除根的主意,但是从来没想过他居然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这注意听起来好像是连环计,但是用他自己做鱼饵的话危险性也太高了点吧?

    “头儿!这种事情你就不要以身犯险了,这种事情让我来做吧!”汪海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站出来说道。“呵呵,你不一样,这事儿必须我来做。”贾鸿渐笑呵呵的说道“因为我家有钱,我可以把我家公司里的面包车改装成报社配车的样子,还可以在里面加上20厘米厚的铅锭来防弹,还可以改造地盘和悬挂来适应,甚至我还和上沪警方的关系保持的很好,甚至我还是他们特警队的名誉队长,而且我还有个天才打假少年的名头在,就是因为这种种名头在,所以我出事才更有新闻效果,才更能震惊全国!如果你来的话,效果就弱了很多了……”

    虽然贾鸿渐说的这话好像很冰冷,但是汪海怎么听都像是贾鸿渐为了他汪海的安全不让他去的托辞“头儿!”“没事,放心吧,他们又没枪,就算有,我又不是搞不到特警队的防弹衣,再弄个防刺服什么的一套,再找俩特警穿便衣给我当保镖,那谁来谁躺!”

    是的,贾鸿渐可是没忘记他还拥有个上沪特警队名誉队长的身份,甚至还跟公安部的部长助理关系不错,只要打个招呼他身边就会有重重的保卫人员,而且还会有各种防爆装置,到时候虽然他贾鸿渐是鱼饵,但是谁揍谁、谁捅谁那就不一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