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六章 所谓法律错位
    虽然判的是死刑。但是后面跟上了个缓刑2年执行的话。那基本上就代表这个人活了——只要在两年缓刑期间不要脑残的弄什么越狱之类的幺蛾子。乖乖老实的听话。那基本上到了2年就能有个减刑。就变成了无期或者是20年有期。接着再坐个七八年的牢。最后就可以保外就医的出来了。虽然最终人是没死。看起来好像还能提前出来。貌似是赚了不少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不论怎么说。这个二代公子哥前前后后都搭了十年光阴进去。并且还连累着老爹退休了。要是用21世纪的话来说。这纯粹就是个坑爹的玩意儿!

    这判刑的结果也让叶静很惊讶。说实在的她跟周南方也算是认识。虽然不怎么熟悉。虽然周南方实际上身份也算不上多么高端。但是凭借着他老爹的身份。那周南方在京城的二代圈子里面也还算是人面比较广的。有些跟叶静身~更新首发~~份差不多的二代如果要想做生意。那基本上都得找周南方介绍点儿信得过还有能力的人来帮忙。可是就是这样人脉广。还没保下他来。这让叶静觉得有点当猴子看到鸡被杀了的感觉。

    特别是在听到了那法官特别无良的如此宣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当时给叶静的第一感觉那就是周南方要吃枪子儿了。然后听到后面的缓刑她才缓过了劲儿来。

    从法院里出来了之后。叶静的情绪好像有点低落。整个人闷闷的低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直到贾鸿渐一路把她领到了饭店。点好了菜之后。她才听到贾鸿渐的问题:“怎么了。有心事?”

    “恩……”叶静抬头看了贾鸿渐一眼。琢磨了一会儿慢慢说道。“那周南方我也算是认识……以前我小时候。我爸让我乖点。做事别太疯。我还不太在意。后来他和我妈把我送到国外去。我还恨他们了好久。现在想想看。他们这也是为我好啊……”

    叶静这丫头长大了。已经18岁的她经过了周南方的事情。已经发现了要是按照她小时候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个性。在国内还到处有人宠着有人照顾着的情况下。那搞不好现在听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就不是周南方。而是她了!

    “恩。知道了就好。以后有空多陪陪爸妈。多心疼他们一点。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毫无保留的对你好的人。他们跟你说的话。你就点头答应下来。这才是孝顺嘛……”贾鸿渐此时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的嘱咐道。

    不过他的嘱咐倒是让叶静有了点疑问。什么叫爸妈吩咐的话都要听?难道爸妈让她不许再跟他在一起。她也听?“什么都听?那万一……让我做我不乐意的事情。怎么办?”

    “怎么办?照样听啊。他们说什么。你就乖巧的点头答应下来!大不了回头具体怎么做你按照自己意思来就行了。孝顺嘛。就是不要顶撞。我们这么做没有顶撞啊。用我的话说。这就是谦虚接受。坚决不改!”贾鸿渐坏笑着回答道。这还真是他的经验。前世在家里的时候。白发苍苍的爸妈那上了年纪之后真心絮叨的不行不行。甚至有时候贾鸿渐陪着老妈饭后出去遛弯儿。老妈看到同龄熟人带着孙子出来玩儿。都会上去逗弄人家小孩儿。然后问贾鸿渐——小孩儿好玩儿不?“好玩儿”贾鸿渐如此回答。“那就赶快找个女的自己生一个!”苏萍还真是抓紧一切机会劝儿子早结婚。碰到了这种事情。贾鸿渐从来都是当场虚心点头接受。就差拍胸口下保证书。结果回头了该怎么办还是自己拿主意呗!

    “呵呵。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叶静听到了贾鸿渐这么一说。倒是一下有了主心骨。

    到了第二天。两人并没有直接回上沪。而是继续在首都看了另一场庭审。这场庭审到也不是别人。而是那曾经的万国证券公司的老总关金生。这关金生在国债期货市场上大胆的砸入了大笔金钱跟中央金融管理机构斗。结果力有不逮最后亏了几十个亿。同时自己也身陷囹圄了。

    贾鸿渐来看这场庭审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算是中国曾经金融届三大教父陨落的开始。这场庭审实际上并不是公开审理的。如果不是靠着叶静的关系。贾鸿渐也没办法去现场观摩。这场庭审的结果是关金生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不过这庭审和判刑中有意思的一点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关金生是因为327国债事件而被捕的。但是检察院对他提出的指控却是受贿罪和挪用公款!

    不仅是罪名被定为了受贿罪和挪用公款。好像连证据都是这样——在呈堂证供中。警察叔叔们提供的证据显示关金生利用职权。先后三次受贿294万元。此外还挪用了公司公款240万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因此“犯罪情节特别恶劣”。需要判处有期徒刑17年!

    这个从赣西的一个小山村走出来的金融枭雄在功败垂成之余。站在被告席上无语望苍天。他没有找辩护律师。也拒绝法院为其指定律师。最终点头承认了检察院的所有指控。

    “他们为什么把关金生的罪名订成了受贿和挪用公款?不应该是违规操作么?不应该是扰乱金融市场秩序么?”从法院里出来之后叶静一头雾水的问道。

    “这就是咱们国家这个阶段特有的法律错位现象。”贾鸿渐想了想。最终还是跟叶静解释了起来。“说简单点。就是绝对不用你真正违反的法律来处罚你。而是用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法律来处理。但是判刑却是判成了真正罪名的惩罚。比如说那詹国光。明明按照教唆故意伤害未遂的话是不可能判7年的。可是他就判了7年。这里面是有很多道道的。”

    “什么道道?”叶静还有点糊涂。“简单的说来。就是我们国家现在的改革开放是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学习和照搬的。我们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要摸着石头过河就要允许别人尝试。就不能把所有的规则订的太死。否则就会扼杀创造力。就会让大家都束手束脚的。就像是当年的小岗村。要分土地承包。还要大家按手印共生死。那是时候在种种原因之下他们敢。现在有多少人愿意、有多少人敢?甚至说难听一点。这几十年里的改个步伐中每一步都是对之前体系的突破。也是先天就带有违法、违规的特性。像下岗村。他们一旦决定进行对土地进行责任承包。那就是当时的违规。但是要对一些不那么好的突破和尝试要进行否定的话。办事儿的人是不能把话说的太清楚的……”

    说到了这里。贾鸿渐稍微停顿了一下。疏通了思路之后继续解释道。“还是小岗村。如果说要处理他们的话。又认可他们大方向的做法。但是又要处罚他们细节上的一些问题。那要怎么做?要知道他们整个大方向的动作从宪法等等角度来说那全都是在犯罪!如果要用完全合适的法律条文来弄。有时候容易被不太明白其中缘由的人认为这条路被封死了。就不再这方面进行动作了。那对改革来说是没好处的……”

    听到了这里。叶静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她疑惑的问道。“那就是不太愿意定性咯?就是不愿意说清楚到底哪里是可以做的。哪里是不能做的。对吧?当然了。可能背后的原因是他们自己也不太清楚细节方面哪里是可以的哪里是不可以的?”

    贾鸿渐点了点头。“这才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真正含义。大方向上是渡过河。也就是保证社会主义体制等等。但是细节上面具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哪些事可以做到哪一步。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实现规划好的。且不说各种变数变量的问题。哪个执政者是天生神才可以提前死死的规定住往东走59步就是合理的。再多走一步就是不行的?这一切都是要试出来。要试出来就不能弄的太死。要看届时各方面的反应和后果……”

    事实上就跟贾鸿渐解释的一样。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这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时代里。这种“法律错位”可以说简直就是一个普遍现象。改革开放的30多年历史里。无数的企业家落马。喊冤声不绝于耳。一些被定罪的企业家往往犯事在东。但是获罪于西。这就是外国人特别是欧美人没办法理解的“法律错位”现象。

    在看完了两场庭审之后。贾鸿渐和叶静并没有跑回上沪。反而是在首都迎来了倪老爷子等人。这是因为接下来他们还有个生意要去跟邮电部谈——在5月份的时候。中国邮电部和美国商务部谈妥了未来中国介入国际互联网的事情。在9月份就会互通。而现在已经到了8月份。邮电部很快要开始采购骨干网络的路由器。现在这生意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放到未来那可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盘子!

    在现在这94年。也许全国上下的线路一共只能支持5000人上网。路由器的技术难度并不大。但是到了21世纪。中国的上网人数将会迎来一个指数幂的增长。将会超过美国的网民数量让中国网民称为世界第一大网民群体。而这样庞大的网民群体。那可是需要n多高科技的骨干网络路由器来支撑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