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零章 猴娃
    贾鸿渐和倪广南还有老爹贾刚等人来到首都很简单,为的就是他贾鸿渐去日本前曾经跟邮电部商谈过的小灵通手机的事情。之前上次来的时候,是为的谈各种移动通信内容的增值服务,同时也是双方沟通一下各自的进展。在去日本之前,贾鸿渐曾经交给了倪广南一个计划书,在里面有贾鸿渐对小灵通手机的设计理念以及解决方案的想法,而如今这倪广南老爷子已经在这段时间里面把这种凝聚了贾鸿渐想法的小灵通设计好了。

    这次来首都,为的就是开始正式和邮电部进行联合推广,准备开始为这小灵通手机的上市进行“暖场”了。关于暖场这个事情,贾鸿渐还是习惯性的先想要广告先行,充分的调动了市场上的饥渴度之后再投放产品,虽然这样做有可能被同行抢先发售为他人做嫁衣,但是现在进入国内市场的国际手机巨头们,有哪个是肯开发跟小灵通一样便宜的手机的?他贾鸿渐倒是想让对方占便宜,有谁能占得了么?

    要投放广告,贾鸿渐想到的自然就是广告的内容。拍什么以及用谁来拍是个很重要的问题,这次贾鸿渐没有像94年年初弄广告时候一样的找什么张一谋啊、江文啊来做广告,虽然找明星做广告是这个年头甚至是21世纪的主要潮流,但是贾鸿渐这样一个文艺青年自然不想玩儿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

    在他贾鸿渐的理念里面,像史玉竹做脑白金那样的广告,简直太简单粗暴了,虽然效果很好,可是完全没有显现出来他史玉竹的才华!而贾鸿渐就不一样了,他贾鸿渐就是要做的广告效果既好,同时还特别有人文气息,这种一看就是文艺青年才玩儿的那种高难度才是贾鸿渐挑战的目标。

    本来在来首都的时候,贾鸿渐的脑子里说实话是空空如也。他没想好这个广告到底要怎么拍。但是在入住到了邮电部的招待所以后,在闲得无聊的情况下,想找点灵感的他突然看到了首都台在放着一个叫《猴娃》的电视剧。

    这个电视剧也许很多90后甚至是00后都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70后贾鸿渐却是知道这个电视剧的——简单的来说。这电视剧就是说六小龄童他们一家的故事,或者说的更简单一点,就是他们家里的事情。

    六小龄童的爸爸艺名叫做六龄童,而这六龄童可不是只有一个儿子。本命张宗义的六龄童在40年代跟妻子严茶姑结婚之后,并没有像是当年的一些梨园大牌一样讨第二个老婆,而是跟老婆相亲相爱的生了五子三女。

    在这五子三女里面,张宗义并没有想要所有的孩子都来继承他的衣钵成为南派猴王。而是选择了一个最有天赋、同时也是对扮演猴子最有兴趣的孩子——张金星。这个孩子50年出生,在57年的时候,跟着爸爸六龄童一起在首都的中苏友好大厦为接待国内外元首及国宾演出,而当时,这叫张金星的孩子被周总理夸奖,并且被周总理抱在了怀里,还给他了个艺名——小六龄童。

    不过可惜的是,这小六龄童在16岁的时候。患上了白血病,在医院里治疗的时候,他甚至每天还不忘记练功。当病情越来越重的时候。五个男孩子里面最小的小弟弟,同时也是跟张金星感情最好的张金莱来看望哥哥。当时小六龄童张金星留着眼泪说自己想要跟爸爸一样扮演出来最帅气的美猴王孙悟空,可惜好像没办法了。结果当时才5岁的小屁孩儿张金莱当场就给哥哥发誓,说他一定会帮哥哥实现这个愿望。

    而这个5岁的小屁孩儿,到了后来就是六小龄童。张金星去世的时候是16岁,在他去世之后16年,他那个曾经流着鼻涕老尿床的弟弟,已经成为了中国最优秀的美猴王扮演者,而这个曾经的小屁孩儿在这个1982年出演了《西游记》!

    说实话,贾鸿渐这文艺青年在上辈子这个年龄的时候。在暑假里看了这片子,当时感动的“眼睛里进了沙子”。不知道怎么,反正看到了这个伴随着上辈子记忆伴随着上辈子感动的电视剧播出时,贾鸿渐就特别有冲动去找六小龄童来拍这个广告。为的不是别的,就是这份感动!

    关于最好的广告,他一直认为是不应该单单洗脑的让消费者知道这个产品。而是应该通过感动观众,把观众同化成消费者,让这个品牌树立在消费者的心中,从而给企业塑造出来一个钱买不来的无形的资产!

    而这样的感动,跟眼前的这个感动,好像是可以联系在一起的。于是,贾鸿渐拿着电话打给了谭惜诵,要来了六小龄童家里的电话。他记下来了电话之后,才惊讶的发现这六小龄童好像就是住在首都的样子。

    到了晚上,估摸着六小龄童怎么也应该到家了,他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听起来声音还不错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六小龄童的老婆,“喂你好,请问是六小龄童的家么?”

    “是,您哪位?”电话里的女声格外的利索,说的话味道跟叶静一样,听起来都是生脆的京片子,还有有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是这样的,我是华夏高科的总务部经理贾鸿渐,我们公司现在跟邮电部合作的一个phs小灵通手机正准备向全国推广,在这个时候我们公司的领导层发现了六小龄童先生拍摄的自传体电视剧《猴娃》,我们发现这个电视剧里面想要表达的那种怀念和记忆,跟我们这phs小灵通手机想要带给全国老百姓的那种能更方便的跟家人联系的关怀很相近,所以想跟六小龄童先生及家人约谈一下,想看看彼此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话说贾鸿渐这种从21世纪重生回来的人,这种言辞这种用词这种风度,那都不是这个年代的人能比的。这个年代国内要不就是从7080年代流传过来的那种凡事都说同志,要么就是仿港台的先生小姐的乱叫,但是内部层次的气质却没办法模仿。他贾鸿渐的这段言辞,在电话旁的这女人听来,那是又诚恳还特别有教养,一听就像是外资公司的华裔高层……等等,好像华夏高科是完全的土著血统?恩,那华夏高科就是不一样!

    “哦哦,是这样啊,实在不好意思,我是六小龄童的爱人,我叫于红,我爱人六小龄童现在正在拍一部叫《红色年代》的戏……您看这样行么,我后天……对,后天能把他找来,他那天应该戏份少,我们跟剧组说一句能请个假,然后我们到时候面谈,您看成么?”这于红说起话来倒是非常有谱,一看就是能当家做主的人。

    “行,我把我的手机号告诉您吧?这样您也方便联系我,那如果后天能顺利见面的话,劳烦请在明晚给我个电话,我好预约见面的地点,您看这样可以么?”啧啧,贾鸿渐都想不通为啥自己对这人妻倒是把绅士风度都发挥出来了。

    在留下了号码之后,本来准备挂电话的贾鸿渐,突然听到了那于红很不好意思的一个问题——“那个……挺不好意思的,能跟您打听一下,贵公司大概想出多少钱来请我爱人做这个广告?”

    “呵呵,您的这个问题我也很能理解,钱嘛,对吧?我在这里可以给您一个保证,金钱绝对不是我们之间合作的门槛。不过具体的数额,需要我们见面以后,把具体的广告文案交给六小龄童先生和您过目,您两位觉得合适了,有一个定位了,咱们双方在谈价格的问题,对吧?”贾鸿渐的声音非常的沉稳可信,还有点温柔,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老前辈充满关爱的在教育新人一样。

    “对,对,那我明晚给您电话,回见,拜拜。”一直到了挂电话,于红都没搞懂为啥自己就这么听话。她是军人家庭出身,而且以前还是“二炮”的军人!虽然是文工团的,但是那也算军人!后来跟六小龄童结婚了,也不算是没见过世面,怎么今天好像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呢?

    到了第三天,双方很快的在王府井附近的一个高档饭店里面见了面,当于红和六小龄童看到了外表就像是20不到的贾鸿渐的样子,他俩还真吃惊了一下。直到于红听到了贾鸿渐的声音,确定了眼前这年轻人就是那天给她打电话的人之后,她才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

    “六小龄童先生,我们的广告案是这样策划的,具体流程就是您站在镜头前,如同跟朋友说话一样的复述一下您和您二哥的事情……猴娃》这个片子是真的,历史上93年拍摄的,当年还真是把上小学的橘子给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当时还小的橘子第一次知道了白血病这个词……甚至这个电视剧是8集的,橘子到现在还记得……(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