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五章 华夏高科的经验?
    当贾鸿渐在首都谈着《三国演义》的时候,在胶东省维坊市下面的临曲县内,正营级的退伍军人姬长空整在家里默默地省着闷气。他老婆走了过来给他倒了一杯白酒,劝他道:“要不咱们找领导再反应反应?”

    “反应有什么用?他们都说了这是最终决定!你说他们这是不是欺负老实人呢?凭什么?看我一退伍军人老实好欺负,所以谁都来欺负我是不是?”姬长空却突然大发脾气道。

    原来,这姬长空是去年转业来地方的,本来专业到了这老家之后,他这个也算得上是人才的家伙分配到了县食品公司当经理,当时食品公司那业绩可不算是太好看——基本亏损。不过在半年之内,这个曾经当过营长的姬长空居然还就把食品公司的业绩带的扭亏为盈了!

    就当着姬长空觉得自己把自己的盘子带好了,自己的工资奖金什么的都会涨的时候,居然又被调动到了县食品服务公司去,而这该死的公司还是个亏损企业!这不是摘桃子是什么?天,这上级就是不想让他姬长空拿奖金怎么的?要摘桃子也把他调动到别的能盈利的企业好不好?好不容易拼了半年,又把这个县食品服务公司给弄的扭亏为盈了之后,姬长空想着有一有二没有三了吧?总归可以拿奖金了吧?结果上面还一下就把他给调动到了县里面最大的亏损企业——秦池酒业去当厂长!

    这三番两次的调动,还都是把他从好不容易开始有好日子的企业往亏损的企业调,这让老姬能爽的了么?这货当时在县委组织办公室里听到了这消息之后,当场就尥蹶子不干了,直接就回家生闷气来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老姬和媳妇就听着自己家的大门被敲响了,老姬的媳妇去开门一看,只见着门外站的不是别人,真是他们县的县长大人!“汪……汪县长?您怎么来了?哎呦。请进请进,老姬,汪县长来了!”

    那汪县长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笑着解释道:“我啊。这不是听到你们家老姬有情绪了么,所以上门来劝他了,怎么,他在里面呢?行了,我去找他……”说着,这汪县长就直接往屋里走了。

    进了客厅,汪县长正看到这姬长空急忙准备往门口走。就一把拉住了老姬并说道:“怎么了,老姬,我听说你对这次的调动有意见?”本来看到县长大人亲自来了,之前脾气很大的老姬已经安静了很多,此时听到了县长一问,他就委屈了起来“县长,你说他们这是不是欺负人?我好不容一把食品公司给带起来了。也不说让我在食品公司多呆段时间就找人来顶我的位置,这不是摘桃子是什么?要摘桃子也行,起码把我调到效益好点的企业吧?这接二连三的。都是把我往亏损企业调,这什么意思?”

    谁知道这汪县长本人却也是早年间从部队里下来的,他看着这老姬直接就劈头盖脸的批评道:“组织决定的事情,由的你来尥蹶子?组织决定的事情,能理解的要执行,不能理解的要在执行中加深理解,这些东西在部队里没人教过你?”

    这么披头改练的批评了两句之后,汪县长看着姬长空的气焰萎缩了下去,便叹了口气说道:“另外不是我说你,你这家伙怎么脑子就这么倔?把你调到亏损的企业。这是摘你得桃子?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这是组织觉得你有能力,所以想用你盘活咱们整个县的经济!哦,把你当金刚钻用,你还觉得自己委屈了是吧?我就告诉你了,这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姬长空在部队里能当上营长而且还是从战士身份开始的。那在军队十几二十年下来养成的绝对服从上级的习惯又发作了,他简直就快改不了这习惯了,只要听到上级强硬的发布命令,那基本上让他去送死他都会乖乖的去!现在这上级虽然不是军官,但是看着县长的军人气质,他一下还是服从了……

    第二天,当姬长空服从命令的来到了临曲的秦池酒厂报道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会记住此时秦池酒厂的模样——破破烂烂的一排平房,里面全都是摆着大瓦缸,然后平方周围的“空地”上,野草长的足有一个人高,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废弃已久的旧工厂。

    进了秦池酒厂报道了之后一调查,结果更是让姬长空心凉——这秦池酒厂里面一共500多号人,结果有一半的人都在想着各种方法托关系往外掉。明明已经领到了4年的白酒生产资格,结果每年的生产量只有一万吨,而且产品从来就没出过维坊地区,更不用说在所有的店面里面这秦池酒哪就是最低档最便宜的白酒了!

    这秦池酒厂可以说是满目疮痍、一片破烂,每年的销售额不足2000万,但是有500口子吃饭,刨去人工开支和所有的成本,每年还亏损300万元左右!而且经过了一番打探之后,这姬长空的心可以说是真的全凉透了——在这维坊地区,好像已经形成了秦池酒就是最垃圾酒的定势思维,哪怕是前任再带人去做营销,那都卖不出去!可以说举目四望的话,这企业简直就像是没有未来!

    虽然胶东省是个历史上的白酒消耗大省,但是在这大省内也有着太多的大品牌——比如靠着年初的《北京人在纽约》电视剧的火爆,孔府家酒就找了里面的女主角来拍广告,虽然投放的有点晚,但是居然也一下子就把孔府家酒给做成了全国品牌“孔府家酒,让人想家”这样的广告词可以说是再全国的电视机里面都能听到。面临着省内自身品牌的低劣和竞争对手的强势,姬长空这次真心没招了……

    好几天在厂子里都没想到方法的姬长空,这次真心没办法了,在这天晚上回家之后,他决定还是打电话给老战友们,给东北的几个铁哥们、战友们打打电话,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忙出出主意。

    结果几个电话打过去之后,姬长空还真心的惊喜了!那些在吉岭省的老兄弟们太爷们儿了,居然一个个都没有推辞。各个都拍着胸脯大包大揽的说只要他老姬亲自来,他们就带着他去打天下——绝对帮他推荐给所有认识的关系!

    于是几天之后,带着60万元的支票一张,这姬长空带着厂里的几个副手。直接坐着火车的硬座一路到了吉岭省。见到了老兄弟之后,激动又期待的姬长空在朋友们战友们的陪伴下,那是每天穿梭于新老朋友的关系圈内。不过一个礼拜下来,他自己摆了摆指头算了下,饭局请了不少,喝酒也每天都喝吐,那帮老朋友新朋友们也的确按照他们东北爷们儿的承诺都在帮忙找关系。但是他娘的怎么到现在就卖出去了十箱子白酒呢?

    本来悟性就不错的姬长空此时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他的这帮新老朋友们、战友们,虽然都非常爷们儿,非常义气,不过这伙人别的事儿能帮上忙,生意却好像帮不上忙,因为他们好像热情很足,但是商业经验却几乎没有!貌似“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句老话也不怎么能用啊……

    想到了这里,这姬长空壮士断腕一般的杀伐果断的下了决定,带着剩下的50万支票。直接换地方跑到奉天去!哪里虽然他举目无亲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但是这样他才要创下来一番天地!他就不信他姬长空的悟性和能力不能让他成功!

    到了奉天的时候,其实姬长空贴身内衣里面缝的一个小兜里装的50万元支票,这就是秦池酒厂最后的家底了。甚至姬长空自己也明白,这次来奉天,秦池不是成功就是死!如果这次不能成功的话,他姬某人也再没脸回老家了!

    为什么这老姬选择了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的大城市?因为在吉岭省里面那个小城市里,虽然他熟人多,但是那边的市场规模太小!他姬长空要选个人多的地方,然后学习华夏高科!

    是的。学习华夏高科!之前老姬在转业到了地方的时候,那是天天能看到各种华夏高科的广告,哪怕是在秦池酒业工厂围墙的不起眼角落上,都不知道被谁给画了一个华夏高科生命一号的广告标语!

    虽然没有华夏高科当家人那样的商业天赋,但是这姬长空却隐隐约约的靠着悟性发现,好像广告这玩意儿对产品的销量非常有作用!所以来到了奉天之后。睡在便宜招待所的他砸了20万给奉天当地的电视台,直接让当地电视台每天轮番放秦池的广告——因为时间太紧,他甚至来不及找人做质量太好的广告,就尼玛只能打一个蓝屏,然后在上面写着“秦池酒,来自胶东爷们儿的酒!”字样的标语。这样一个简陋的广告一边在奉天电视台轮番轰炸,一边他又想到了不要钱的方法,那就是跟当地电视台借了一些桌椅板凳什么的,然后再让老家发过来了二三十箱子的秦池酒,那直接就在街头免费让市民品尝秦池酒!

    在这么引起了东北老百姓们的关注和好奇之后,这姬长空突发奇想了,他偶然间发现了东北军区以前有用过飞艇,而这飞艇后来淘汰给了当地的气象站。他hua了两三万把这飞艇租下来了一天,再用了两三万印了无数万分的宣传单,然后亲自就跟着司机一起上了这飞艇。

    在这飞艇横穿过奉天市区的时候,他亲自跟着副手们把山一样的宣传单往外撒,弄的就像是9月飘雪一般!这一招引起了奉天市的极大混乱——这年头的东北老百姓哪儿见过这么hua哨的广告方式啊,那直接一个个的就跟抢钱一样的抢着宣传单,好像那上面有一百块钱似的!

    20天!只用了20天,hua了30万,秦池酒和姬长空在奉天打响了自己的名号,甚至东北三省的报纸上都刊登了这样的新闻——“两个胶东大汉,怀揣50万元,19天踹开奉天大门!”

    看着订单能装满一个屋子,看着酒厂半年的产量都被预定了出去,姬长空终于可以轻松感的跟副手躺在10元一天的招待所地下室房间里了……看着阴暗的天hua板,这个曾经当过营长还跟县里闹过情绪的中年男人,一边感受着胜利的喜悦,一边若有所思的反复思考着所谓“华夏高科的宣传模式”。这个悟性很不错胶东大汉,开始觉得好像广告就是商业的一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