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九七章 浪潮
    “超限战里面关于舆论战我们可以看成这样,也就是相当于以前二战时候对敌方百姓投掷宣传单。但是不同之处在于这样的一个网络舆论战主要是用于和平时期!在和平时期,我们可以在网络上派一百名工作人员,每个人可以掌握5-10个马甲,而这一百个人就相当于是1000个人的宣传队,同志们知道这样的宣传队效果是怎么样的么?”贾鸿渐问道。

    看着下面的人有点疑惑的摇了摇头,贾鸿渐知道他们估计还暂时没有办法理解网络水军的含义。“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有一千个人像伱说教,伱总是会发现不对的,因为总是这一千人在说话的话,大家就能发现全都是他们。但是在网络上不一样,按照网络上的说法,在网络上,没人知道跟伱再聊天的那家伙是人还是一条狗。这也就是互联网的匿名性,因为匿名,所以当我们一个人用数个马甲,也就是所谓的身份在说话,甚至是自导自演的自问自答的时候,给人的感觉那就是数个人在互相聊天探讨!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一百个人同时进入了一个论坛进行宣传的话,大家知道结果是什么么?那就是所有单打独斗的单独上网者都没办法跟我们进行斗争,真是我们这一百个人能塑造出来好像这个论坛上的所有人都在以这种思维模式来说话一样!到这时候可能有的同志就会问啦。那一个成年人又不会因为大家都这样说就相信伱的所有话……”

    听到贾鸿渐这么一说,下面的那些军官们纷纷点头,这年头虽然他们不一定懂宣传战什么的,但是政委之类的做思想工作是越来越难做到是真的。他们聚精会神的听着贾鸿渐说道:“在战时可能老百姓会非常有戒备心理,但是在和平时期谁会有那么重的戒备心理。同时要知道人还是有从众心理的,我们如果在进行网络宣传超限战的时候。不需要去转换转化那些对方具有鉴定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人,他们对我们来说就是**斗争理论里面那些要坚决被孤立被打击的人,我们要拉拢的是那些意志并不是很坚定的。并没有太多自己想法的人。是那些人云亦云的人!有些同志可能有会疑问,这样就行了?当然不是,除了这些人以外我们还要拉拢那些有用逆反心理的青少年,在1967年美国加州palo-alto-cubberley高中曾经发生过一个历史事件,那就是老师成功的通过社会课把学生给转化成了坚定的纳粹!”

    听到贾鸿渐这话之后,全场的军官们都傻眼了,他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此时就听着贾鸿渐介绍道:“本来这是一个课程,是讲纳粹的第三帝国的,当时很多学生很纳闷。声称他们搞不懂为什么纳粹那么傻瓜的洗脑方式还会有德国人相信,为什么种族灭绝这种事情他们居然能做的出来,而且为什么还有很多纳粹声称他们自己对种族灭绝不知情?当时那教师阮炅,好吧,其实叫乔-琼斯,不过在这里我们用个比较中国化的名字,叫他阮炅,这个阮炅呢想来想去,就定了这么一个课程,那就是亲自带领着学生们开始强硬的集体主义教学。”

    接着贾鸿渐看到了军官们越来越感兴趣。于是他开始微笑着继续讲到:“刚开始他要培训的就是非常简单的互相信任,比如说要求所有的学生统一着装,统一的穿白衬衫,让学生们感觉到了自己跟外班的学生不一样,然后开始领导者学生们互相帮助,在他的领导下,学生们很快的开始互相帮助,然后非常乖巧的听从他的命令,他让学生们在课堂上起立、坐下,反复几次而不说明原因,处于信任学生都照做了,而他让学生们一声不吭的起立走到教室外然后在飞速的跑回自己的位置,全班同学无声无息的跑回去居然只要5秒钟!

    jones更进一步。他让学生阅读文章,接着开展讨论,但必须遵循严格的规则:想发言的人必须起立,站到桌旁,先说jones先生,然后才允许发言。发言时必须言简意赅,口齿清楚。谁要是回答的时候心不在焉、随便应付,就必须重新回答一遍,甚至不断重复。

    jones坚持他的原则,并渐渐对结果感到惊讶。捣蛋鬼变成了榜样,他们的勇于发言,见解独特,答案明确。回答问题的也不再仅仅是那几张老面孔,无论是问题还是答案的水准有了惊人的提高。学生们注意力更集中,听讲也更专心。jones原先以为,学生们会认为**型的教学方式可笑,会抵触,不配合,但结果恰恰相反。要求学生们遵守纪律,服从命令很简单,意外得简单。学生也变得更加有效率。

    接着他们开始尝试做他们特有的标志,一个见面时候互相划浪潮收拾做见面礼的礼节,很快这样的礼节让大家进入了极端的集体主义,同时在阮炅的强硬指导下,互相帮助的团体开始自发的产生了排外性,他们开始互相帮助同学,有人被欺负了他们一群人上去报复,当人他们霸占了一个游乐设施,所有必须服从他们跟他们一样的人才能去玩……这个事情到了最后,他们甚至开始了互相监督和互相举报!

    而到了第三天,本来的20个学生变成了30个,居然还有外班的学生跑过来旁听,到了第四天30个变成了80个!到了第五天的时候超过200名学生笔直地端坐在那里,天花板上挂满了浪潮宽大的横幅。jones作了简短的致辞,200只手臂对着他举起。做了浪潮问候礼……”

    这个事情是真实的,甚至到了08年的时候,德国还专门把这个事情给拍成了一个电影,名字就叫做《die-welle》也就是德语“浪潮”的意思。国外的人很少知道这个事情,贾鸿渐现在一讲。几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惊讶了。因为以前他们对美国人的印象那就是利己主义那就是大爷主意和个人主义,还从来没人知道原来美国人还玩儿过这种集体主义呢!

    贾鸿渐讲到了这里之后稍微的停了一停。接着说道:“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学到什么?我们可以知道当年轻的学生被洗脑了之后,不,甚至是意志不是那么鉴定的人看到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以后。在他们被洗脑了以后。他们只会选择性的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自欺欺人,也就是说,如果对方被洗脑成功的话,他们只会愿意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对他们不愿意相信的则是会嗤之以鼻!”

    对于这个方面的事情,贾鸿渐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讲的是不是太多了,因为如果国家真的开始那这个当成一个对外宣传战的手段的话,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的猜不出来。

    当贾鸿渐讲完了之后,现场进入了一段沉默期。然后很多军官们开始纷纷的做起了笔记,他们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懂了很多。此时李冬老爷子突然从一扇门后进了房间,他走到了贾鸿渐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说道,“贾鸿渐小同志,伱讲的非常好啊,给了我们非常多的启发。相信很多同志都体会到了,本来我们国家曾经以为世界进入了发展时期,不太会有大的战争了,但是没想到我们不以阶级斗争为纲,但是国外并没有跟我们一样。我们在和平的放下了阶级斗争的时候。国外的某些国家还非常有冷战意识的选择跟我们敌视,选择跟我们小动作,对于此我们就算是不反击,也需要对未来对方可能采取的策略和手段有一定的了解!小贾同志在这方面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啊!”

    “哪里那里,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虽然话说的很谦虚,但是贾鸿渐的态度却是有点不卑不亢的。实际上贾鸿渐也了解,这个时候他所要做的就是讲课而已,具体国家、军队会怎么做,他们是不会给贾鸿渐汇报的,贾鸿渐也不需要那些汇报,所以能听到这样的一个感谢词已经很不错了。

    很快贾鸿渐在演讲完了之后就回到了上沪,到了上沪刚下飞机的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不是别人打过来的,正式公安部的部长助理郑助理打过来的!

    “鸿渐,首都这边出事了,有士兵抢了枪出逃,还好有伱的建议,现在军方的快速反应小队和首都的特警已经全面出动在拦截搜索他,而且也已经联系了武警,军队那边也开始动员了!”

    听到了这话贾鸿渐愣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下手表,只发现手表上写的今天还就是9月20号!难道建国-门事件真的要发生了?历史上这个事件里面,那老田带着枪和子弹冲到了街头,趁着武警和军队反应不利,乱枪打死了不少平民以及民警,甚至还把路过打酱油的伊朗外交官一家杀的七七八八的。他贾鸿渐本身就是为了提前避免这个事情,才写文章提议建设特警队以及军队中的快速反应小组的!虽然军队和特警队都相继建立成功,但是他们真的能有那样的一个意识和准备来对待这个突发事件么?

    就在贾鸿渐刚想问的时候,就听着郑助理说道,“现在我也要去紧急指挥中心指挥了,等到事情完结之后再给伱电话!”接着,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阵的忙音。

    贾鸿渐现在还真的非常想知道事情的发展,但是他也知道这事儿肯定会遇到**,在国内的电视台上是绝对看不到的!

    *************************************************************************

    今天万字更新结束~(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