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零零章 悍匪白宝山
    这个人名字叫做白宝山,是新中国90年代里面最严重的刑事犯罪分子之一!是1996暨1997主犯,其人先后杀害军人、警察和无辜群众人,击伤人,抢钱140余万元,并在狱中先后杀害2人(分别于1993与1994年),是建国以来罕见的悍匪!在追缉白宝山的足足一年半的时间里面,数个省份的公安部门连通协作,累计出动警力上万人次!

    这白宝山虽然从小只上过三年学,但犯罪智商极高,具有极强的心理素质,具有高超的反侦查手段与射击技术,思维缜密。作案手法极其狡猾,胆大妄为。他每次作案均要开枪杀人,并携带上全部子弹,做好顽抗到底的准备,是建国以来罕见的反社会反人类反人性的杀人狂徒。

    这货甚至在第一次因为连续盗窃,而在严打时期被警方抓获,当时判刑前这货就敢对狱友说——“政府这样对待我,我出去就要杀人。如果判我20年,我出去杀成年人。如果判我无期徒刑,我减刑出去,杀不动成年人了,我就到幼儿园去杀孩子。”

    这样的一个人渣要说可怜也有可怜的身世,其人57年出生在伟大的首都,其父母都是首钢的工人。不过在其3岁的时候,父亲病逝,母亲一个人带着他生活困难,就把他送回了冀北的爷爷奶奶家。然后母亲改嫁。农村的爷爷奶奶并不知道上学的重要性。带着白宝山到了14岁,这白宝山才回到首都上了一年级!

    面对着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同学,白宝山当时自卑的不行,读了三年书到了16岁的时候就辍学开始打工,首先是在社区的酱菜厂里当临时工,后来长大了被首钢照顾,来到了首都电碳厂当搬卸工。后来还结婚了,不过婚后这货25岁就开始盗窃生涯,先是偷衣服,后来偷自行车。再后来更是偷手表!这样的一个入室撬锁盗窃的家伙,在83年严打的时候,本来应该被以盗窃罪起诉并关个三五年了事的他,却被首都正在严打的检察机关以盗窃罪、抢劫罪给判处了14年!

    这严打在当年也有一定的必要性。毕竟当时的治安已经开始乱了,但是严打有点运动的意思,甚至从快从严的有点过分,一个街头的小混混可能什么大的坏事都没做过,也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那就可能被关进去个三五七年的。

    这白宝山自己觉得自己被政府冤枉了,就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心理。后来被发配边疆到了边疆省监狱里面挖沙子放牛的白宝山趁着放牧和挖沙子的时候,跟狱友交流各种武器心得,甚至把偶尔周围牧民跑进监狱范围的牲口给扣押,要求当地牧民以弹药交换!

    后来到了93年,这货刚刚得到监狱减刑一年的优待。就开始准备报复了。他先是诱骗跟自己有矛盾的狱友帮自己在野外找钱,然后用铁榔头砸杀了狱友,还把狱友埋在了野外。事后当白宝山上报狱友失踪的时候,他自然就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但是监狱方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能作罢。不过当监狱在白宝山的牛棚顶上找到了95发步枪子弹和手枪子弹的时候,他就仅仅对子弹的事情进行了交代——这是扣押牧民的牲口换来的子弹。

    而这事儿之后,他在93年的3月份,又用藏起来的铁榔头坑杀了狱友!此次监狱方同样未能找到尸体,只能把白宝山单独关押了小半年。事后让白宝山写了悔过书了事。

    在此之后白宝山虽然没有再在监狱里杀人,但是还是继续的利用扣押牧民牲口的机会要弹药,在96年刑满释放的时候,这货偷偷带着自己讹诈来的75发子弹回到了首都。回到了首都之后,到派出所要求办理户口。把户口重新落在首都,但是不知道是当地民警故意拖沓还是其他原因。反正白宝山一口认定是民警不给他办,于是心怀不满。

    不过当时白宝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给自己家的龙凤胎赚钱!本来在婚后他老婆已经给他生了个龙凤胎了,也可以说是为了给家里赚钱这货才走上了犯罪盗窃的道路。不过现在孩子长大了更需要钱,而这货看着改革开放更想给孩子赚大钱,于是暂时把报复的心放下了。他先是把家里攒的一些家底拿出来批发了一百套剃须刀拿来摆摊,结果却被城管没收以及处罚。

    这货本来就觉得严打的时候给他判刑太重,虽然他的确偷了太多的钱,甚至是在盗窃的时候碰到失主发现而用木棒猛击对方头部,导致对方颅骨骨折,这本来也能算得上是抢劫,但是他就是特别中二的觉得一切都是世界的错。于是此时他爆发了!

    首先是跑到了首都附近的电厂,先是用铁棒袭击了电厂门口的哨兵,抢到了没有子弹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一把。虽然抢到的枪没有子弹,但是这白宝山自己有啊!这货配上了自己的子弹之后,跑到了首都某处的装甲兵司令部,向一哨兵连开两枪,结果哨兵连声大喊,因为来人迅速,所以白宝山没抢到弹药和枪支。

    这货在这次抢劫未果的情况下,有打的到处跑着报复社会,在路上看到了有防爆大队巡夜,不知道是想报复警察还是想抢枪,他跟防暴大队的六个巡警爆发了枪战,打伤了4名巡警后逃逸。

    在家里躲了半个月之后,这货开始琢磨着怎么好像全首都的哨兵怎么好像枪里都不带子弹的,就干脆跑到了部队的靶场,直接袭击了部队靶场的哨兵,谁知道碰到的哨兵更是连枪都没带!这次之后。这白宝山开始琢磨着直接去抢枪械库了。于是找到了某师高炮团弹药库,在踩了点儿之后,过了半个月杀了一个哨兵,结果只抢到了一直八一杠。

    把八一杠藏了起来之后,他又想跟着姘头去西南买枪,结果发现太显眼买不到。最后两人回到了首都,本来姘头谢某还想做小生意,白宝山在早上去帮谢某批发袜子的时候,看到烟市门口有几个人,里面一个女的好像腰包挺鼓的。上去搭话知道对方是来进货的之后,枪杀了女子一名,击伤路人三名,抢了6万余元。把钱和枪藏在附近之后。他又跟正常人一样帮着情妇去进袜子。

    在首都打拼了一下之后,这货开始觉得子弹匮乏,怎么都要弄枪和子弹,就又跑到了边疆省,找到了一个正在当保安的狱友,两个人开始一起干。本来准备抢劫军用枪支!先是去军事培训中心,结果提前被发现了,跑的时候路上击毙了一个警察,后来又跑到军械库去,结果发现军械库里没东西。在回去的路上。又连杀了几名偶遇的路人。

    后来更是犯下了最大的罪行——抢劫边疆宾馆!边疆宾馆入口处抢劫现金人民币约140万元,打死7人,伤5人后,这白宝山动了杀掉同伙的心思,想诱骗同伙去天池,同伙预感到了不对,把白宝山和情妇的家庭住址都写了下来交给了自己的哥哥。结果第二天白宝山带着同伙到了天池之后,果然枪杀了对方。在这之后,自然就是警察追凶的过程了。

    对于这个白宝山的事情,据说这货被抓住之后。自己曾经还坦言本来在出狱的时候,虽然带着子弹回了首都,但是他给自己安排了两条路,如果能够正常回归社会的话,那就过正常人的日子。如果不能就报复社会。但是这货心理毕竟不正常,跑了派出所六七次没办下来户口之后。就觉得是民警想要红包,摆摊被城管没收,就觉得是社会不公要报复社会!

    在贾鸿渐那篇文章里面,基本上这个例子是隐隐约约的跟白宝山有点像——也算是重犯因为表现好减刑回到了老家,因为找不到工作等等个别事情开始决定报复社会,甚至是枪械来源都是抢哨兵的枪!

    这样的一个做法,基本上可以保证就算是真的出了白宝山的事情,但是军方警方和政府方面都不太会把贾鸿渐当成是神棍,只会觉得贾鸿渐有先见之明。在贾鸿渐于电话中跟张总提到了这个事情之后,张总非常重视。因为这张总也知道,虽然这年头社会上面做各种小生意的开始多了起来,只要老老实实的肯卖力气就能赚不少钱,但是那些刑满释放的,有几个是能老老实实的卖力气的?

    稍微遭遇到一点挫折这些人说不定就给自己找个理由开始走上犯罪道路了,说实话要是这几年治安形势一直还可以的话,93年用得着再来一次严打么?而且最近几年之所以开始连续几次收缴枪支,那不就是因为发现社会治安开始变坏,免得让坏人能轻易弄得到枪支弹药给百姓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那才收缴的么?要是犯罪分子真的想抢抢什么的,真的还就是抢哨兵的最方便!哪怕就是哨兵只带着枪不带子弹,但是以前为了全民战争对抗苏联进攻,民间多少人武部里面都是枪械弹药的,普通老百姓家里有个几颗子弹都不奇怪,这要是犯罪分子真的有心找子弹还找不到了?

    反正听到了贾鸿渐的话后,那张首长只觉得背后都有冷气直冒了!“好的,这个事情我会重视的!谢谢伱了,小贾同志,我代表我们全军指战员感谢伱,这次要不是有伱,我们……那田建明肯定会给百姓造成更大的损失,多亏了有伱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