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一一章 最大的打击?
    很快,在贾鸿渐的主持之下上沪感光、天京感光以及辽远胶片厂里面的中高管理层以及各个车间的基层工人代表们都来到了上沪。丁三石作为贾鸿渐的跟班,在接待了这些人之后,首先先是按照伟大领袖贾鸿渐的教导,把两队外地的“客人们”和本地上沪感光的代表团们混编到了一起,然后公司出钱带着他们来了次上沪三日游。这三日游可是让不少人感叹了一下,毕竟这个年头要说洋气还得看上沪,只不过这九十年代的上沪跟21世纪上沪的景观会差很多。

    三日之后,一行两百人来到了华西高科的公司门口。本来路上还有点吵杂的人群在看到了华夏高科原来只有一个两层小楼之后,瞬间说不会出话了。在这个年代里面,很多人心里一直觉得人要是有钱了,那就应该跟暴发户一样胡乱hua钱,如果一个公司有钱了,那就应该跟传说中的巨人集团一样hua钱造个漂亮大楼什么的,人家巨人公司还混的没华夏高科好呢么不是,怎么人家都要早国内最高楼了,但是这华夏高科还窝在这两层楼里呢?

    当他们带着这样好奇的心理进入了华夏高科的公司大门,在进入了华夏高科之后,经过了一个办公室,他们纷纷下意识的往里一看,只发现这个办公室里面只有五六个人,这五六个人都忙忙碌碌的在做着什么,好像根本就不像传统国企做办公室那样整天无所事事。

    而且越看越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华夏高科的员工好像非常少,他们中有的人下意识的来回数了一下之后惊讶的发现好像华夏高科里面居然只有不到二十个人的员工。这是其他的人都出去外勤了么?但是看起来不像啊,也没有大批的空办公桌,难道真的只有什么少的人?此时不仅是外地来的两个厂子的人开始好奇,甚至是老赵这个上沪感光厂的人都开始好奇了。

    他找了个机会小声地问丁三石道:“丁同志,咱们华夏高科的员工有多少?”丁三石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道:“总部里面就这些人,然后坤山那边的工厂里有几百个人。蜀川那边的盛大公司有两三个人,北美分公司有二三十个人……”

    听到了这数字,可不只是上沪感光的老赵觉得稀奇了,就是旁边那些外地来的两个厂子的代表队们也完全都稀奇了!这样一个只有不到二十个人的公司能叫总部?下面就一个工厂几百个人?这也就是一个车间的人数吧?然后还有个北美分公司。那边也只有二三十个人?这怎么感觉那都像是个小厂子啊,小到那种类似县办企业的感觉有木有?

    这倒不是他们乱说,因为本来临曲县下面的那个秦池酒厂就是这样,哪怕人家只是个县办企业,哪怕人家亏损的不行不行,但是人家一个厂子里面还有500人呢!在这些代表们的眼里,华夏高科那简直就像是个外星人组建的公司一样。好像他们的任何一个小细节都是跟地球人完全不同的,都那么的吸引眼球!“那,做经销的呢?经销处或者经销课的人呢?”一个好像是来自辽远胶片厂的一个员工问道。

    “哈哈,一看就知道这位同志没有买过我们生命一号的产品平常也不怎么看新闻,是吧?”丁三石笑着问道“我们华夏高科采用的是销售商制度,我们本身是把每个省的独家经销权都拍卖了出去,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按照日期也订货量跟铁路运输方面谈好。每个月按时把货物发给他们就是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有员工不断的跟车压货,现在连压货的这个工作我们自己也不做了,都是外包出去。聘请的下岗职工来做的……”

    说完了这话之后,本来丁三石脸上还洋溢着一种自豪的笑容,他也的确在面前的这些人脸上收获了一种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他发现好像天京感光的某个领导干部正在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这位同志难道是担心有经销商会造反?”丁三石非常快的就感觉到了对方心里的疑问,然后一边看着对方惊讶的眼神一边笑着说道:“我们华夏高科一次拍卖出去了3年的经销权,起码三年之内他们是不会造反的,毕竟我们得产品卖的非常好,而且也没有什么左手打右手的安排。在另一方面,我们公司也在不断的研发新产品,也许你们知道市面上有种叫复读机的产品?那个就是我们华夏高科的一个新产品。同时还有电动自行车,那个算是我们子公司的子公司开发出来的,同时我们在北美也有在新领域里面研发的重点项目……”

    听到了这番介绍之后,华夏高科在这些人的脑海里那形象简直就跟传说中的外资公司差不多了——在这个年头里,所有外资公司给老百姓的那种感觉就是一个梦幻的处于特别漂亮的高楼大厦的办公楼里的公司,然后里面的人都穿着西装革履的彬彬有礼的。最后他们谈的还都是各种特别牛x的生意,还特别有各种规则什么的……

    那么跟这样的一个公司合并的话,以后将会遇到的是富得流油的好日子呢,还是另一段坎坷的旅程?几乎所有人都带着这样的忐忑心情进入了华夏高科的会议室。200个人能在华夏高科的中等会议室里面挤下来来是有点小难度的,最后每个人坐的几乎都是肩膀靠着肩膀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看着突然间会议室的门一开,走进来了一个面相相当年轻的男人。这男人穿着西装革履的,头发上好像也打了点发蜡,看起来还真有点外企里面那种“白领”的感觉。

    站到了会议室解说位上的贾鸿渐把手里的资料放在了一遍,然后静静的背着手站在原地环视着全场。看到了他这个举动,全场的那些代表们有点愣,本来按照他们的经验,这种时候这人怎么也得来一个长篇大论的会议什么的,来一个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什么的,但是他怎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大家没动静了?

    这么被贾鸿渐看了一会儿,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有点发毛,倒不是要发火的那种发毛。而是说觉得好像接受不了眼神的直接接触,而想躲所以下意识有点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一样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开口了“诸位。我预测柯达公司会在2013年之前破产,你们有没有人愿意跟我对赌一下的?”

    这话一出口,那会场里面差点直接炸膛了!什么?这话那简直太耸人听闻了!柯达?那可是全世界胶卷行业最大的巨头,要是用21世纪人能比较接受的例子来打比方的话,那就是有个人在2012年对别人说18年后微软会倒闭一样,这怎么可能让人相信?但是这年轻人又说愿意对赌,这是什么意思?算是在收买人心还是故意在哗众取宠?

    看着没人接嘴。贾鸿渐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看起来好像没人愿意跟我赌,看起来好像大家都认为柯达肯定不好过是不是?那我们接下来再来一个赌局,10年内富士胶卷肯定得被逼着转行,有没有人赌?”

    这话说的那更让代表们觉得惊讶了,柯达是现在的业界第一,富士那就是第二,这年轻人又说柯达要倒闭又说富士要转行,这是失心疯么?果然。上沪感光的老赵有点接受不了这种〖言〗论的冲击,他举手道:“贾总,这个……有没有这么玄啊?”

    “好的。这位是上沪感光厂的赵厂长,他表示了对我刚才那句话的不信任,还有没有别人?放心,绝对不打击报复,大家就是一个座谈会,还有没有人觉得那两家不会这么惨的?好,高永奇师傅觉得也不会这么惨,还有谁?”贾鸿渐看起来好像挺高兴的,他好像鼓励着反对者举手声明怀疑他一样!

    没错,他这就是再鼓励反对者!为什么?就像是21世纪人经常能听说的那句话一样。别人对你最恐怖的不是生气,而是漠视!这句话放在现在这个环境里也一样,他贾鸿渐想要整合三个工厂,那在开这个培训会的时候最怕的是什么?不是说有人刺儿头,对付刺儿头贾鸿渐有自己的一套手段,他怕是怕在所有人都不说话!

    是的。如果说他贾鸿渐一个人像是演独角戏一样的在台上说了一大通,下面的人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不是比什么都打击人么?哪怕是对方站出来反对,那起码证明对方还真的听了,还按照贾鸿渐想的内容去思考了,而不是完全当了耳旁风!

    如果真当了耳旁风,那就是他贾鸿渐hua了大力气弄了一个培训会,hua了大力气把大家整合到了一起,结果弄到最后其实大家还是自己按照自己以前的经验做,那对贾鸿渐的计划简直就是最大的打击!

    ************************************************************************

    看到了两个好笑的新闻,转给大家看看:1弗吉尼亚州教育委员会决定在通过数学课程学生人数比例方面,亚裔要通过82%,白人要通过68%,拉丁裔为52%,黑人为45%而残障儿童为33%,所有学生平均为61%。

    这个新闻的意思就是告诉学校,如果学校教学正常的话,那么一个考试应该有82%的亚裔学生及格,如果亚裔学生只有81%及格,那就是学校的卷子出难了,如果是统一考试的话,别的学校亚裔都到了或超过82%的及格率,你的学校没到,那就是你学校的教育质量问题。不过这个就引发了一个问题——这尼玛是地图炮,是群嘲有木有?除了亚裔很爽以外,别人都不爽有木有?白人等于是在正式文件上承认智商不如亚洲人,而拉丁人……好吧,说黑人把,黑人的及格率应该是45%,残障儿童是33%,也就是说黑人儿童的智商比残障儿童高出来三分之一……这尼玛太打脸了啊……

    2韩国一个战斗机坠毁了,驾驶员死亡。结果发现坠毁地点附近有个孤零零的降落伞,于是怀疑是驾驶员在坠毁前想跳伞,结果不知道怎么,降落伞自己飞出去了,却没带上驾驶员……(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