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二二章 潜在危机和黑手!
    “鸿渐,你刚才说什么危机?咱们公司现在有危机?”回到了办公室之后,贾刚还没问话呢,苏萍先是急急忙忙的问道。“不是现在的危机,是未来的危机……”贾鸿渐说道。一边说着他一边把电视机打开,调到了上沪当地的有线台,换了几个台之后,里面好像都在播奉天飞龙的广告。“看出来什么了没有?”

    “你的意思是,飞龙要来抢上沪市场?不过公司里面不是有人说在销售点没看到有飞龙的产品么?”苏萍急忙问道。“亲妈诶,咱们当年用的是什么方法?跟饥饿有关系的?”贾鸿渐耸肩了一下,尽量和蔼的引导母亲道。

    “饥饿?饥饿销售?你是说他们在学我们?奶奶个腿儿的!他们居然学我们的招数来抢我们的市场?鸿渐,你再想个招数,我们直接在市场上揍的他们满脸桃花开!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来抢咱们老贾家的生意!”苏萍此时特别有大姐头风范的说道。但是问题是,贾鸿渐并不是想说这个,“妈,在上沪市场上竞争不是问题,我们不怕什么,而且你看咱们公司的报表,其实咱们公司的利润里面6成是来自农村市场,如果包括地级市之类的话,那我们公司8成的利润是来自二级市场一下的市场,真正的特a级市场上沪啊首都啊什么的,我们赚的钱其实并不多……”

    苏萍听到了这里有点恍然大悟了,她倒是知道这一切的,毕竟她就是管财务的。贾鸿渐说的倒不是上沪啊首都啊销售量差,而是说全国就这么两三个特a级市场,哪怕两三个市场的销量再高,加起来等于五六个省份那么多,但是全国多少省份呢?人家地盘那么大有那么多农村和地级市,特a级的北上广销量再高在整体比例里面都是可以说凤毛麟角的!不过既然这样的话,那贾鸿渐说的危机是什么呢?

    苏萍还没开始问。就听着贾鸿渐这么循循善诱的说道:“我在意的是姜维的手法,他现在的手法,这就是明显的在学我们,那么这证明了什么?这证明中国的企业家们都不是傻瓜。看到了我们成功了一年之后,马上开始有人开始准备模仿我们,想得到成功,对不对?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两点,第一,我们的销售方式很快就会遇到同质化竞争。就是每个人都学我们,每个人都跟我们差不多,结果弄的我们没特色了,消费者为啥要买我们的产品?这就意味着要么我们就得做出来点特别的东西,要么就得准备开始价格战!”

    贾鸿渐的老娘听到了这里,气呼呼的坐在凳子上咬着后槽牙不说话,她本来跟着儿子和老公发家之后,还以为做生意很简单呢。结果现在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气人的事情!这要是进入价格战的话,那华夏高科哪怕就是保住了市场份额,但是这赚得钱要少多少啊?现在一个月十亿。到时候变成一个月5亿了3亿了,这不活活把人能气死么?

    此时只听着贾鸿渐继续说道,“而第二个问题就是,假货或者山寨货很可能会大批量的出现!老妈老爸你们知道,看到一个厂家成功了,那有点抱负的人都会去学着做,但是道德差一点的,那就直接借着你弄出来的盘子赚他们自己的钱!如果正规厂子学我们的手法,那还算有上进心的,毕竟他们自己要投入大量的广告费。但是没那么有上进心又想要钱的呢?直接做假货!或者是取个跟我们产品名字差不多的、包装也差不多的东西,浑水摸鱼让我们替他们做市场,让我们替他们做广告,卖出去了假货他们赚钱,如果出了问题甚至是弄出了人命,伤害和黑锅是我们背……”

    贾刚和苏萍两个人此时脸都快绿了!当初蜀川那边刚出现了假货的时候。他们就气的不行,虽然知道是巨人公司弄的,但是也是因为巨人公司老是抽调资金造成的,后来毕竟巨人公司也严肃处理了。但是听着贾鸿渐的话,这接下来可能就是大批量的上了,甚至可能是全国范围内各种小作坊的造假!这他娘的可是人民战争!

    “鸿渐,那咱们应该怎么办?”贾刚和苏萍急忙的问道。不过谁知道贾鸿渐又开口道:“别急,爸妈,咱们的危机不止这一点……”这话说出来简直是让贾刚和苏萍的心都凉了半截了!“你看啊,刚才姜维说,他们公司的中间商渠道商都推断出来了今年保健品市场总体销售额能有300亿,然后让姜维他们把上亿的货物给砸到市场里,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价格战?”此时的苏萍和贾刚反应很快的问道。“不止……正正规规的价格战其实我不担心,我最担心的就是各种黑手啊……你们知道,咱们这个行业很不规范,那胶东半岛的三株,说白了就是一个经销商,自己拿了昂立一号的配方后稍微改了那么一改,然后学了我们一部分的营销手法,就在胶东省混的风生水起的,现在好像在华北和东北也混起来了……你们说,要是咱们的经销商也来这么一手会怎么样?而且他们还是在一边做着我们的经销商,但是就故意的压货,推销他们自己的产品……别忘了,咱们的整个农村宣传体系可是通过他们招募的……”

    说道了这里,贾鸿渐好像生怕爸妈接受的了,还更说了一些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如果我是个没节操没道德的经销商,我要抢了老东家的生意我会怎么做呢?我会借鸡生蛋,把老东家产品的成分送去药监,分析完了成分之后,弄出来个更稀释一点的,这样成本更低,甚至可以做成十分之一浓度的,然后呢,在卖的时候说假话,诋毁老东家的产品,说他们自己的产品疗效比老东家疗效好……这还不算完,最狠的可以塞钱给几个没节操的专家教授什么的,让他们发表一两篇夸奖他们新产品的文章,然后顺便稍微说说老东家产品的不足……再没节操的话,甚至可以杜撰个专家出来,然后花钱登到报纸上去,最后甚至还可以到处炒作老东家产品把哪里哪里消费者给喝残了,喝病了……”

    听了贾鸿渐的这些话之后,贾刚和苏萍两人真心就跟大冬天掉到了冰冷的海水里一样,当时两个人只觉得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从脊髓深处冒了出来!他们知道,贾鸿渐说的这种方法,那真心可以算的上是“刨祖坟”级别的招数了,要是有经销商这么弄出来,搞不好到华夏高科倒闭了老贾家一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就是莫名其妙就发现市场上多了很多流言,然后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然后销量就是狂降!

    甚至这个时候更熟悉这个时代的贾刚和苏萍两个人还想到了后续的招数——如果那种地头蛇的经销商买通了当地相关政府机构,给华夏高科的生命一号一个什么检验不合格的检测报告什么的,这玩意儿一经媒体报道出来,那直接华夏高科就不用再这个省玩儿了!哪怕是后来去申诉,证明了那个检测报告是错误的,但是老百姓消费者那都是抱着宁信有不信无的心态的啊!这尼玛真心是黄泥掉到裤裆里面,不是那啥都是那啥了!真心是调到黄河里都洗不清啊!

    苏萍此时只感觉自己手脚冰凉,现在这十月份明明气温还二十度呢,她明明还穿着短袖呢,但是就是感觉到跟进了冰窟一样!“儿子,那咱们怎么办?”她无助的问道。“没事儿,妈。”谁知道贾鸿渐此时倒是非常轻松的笑道,“咱们华夏高科的盘子大着呢,咱们在国内还有程控交换机的业务,虽然生意做完了,但是咱们还可以开发国外的交换机市场。国内我们还有复读机和电子词典没有推出市场,这也是一个生意,然后在动漫领域里面,我们还有华美动漫,可以靠着做动画做游戏赚钱,更不用说日本那边我们还投资了20个亿去炒地皮房产什么的,等到明年上半年套现了,这就是钱就出来了。另外我们美国也有分公司,做网络的,每个月也有几百万美元的利润,换成人民币也好几千万呢。所以啊,爸,妈,放心吧,哪怕再困难,咱们家的华夏高科的架子也倒不了!”

    听到这里,苏萍和贾刚纷纷松了一口气,苏萍怔怔的看着儿子,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呵呵,我这人果然老了,一听到刚才儿子的话看把我吓得,以后我还是别听这些东西了,安心的给你们爷俩管钱就好了……”说完,苏萍非常欣慰的看着儿子,虽然儿子一直没说对于上面的那种种黑手他要怎么应对,但是看到儿子能想到这一切,甚至连退路早就想好了,苏萍还用担心什么?他知道儿子现在成熟了,简直成熟的都不用她操心了……儿子长大了……

    而贾刚此时也是这样的感慨,他突然发现好像他做了将近十年的高管,但是在这种视失败如无物的心性上还是比不过他十几岁的儿子!看着儿子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哪怕明天全家的资产全部亏光,一家人又回到了发家之前的普通人日子,这儿子都会非常有平常心一般……作为一个老爹,贾刚并没有怀疑自己儿子是重生的或者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反而是觉得他儿子就是牛!果然不愧是流着他贾刚血脉的人,果然不愧他多年的教导,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