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四三章 三株的困境
    处理好了在杭洲的事情之后,贾鸿渐一家返回了上沪。他们回上沪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新闻发布会,那就是华夏高科和上沪家化以及上沪感光等等一共四家企业共同组成合资公司的发布会。这个要合并的消息经过了中央和上沪市委市政府公布之后,贾鸿渐觉得干脆就玩儿的大点,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再藏着掖着反而没什么意思。

    在他们一家回到上沪的过程中,此时的胶东省内却有个贾鸿渐的熟人正在焦虑着。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曾经妄图跟史玉竹竞争华夏高科江浙沪经销权的吴炳欣。这吴炳欣在当初竞争失败了之后,自己拿着曾经老东家昂立一号的配方回到了老家胶东,然后开发出来了据说效果比昂立一号好了很多的“三株口服液”。

    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面,吴炳欣和儿子经营着三株可以说那是相当的风生水起。本来今年上半年的时候他们还是在尽力的巩固胶东省内的各种农村市场,到了9月份在听说了秦池酒业跑到了东北去推广,而且效果很好之后,吴炳欣也亲自带着儿子以及部下们去推广三北市场,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现在他们再东北基本上已经算是站稳了脚跟,接下来要做的那就是在这个奉天飞龙的老家市场里面打出来一片自己的天地!

    不过问题是,这个奉天飞龙前段时间居然“自杀”了!一下子空出来的市场正好给了刚刚站稳脚跟的三株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本来那奉天飞龙的老板姜维自己还说预计要三四个月就能顺利的复出市场。但是在吴炳欣看来,3个月?三个月后他吴某人能把东北市场做的就跟他们三株的主场胶东似的!哪怕就是竞争不过品牌和形象最好的华夏高科,但是也能把顺利的站稳东北地区第二畅销的品牌!到那时候,飞龙再复出再牛那也最多就是做个第三!市场已经不同了,亲!

    于是在这段时间里面,三株在东北那简直就是跑马圈地——这可不是夸张,那真是是疯狂的扩张,疯狂到了什么程度呢?那就是三株的黑龙省分公司的老板、曾经吴炳欣的心腹爱将居然忙到了录取了鸡东市的总经理的时候,就根本没见过这个人!是让听到属下帮着面世的结果决定给对方这个职位的。然后到现在这么半个月了,这个心腹爱将还没见过那个鸡东市分公司总经理的样子呢!甚至连名字都有点忘了!

    这种事情基本上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别人都是从好的方面来看,但是吴炳欣这个老头儿却是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于是觉得好像自己的企业有点不对劲的老头儿回到了老本营之后。花了几天功夫把公司内部给彻底的调研了一番,结果这结果出来了就把这老头差点“结果”了!

    原来,这个吴炳欣本来是非常喜欢秦始皇的那种绝对中央集权的管理模式,所以本来在胶东省内开分公司的时候,那真是子公司无论大小事情都要对总公司报告,几乎所有的推广方案都要呈给吴炳欣父子看。这样也就罢了,不过他们父子两个人本来对经营企业又有点不同的看法。吴炳欣本人是比较传统的管理者,他是喜欢中央集权的,喜欢大小事情他都要知道,但是他儿子吴伟思却比较喜欢西方的一套管理模式,讲究分权神马的。这吴炳欣自讨着做生意是为谁做?还不是为儿子做的!于是他也没有跟儿子在公司里面大战三百回合,只是在有时候儿子实行分权了效果不怎么样的时候,开始纠正,把方向又纠正会中央集权。

    于是在原来窝在胶东省内部的时候。公司基本上几个月往分权走一次,几个月又往中央集权走一次,这父子俩反正就跟玩儿游戏一样的在互相玩儿着。不过总归这个时候还是老吴比较牛一点。所以造成的结果就是填鸭式的教育——下面的所有人都只知道怪怪的听话,让他们自己放手去干的话他们反而手足无措了。这样的一个习惯在窝于胶东省内的时候还ok,但是等开始进攻三北市场了,那就有点不够用了,毕竟距离太远,而且吴炳欣不可能永远驻扎在现在已经开始冰天雪地的东北,只能按照儿子的建议放权。这样放权了以后,各地的分公司一下都傻眼了,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做了!

    而这样的手足无措还是发生在进入了空虚的东北市场的时候,于是一下子大家都开始不讲效率不讲效益的疯狂扩张!而这样的做法一下子给吴炳欣带来的感觉是什么?就是公司还没建立一年。居然产生了各种官僚主义的大企业病!这简直就是搞笑有木有?这企业还没变大企业呢,居然有大企业病了!在公司内部山头林立,东北的分公司里面,胶东出身的嫡系和那边新录取的东北系之间闹矛盾,而在胶东省内,胶东地区的看不起胶西地区的。说白了就是琴岛等地方的人看不起齐南省城的!这不是要命么?而且这种山头还不是他们企业内部才有,这是本来胶东省内就有的问题——琴岛等胶东城市在胶东省内那就是“上沪”,看着不靠海的省内城市那眼神就是看乡下人一样,而内陆城市看着琴岛人更是觉得这帮前殖民地的家伙们有什么好牛的。

    于是整个公司在疯狂扩张了之后,各个山头林立,琴岛人控制的节点看到了胶西人控制的东北分公司请求合作,就故意视而不见,而胶西人看到琴岛人这么做,那以后对方有需要配合的时候,更不会配合了!于是一时间各种官僚主义打官腔、信息流转缓慢、各地山头林立、等级森严什么的奇怪东西都出来了!而这还不算是最奇葩的!

    最奇葩的是什么?是这个企业还没建立一年,居然他们的领导干部们就开始腐化了!有人晚上进舞厅、鸡瞎忙,结果白天的时候不瞎鸡忙,而是开始在办公室里睡大觉!另外更奇怪的是,在常春市那边的分公司里面,分公司的经理在给他配了一辆公务用车的情况下,居然还用公款给自己在当地出租车公司租了一辆全新的桑塔纳轿车,一个月的租金就3000元呢!这货到底是图什么啊?

    这样的浪费公款的现象一开头马上就流传了开来,有的人干脆不用这种方法浪费公款了,直接造假宣传自己在什么什么报纸上面做了广告,要求总部报销多少多少钱的广告费。结果吴炳欣亲自去图书馆一查当天的报纸,上面尼玛根本就没有广告!他们子公司居然巧立名目的向总公司套广告费!而且这还不算是最让吴炳欣无力的,最让他无力的是,有的分公司经历不知道脑子是什么做的,居然觉得销售员越多销量就越好,于是一下子招聘来了海量的业务员,最后导致的是没把产品推销出去多少,反而得挪用总公司发过来的广告费中的7成来给这帮多出来的业务员发工资!这尼玛剩下的3成广告费能打出什么像样的广告?

    好吧,其实再调查下去,上面的这种情况还算是真心想办事的,也就是脑子傻了点。但是居然还有更多让吴炳欣接受不了的事情,比如说有的子公司明明才建立一个月,居然就报上来了5万元的电话费!这尼玛是什么事情?那一年不是要60万的电话费?尼玛你们是打给火星人推销的么?怎么会有这么贵的电话费?而另外一方面,有的子公司一个月的招待费尼玛就报了7万上来!一个月7万招待费看起来好像不多,但是这公司是胶东省内的!已经大半年每个月都连续7万的招待费了!居然财务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给报销了,还没告诉他吴炳欣!这尼玛一年就是要80万的招待费啊!这尼玛是招待谁啊?在这个年代砸给省委书记8万都能让省委书记跟亲兄弟一样好说话了有木有!尼玛一个分公司里面一年80万招待费,这是准备砸10个省委书记么?尼玛一个地级市里面有十个省委书记么?

    这些是大事,更有些小事也让人受不了,比如一个干部出去跑外勤调查市场,明明出去了一个下午,但是尼玛报回来了四顿饭的饭费需要报销!还有的子公司明明墨水还够,居然直接就在外面一卡车一卡车的买墨水回公司——你们这是想卖保健品啊还是想卖墨水啊?子公司内部要买保温杯当成福利,本来一共一百个人的分公司,尼玛一下子买个400个保温杯……你们得人是真傻啊还是在装傻啊?

    这些还算小钱,但是别的真心让吴炳欣受不鸟了——居然从上到下的从总公司到子公司都胡乱配通讯器材,什么gs-m手机啊、小灵通啊、bp机啊居然人人都给配了!居然连工厂给外面送货的卡车司机尼玛都有一部公司白给的并且报销全部话费的华夏高科小灵通手机!甚至是分公司一个前台接待的小姑娘那尼玛公司都给配个摩托罗拉的bp机!这尼玛一个上班的时候就坐在前台的小姑娘有什么业务需要用得着bp找她的?要找她直接打她身边的座机啊!要找她直接站起来走20秒的路到公司大厅找她啊!

    这尼玛这些牛鬼蛇神的,真需要学习**一样来一场整风运动,来一场三反!来一场xx大革命!不拉着这帮尸位素餐的家伙们游街,这帮人呢尼玛就能把公司给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