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六七章 联乡恩仇录
    “好吧,我承认,我们之前的一切猜测只是猜测而已,对于李晶伟是不是真的想要转移国有资产我们并不能确定,但是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有个预案,防止他万一真的想把健力宝这个摇钱树转移出我们叁水!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不可以控制的地步,我建议我们叁水市委市政府要站出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直接报案……”

    叁水市委市政府的人们已经开始准备好了,准备好万一以后真的到了翻脸的一天,就直接把李晶伟送上法庭,送进监狱!毕竟mbo这种事情,特别是mbo国企,这在现代的中国那还是一个只能做不能说的违法违规的事情!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比李晶伟聪明的多的、早就开始进行慢慢mbo,并且在历史上经历了十年之后还真让他弄成功的人,站在了首都的第二监狱门口。这个人是刘传志,那个倪广南老爷子以前的搭档。刘传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健力宝的李晶伟甚至无数想要mbo最后却把自己弄折了的企业家们聪明的多,刘传志先是“杯酒释兵权”的把创业的老臣子们都踢飞了,虽然过程不是那么愉快,但是最后没伤及对方的人身自由安全,只是把对方踢出局了而已。然后他又靠着上市的分红权分配的议案,先把分红权给拿到了手。这样先弄到了里子,弄到了好处,再慢慢的等着时机发展,在最后合适的时候再直接弄下来股份!

    刘传志来到第二监狱门口干什么?怎么看起来他像是来接人的?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少妇。看起来不是他老婆,难道……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着第二监狱那高十几米的大铁门底下的一个小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留着监狱平头、拎着一个包的年轻人。那年轻人一出来,站在刘传志身边的那少妇抱着孩子急急忙忙的就走上前,然后紧紧的盯着刚从监狱里面走出来的男人。没一秒钟的功夫。那少妇的眼泪儿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着那个年轻人伸手温柔的给少妇擦了一下眼泪,“这四年来,你受苦了。”说罢,年轻人转头看向少妇怀里的四岁小孩儿,“宝宝,来叫爸爸。爸爸回来啦!”

    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大笑着伸手要抱孩子,可是那四岁的孩子却像是见到了坏人一样,赶忙往少妇的怀里躲,还紧紧的抓住了少妇的领子,好像生怕被眼前的陌生男人抱走一样。少妇看到了眼前的场景,也看到了年轻人眼里的落寞和愧疚。她赶忙温柔的安慰道:“呵呵,没事的,你这不是回来了么,咱们以后日子长着呢,以后宝宝可是会一直缠着你不放的!”

    就在这个时候。刘传志走上了前。他一把接过了那年轻人放在脚边的包,从头到脚看了看眼前这个久违了的年轻人,这个曾经被他最看好的年轻人、这个被他刘传志亲手送进监狱的年轻人,“走吧,洪斌,今天我来给你洗尘,咱们一起去吃顿好的!”

    看着刘传志的举动,听着刘传志的话,那年轻人下意识的就想摇头,不过头刚一摆,他就注意到了自己身边的少妇和孩子,顿时再也拒绝不了了。跟这刘传志上了车子之后,一行人来到了首都的全聚德,好好的吃了一顿烤鸭之后,酒足饭饱的时候正好宝宝要嘘嘘,少妇便抱着孩子去了卫生间。此时的刘传志从怀里拿出来了一张银行本票放到了那年轻人的桌前,“洪斌,这钱你拿着。”

    “……刘……刘总,你?”年轻人的面色有点难看,好像是又想收下又有点抹不开面子、放不下仇恨的样子。“不管咱们之间发生了多少事情,总算是相识一场,这几年来,慧芳一个人带着孩子,受了不少白眼,吃了不少苦。你得好好的补偿那娘俩,所以仇恨什么的还是放下吧,先过好日子。这钱呢,算是我资助给你的启动资金,你这人有才华,有了这笔钱能干出来一番事业的……”

    那被叫做洪斌的年轻人右手紧紧的捏着银行本票,好像在进行激烈的内心挣扎。就在这个时候,包间门外传来了那个叫做慧芳的少妇的声音“宝宝现在要是不上厕所的话,那只有回家才能上了哦?要不要上?不要啊,那咱们回去找爸爸好不好?”

    听着这话,洪斌好像突然被打动了,他咬着牙把那50万元的银行本票放进了内兜,“刘总,我孙洪斌在这里谢谢你了。这钱,算我借你的,以后我会还给你的……”

    这个叫做孙洪斌的男人,其实历史上是80年代末进入的联乡公司,曾经是刘传志最看好的接班人!这孙洪斌本来是青华大学的硕士毕业生,进入了联乡的时候,那就是刘传志最看好的苗子。当孙洪斌成为了联乡的冉冉升起的明星的时候,那年未来的联乡接班人杨远庆不过就是个刚进公司的毛头小伙子而已!当时的孙洪斌就是联乡企业部的部长,而杨远庆不过是个小小的雇员,就相当于是个阿猫阿狗,如果历史上不出现那个事情的话,到了未来接掌联乡的绝对不会是杨远庆,绝对是孙洪斌!

    这事情发生在90年,当年的刘传志来到了港港,准备考察一下港港这边的市场,然后弄出来一个港港的联乡分公司什么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刘传志突然看到了一张企业内部的报纸。这个叫做《联乡企业报》的报纸,并不是他刘传志自己创立的内部报纸《联乡报》!这尼玛怎么回事儿?怎么企业内部多出来了一个报纸,他这当老板的刘传志是一点都不知道?

    经过了一番调查之后,刘传志发现这个《联想企业报》原来是爱徒孙洪斌弄的。当时刘传志也没多想。就开始笑着看这个爱徒做的报纸,结果一看不得了!这《联乡企业报》里面,隐藏在字里行间最让刘传志刺眼的居然是一句口号——“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这尼玛是什么意思?是山头主义么?作为联乡公司的一部分。当然是整个公司的利益高于一切!什么时候轮到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了?难道未来需要让企业部吃亏保证整个公司利益的时候,企业部还不干了?刘传志这个在中国企业界里私下一直被人背后称为“政治家”、“阴谋家”的家伙,立刻就有了不对的感觉。于是退掉了一切会谈,直接飞回首都紧急调查孙洪斌!

    仔细紧急的调查了一次孙洪斌之后,看着调查报告简直让刘传志一阵眩晕!因为这个孙洪斌是刘传志一手提拔的,而且孙某人掌权的企业部也就是所谓的运营部,是掌控了全国所有分公司和所有渠道的!这孙洪斌在对内的时候打着刘传志的大旗,在外则是宣扬他的名字,全国13个分公司的头头居然都是孙洪斌亲自录取的,而且好像都变成了他的小弟。跟他一条心似的!

    在当年,刘传志很看好孙洪斌的时候,孙洪斌曾经跟刘传志手下的一个创业元老有了冲突。当时乐的看到这种事情的刘传志,直接就把创业元老给踢飞了。但是这种为了他刘传志自己好的做事方法,却让孙洪斌慢慢的有了一点别的感想。这个孙洪斌是从晋西山区走出来的穷家娃,这娃娃拼了命的才靠上了青华,当时硕士毕业了来到了联乡的时候。甚至笨拙的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刘传志非常细心的栽培他,甚至为了让他说话有逻辑、改善口音,甚至刘传志还命令孙洪斌每天都到刘传志面前讲一个小故事!

    可是现在,这孙洪斌甚至打起了“清君侧”的主意——原来,在刘传志处理了那个元老之后。孙洪斌当天晚上请了几个心腹一起去吃饭。在会上本来孙洪斌就是发泄式的笑骂了一下那元老老臣倚老卖老,明明没本事还各种死板。结果这种话听在了他的心腹耳朵里,没几天企业部内部就充满了各种言论,说是各种元老占着茅坑不那啥,除了会挡路之外完全没用!甚至有人都已经开始开玩笑似的说要“清君侧”——清除掉刘传志身边所有的老臣!然后他们一群年轻人以孙洪斌为首来辅佐刘传志那就足够了!

    虽然刘传志有踢飞一起创业的同事的想法,但是他可不是什么人都踢飞的!比他刘传志资历浅一点的创业老臣,以及那些听他话的,他还是要留下来一些当作左右手的!但是孙洪斌怎么有种想要把他刘传志身边的人都清理光,让他刘传志当个光杆司令的意思呢?在刘传志这个阴谋家看来,也许孙洪斌就是得意之余这么一说,但是这心思那可真是不能有的!今天可以笑着说清君侧,那明天要真是有机会清君侧了,清不清?真的清了,到时候刘传志成为了孤家寡人,身边就只能靠着孙洪斌,到时候哪怕孙洪斌自己不愿意推翻刘传志,可是下面来个黄袍加身怎么办?到时候他刘传志要是被架空了,那真心是给别人做了嫁衣——到时候他顶在上面背黑锅和当橡皮图章,结果公司是被孙洪斌拿去做孙家的生意去了!

    面对这种可能,刘传志并没有直接痛下杀手,毕竟孙洪斌还是他的爱将,还是他的接班人。而且这孙洪斌还太年轻——还没到30岁,刘传志准备批评他一下,让他明白错在哪里了就算……不过事情并不像刘传志想象的那么容易……

    ************************************************

    美国纽约市的犯罪率向来居高不下,刀枪棍棒伤人事件频传。不过本周刚落幕的“网购星期一”,纽约全市竟然没有一起持械伤人犯罪,这可是纽约人有记忆以来首见,零报案记录也让警方颇为吃惊。纽约市警局发言人说,本周一是纽约市近代史上最安全又零见血的一天。

    今年七月,纽约杀人案件上升,不过当地的谋杀犯罪率一整年下来大获改善,剧减二三%,达一九六○年以来新低。唯整体犯罪率与去年相比,还是上升了三%,其中窃盗率窜升九%,警方归咎于智慧手机窃案频传。

    专家认为,在人口多达八百万的纽约市,今年至今仅发生三六六件谋杀案,实属罕见。反观黑道帮派林立的芝加哥,人口虽仅二百七十万,但今年至今已传出四百六十二件谋杀案。

    橘子想问的是,那些犯罪分子们,在网购星期一,都去忙着上网买打折的犯罪凶器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